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 用餐 - 末世重生者

第九十二章 用餐

黎明前的天空灰沉沉,云雾间却多了一丝朝阳的光亮。 突然,逃跑中的李祟感觉到了什么了,他又不肯定这股自己感觉到的气息,几番确定后,恐惧从眼眸内退去,他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。 “主人!” 李祟背过身去,激动看向避雷针尖端的那道身影。 这道身影,就曾在图强路新生教联络点内,那座恶魔雕塑一般,不过实际看起来更加真实,尤其那双俯瞰地面的琥珀色蛇瞳,给人如高高在上古老贵族,充满藐视卑民的傲慢。 桀傲,轻世,锋芒毕露! 这是恶魔。 海风商业广场黑暗区的恶魔——萨多! 它亚麻色长发披肩,纤细如女人的身躯被黑褐的蝠翼裹着,因此看不清它所穿戴的服饰,只能看到一双不知什么皮革制成的高膝靴子。 股间有一根狮尾垂落,李祟能看清均称的绒毛,五官精致如艺术品,鹰钩鼻坚挺有力,起伏明显,眼窝深陷,却衬托出一种琥珀眸子异样的魅力,额头一对血色牛角弯起,却打破这张似人脸孔的阴柔,增添浓厚的狂野不羁,粗放。 恶魔萨多淡金色的眉毛微动,看了李祟一眼,便对神情激动的仆人失去了兴趣,将视线移动到那道与疯狂厮杀的身影。 它嘴角轻翘,似乎在欣赏古老的话剧一般。 “看——那是什么!” 花园会馆前,印度人站起来,擦了把眼皮上的血,眼尖地发现了避雷针上的黑影,但他视力有限能能看到的并不多。 林水善揉掉眼眶内的泪水,几人中只有她能看清恶魔。 那对血色牛角,及黑褐蝠翼即为显眼! 就算看不清楚,不知道恶魔的存在,也能感觉这是如同血蝠一般的怪物。女孩呆呆看着恶魔,只见它抬起右手,举过头顶。 “一帮没用的臭虫——” 萨多失望地看着,与黄子澄激斗不相上下的南韩人,以及柯鸿。 它五指虚握。 顿时,周围空气多了一丝异样的血腥味,那如鹰爪似的黑色指甲缝隙渗蓝色雾气,随即在掌中凝聚出一把二米长枪。 这是一把蓝血长枪,蕴含恶魔血脉的力量。 举高,右臂贯力—— 咻! 枪尖如一条长龙破开风阻,掷杀向下方的黄子澄。 “什么东西…” 黄子澄反身抬头,身体还没来得及做出足够的闪避动作,蓝血长枪就掷杀而来,枪尖刚一碰触腰间的他金属皮肤。 那由钙、铁金属元素融合而成,就寻常短手都无法射穿的金属皮肤,竟然如遇倒天敌一般重新恢复为肉眼无法看到的微量元素。 腰部金属皮肤褪去后,露出了真正的皮肤。 刹那,黄子澄眼睛瞪得圆滚,对于这种近似于排斥力冲击掉的感觉,脑海瞬间闪现答案——是黑暗力场?! 来不及思考,柔软皮肤根本阻挡不了蓝血长枪的掷杀,嗖地一下,蓝血枪尖贯穿黄子澄的身体,将他钉在了地上。 黄子澄闷哼一声。 他低头去查看情况,就发现… 以腰部贯穿的伤口开始,他的金属皮肤开始浑身大面积消失,周身有一缕缕灰白色的金属尘埃,随着冷风飘荡而起。 咚,黄子澄单膝跪倒在地上。 远处,刚刚被逼退的柯鸿及南韩人,看到这幕都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,短暂的失神后,他们就见到左手边上一处被轰裂的洞口。 之前那为了逃命跳进办公区的袁强飞,竟然再次爬了上来,他神色狂热激动,张开双臂,面向东北方向的避雷针。 “主人!” “萨多主人,您来了!” 主人? 柯鸿,南韩人转头便看清避雷针上的身影,那酷似传说当中恶魔的“怪人”,立即令二人内心翻起滔天巨浪。 来不及多想,脾气火爆的柯鸿,便怒视袁强飞,质问道:“袁强飞,这是什么怪物!?” “怪物?” 袁强飞如被踩带尾巴的野狗,张嘴露牙,恶狠狠的咆哮道:“你这只卑劣的臭虫,竟然敢称主人为怪物!?” “你发什么…疯了?” 朴在旭看着避雷针上的恶魔,又看李祟两个人。 虽然他无法理清这突然巨变的情况,但那瞬间解决掉曾经他们八人合力都无法“金属怪物”,却是铁铮铮的事实。 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怪物! “闭嘴——” 一道并不大的呵斥声响起。 张口欲言的袁强飞,立即闭上嘴巴,目光却仍怒视着柯鸿俩人。 扑哧。 黑褐色蝠翼展开,恶魔萨多一头亚麻色长发,随风凌乱飘荡着,他穿着一件近似十八世纪欧洲罗可可风格的乐服。 贝壳腰带束着腰间,一身红色乐师给人艳丽、细腻的感觉。脚尖落地,蝠翼轻展的恶魔萨多,给人一种贵族巡礼的错觉。 “这就是人类战士?” 萨多仔细端详起柯鸿俩人。 “是的。” 袁强飞恭声道。 柯鸿,南韩人相视一看,恶魔所说话声音竟然是赵堂,这带给他们恐惧与震惊之余,从彼此眼里看出了远离这里的意味,突然出现的恶魔给他们带来强烈的压迫感。 再加上李祟俩人反常怪异,他们一致觉得不能再呆下去了。 虽然没能亲手结果黄子澄,但这已经不重要了。 毕竟没什么比保命重要! 嗖,嗖。 俩人分开,逃向天台入口。 “果然,你们这帮人类战士……” “看到就令人厌恶。” 恶魔萨多细长的眼睛,一扫从身边掠过,径直冲向大门入口的俩人。 他眉头一动,双手举过头顶。 如复制刚刚掷杀黄子澄一般,蓝血长枪破开风挡,贯穿柯鸿,南韩人。 不过,感知力远不如黄子澄的俩人,甚至还没反应到,后心就被蓝血长枪刺穿,他们各自喷出一口鲜血,生命力气息开始锐减。 这是什么东西—— 俩人最后念头闪过,挣扎片刻就彻底死去了。 啪,啪。 解决掉俩人,恶魔萨多就像清扫掉垃圾后一般,拍了拍手。 “诺克呢?” 恶魔萨多反过身看向,走来跪倒在它面前的李祟。 作为第一个奴仆,“感情”自然远比后来的奴仆,稍微重一些。 “他正为主人去实施计划!” “清除人类战士——” 李祟低着头,神态卑微。 “你在愚弄我吗?” 恶魔萨多眉毛竖起,沉声质问道。 “不敢,我的主人!” “赵堂,他确实带人去事实计划了!” 因为恶魔萨多一句责问,李祟吓得浑身颤抖,声音流露出深深的惶恐。 一旁的袁强飞同样如此。 “降临以后,我感觉到…” “他的生命气息正在迅速减弱,而你却告诉我——他在实施计划!?”恶魔萨多居高临下看着李祟,手按在他的脑袋。 只要稍稍发力,李祟的脑袋就会像西瓜一样爆裂。 “不,不敢!” “主人,赵堂可能遇到了什么意外……” 李祟感觉到锋利的指甲,正切掉他一根根头发,似乎接下来就是他的脑袋。 “意外?” “那帮人类战士吗?” 恶魔萨多接受了这个回答,只不过心底对进化者充满不屑。 随即,他转过头看向黄子澄,见他仍然被蓝血长枪钉住,双手握着长枪,低吼着想要拔开,却无论如何无法成功,心中更加不屑。 这就是奴仆们向他汇报过的人类战士——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强大! “就凭这样的臭虫?” “有什么本事能够伤害我的仆人?” 恶魔萨多藐视看着黄子澄。 “不,主人。” “我猜测应该是陈青河才对,相信也只有他才有本事,破坏掉您仆人的计划。” 袁强飞开口道。 “陈…青…河?” 恶魔萨多反复念着名字,就像外国人在念东方人名字一般十分绕口,几次过后才低头看向袁强飞,道:“你能够肯定吗?” “能!” 袁强飞一咬牙说道。 “那待会告诉我的他位置,我要去见见这只人类臭虫,真的有像你说一样强大吗!” 恶魔萨多冷漠看了他一眼,道:“如果不是的话,你就可以去死了,我不需要没用的废物,你应该清楚的。” “是。” 袁强飞惶恐应道。 “不过在此之前——” “还有些事情需要解决一下。” 恶魔萨多背过身,面向花园会馆方向,目光从躺在地上的阿东,慢慢从印度人、木槿兰身上看过,最终落在水善那发白的小脸上。 林水善像受惊小兔子一样,害怕地贴倒挣扎爬起来的阿东身后。 恶魔萨多伸出墨绿色的舌头,舔了舔嘴唇。 李祟,袁强飞在一旁看着。 如果按照他们从陛多大人(暗魔)那里听到的,有关于主人的生活细节,此刻它们伟大的主人似乎有了胃口,或许是该到进餐的时间了。 一身咖喱味,长满胸毛的印度人,很明显不是下口的好食物,两个受伤的进化者更不是上上之选,那这里最好的食物,就只有女人和幼—女了。 想到主人的用餐习惯,以及对于食物的细节。 李祟,袁强飞俩人,也认真看着强忍不哭出声的林水善。 是小脑好? 还是去皮的精细肋骨,才更加可口?

下一篇   第九十三章 赶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