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逃亡联盟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七章 逃亡联盟

蓬,蓬。 一道身影下台阶到半时,撑着栏杆从高处跳下。 篮球鞋吱喳一声,吴伟民身体因惯性前倾,他一手用力撑在墙上,转身朝黑漆漆的楼道看去,喊道:“康叔——” “出事了?” 老康眉头蹙紧,虽然看不见吴伟民样子,却能听出他语气的不同。 几日来相处。 他对于这个末世上过武术学校,一同巡逻的小朋友,还是有些了解的。相比他的儿子,小吴性子没有其他同龄人那么浮躁。 如果不是发生重要的事,相信不会这样急忙忙地楼上冲下来。 “有人!” 吴伟民喘了两口,勉强调整好呼吸,说道:“就在天台上边。” 人? “人?你没认错吧?” “不会是老程,小李他们几个?” 康志桥有些怀疑,下面入口基本都堵死了,几条密道也只有巡逻队的人知道,外人怎么可能爬到二十层楼高的地方。 “康叔,我看得很清楚。” “那人背着跟人一样大的巨弓,我怎么可能认错?” 吴伟民从腰间拔出手电筒,开了起来,为下边的康志桥照清台阶。 巨弓? 闻言,老康心不由一沉。 他便不再罗嗦怀疑,快步登上台阶,随小吴前往天台。 …… 五分钟后。 C—3号楼天台,东侧小花园。 吴伟民和老康便趴在凉亭后的草坪上,往天台边缘看去。 如吴伟民叙述的一样,护栏边上有一背负巨弓的年轻人站着,他低头正往楼底看去,但半天没有抬头,不知道究竟在观察什么。 “来的时候,有没有被发现?” 老康眼神凝重,盯着这个年轻人的背影。 他的声音压到最低,生怕引起这浑身上下透着神秘的年轻人注意。 “放心,我很小心的。” 吴伟民嘴唇动了动。 从小学起上的就是无数学校,虽然训练没有外界流传的夸张,但这到高中为止的武术经历,给他本人打下扎实底子。 他对自己隐蔽能力很有自信。 “难道是恶魔人(变异者)?” 老康脸色忽然一变,忍不住想到这个可能。 此处可是离地二十层楼高,小区几栋居民楼入口都被堵死,他们自信一般幸存者绝不可能进来,想来想去只有恶魔人。 听到老康喃喃自语,吴伟民心头一紧。 不过一段时间来的生死经历,他已能做到控制自我情绪,就算明知对面可能是恶魔人(变异者),还是强制镇定下来。 不过,他们二人却根本不知道踪迹早已暴露。 “子澄,他们就在小区的地下车库里面——” 陈青河余光从身后收回,早在吴伟民发现他以前,便知道这人存在。 不过被人偷窥,他并不在意。 陈青河一身刚换不久的运动服已经被淋湿,他目光落在小区底层,原本小区设计为中式风格的花园,只剩下凌乱的残骸。 他感知力穿过地下,能够清楚感受到车库内聚集着大量幸存者,粗略计算少说也有百人之多,但其中进化者却稀少得可怜。 除了熟悉的黄子澄,还有水善以外。 只有两名陌生的进化者,还有一个正在觉醒,还未脱离病疫期的准进化者。 虽然早已预料到,但真正确定黄子澄他们确实在此等待自己,陈青河还是发自内心的喜跃,他并没有看错人。 随着感知力探查范围扩大,陈青河眉头一皱。 “奇怪,怎么没有阿东的气息?” 按照正常情况,阿东身上恶魔萨多气息远比自己稀少,他应该已经先于一步赶到了海湾小区,与水善他们汇合才对。 但是他的感知力并没有发现阿东的存在 “难道有事暂时离开?” “或是——” 想到阿东有可能遭遇不测,陈青河的心情忽然有些烦躁。 于是,他余光向后一瞥,喊道: “都出来!” 小花园草坪上,没有回应。 老康和吴伟民相互一看,发现对方视线集中在他们身上,很显然似乎早已经发现他们,但却不知为何,故意默不作声。 他们神情镇定,缓慢站了起来。 陈青河转过身去朝二人看去。 没有犄角! 呼,老康远远看清陈青河的额头,内心不由松了口气,不管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是谁,不是恶魔人那就件值得庆幸的事。 “小兄弟,你是什么人?” 老康留意四周是否有停息血蝠,确定没有之后,高声问道。 陈青河不答,迈步朝二人走来。 他急于去地下车库,没有功夫和俩个普通幸存者消磨功夫。 “小兄弟…” 老康刚要再次问话,就听到。 “你们现在带我下去。” 陈青河背负巨弓走近,他用命令的语气说道。 然而,这种口气在老康俩人听来十分刺耳,一个不知名的陌生人,见面就表现出这样强势的态度,没有人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。 “这人以为自己是谁!” “见面不报出自己身份就罢了,还摆出一副大爷的态度——”看清陈青河清秀的脸孔,吴伟民不诧,心底不满暗道。 呼,他背后草坪凭空蓦然燃烧起一团黑色火球。 炙热高温,他和康志桥隔着件被雨水浸湿的衣服,都能清楚感觉到。 进化者! 俩人顿时露出老鼠见猫似的震惊神情。 “这下可以了吗?” …… 与此同时,地下车库。 备用电力耗尽的缘故,整个车库北区被燃烧着废料的油漆桶照亮。 橘红色的火光映照出,蓬头垢面,衣衫褴褛,灰头土脸的幸存者,他们集中于一辆车头被改造为铲斗的蓝鸟校车前。 幸存者中男女老幼,不同年龄段都有。 有的是一家人,有的是兄弟姐妹,有的是朋友知己,还有年老的夫妇。 众人目光集中在站在车顶的身影。 这是一个穿着整洁白西装,脚踩耐克运动鞋的印度人,他头发打着啫喱水,指甲修简整齐,棕黑脖子套着一条黄金狗牌。 如此一副风骚亮眼的打扮,与满面菜色,邋遢不堪的幸存者形成了鲜明对比。 但这并不是引得幸存者集中的原因。 他们集中于此,绝不是来听操着一口台腔,中文流利的印度人表演相声。 聚集的目的只有一个。 ——究竟如何才能逃出这座怪物之都! “大家要团结在一起!” “来,大家拉起你们身旁陌生人的手,用眼神注视着对方,然后再看看你们身边的孩子,你们的家人,你们的兄弟,问问他们能否在这种鬼地方继续忍耐下去?” 印度人声音铿锵有力,拿着一只空矿泉水瓶当作麦克风,他目光居高临下,扫过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幸存者。 “如果继续留在这里,有限的食物迟早会消耗殆尽!” “同心山成玉,协力土变金!” “如果要逃出城市,那需要大家拿出不畏生死的精神,但更加需要团结协作的合力!我们只有把力量拧成一股绳,为集体贡献微博的力量,才能在那帮恶魔手下杀出一条血路!” 印度人声音高亢,一字一句都是振奋人心。 蓝鸟校车周围的幸存者,也似乎因为他的演讲,眼眸深处多了一些不同以往的东西。 此刻,人群角落。 “印度人一直都这样吗?” 陈青河站在水泥柱后边,双手按在老康,还有吴伟民的肩膀。 “对。” “三天前逃来的时候,就这样了。” 老康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战战兢兢答道。 他已确定了这年轻人进化者的身份,从天台到这一路上,就无时无刻担心自己万一说错话,因此惹怒了对方,被一把火焚成黑炭。 “印度人团队里有进化者。” 老康敬畏看了陈青河一眼,又接着说道:“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留在这里不走。” 陈青河看了他一眼,没说什么。 “常建华,常倩来了!” 忽然,吴伟民插话道。 常建华,常倩? 陈青河朝人群尽头看去,只见幸存者分出一条通道,一对身穿运动服的中年兄妹走过来,随着他们出现,车顶上的印度人脸色一变,竟然当众与这对兄妹争吵起来。 “他们是谁?” 看到出言讥讽印度的女人,陈青河沉声问道。 “听说末世前是一家跆拳道馆的教练。” 老康听出了陈青河话音变化,连忙说道:“常建华兄妹都是两天前才逃来的,但一来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就和印度人发生冲突——” “结果呢?” 陈青河眯眼,问道。 “结果…” 老康微微摇了摇头,说道:“印度人团队内的那名进化者被逼了出来,两边进化者就当着大家的面大打了一场。” “但最后,常建华和常倩输得很惨!” “啧啧,印度人团队内的那进化者很猛,很强。虽然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,但竟然变身成金属怪物一以敌二,轻松应付常建华兄妹的野兽化,还有亡骨召唤能力。” 吴伟民眼睛发亮,用兴奋崇拜的口气,简单叙说了当时发生的细节。 哦? 陈青河能听出吴伟民对黄子澄,崇拜。 也对! 末世早已不是曾经那崇尚金钱的世界,如今讲的是拳头,讲的是力量,谁能本事杀得了更多怪物,就能赢得大家尊重。

上一篇   第六章 海湾小区

下一篇   第八章 试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