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赶到 - 末世重生者

第九十三章 赶到

似乎每个部位都不错… 幼—女肉质感绝对是人类中最为理想,尤其有过两年大排档厨子经验的李祟,他有信心用地球手法给主人献上一道佳肴。 俩人双眼放看着林水善,目光一寸寸仔细研究这具娇小的身体。 林水善双眸积着水雾,贝齿紧咬,坚强地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看向步伐稳健,朝他们慢行而来的恶魔萨多。 她相信! 青河哥哥一定会赶回来,一定会! “——啊!!” 黄子澄指甲插入左腰,痛苦地吼叫着。 皮肤被撕开,血水伴着腰肉被他一点点生生挖了出来,他好几次尝试都无法毁掉这把贯穿身体的蓝血长枪,只要手稍稍碰触就有一股排斥力拒绝它的触碰,即便全力爆发也没有任何用处。 能力不行,暗能量无效! 那就用最残忍的方法,撕开一边血肉,这样他就能解除禁锢。 哦? 萨多停下脚步,琥珀眼眸微亮看着。 印象中人类战士都极为弱懦,贪生怕死,没想到这不值一提的臭虫,竟然能对自己如此残忍,生生挖掉血肉。 嘀嗒,嘀嗒。 血水流过黄子澄运动裤,他手里握着一块腰肉,低头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伤口,忍耐着浑身肌肉的痉挛,嘴唇发白喃喃而动,似乎在说什么。 “子澄!” “子澄哥哥!” “黄兄弟——” 花园会馆前,大家眼眶都泛着湿气,看向那道小腿已发抖,却咬牙不倒下的身影。 恶魔,不懂他在说什么。 李祟,也不懂。 袁强飞,更加不懂得。 但是他们知道,能够感受到。 从在帝豪第一天起,不论是谁都知道首领身边有一道影子存在,他封闭内心,对任何人都冷言寡语,没有欲望,对吃喝没有特别的奢求,落日时分却总会独自一人拿着本安徒生童话,坐在楼梯道台阶,重复读着一遍又一遍的故事。 对经过的人完全漠视,只是孤独沉浸在回忆中。 但若是心思细腻的人,还会发现这个自闭的年轻人,每次读完故事总是会闭上眼睛,微笑。 那个笑容很温暖,很爽朗—— 大家都知道他在回忆从前美好的时光,那个将永存在记忆的女孩。 雨侨…… “吼!” 黄子澄双眉竖起,低吼。 能力爆发,狂暴战神! 他的汗水在轻摆中摇落,破烂运动上衣下的强壮肌肉,有东西就像疹子一样从毛孔中泌出,如孢馕破裂后的软液般,顿时无数粒灰白色的软状金属,遍布黄子澄的身体。 乓,乓—— 金属尖刺激爆开,首、脖、躯、四肢……每一寸身体都迸出金属,让黄子澄犹如凶悍的金属怪兽一般,但他一双疲惫的黑眸,却藏在一张金属面具下。 嘎吱,嘎吱。 金属踏音轻响着,他视死如归走向恶魔萨多。 他是一把剑,没有内心,没有欲望,唯一存在使命就是让自己变得锋利,能更好地为主人更好地杀敌,守护。 要他放弃,坐以待毙,看着林水善他们被杀…… 这是绝不可能! “畜生,你要杀他们就从我的尸体跨过去!” 黄子澄行走到一半,他徒然冲刺向那正嘲讽笑着的恶魔,曾听过陈青河对黑暗力场的描述,他深知这种排斥异端能力的力量可怕。 没有相同力场情况下! 即便再天才的进化者胜算都是极低,根本没有赢的可能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放弃,若是将能力提升到极限,或许还有一丝机会。 一丝帮他争取到接近恶魔的机会,但这只是脑中的一个猜测。 “再如何挣扎,到底只是一只臭虫。” 恶魔萨多只是抬起右手,指甲缝隙飘荡出蓝血的雾气。 “杀!” 黄子澄身体的金属尖刺,再次狂暴化。 他的身躯看起来,就像一只受惊野兽皮毛竖起,密密麻麻的金属刺保护住全身,他冲到了恶魔两米远的位置。 “护壁——” 恶魔萨多轻念一声。 骤然,蓝血雾气在他前方凝聚出一面薄壁,狂暴战神状态下的黄子澄,一头撞了进来。 沙沙… 碰触到蓝血护壁的刹那,由最外围开始的狂暴金属,排斥冲击下重新化为微量元素,一缕缕灰白金属尘埃飘荡开来。 黄子澄眼睛却猛地一亮,他的狂暴金属仅仅溃灭一半。 机会! 如他猜测的一样,恶魔萨多并没有全力使用,这类似于黑暗立场的蓝血能力,就如黑暗力场在低同步率状态下,排斥力冲击异端能力的速率,以及力度完全不同。 黄子澄突破蓝血护壁,他与恶魔之间的两米距离,近得能看清对方脸上每一处毛孔,但是之前周身那如海胆似的金属尖刺,已经完全溃灭。 但他也接近到恶魔萨多不足一米的位置。 一米的距离,不过是脚向前稍稍一跨的距离罢了。 “臭虫,你——” 恶魔萨多瞪大眼睛,似乎不敢相信。 但这一切发生太突然了,对于先前被自己秒杀的臭虫,突破自己的蓝血护壁,它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一丝都没有。 这就像是,人类可以想象自己被一只蚂蚁撞倒吗? 不可能! 但它确确实实发生了。 “去死吧!” 黄子澄只做了一个动作。 他右手快速抬起,掌心面对恶魔萨多。 金属射杀! 突——一颗钉刺射出掌心,顿时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,从恶魔萨多心底涌现,待它反应过来的刹那,钉刺已临至额头前十公分。 千钧一发,电光火石之际。 它没有躲避,只是猛地一甩头,用血色牛角撞向那颗钉刺。 镪,钉刺撞击牛角擦出火星,射杀轨迹也因此偏移了方向,却仍然擦过恶魔萨多的额头,轻松撕开一角皮肤。 蓝血从伤口溢出,恶魔萨多勃然大怒。 “臭虫去死!” 恶魔萨多爆发,反身一脚横踢向黄子澄。 倏然,黄子澄就像横飞向几十米远的天台入口,巨大力量,直接粉碎水泥墙,他整个人被埋入砖石下,生死不知。 犄角是恶魔身体最坚硬的部位! 这也是它们的武器之一,还有恶魔身体更不是目前进化者可以比拟。 两者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。 恶魔萨多感觉到蓝血流过鼻翼,那不同于人类冰凉感,让它精致脸孔徒然狰狞起来,细腻皮肤徒然变得像褶皱的细布。 它脸上皮肤出现一层层皱纹。 “我要把你撕了!” “把你的尸骨吊在黑暗区风吹雨淋!” 恶魔萨多暴怒地走向那处砖石废墟,附近袁强飞,李祟吓得远远闪开。 突然。 砰,砰,砰,砰—— 枪声响破夜空,一连七发子弹射向毫无防备,背向花园的恶魔萨多。 铛铛,七发子弹实际射中萨多只有一发。 “你这只肮脏的母猪!” 恶魔萨多转过身,一双蛇瞳竖成细线,残忍盯着正慌忙换上弹夹的木槿兰,虽然短手的子弹射穿不了它的皮肤,但却能带给它带来疼痛。 很痛! 尤其这是两只臭虫给它带来的,要想到这个它就怒气填胸。 该杀,该死! 砰,砰,砰,砰—— 木槿兰换好弹夹,连续扣动92式手枪的扳机。 这是陈青河交给她防身,原来她以为没有用到这种武器的机会,甚至之前袭击逃跑都没有拿出来,但是目睹黄子澄被击败,生死不知。 她知道自己再也忍耐不住了,所以立即拿出藏在小腿的手枪。 “阿东,快带水善逃!” 木槿兰又换上新弹夹,扣动扳机射击慢步走来的恶魔萨多。 阿东挣扎地爬起来,单臂抱起林水善。 “槿兰阿姨——” 林水善眼泪夺眶而出,她伸手就要去拉木槿兰的袖子,但手指却只抓到空气,就被阿东抱起逃向花园会馆。 印度人紧跟在后,他余光注视着身后,第一次觉得这个曾经抛下丈夫,女儿的女人,那弱不经风的背影是这么的高大。 三人逃入花园会馆内。 叩叩,仅有最后一颗子弹射完。 木槿兰扣着空扳机,她还来得及逃跑,视线就被一道黑影完全占据。 “母猪!” 恶魔萨多锋利黑甲,刺穿木槿兰的胸膛。 将她提过头顶,温热血液将一头亚麻色头发浸染,它手腕同时发力,像撕开破纸一般,木槿兰身体被一分为二,连惨叫都无法发出。 地上溅落一滩内脏,肉—肠。 蓬。 恶魔萨多抬脚,靴子踩爆木槿兰的脑袋。 冷酷残忍盯着,花园会馆那扇敞开的漆黑大门好一会,它伸出墨绿色的舌头,舔了一口溅落在嘴脚的碎肉。 舌尖感受着人类特有的腥味! 恶魔萨多,这才迈步朝花园会馆走去。 …… 与此同时,摩通大厦对面街道—— 嗖! 一道黑影几个蹬跃,冲过一段斑马线,来到大厦前的保安亭。

上一篇   第九十二章 用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