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混血 - 末世重生者

第九十五章 混血

嚎一嗓子,许个愿! 今天起有多多的红票,有厚厚的收藏! ×××××× 轰叱—— 花园会馆就犹如遭到火神机炮的狂轰乱炸,黑火吞噬无数砖石碎屑,一道蓝血身影在弹海激流的狂暴射杀下,十分狼狈地逃出。 灼热高温,加上侵蚀力。 花园一带的天台地面被完全焚穿,下层大厦办公区燃烧起大火,火势瞬间遍及东南方向秘书接待前台,以及总裁办公室。 “大人,您终于来了!” “我就知道您绝不会抛下,无辜善良的维卡斯不管…虽然这里并不是倾述,小的对大人您无尽思念的场合,但是小人还是无法按耐内心的激动,必须将它表达出来!” “我对大人您的思念犹如黄河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…您的存在就是小人我明日的艳阳,是无法正视的伟大存在,您的温暖,您的胸怀,一直像明灯一般指引着小人前进 小的,我之所以能在这一路绝望下坚持到现在,这一切都源自于,大人您平日孜孜不倦的悉心教导——” 辛格将林水善从怀里放下,神情激动,面向那背展炎翼,脚踏虚空的伟岸身影,用力张开双臂,他那深入骨髓的马屁症就不由得发作,全然不顾场合。 印度人滔滔不绝的马屁下,林水善扶起逃到他们面前,已经脱力的阿东。 咳,咳咳。 阿东咳了几口废血,抹掉嘴角的血渍,对于印度人每分钟上百字,又不带重复的马屁速度,目瞪口呆,大吃一惊。 顿时,他不由得露出疑惑的眼神,低头用询问眼神看着林水善,似乎在无声问到这个印度佬一直来都是这副德行吗? “嗯,维卡斯叔叔一直都是这样。” “但他不是什么坏人,虽然太过敬仰青河哥哥了一点…只是一点。” 抬头看向月夜下的陈青河,林水善露出惊喜的眼神,然后对阿东竖起小指头,再三强调印度人的人品,并非他表现出来的这样不堪。 以后离他远一点—— 闻言,阿东仍用认真眼神看着林水善,他可不希望这懂事听话的孩子,被人品拙劣不堪的印度佬影响到成长。 林水善还残留眼泪的大眼睛,无奈对喋喋不休的辛格眨了眨。 “这帝豪酒店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。” 阿东又望向天台八点钟方向的李祟俩人,他知道这帮第一批变异者就曾是帝豪酒店的幸存者,心底暗道:“以后要让水善注意一点。” 呼哧。 陈青河炎翼一展,与恶魔萨多隔空对视。 “是他!” “陈青河,他怎么过来的!” “越南人不是说了,他被黑木令那个怪物疯子缠住,不可能赶回来吗?!” 李祟,袁强飞俩人表情恐惧,哆嗦尖叫道。 “两个没用的废物!” 见到仆人胆怯的模样,恶魔萨多脸色阴沉。 它琥珀蛇眸闪烁着寒光,一头亚麻色长发被火焰熏黑,还有身上罗可可风格的乐服,到处都是灼烧后的痕迹,破破烂烂。 这刻,恶魔全然没有贵族气质,更像一只被烧了半身毛的“土鸡”。 “你就是陈青河?” 恶魔萨多出声询问的时候。 蓬! 天台废墟一道身影拨开掩埋自己的砖石,浑身是血,他捂着流血不止的左腰,狼狈瘫坐在地上,喘息声像是破风箱一般。 “竟然没死?!” 见到黄子澄出现,恶魔萨多它多少有些意外,冷笑道:“真是一只命硬的臭虫——” “杂种,都是你做的?” 陈青河目光从木槿兰的残尸收回,他眼眸闪烁赤裸裸的杀意,冰冷盯着恶魔萨多。 “蠢虫子,无知将带来死亡懂吗?” 恶魔萨多撕开破烂的上衣,露出叶绿色的健硕胸膛,它的皮肤似鳄鱼一般粗糙,毛孔就像疙瘩一样,密布全身。 当露出丑陋的真身,顿时与它那一张俊美的脸形成强烈对比。 “无知?” 陈青河目光一凝,落在恶魔萨多眉心处,形似大剑的银色印记,忽然一笑,道:“原来真是一个杂种,贵族配种失败的产物。” 前世,他接触过的恶魔不知几何。 深知恶魔世界的阶级之森严,大致说来地位以恶魔人(变异者)最为下层,再来则是平民阶级的恶魔战士,最后便是恶魔萨多这类拥有贵族血脉,由平民生下的混血儿。 不同于人类进化者! 或许一千人乃至上万人,就有可能诞生出一名能够激发黑暗力场的强大进化者,恶魔这个种族虽然也有类似于人类进化者的力场能力,但这纯粹是依靠血脉浓度作为支撑。 一般恶魔战士唯一优于人类进化者,不过是肉体方面罢了。但拥有贵族血脉的恶魔战士,哪怕是很低劣的血脉浓度,也能激发血脉当中蕴含的异蓝力量,恶魔称之为「蓝血力量」。 眼前这个恶魔萨多,正是贵族与平民配种后生下的混血儿。 所以陈青河才会称它为——杂种! “人类!” 恶魔萨多首次露出惊慌的神情,难以置信区区一只臭虫对于恶魔的了解,但杂种一词对它这种混血儿极为敏感,就如龙之逆鳞一般。 触之必怒! 蓦然,恶魔萨多琥珀蛇瞳被暴虐充斥,它脸上皮肤扭曲得层层皱褶起来,咆哮道:“我萨多,迟早会用实力踏进黑蒂府!!” 混血恶魔,自豪它们的血脉! 但是面对真正的恶魔贵族,却又有人类难以理解的自卑,不甘。 “呵——” 陈青河冷笑,对恶魔一切情况可是知根知底,只有贵族的住处才配用‘府’一字,平民根本没有资格使用,还有按萨多吐露的信息,它血脉属于一支叫做‘黑蒂’的贵族。 不过这些信息仍然不够,还不足以定位萨多的实力。 恶魔贵族阶层,也有着极为森严的阶级,若拿小贵族血脉与大贵族血脉相比,那蓝血领域强度完全不可比较。 当年他的恶魔狩猎者身份,可不是用嘴简单吹出来的,这可是用鲜血缔造的绝对荣耀,在进化者中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强者,才能有资格匹配——但,他陈青河就是其中一员。 “凭什么?” “就凭你的杂种身份?” 陈青河目光闪烁,出声反讥道。 “人类臭虫!” 恶魔萨多勃然暴怒。 它浑身骨骼发出类似于炒豆的声响,那疙瘩毛孔挤出一截截白色骨刺,还有一条条狰狞的青筋,就如同错综复杂的老树根鼓起。 一公分,两公分,三公分—— 恶魔萨多原本纤细的身体,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壮大,看上去就像注水一般。 陈青河没有动手。 他的双拳却在有节奏松紧着,从一开始道破恶魔萨多的身份问题,他就是故意有目的的拖延时间,为了掩盖他自身的虚弱。 是的! 他目前状况十分不佳,从江华东路开始,到追逐越南人,再到赶回帝豪酒店,最终来到银行中心这里,体内暗能量消耗已超过他的预期值。 从完全状态33%的暗能量,已跌至目前三分之一不到,以这样状态他没有自信应对恶魔萨多,还有未来的危险。 所以他再度酝酿秘法! 但不是战神六式,更不是新的战斗秘法。 “人类臭虫,你会死的得很惨——” “本大人,待会要将你的肉一点点撕成肉末,把你的骨头磨成粉末做成佐料,让你内脏变成美味的料理。”恶魔萨多狞笑着,它的身高已然高达五米,腰部厚了一圈,大腿更加粗壮,肌肉扎实绷紧,手臂侧面—凸—起一片刃状的骨刺。 这是它的战斗形态! 单论肉体而言就是进化者的五倍以上,十足的杀戮机器。 陈青河平静看着如小巨人般的恶魔,道:“这就是你的最强状态?” “恐惧了吗?!” 进入战斗状态,恶魔萨多对这种久违的感觉,舒畅得近乎要呻吟。 它嗜血的扫向地面林水善,舔了舔嘴唇,战斗状态意味着饥饿。 “让你的眼睛挪开,不然待会我挖了它!” 陈青河盯着恶魔萨多,哧地一下他虚握的右手中,涡旋出一把黑火炎枪。 火星飞舞,能量悄然开始压缩。 一回,两回,三回,四回,五回——黑火炎枪的火焰,以及侵蚀力压缩当中。 “好了,废话到此为止。” 恶魔萨多背后蝠翼完全展开,琥珀蛇瞳杀机毕露,高吼道:“人类臭虫纳命来吧!” 嘭。 音爆一响,恶魔萨多杀向陈青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