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海湾小区 - 末世重生者

第六章 海湾小区

“有了这件武器!” “我就算不用能力,也能轻易解决掉恶魔战士。” 陈青河背起巨弓,拔出恶魔多雷背上几只铁箭,然后把蛇纹皮袋系在腰间,最后做完一轮彻底的搜刮,望向东北方向。 记得那里潞河西路一带,有处很大型生鲜批发市场。 他要去碰碰运去,看是否能找到冰库。 “怪物越来越多,动作需要快点了——” 陈青河仰起头,看到被血蝠遮蔽的天空,恍然有种回到末世之初的错觉。 他感知力随意向四周一处扫去,就能发现肉眼无法发现的幽鬼踪迹,在街道徘徊的死骸就这样浩荡怪物潮下,显得格外孤零可怜。 黑暗区内是没有死骸这种怪物! 在恶魔世界当中,死骸就如地球随处可见的虫子一般,几乎没有价值。 嗖! 陈青河冲刺,借着一辆侧翻公交的车身,跃蹬上附近的酒楼屋顶。 连续几次飞跃,横跨过无数建筑。 陈青河身影消失在园林东路。 …… 一小时以后。 恶魔唐克横眉怒目,看着地上几乎分不清面貌的副手尸体。 地上有一滩蓝血干涸的痕迹。 这说明那只人类臭虫已经离开,但它手下一番搜查后,却连一丝有用的线索也没有找到,这他怒气填胸之余,更不知道待会返回黑暗区要如何向勃朗大人交代。 “我们走——” 恶魔唐克阴沉着脸,走向血蝠飞骑。 它清楚! 已经一小时过去了,按照这只人类臭虫的狡诈辛格,再想要找出人类臭虫已经不现实,此刻它不得不带人(恶魔)回去复命。 …… 三天以后。 白海市名副其实成为了一座怪物之都,每一寸土地都能够发现怪物的踪影,整座城市几乎被推平,往日的聚集地变得阴气沉沉,终日只有怪物相互厮杀,争斗的凄厉叫声。 在这场由黑暗区引发的灾难,顽强活下来的幸存者,就犹如下水道的肮脏老鼠,终日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下,尤其是南边水仙楼在灾难以前,用近一个月发展出来的地下世界(排水管道),俨然成为目前最大的聚集地。 如今进化者踪迹已难以寻觅! 灾难首日,已经提前有了准备的各大团队,早已用尽各种方法途径离开了本岛,而目前仍留在岛内城区的只有两种人。 没有能力逃出城市的幸存者! 或是抱有特殊目的继续留下的幸存者! 哗哗。 阴沉天空,飘着濛濛细雨。 海湾小区,位于城区南面边缘。 因为地处城市边缘的关系,使得海湾小区在灾难中遭到怪物破坏的程度也相对较少,各栋居民楼都还算完整的屹立着,并没有坍塌。 小区末世以前,就是一处以临海观海为卖点的高档小区。在如今却成了为数不多的聚集地,因临近本岛连接岛外的海底隧道缘故,每日都有得到消息的幸存者陆续赶来。 C—3号楼,17层楼梯间内空气充斥着霉尘味。 角落处飘起一股烟雾,黑暗中隐隐能看到橘红色的火星。 呼—— 蹲在台阶角落的男人,轻吐出一口烟气。 “都几点了。” “小吴,还不过来?” 男人叼紧烟屁股,那几天没好好清洗过的手,卷起羽绒服的袖口,低头查看电子表。 首都时间,9:47分。 日期,2013年,12月23日。 电子表亮光也照亮男人的脸。 单眼皮,酒糟鼻,国字脸,厚嘴唇,这是一张普通嗜酒中年人的长相。 他叫康志桥,认识的人都叫他老康。 在末世前就是海湾小区的原住户,如今是聚集地负责监视怪物动向的巡逻队成员,小吴是他这三天前新认识的“小朋友”。 “磨磨蹭蹭的,巡个视都能这么慢!” “不会出事,半路被恶魔人抓去了吧——呵呵。” 康志桥猛抽了口烟,自言自语起来,但说到最后自己却笑出声。 关于恶魔人(变异者)消息。 在灾难首日便被传播出去,底层幸存者都知道城市内有一群头长黑色犄角,背叛人类投靠怪物,为它们效命的杂种存在。 说着说着,空荡楼梯间逐渐安静下来。 老康叹了口气,这末世以来他总靠自言自语,消磨时间,减少寂寞。 不过每当安静下来,他总会想起妻儿。 末世以前,他康志桥也算是本地小有资本,从事海鲜加工的企业家,在岛外有一家属于自己的食品加工厂,末世爆发当天,他因为前日陪客户应酬的关系,老胃痛发作就呆在家里休息,没有照往常一样开车离岛,下到岛外工厂去办公。 但他仍记得那一天的场景。 高二的儿子早早出门上学,贤惠的妻子穿上针织衫,带上菜篮坐上公交,按他事业成功以前的习惯,前往老市区的菜市场去逛早市。 这是多么平凡无奇的一天早晨,如果按照往日的规律,逛完早市的妻子将提着食材回家,人已在厨房忙活午饭。 等到中午,他们儿子放学回家。 一家围坐在饭桌前边,温馨吃着妻子亲手所做的饭菜,尤其是那道煮了二十年,至今他仍没有腻味的糖醋白骨。 然后饭后,同儿子讨论学业的各种琐事。 最后夜幕降临,一天逐渐走向结束的时候,他和妻子窝在温暖被窝里头,讲着一天所发生各种琐事,讨论着他们的未来。 然而如今,这平淡的生活却一去不复返。 “阿芳,阿元你们还活着吗?” “不知道你们过得好不好…阿芳你的老腰痛有没有发作?还有,阿元你的衣服到底穿得够不够,会不会冷,有没有感冒——” 说到这里,老康话音一顿。 “我好想你们。” “阿芳,你不用担心我的老胃,这一个月来我已经痛习惯了。” “还有阿元你这个臭小子,喜欢时尚,爱赶潮流,平日衣服总是穿得不够,又不听老爸的话,现在你应该后悔了吧?” 康志桥夹着烟,鼻孔喷出两道烟气。 最后讲到儿子,老康就露出无奈的笑容,但这个笑容很快转淡。 哒,哒哒哒哒。 这时候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。 “小吴?” 康志桥扔掉烟屁股,用脚踩灭烟头,转身就朝楼上看去。

下一篇   第七章 逃亡联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