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 高速再生 - 末世重生者

第九十七 高速再生

啊! 恶魔萨多仰天发出野兽般的嘶吼,它半边身子燃着黑火,残火像虫子般侵灼它的血肉,引得他激发血脉力量。 黑色指爪缝隙,溢散出大量蓝血气雾—— 倏然,那附在身上的灼火溃灭干净,半边身子却已经洞开,内脏白骨都清晰可见,但恶魔萨多那张焦黑扭曲的面孔,并不是痛苦。 恶魔痛觉神经与人类完全不同! 相反,这是接连几次在人类臭虫手下受辱,羞耻心带来的愤怒与憎恨。 恶魔萨多仰头看向滞空十米余高,没有继续追击的陈青河。 “人类臭虫——” “你以为这样就算伤了我吗?” 恶魔萨多龇牙,仇恨盯着那陈青河身旁的蚀炎将,它难以想象这破烂玩意,竟然能在黑蒂家族高贵血脉下不灭。 这是难以想象的! 之前几个人类战士在它高贵力量下,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,进化者往日强大异常的能力,在恶魔眼里沦落为可笑的把戏。 哼。 陈青河冷哼一声,注意力却不在恶魔身上,而是要分出心思戒备恶魔,好让水善他们乘此机会逃跑,不留下碍事。 如此他才能全心全意战斗,放开手脚厮杀! “子澄,带他们走。” “回去以后收拾东西,我们准备离开这里——” “我解决完这个杂种东西以后,就赶回去和你们汇合。”陈青河看着恢复了一点体力的黄子澄,就这样当恶魔面前,公然说道。 完全漠视它的存在! 这一举动让视人类为畜肉,为臭虫的恶魔,那高傲的自负心难以接受,尤其萨多这个身上流有贵族之血的混血恶魔。 若是回去让同类知晓此事! 那等待它是无休止的嘲笑,还有轻视,企图回到黑蒂府的渴望更是会因此一朝破灭。 “人类臭虫,你究竟要侮辱我到什么时候!” 恶魔萨多内心愤恨嘶吼,挺起胸膛,染满蓝血的半边身姿,肌肉紧绷起来,眉心处银色的大剑印记绽放出幽幽亮光。 黄子澄爬出废墟走向林水善三人,但听到印度人仍喋喋不休声音,还有他双手合十,如虔诚教徒颂扬主人如何伟大举动。 沾血的眉毛深深皱起,想到待会要带这种玩意一起回去,要听他一口接一口的黄兄弟,心底就不由得涌起一股烦躁。 突然,这时候—— 陈青河目光一凝。 在场所有人同样是如此。 嘶啦。 恶魔萨多锋利指爪,残忍地刮平它受伤部位的骨渣肉末,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色。 “高速再生……” 陈青河看向恶魔萨多的受伤疮面,喃念出声。 一片蓝血喷溅出来,骤然疮面内那被焦黑的肌肉,还有血管、内脏等东西就如复活重生一般,高速开始修复。 骨头密合, 血肉再生,伤口愈合—— 顿时,恶魔萨多半边身子恢复如初,它鳄鱼似的粗糙皮肤,却不再如之前叶绿色的鲜嫩感觉,色泽变得更加深沉,呈墨绿色,一同再生恢复的还有之前化为灰飞的蝠翼。 嘀嗒,嘀嗒。 蝠翼湿淋淋淌下混合体液的蓝血,恶魔萨多新生部位看起来湿粘粘的,就犹如培养槽内人工繁殖的菌藓类植物。 “人类臭虫,你竟然当本大人不存在?” 恶魔萨多扭了扭手腕,适应再生后的身体部位,它余光一瞥身后,喝令道:“除了那个幼—女以外——李祟,袁强飞你们俩个杀了其他臭虫!” “是!” “是,主人!” 接到主人命令,李祟俩人恐惧迅速退去,眼神狂热,自从基因变异为恶魔人以后,他们内心完全被恶魔主人占据。 萨多命令是绝对的,对他们没有任何异议可言! 袁强飞紧跟李祟背后杀去,一个呼吸不到他们便冲出十几米,迎风看到挡在那幼—女面前的黄子澄,就不由得浮现之前被他追杀的画面,顿时内心滋生更多仇恨。 “哼,就凭两个残废还能阻挡我们?” 嗖。 俩人杀向黄子澄,那个让他们恐惧的陈青河由主人来阻挡,见过主人超速再生以后,他们信心倍增,没有任何担忧。 果然主人是最强,无敌的! “人类臭虫,死来——” 恶魔萨多蝠翼展开,小巨人般身躯震起无数湿粘的体液,有过两次深刻的教训,这次它彻底学聪明了,再也不敢托大。 蓝血力量,激发! 它双手虚握出出两把蓝血刺枪,冲杀到一半,骤然向上九十度高速飞起,手腕发力,掷杀向陈青河的要害。 “你当我不存在?” 恶魔咆哮声传来,陈青河抬起头,眼眸寒光闪烁,他一心二用,炎翼一振,背后飘旋起无数颗粒状的火星,却不看脚下的袁强飞二人一眼,冷声道:“给我吞了这两个杂种——” 咻,咻! 蓝血刺枪已掷杀而来,眨眼就到达陈青河不足五米的刹那。 吼! 蚀炎将如巨猿一般疯狂锤打火焰胸口,它撕开空气,脚下黑火燃烧空气产生爆炸作为推力,气势汹汹地杀向地面, “滚!” 陈青河双手拧拳,黑暗力场附于表面,他视掷杀而来的蓝血刺枪为无物,腰部贯力向后弯起,两只拳头悍然轰出。 “什么黑蒂家族的狗屁血脉!” “不过相当于同步率1%不到的黑暗力场,杂种这就是你的全力?” 顿时,蓝血刺枪在拳劲下,溃灭为无数蓝血颗粒。 呼。 恶魔萨多接近而来,尾巴绒毛立如针刺,在甩击下若钢鞭般扫向陈青河,同时它额头凸起的血色牛角撞杀向陈青河。 陈青河觉醒秘法状态下,身体素质到达巅峰,神经反射极为惊人,他身如轻燕,两脚向上一缩,避开甩来的尾巴。 恶魔萨多锋利的角尖,已临近面前。 陈青河目光一闪,感知力预判出牛角冲撞的轨迹,顿时他探手按住了血色牛角的中段部分,同时背后炎翼力振,燃烧出强劲的向后高温高压气体,先是借此卸掉冲撞力。 呼哧——在炎翼巨大推力下,硬生生按住企图顶飞他的恶魔萨多。 一切说来缓慢! 事实这不过是蚀炎将杀回地面,挡在黄子澄等人身前所发生。 “主人,救命!” “不——” 恶魔萨多颈部灌注力量,想要霸道地将这只人类臭虫顶飞的刹那,脚下传来俩个仆人让它心神烦躁的声音。 它余光向下一瞥。 李祟惨叫中被蚀炎将抓起,像是吞咽肉条一般塞进充斥炼狱黑火的巨口里——嘎嘣,强如变异者的肉体在具有侵蚀力的黑火中,一个呼吸也坚持不了,就化为灰飞。 吞完! 蚀炎将低头注视着蚂蚁般的袁强飞,咧嘴发出似兽吼般的爆音。 “人类你敢!” 恶魔萨多右手虚握,就要凝聚出蓝血武器。 “有什么不敢!” 陈青河狞笑,激发黑暗力场。 他怎么眼睁睁看着恶魔萨多救援,下面已经不顾一切地逃窜的袁强飞。 一圈黯淡力场能量在陈青河脚下扩散,蓦然恶魔萨多指爪内溢散出的蓝血气雾,就如遇天敌一般不见踪影,完全被黑暗力场碾压。 太弱! 能够激发类似黑暗力场的蓝血力量又如何? 区区一个恶魔杂种,陈青河他还不放眼里,这种货色前世不知杀过几何,放任它到现在纯粹担心这厮发狂,不顾一切地杀向水善他们,不然连作为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。 ——嘎嘣。 袁强飞继李祟之后被蚀炎将一口吞下,他的惨叫让恶魔萨多自负完全破碎,首次从看不起的“人类臭虫”身上感受到死亡。 它怕了! 这是它从黑暗区降临以来的首次害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