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饱饭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章 饱饭

“但就凭这种程度,还不行!” 陈青河右拳拧紧,跃至常建华兄妹面前。 轰! 拳头轰出,巨力疯狂挤压的空气。 常建华没有机会逃跑,只被逼不得不正面硬抗下这一拳。 野兽化,猎豹! 他双手皮肤瞬间变成亮黄豹纹,指甲变得黝黑。 蓬——两只大小不同拳头相互对撞,拳骨对拳骨,野蛮粗暴。 战神秘法,爆发增幅! 再加上三倍力量的差距,就算常建华野兽化弥补了部分力量差距,但他和陈青河之间仍存在这一道不可将跨越横沟。 蓬啦。 常建华整个人后仰,手肘撞地,在水泥地上砸出一个凹洞。 他人倒地上,嘴角溢出一丝鲜血。 一次交手,胜负立即揭晓。 陈青河收拳,冷冷看着。 “哥!” 常倩尖叫冲到大哥的身边。 “我没事。” 常建华在妹妹帮助下,爬起来坐在地上。 野兽化能力退去,他仰视着面前的年轻人,知道对方没有再逼迫杀来,显然是故意留手,但他心底仍充满浓浓寒意。 他引以为豪的力量,竟然被如此轻易打败! “你要怎么才放过我们…” 常建华抹去嘴角的鲜血,嘶哑道。 对方不运用能力就这般强大,他早已没有了对抗之心。 “很容易——” 陈青河抬眼,朝不远处一辆黑色路虎看去。 …… 二十分钟以后,蓝鸟校车最后一排。 林水善,印度人正在为黄子澄包扎伤口。 陈青河坐在驾驶座上,在他离开期间所发生状况,他已经从印度人口中初步了解,微微抬头,看着后车镜的恶魔心脏。 “看来暂时不能用了。” 恶魔心脏又缩小了一圈,恶魔萨多的囔囔甚至消失了,相比被陈青河压榨的蓝血,心脏重新循环血液远远不够。 “青河哥哥——” 林水善手指卷着纱布,来到他身旁。 嗯? 陈青河转过头时,他起茧的粗糙大手,已经握住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。 五指交扣,一双清澈的汪汪大眼看着他。 “担心你阿东叔叔吗?” 陈青河抬手刮了下水善的小鼻子,柔声问道。 指尖传来细腻的触感,让他手指停在鼻梁上,没有拿开。 林水善微微点头。 “你要相信你阿东叔叔。” “哥哥都能顺利回来,他也一定可以!” 相握的手传来紧—意,陈青河低下头,用额头轻轻磨了磨水善的刘海,安慰道:“或许在路上有些事耽搁了,只要再两天就能回来——” “哥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 “阿东叔叔,一定不会再扔下水善的。” 林水善甜甜一笑,长长睫毛随眼睛一眨一眨,但如此近的距离,陈青河能看清这双黑宝石般眼睛,早已经哭过了。 不知何时,也不知道何地。 但水善泛红的眼角,脸颊的湿—痕,这些细节陈青河都清楚察觉到。 “一定。” 陈青河单臂抱起她,放在大腿上。 温暖的大手,抚摸着她的小脑袋,俩人目光望向车窗外欢欣雀跃的幸存者们。 两天,最多他只能再等待两天! 他已从黄子澄得到情报,连接岛外几座跨海大桥,都被毁灭无法通行,唯一能走的海底隧道还有恶魔把守,如果阿东没能赶回来,他就不得不走。 陈青河按下驾驶座的CD播放键,顿时一首轻柔似流水般的钢琴曲响起。 拉拢炮灰,除了实力以外。 也需要笼络人心,而这在末世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用食物,一顿让人冰冷的四肢暖起,暂时忘记烦恼与恐惧的饱饭——效果最直接,最容易。 所以他没有杀掉常建华兄妹,除了在未来突围海底隧道,这二人还有很大用处以外。逼迫他们交出携带的食物,分给幸存者以便笼络人心,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 啪, 啪,啪啪,啪啪啪—— 很快,校车内钢琴曲结束。取而代之的是一首《朋友》,耳畔轻响着这首末世前被传唱过无数遍的老歌,顿时不管是年幼的孩童,还是成人都不自觉地拍起手,轻声哼唱起来。 熟悉的歌词,给大家带来久违的文明感觉。 …… 一小时以后。 蓝鸟校车前,立起七个用砖石搭起的简易灶炉,火焰燃烧着,灶炉旁不断有人将家具人造板,乃至劈成棍状的实木投入炉内。 在一堆柴火旁,还放着一叠蒙灰的书本杂志。 这是以仿火焰徒然熄掉,或是中途不旺。 此刻,上百双眼睛,正灼热盯着七个简易灶炉上的大锅。 六口煮着米饭,一口则是混些榨菜,再配合一些铺料,用咖喱粉熬煮成的咖喱汤水。 浓郁的咖喱味,伴着米饭香气。 大多数已经十几天,没正经吃过一顿热食的幸存者,尤其是幼小,还不太懂得掩饰情绪的孩童,用手使劲按着空腹,心底默念要忍耐。 再过一会饭就要煮好了。 “起锅了——” 印度人高喊一声,掀开铁锅盖子。 他戴着手套的双手握住锅子两端,看了眼锅内冒着热气泡的咖喱汤水,他使足了劲,吃力地将铁锅从灶炉搬下。 咚! 铁锅安稳的落地,这让不少还担心铁锅翻掉的幸存者,那悬空的心落地了。 咖喱汤水好了。 那也意味着米饭也就不远了。 果然,幸存者视线中,那六口大锅盖子被人一一掀起,那怀念的米饭香,令周围到处都是吞咽口水的声音。 嗬! 陈青河,黄子澄,还有四个壮汉,先手将大锅从简易炉灶搬下,朝印度人的位置走去,在那里已经摆好几只大桌子。 林水善,印度人手里各拿着铁勺。 看着面前早已经排起了长龙,迫不及待要领饭的幸存者。 “慢慢来。” “每个人都有的——” 陈青河放下饭锅,擦了把额头的热汗。 转身前,瞥了一眼地上十几只空米袋,这些都是常建华兄妹车里搜刮到的,足足近百斤的新鲜大米,但仍对这里上百名幸存者胃似乎还有些不够。 若是太能吃了,那可就麻烦了! “那边的排好队!” “谁没有排好,就给我到一便呆着去。” 陈青河眉头微皱,对面前有些失去秩序的幸存者,呵斥道。 其中几名想要插队的男人。 在陈青河眼神警告下,拿着碗筷,对周围人讪讪笑了笑,转身主动地跑回队伍末尾,心里却没有任何不满。 如果呵斥他们的是别人,或许他们还不会这样服气! 但陈青河不同! 他从出现来起就展现的强大,已经深入人心。 大家更从满嘴跑火车的印度人那里打听到,这位就他们等待已久的首领。 他是此处地下车库的最强者! 就算与常建华兄妹关系近的幸存者,也不得不承认这点。 幸存者排成几条望着不见头的长龙。 里面有不少拿着比自己脸还大碗筷的孩童,探出脏兮兮小脸,眼巴巴朝这里冒起腾腾热烟,不停吞咽口水。 如此可怜的模样。陈青河心微微一颤。 这咬着小嘴唇,坚强忍耐的模样。 让他回想起丧命在赵堂手中的小阿乐,虽然已经从黄子澄那里知道,当天利用赵堂不会怪物攻击的恶魔人(变异者)身份,顺利逃到海湾小区后,便活刮了赵堂和越南人。 但陈青河仍对他所做的罪孽,记忆犹新! “小孩子过来,单独排成一队!” “大人都到另一边排队,谁不要挤过来。” 陈青河拿起铁勺,另只手从口袋里翻出几颗水果糖,对队伍前排几个战战兢兢,被大人推出队伍的孩子,招了招手。 一个, 两个,三个,四个,五个—— 或许是温煦的微笑,又或许是水果糖的作用,孩童中恐惧渐退,很安静,又有秩序地按照先后顺序,排成一队。 一个月来的末世,就算再顽皮的孩童,也学会了基本的忍耐,明白了秩序含义,懂得了从前太多太多超越他们年龄的东西。 “来,把碗拿来。” “不要急,每一个人都有两颗糖果。” 陈青河从桌下搬起一只纸皮箱,迅速拆开,一把抓出数包令人眼热的水果糖,撕开塑料包装,倒在落了些饭粒的桌上。 啪啦。 一堆五颜六色包装的糖果,让几个先领到米饭,手里攥着糖果的孩子停下脚步,转头朝那满满一桌糖果投去目光,眼神充满渴望。 但大家都明白,不能多拿。 …… 此后,时间流逝。 一个又一个幸存者,以及孩子领到了各自的食物,他们与家人朋友,就地坐在车库的角落,也不嫌脏,大口吃起来。 大家吃得都很快,生怕慢了。 担心待会再去排队的时候,就无法再领到食物。 “这个人叫什么?” 陈青河忽然停下,看向康志桥队伍中一个满头黄发,颧骨很高,穿着件军色破棉袄的男人,出声对老康问道。 他身旁的老康是由他本人指定帮忙发饭。 其他负责发饭的,除了水善等人以外,还有常建华兄妹几人。 每次发饭,尤其听到幸存者对陈青河的感谢。 他们二人嘴角都不自然地抽动,脸色阴沉,忍着怒气继续发饭。 也对! 这些发出去的食物都曾属于他们,但如果这样也就罢了,毕竟实力不济,成则为王败则为寇,没什么好说的。 不过最让他们心理不平衡的是,凡是有领饭的幸存者感谢,对象却必是那逼迫他们在这里发饭,干杂货的小子。 明明大家都清楚这些米,材料都来自他们。 但一个个却当作不知道,还当着他们面说些刺激神经的感谢话。 这叫他们怎能痛快!?

上一篇   第九章 现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