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我要留下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三章 我要留下

“这人类小子太恶毒了!” 恶魔萨多内心诅咒着陈青河。 陈青河冷冷瞥了恶魔心脏一眼,血液流动速度已经出卖了萨多那点小心思,不过他并没有和悲愤难耐的恶魔计较。 抽它的血,利用它! 再听几句不痛不痒的抱怨根本不算什么,况且来自敌人诅咒得越恶毒,骂得越悲愤,他就越爽快,越是开心。 而且,他向来不认为终极复仇,就是一刀送仇人归天。他认为的复仇,要榨干仇人的价值,利用完对方身上每一寸血肉,每一根骨头,然后施以重刑折磨,最后才让仇人含恨下地狱。 这才复仇! “水善。” 陈青河轻唤了怀中的女孩一声。 嗯? 林水善抬头,明亮大眼睛看着他。 “有时候死了并不算什么——” 陈青河手拨开乌黑的发丝,轻轻揉了揉她圆润柔软的小耳垂,轻声说道:“只有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报复,懂吗?” 林水善脸颊泛起粉色,似懂非懂地点头。 “大人!” “您要的东西来了。” 印度人从蓝鸟校车后边的集装车厢走来,挥着手中水果刀,小跑过来。 原本平静的恶魔心脏猛地一跳。 “哼。” 陈青河五指用力,握紧恶魔心脏,另只手接过印度人递来的水果刀,吩咐道:“杯子放下边,待会接好血——” 血? 辛格眼睛发亮,用幸灾乐祸看向恶魔心脏,高声道:“OK,Boss!” 撩了句英语,印度人单手握住马克杯,另只手托住被底。 陈青河手握水果刀,刀尖刺向恶魔心脏。 顿时黏—膜被刺破,黑褐色的恶魔心脏被刀尖刺破约5毫米左右,萨多只能在内心疯狂诅咒,却不敢将情绪表现出来。 “有200毫升应该就够了…” 陈青河刀尖抽出恶魔心脏,喃喃道。 顿时,更多的蓝血流出落进马克杯,陈青河眼神冷锐盯着恶魔心脏,无声警告萨多不要企图发动高速再生,修复伤口。 “人类,你太残忍了!” “修复这几个废…人类,根本就不需要这多的血!” 听到200毫升这话,就像戳中恶魔萨多的G—点,满腔悲愤再也压抑不住,它曾从赵堂等人那里学来语言,自然清楚这200毫升的意思。 50公斤的健康人类身体血液不过4000毫升,就算强如恶魔,但若是核心器官一下就被抽掉200毫升鲜血,那能否循环再造恢复还是另外一回事。 200毫升不亚于要了它半条命! 恶魔萨多怎能不激动? “我做事不需要你来教。” 陈青河淡漠说道。 说着,他用力一捏恶魔心脏,那原本放缓流出的蓝血一下子喷—射了出来,那马克杯内的蓝血也逐渐漫高起来。 “不,不对!” 停顿片刻,恶魔心脏响起萨多悲怆的声音,“人类你这个杂…你不会是打算要让那边的丑鬼再生手臂吧!?” 闻言,阿东眼睛发亮—— 他下意识看了看断掉的手臂,没有人愿意独臂,模仿“神雕大侠”。 “青河哥哥,这就你说的魔法?” 林水善大眼睛很亮,在改装去的明灯下,映照清澈的水色。 “嗯。” 陈青河微笑道:“对,一个叫再生的魔法。” 一听,众人表露出不同程度的惊喜。 他无视恶魔萨多悲怆叫声,继续压榨恶魔心脏不多的蓝血。 马克杯内蓝血已漫过一半。 随着放血心脏明显开始缩小,甚至连跳动频率也缓慢下来,在场所有人目光都在恶魔心脏上面,内心充满期待。 “再生魔法”! 原本恶心血腥的恶魔心脏,在大家眼中似乎一下变得珍贵起来。 “人类,够了!” “已经够多了——” 恶魔心脏响起萨多萎—靡的声音,此刻心脏相比原来缩小了近一半。 陈青河停下,目光看向黄子澄,阿东俩人,说道: “待会用纱布,或是医用脱脂棉沾上血。” “然后,每隔十秒钟左右在伤口均匀涂抹一次,到时候你们就能见证不可思议的“魔法”!” “大人,您去好好休息。” “接下来的杂活,就交给小的来了——” 印度人小心握紧马克杯,早已察觉到陈青河嘴唇无血,眼袋虚肿,虽然在人前站姿依然挺拔自立,脱力虚弱十分明显。 现在终于有了开口关心,表现忠诚的机会,身为高贵精明的刹帝利贵族,他怎能轻易放过? “青河哥哥,你很累吧?” 林水善心疼看着陈青河,小指头默默为陈青河的手指关节,做着经络按摩。 揉揉,捏捏。 水善手劲很轻,不敢用力。 “没事。” 陈青河蹲下身子,用额头轻轻顶了下水善眉毛,近距离看着这张小脸,柔声安慰道:“哥哥,好好休息下就能好了。” 病疫期临近末尾,水善虽然仍是一脸病容。 但相比快捷酒店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,在基因优化的影响下,女孩的五官线条更加分明,唇瓣已经有了血色,清澈大眼睛很有灵气,托着泪珠的长长睫毛,给人朦胧感。 她身上卡通t恤破掉的臂袖,露出一只白皙软嫩的小臂,在这刚步入青春期的年纪,却有一股不同龄的楚美。 “嗯——” 林水善展颜微笑,声音清脆。 面前这弯起小眉毛,还有两颗小兔牙,看得陈青河眼神有些恍惚,面前水善正与他记忆中那道人影渐渐重合。 陈青河温笑着。 虽然连续施展几大秘法的后遗症,已经陆续开始爆发,他身体越来越虚弱,暗能量也空虚到一个危险境地。 但他绝不会将这些表现出来。 在这个团队他是支柱,他是撑起一切的山峰——再多的苦,再多的累,再多的痛,有他一个人承受就足够了。 …… 十五分钟以后。 蓝鸟校车的驾驶座上,陈青河闭目养神。 他已经从黄子澄口中知道了,在他未归来这段时间酒店所发生的状况。 老魏,大栓,阿唐—— 还有其他近十名幸存者,在黄子澄他们赶回酒店就已经死亡,到时只有断手的老魏,正与手持格洛克17式手枪的军师在酒店一层交火。 黄子澄出手解决掉,还妄图在他面前逃跑的越南人后,已经重伤垂死的老魏,就连大致经过都没有说清楚,便咽气死掉了。 哒。 一声脚步声响起,黄子澄登上蓝鸟校车内。 他左腰已经长出粉红色的新肉,但为了稳妥起见伤口再次涂上预防感染的药膏,腰腹缠好纱布,以免细菌感染。 “伤口处理好了?” 陈青河双脚敲在方向盘上,眯着眼睛,看向后车镜上的黄子澄。 “嗯。” 黄子澄微微点头,目光从被鞋带缠死,吊在后车镜上摆动的恶魔心脏移开,他侧身瞥向校车最后排的座位,两个躺倒在地上人影。 赵堂,越南人! 俩人被绳索绑得扎实,相比鼻青脸肿的赵堂,军师脸色惨青,身上有多处枪伤,其中几处较重的伤口还流着鲜血。 “子澄,这俩个杂种是你的。” “你想要怎么处理,不用问我——” 驾驶座上传来陈青河的声音,说完他就闭上眼睛,抓紧每一秒有限的时间恢复体力。 “嗯。” 黄子澄点头,盯着悬空吊在后车镜的恶魔心脏。 他已从陈青河口中粗浅了解恶魔,清楚这种具有再生恢复效果的恶魔心脏极为珍贵,并非随便哪个恶魔都能具有相同效果。 但这些并不重要! 就算再珍贵只要具备响应的实力,那就能有机会狩猎到手。他所在意的是一个逼临的危机—— 一颗还活着的恶魔心脏,随时可能暴露他们的位置及行踪,致使那护队恶魔随时杀到! 所以逃出白海市已迫在眉睫! 但是这具有再生能力的恶魔心脏无法放弃,就意味着携带一颗定时炸弹,随时可能引来恶魔追杀,在现在团队战力降至最低谷的情况下,必须有人站出来冒危险,去引开追兵。 印度人不行! 水善更不行! 只有他们三名进化者是最适合的。 “青河,我——” 黄子澄刚要说话,就被陈青河打断。 “不用说了。” “追兵我来引,你们在之前就定好地方等我回来就行了。”陈青河从驾驶座站起来,他一把将恶魔心脏从后车镜上扯下,不容反驳道。 黄子澄看着陈青河单薄的背影,几次张口想要说话,却又再次吞回去。 他了解陈青河,虽然只是一点点。 凡是陈青河所决定的事情,绝不可能因他人意见而轻易改变。 从末世降临开始,到会展中心袭击,再到后来招募技工,配合水仙楼垄断汽修设备以及零部件,这一件件样例就是证据。 “好吧。” 黄子澄叹气,他不得不妥协。 “这就好。” “你替我照顾好水善,不要让她受伤了。” 陈青河来到黄子澄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严肃说道。 黄子澄用力点头。 这时候。 蓝鸟校车的前车门又有一道身影登上台阶。 阿东! 他断掉手臂已经再生出来,只是因初生的缘故,关节、神经还没有完全适应,他还没走进校车,就已经听到了黄子澄与陈青河的对话。 嗯? 陈青河朝毁容的阿东看去,眼神疑惑。 “我想留下帮你——” 阿东眼神坚定,注视着陈青河的双眼,说道。 …… 在十分钟后。 城区西南交汇的工人体育馆内,十几道庞大巨影落在铺满垃圾的草坪上。

上一篇   第二章 悲惨命运

下一篇   第四章 意外身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