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悲惨命运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章 悲惨命运

陈青河进入酒店。 冲到凌乱的前台放慢脚步,他这才发现周围竟然有不少血迹,以及打斗激烈的痕迹,显然在他离开以后酒店又发生过什么。 想到水善他们可能危险,陈青河眉头蹙紧,就要释放感知力查看的时候。 改装区进入他的视野—— 蓝鸟校车,皇宫级房车完全无损,印度人正和林水善一起,为坐在沙发中央的阿东包扎断臂,处理各种伤口。 呼,陈青河松了口气。 他目光朝蓝鸟校车望去—— 那坐在蓝鸟校车驾驶座警戒的黄子澄,冲他微微点头,然后走下去。 “有人死了?” 陈青河再一走进,就发现校车边上有具尸体盖着白色床单,尸体一只断手从床单一角露出,从伤口创面来看似乎被某种牙齿撕咬出来。 断手仍有鲜血流出,空气中飘着刺鼻的血腥味。 “水善,哭了——” “也对…” “木槿兰死了,这个对才享受到母爱没几天的孩子,打击实在太大了。” 陈青河看到小兔牙咬着软软唇瓣的水善,那鼻翼两边长长的泪痕,心中释然又为这个痛哭过的可怜孩子心疼。 他走近而来。 就发现,林水善那白皙小脸还粘着不少污渍,显然回到酒店连清洗自己的时间都没有,就着急忙为阿东做应急处理。 “这个男人应该就是水善提到过的阿东叔叔了。” “阿东这种伤势,确实对十一岁的孩子而言太过可怕了。” 陈青河心中想着。 好在阿东身为进化者,体质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,只要做了适当的应急处理,再加上得到休息,那失血速度也缓慢了下来,休克及伤口发炎感染应该都不会发生。 在确定没有危险以后。 陈青河步履轻缓,直到临近沙发重伤的阿东眉头忽然皱起,警觉到身后,他猛地转过头,便看清来人的面貌—— 看到陈青河后,阿东紧绷肌肉松弛下来。 “青河哥哥!” 林水善清澈大眼睛涌上惊喜,长长睫毛微微上翘,拿着一卷医用纱布,张开手臂,抱住陈青河的腰间,小脸在他衣间磨蹭。 陈青河手握恶魔心脏的手负在背后,另一只轻揉—摸着林水善的头发。 “大人!” “您终于回来,小的真是——” 印度人眉毛一展,喜形于色。 他手里还拿着粘血的医用棉签,就扔下阿东,张开双臂,朝陈青河飞跑而来,那动作,那神情就像七夕会面般。 陈青河眼睛微眯,冷冷扫了印度人一眼。 警告意味十足! “嘿嘿。” 辛格如触电般地停下,挠了挠脑袋,用略带幽怨的眼神看着陈青河,叹声道:“大人,大家都相处了那么久,您还是这么“不解风情”~” 这! 阿东瞪大眼睛,看向陈青河眼神变得古怪。 但很快,他发现陈青河面无表情,黄子澄,水善对此竟然毫无反应,似乎一副见怪不怪,早已习惯的态度。 “咦,大人——” “您另一只手拿的是什么……” 印度人脑袋一低,看向陈青河负在背后的右手,刚要询问,声音就像被掐断脖子的公鸡,嘎然而止,安静起来。 一颗沾染着蓝血,还在跳动的心脏被陈青河拿了出来。 四人视线都集中在恶魔心脏上面。 “这是什么玩意——” 印度人瞪大眼睛,也不嫌这东西血腥,伸手就要去摸恶魔心脏。 “把你脏手拿开!” “你这只浑身长毛的黑猴子,没听到吗?” “臭爪子,滚开!” 顿时,恶魔心脏响起萨多的咆哮声。 黑猴子? 还是混身长毛的?! 闻言,辛格的脸色一下红了,眼睛盯着恶魔心脏,认出了这颗心脏的身份。 恶魔! 但很快,印度人就从遭到肤色歧视的打击中,恢复过来,不仅完美表现出印度式的坚韧性格,更用超常神经接受心脏会说说话的事实。 嗯,这个过程只有区区两秒。 此刻就连黄子澄,阿东两名进化者还没从惊讶中恢复,果然在适应方面印度人有着超乎想象的优势,不愧号称能在任何国度生存的民族。 “God,这样还能活着。” “大人,它的眼睛,嘴巴藏在哪里,我怎么没看到——”辛格心中默念伟大的上帝,眼睛露出兴趣,指着恶魔心脏,问道。 “黑皮猴子离本大人远点!” “该死,我闻到什么了…” “你这只死猴子竟然尿过,那裤裆都是恶心的尿骚—味了!” 恶魔心脏发出萨多尖锐的惊叫,那声音就像要遭到非礼的失足妇女一般。 顿时,众人朝印度人投来目光。 陈青河眯着眼睛,看了一眼印度人的裤裆,他能从这件白裤隐约看到浅黄色的痕迹。 “该死肉球,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 “你高贵的维卡斯大人,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再用过尿布。” 印度人面色发白,难堪至极。 他咬牙绝不承认之前在被阿东救走时,从离地几百米高的天台冲下,必尿系统不小心一下“失灵”了,确实洒过一点点。 但为了证明自己的“清白”,自己人格,维护好纯洁的形象! 印度人看向陈青河,原本他愤怒的眼神,转而变得委屈,眼眶隐隐泛着水色,这眼神看得陈青河十分别扭。 “大人,您要相信我!” “您忠诚的维卡斯敢用我的贞操发誓,这颗肉球说都的一切都谎言,无稽之谈,一派胡言,滑稽的恶心笑话!” 辛格右手举过头顶,语气诚恳严肃。 “我——” 陈青河刚要说话,就被恶魔萨多的声音打断。 “肉球?” “黑皮猴子,果然智商拙劣!” “本大人也可以理解,猴子你为何连自己“家伙”都管不好。”恶魔心脏传出萨多的反击声音,语气格外刻薄讥讽。 “你!” 印度人气得浑身发抖,怒瞪着恶魔心脏。 他平日起的淡定心境,无耻卑鄙的作风,还有非大炮不可轰穿的城墙级脸皮,竟然被恶魔萨多这几句话攻破。 感觉到周围眼神某些变化。 印度人觉得自己幼小心灵蒙受了阴影,但为他的清白人格,还有伟大光正的形象,他必须做出强力有效的反击。 “哼!” “肉球,你在嫉妒吗?” “哦,也对…现在你没有以前威风了,连肛—门都没有,排泄更做不到。” “肉球,还想狡辩有吗?” “我来看看,没有啊,对侧面或许会有——” 印度人先是不屑冷笑,嘲讽了一把,然后露出“关心身体”的表情,当着众人的面搓了搓手,握住恶魔心脏,完全不顾气得一个劲狂吼猴子的恶魔萨多,翻—弄心脏查看,是否有某些器官存在。 “啊!” “黑皮猴子,臭虫!” “杂碎,蛆虫,劣等生物!” 恶魔心脏在陈青河手中颤抖,拼命地想从印度人的脏手挣扎出来。 “够了!” 陈青河受够了吵闹,冷声喝道。 印度人脖子一缩,讪讪笑了笑,非常识相地退到沙发边上。 “人类!” “这只黑皮猴子——” 恶魔心脏传出萨多愤怒的声音。 “杂种,弄清你的处境!” 陈青河右手发力,捏紧恶魔心脏,疼得被火气冲昏“脑袋”的萨多清醒过来,不再发出声音。 “嘿嘿,傻*蛋!” 见到恶魔被教训了,印度人忍着笑意,心底狂吼终于用努力证明了自己“清白”,该死肉球的污蔑阴谋没有成功。 不过,他疑惑大人为何还留着这颗“肉球”? “还有你!” 陈青河冷冷瞥了印度人一眼,这家伙有些越来越放肆了。 辛格表情一下惶恐,老实多了。 “给我拿来刀,还有杯子——” 陈青河看了黄子澄腰部伤势,目光最后落在阿东断掉的手臂,说道。 “是。” “大人,您请稍等一下。” 印度人恭声道。 他屁股一扭,转身就朝蓝鸟校车走去。 “青河哥哥,你要做什么?” 林水善抬起头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疑惑看着陈青河,声音软软的。 “给水善变一个魔法——” 陈青河手摸水善的脑袋,温煦微笑道。 魔法? 林水善看着恶魔心脏,她已经猜出了这颗心脏就是杀死槿兰阿姨的凶手。 一时间,大家目光都集中在恶魔心脏上。 “该死!” “这帮杂碎,臭虫!” 恶魔萨多内心咆哮,它恍然明白了这人类小子要做什么,如果待会这帮人类看到神奇的“再生魔法”,那它可以想象将要发生什么。 悲惨的命运! 残酷的折磨!黑皮猴子的嘲笑!

上一篇   第一章 护队袭来

下一篇   第三章 我要留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