第一章 抛弃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一章 抛弃

第五层,黑暗的楼道口气氛压抑沉重。 从530套房逃出的幸存者,已经叙述了刚才套房所发生的情况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陈青河难以战胜那具不同寻常的死骸。 他,可能死了! 不少心灵脆弱,一路依靠陈青河强势才得以幸存的同学,不免滋生出天塌地陷的感觉,若非团队中隐隐的二号人物王纣健在,这批人或许已经彻底绝望,放弃挣扎。 “真的死了吗?” 王纣瞥了眼,楼道角落。 黑暗的角落处,几个浑身是血的人影,浑身颤抖,紧咬牙关,眼神惊恐,还没从530套房的恐惧经历缓过劲来。 脑海中那冷酷,孤傲的身影! 若非听到幸存者的讲述,又迟迟不见有人从530套房逃出,他很难想象这样一路来运筹帷幄的强人,极有可能已经丧命。 “——看,子澄来了。” 人群中,忽然有靠近安全出口的同学喊道。 黄子澄? …难道他没死吗? 王纣第一个从楼道口走出,他和不少人一样觉得陈青河都凶多吉少,区区一个不懂审时度势的体育委员怎么可能活下来。 黄子澄神情疲惫,一身血污走来。 但他还未接近。 “黄子澄,你别过来!” 燕馨婷挤出人群,喝令道:“现在就站在原地,把自己全身衣服脱了,证明你没有被咬。” “你觉得我被咬了,才对吗?” 黄子澄停下,冷然道。 周围其他人沉默不语,显然内心默认了燕馨婷的举动,此刻对他们来说黄子澄的突然出现,更多是意味着危险。 “连陈青河都死了!” 燕馨婷冷笑,一双睫毛浓密的明亮眼眸,却带着深深的质疑,“让我相信你毫发无伤逃出来,简直是笑话!” “——你算是什么东西?” 此话一说,李夕雨连忙了拉扯燕馨婷的袖口,打起圆场来,“婷婷,别说了…子澄不好意思,你也了解婷婷的个性就是这样直爽,讲话直白,相信我她这么说是为了大家。” 性格直爽,讲话直白? 黄子澄心在发凉,看过面前一个个同学,他们的目光都在闪躲,连曾经印象极好的班长都变得如此,无形间有一道深深隔阂形成。 这就是我的同学,我的伙伴! 来前,他还曾抱有一路来大家生死与共的幻想,现在却仅凭揣测就准备将他抛弃。 “你就觉得青河他一定死了?” 黄子澄盯着王纣的眼睛,淡淡道。 “陈青河没死吗?!” 王纣眼眸闪烁,身旁的燕馨婷却出声抢在前头,嘲弄道:“黄子澄,你能从那种怪物手下逃跑,如果不是陈青河垫后,我绝不相信!” 对,就凭他怎么逃得出来? 霎时,众人注视黄子澄的眼神发生了变化,原来你不也是把人抛下逃跑的货色,现在竟然舔着脸回来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。 “我才不像你们!” “一群贪生怕死的孬种,不就想确认青河的消息吗?”黄子澄被这帮同学的眼神刺伤,感觉到深深的侮辱。 “装,接着装!” “我看你要怎样演戏?怎么解释?” 燕馨婷甩开李夕雨的手,正义凛然走在最前头。 这次没人认为她过分,即便李夕雨也悄悄退回王纣身边不语。 “呵呵,我终于明白了!” 黄子澄悲哀摇头,道:“难怪青河他即使受了伤,也执意不回来——” 他记起为陈青河做应急处理以后,对方那决绝果断的态度,此刻想来一定早已经猜到了这帮人的嘴脸,才不肯过来。 是他愚蠢,是他天真! 还在抱着那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。 “陈青河,没死!?” “这不可能!” 闻言,燕馨婷失声道。 其他人一震,黄子澄这眼神中的鄙视,让他们脑海中浮现那道身影,那道万事尽在掌握,一击斩杀死骸的身影。 “子澄,青河怎么了?” 王纣心里一凛,问道。 “他被死骸咬了——” 黄子澄眼眸一黯,哀声道。 陈青河最后拄着椅腿,吃力走进电梯下楼的背影,始终在他脑海浮现。 “这么说…” “青河真的杀了那具怪物?!” 王纣瞳孔收缩,语气带着骇然。 如此看来,这个陈青河比他想象还要恐怖得多,简直是怪物。 黄子澄默默点头。 “他被咬了…?” “那看来要不了多久就会死了,说不定还会变那些怪物的同类。”燕馨婷舒了口气,变异死骸被干掉那意味酒店已经相对安全了,如果那陈青河不被咬,把不准会来报复她。 那种变异怪物她不相信会再出现第二具。 若是如此简单发生变异,那他们在别的区域探查时就已经丧命了。 ——啪! 黄子澄勃然大怒,蓦然来到燕馨婷面前,赏给一个大耳光 “闭嘴。” “青河,他不会的!” 黄子澄眼神凶戾,盯着燕馨婷。 他不允许有人再污蔑陈青河了。 从小母亲因为早产而去世,父亲则为了养活他只能靠打黑拳,儿时的记忆都是那封闭黑暗冰冷的出租屋,直至长大后也鲜有人真诚对待他。 “你凭什么打我,我说的是事实!” 燕馨婷捂着脸颊,尖叫道。 从小到大就无人胆敢对她掌掴。 你一个残疾老爸在停车场当破保安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动自己? “道歉,不然就去死!” 黄子澄暴怒,一把掐住燕馨婷白皙的脖子。 “不要,子澄!” “婷婷她不是有意的,你快放下她……快点。” 见到场面突然失控,李夕雨连同几个同学连忙上去想把黄子澄的手拽开,却发现黄子澄双手如同虎钳,死死掐住燕馨婷不放。 燕馨婷脸色涨红,双脚已经无意识地踢蹬。 “道歉!” 黄子澄声音冰冷。 “放…放…开……放……” 燕馨婷表情痛苦,只是无意识说话。 “黄子澄,开放馨婷!” “——我看到雨侨了,就在几分钟前她和七中的人逃进了酒店。”看到黄子澄暴怒的状态,李夕雨急中生智道。 雨…侨? 这个名字如有魔力一般,黄子澄暴怒的情绪急速退却。 ×××××× 与此同时,二层202套房。 玄关处,欧式房门被沙发、床头柜、液晶电视、柜式空调等东西堵死,在玄关红木鞋柜到卫生间的波斯地毯上。 一套染血的校服,及被血浸红的布条静躺在地上,卫生间虚开的玻璃门,浴霸柔黄色的灯光伴随着水声映出。 哗,哗哗—— 水疗浴缸不断溢出带血的清水,一道赤裸.身影平躺漂浮在水中。 陈青河两眼无神,空洞看着天花板。 他的眼袋浮肿,双唇发黑,脸色煞白如纸,病毒在体内肆虐,距离被咬才没过去多久,已经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。 这就是死骸病毒的恐怖! 感染了这种病毒,首先你的血液会像霜化的液体一般缓慢凝化,然后浑身毛发如失去给养的植物枯死,肌肉及器官组织化成血水,最终在骨骼异化后变成一具死骸。 “那一天也像这样吧——” 陈青河黑眸勾起回忆之色。 曾几何时,他也如此时这样濒临死亡,不过却不是死骸病毒,而是饥饿疾病,蜗居在废墟一角,仇恨愤恨自己的弱小。 红色的天,黑色的天。 一个是血蝠集结狩猎的天空,一个则是幸存者借黑夜觅食的天空——这样天象他足足经历一年,白昼如胆弱鼬鼠般潜藏生活。 那是没有未来的日子! 苟活在绝望,祈祷奇迹一刻降临。 这正是进化! 今人类也面临着选择,如地球内曾经覆灭沦落为化石的恐龙霸主一样,停在进与退之间的十字口——退则灭亡,进则新生。 他,陈青河曾跨过那一步! 成为无数挣扎在死亡线上,忍受饥饿疾病痛苦的幸存者,需要仰视的存在。

下一篇   第二章 进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