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强大的人类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五章 强大的人类

“狡猾,太狡猾了!” 恶魔唐克环顾周围废墟大街。 倒塌的楼房,断裂的人行天桥,枯萎的行道树,没有主人的婴儿车,一个月前的杂志,没有商品的土产店,只剩下邮箱的邮政—— 就算有勃朗大人的血液! 想要在这种废墟中,寻找出一只“臭虫”那何等的困难,但若没有完成勃朗大人的任务,那等待它们将是恐怖的惩罚。 只要想到勃朗大人的惩罚,饶是骁勇善战的恶魔唐克,内心也有一丝惊悚。 “还好。” “就算找不到那只臭虫,至少还能有个交代。” 恶魔唐克看向那四肢被缰绳绑死,被吊在血蝠颈下的阿东,它烦躁的心情有了一丝平复,不管如何总算抓到一只臭虫。 突然! “——大人,您看那边。” 耳边传来一声恶魔叫声,恶魔唐克从思绪清醒过来,它认得这个声音,这是颇受它常识的手下‘基诺’,有一手仅次于多雷的箭术。 恶魔唐克朝七点钟方向看去。 一座用人类文字写着‘白海欢迎您——’宣传口号的人行天桥上空,一头血蝠就像是彻夜未归的醉鬼般,摇摇坠坠地飞来。 “那是列夫!” 恶魔基诺叫出来抱住飞骑脖颈的恶魔名字。 蓬! 血蝠昂头发出一声绝望的嘶鸣,忽然从离地十米高半空落下,巨大的落地冲击,令周围抛锚废弃的车辆车鸣大作。 “伤成这样?” “多雷那边出事了——” 恶魔唐克蛇瞳一凝,竖成麦芒状,它立即意识到不对。 嗖地一下。 它先于其他恶魔,几个跨跑冲到了血蝠面前。 恶魔唐克仔细看去。 血蝠宽阔背脊上的恶魔,那张丑陋脸被熏黑,脸部肌肉纠结成一团,表情十分痛苦,手臂其根断裂,深可看到白骨,还有它的左小腿血肉腐烂成黑褐色,正从创面伤口渗出深色蓝血,似乎被某种力量侵蚀着,冒起焦烟。 “列夫,列夫!” 恶魔唐克不顾恶魔列夫的伤势,一把将它提了起来,大手朝它脸部扇去。 啪,啪,啪—— 连续三个耳光,让濒死的恶魔列夫清醒了。 “大人…” 恶魔列夫声音嘶哑。 它看到四周围来的恶魔,眼眸中弥漫的恐惧,有一丝缓解。 “发生什么了?” “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,多雷它们在哪里?” 恶魔唐克能够感觉到列夫状况很糟,但最让它紧张还是副手的情况。 “死了,都死了…” “大人,那,那个人类,人类——” 听到多雷的名字,恶魔列夫情绪忽然激动起来,它呕出一滩深蓝废血,口齿却不清晰,只是不断重复人类一词。 恶魔们却能够感觉到列夫的恐惧! 每当重复一遍人类,恶魔列夫眸子就被更多的恐惧占据。 “清醒一点。” “我需要你说重点!” 恶魔唐克脸色阴沉,獠牙露出。 它的心在下沉,虽然早有心理准备。但列夫这副样子,很明显是遭遇到了,那名杀死萨多大人的人类臭虫。 “是,是…” “昆廷、马科、奥卡都死了,它们都死了…” “那个人类太强了…咳,太强了…他是怪物,明明身体就像多玛(恶魔语:类似于地球蟑螂)一样,但是一拳就轰碎了昆廷的脑袋。” “奥卡、马科引以为豪的剑术,在人类面前犹如幼儿一样可笑滑稽,在我们夹击围攻下…咳,人类他就如跳蚤一样灵活,每一次出手都有人(恶魔)死伤在他手上……” “人类,他实…在太恐怖了…” “咳,咳咳——” 说到这里,恶魔列夫剧烈咳嗽起来,呕出了不少深蓝废血。 它周围的恶魔满脸骇然。 就算身具贵族血脉的恶魔唐克,同样一脸震惊,心里深深怀疑恶魔列夫的叙述,但面前身受重伤,几乎断气垂死的列夫却是不争的事实。 人类臭虫,真有那么强吗? 原本在它看来,作为黑蒂家族成员的萨多大人,就算拥有高贵的血脉力量,但是在战斗方面却根本不值得一提。 一个活在家族光环下族少爷罢了。 它唐克却是经历了无数场战斗,一路厮杀得到如今地位的战士,对付一只人类臭虫,根本不算难事,轻松至极。 现在看来却不是这么一回事! “多,多雷大人——” 恶魔列夫深吸了几口气,眸光却黯淡下来。 “多雷,它怎么样!?” 恶魔唐克摇晃起列夫,它能感觉到面前的恶魔生命力在迅速流失。 于是,它将列夫翻过来。 顿时,恶魔列夫后背完全溃烂,几处较浅的伤口粘着兽皮战服,深的伤口已然见骨,甚至能够从后边看到胸腔跳动的心脏。 如此重伤,恶魔们齐齐倒吸一口气。 “咳,多雷大人,它很快就赶到…” “一来就将爆炎箭虫,金刺箭虫全部用上——但,但是没用…人类滑得就像泥鳅一样,在多雷大人赶来隐蔽的时候,他早就发现了,却故意装出毫无察觉的模样…” “人类他很阴险,狡诈…” “一边不急不缓与我们厮杀,然后抓到机会,就立即冲向多雷大人…” “大人,它的箭术没有用,一丁点作用也没有。” “最后,所有人都赶来了,配合大人一同围杀人类,但是人类他——” 讲到这里,恶魔列夫双眼徒然瞪圆,眼球似乎要从眼眶凸出来,胸膛高高挺起,嘴唇几次张合,想要用尽气力将话说完一般。 恶魔列夫头一软,垂下。 “列夫!” 恶魔唐克叫道。 但同时,它感觉到恶魔列夫的生命力完全消失,跳动心脏也静止下来,死前双眸还残留着如遭遇噩梦一般的绝望。 那名人类真有那么强吗? 这是此刻恶魔们内心中共同的疑问。 蓬! 恶魔唐克一把甩下列夫,脸色阴沉。 就算是它,面对箭术高超的多雷,也不可能几个交手就轻易拿下对方,更别提爆炎箭虫及金刺箭虫齐用情况下,强势击杀副手了。 爆炎箭虫,金刺箭虫这是恶魔世界特有的箭种之一,它并非寻常的金铁之物,而是具有生命的特殊箭虫,价值格外昂贵。 若不是到了拼命,山穷水尽之地! 恶魔唐克可不认为,平日连睡觉都和箭虫在一起的副手,会省得用上它的宝贝。 哒,哒哒—— 它朝旁边的血蝠飞士走去。 恶魔唐克蹲下身,握住血蝠脑袋,提到面前。 血蝠飞骑双眼瞎了,眼部软组织已被某种力量侵蚀干净,只有森白的骨渣露出。 “该死的东西!” 恶魔唐克放下血蝠脑袋,面前的飞骑明显死了。 如此,它准备用血蝠追寻副手位置的想法也随之破灭,好在他手里还有勃朗大人的血液,只要费一番功夫,还是能找到副手。 恶魔唐克起身,目光扫过面部残留着惊色的手下们,心底不由得对它们反应而恼火。 “都跟我来——” 说完,恶魔唐克就大步走到它的血蝠飞骑,抓住垂下的缰绳,大脚踩实的翼骨,借力翻身坐到了血蝠的颈部。 吱! 恶魔唐克的飞骑昂头嘶鸣。 呼哧,呼哧—— 振翼冲天,恶魔战士身影消失在那天空被密密麻麻占据,仿佛被染成红空的血蝠群中。 …… 与此同时。 远在城区西边,园林东路一家豪客来牛排店前的人行道。 “让我费了一番手脚。” 陈青河冲地上的恶魔焦尸吐了口唾沫。 恶魔多雷胸腔以上的部位焦黑一片,正冒着黑烟,下身还插着数支铁箭,这都是他一路来用从其他恶魔抢来巨弓留下的。 为了追杀这只恶魔,陈青河一路从城区西边南面杀到边缘。 “果然是用这东西追上来的——” 陈青河扯断恶魔多雷系在腰部的蛇纹皮袋,松开绳袋,往里一看除了数只人指长大小的线状怪虫,以及零散杂物外。 那只抽满蓝血的医用注射器格外显眼! 蓬。 陈青河从皮袋内取出医用注射器,用力捏碎。 能让恶魔追寻自己踪迹的东西,绝不会让它留下,尤其此刻他本人状态虚弱,虽然解决掉这波追杀而来护队,还算轻松。 但谁能预料到,接下来还有多少恶魔护队? “是该离开了。” “也不知道阿东那边情况怎么样,希望他一切顺利吧。”陈青河目光一闪,拿起恶魔多雷手持的生铁巨弓,握在手心。 这是把类似与角弓的巨弓,光是长度就有人高,弓背是冶炼极差的某种铁制成,手摸起来感觉十分粗糙,凹凸不平,还遍布不知明的颗粒物,根本没有地球弓箭的光滑度。可见工艺水平之低等。 弓弦是一根不知明的红色兽筋,手指微微一拉,陈青河就感觉到,与之前他从恶魔战士那里夺走的巨弓,有着明显的不同。 嘎吱——陈青河双臂用上力,将弓弦拉至满月状。 这样一拉,他清楚能够感觉到弓臂,弓背几处传来的力量感。 嘣! 空弦弹射,弓臂反震来惊人力道。 陈青河松手,露出微笑。 他从末世之初就缺少适合的武器,一般能找到的弓箭,都根本无法承受进化者的力量,威力不仅小,更容易损坏。 恶魔的巨弓就不同了! 虽然制作水平不高,但胜于耐用,可以承受他的全力,射杀威力更是极大,运用得当完全不逊色一些大口径枪械。

上一篇   第四章 意外身死

下一篇   第六章 海湾小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