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恶魔守卫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一章 恶魔守卫

“这人叫跛子。” 老康乘好一碗米饭,看着队伍中那个黄毛男人。 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这人逃到车库已经一段时间,但光因为偷东西被抓就不下五六次,尤其这人专偷都是些老人,妇女的东西。 这家伙最少已经领了三次饭。 在他们第一碗按照陈青河吩咐,特别乘满碗的情况下,没人能够前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,就能迅速吃下三碗。 喔? 听完老康的话后,陈青河眼睛一眯。 看了眼黄毛缠着毛巾的脚,听说这是他一次偷东西被人打伤的。 放下铁勺,陈青河从桌后走出来。 顿时,众人目光在他身上集中,还在排队孩子纷纷投来目光。 “你要干什么…” 见陈青河迎面朝自己走来,跛子双眼弥漫恐慌,但才刚叫出声音。 他的手就一只有力抓紧,提了起来。 当啷—— 空铁碗,还有筷子掉落地上。 “如果谁都和他一样大胆。” 陈青河左手迅速伸进,跛子那破棉袄的口袋,拿出一大袋还装着热饭的塑料袋,寒声道:“那就都不用吃了,给我滚一边去!” 跛子面色煞白,不敢直视面前的眼睛。 被发现了! 不少正准备和他有同样念头的无良家伙,一个个立即摒弃了心思,老实起来。 “哼,垃圾。” 陈青河恶心看了跛子一眼,手徒然一拧。 “啊,我的手——” 跛子惨叫起来,涕泗横流。 断了! 众多目光下,那只手掌不自然地弯曲,跛子整个人如垃圾般被甩在地上。但根本没有人同情他,这种垃圾的品行人尽皆知。 “这只是警告而已。” 陈青河眼神冷厉,握紧装着热饭的塑料袋。 如今像跛子这种垃圾比比皆是,他也见怪不怪,但是这种垃圾如果不尽早地揪出来,那意味着会有更多垃圾冒出来。 这种垃圾如果每多出一个,那就会多拿走其他人份额,尤其两天以后的突围,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会死。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。 这两天他能做的只有给大家一口热饭,还有安稳的休息环境。 陈青河转身回去,继续发饭。 …… 十几分钟以后。 七口大锅内的食物所剩无几,还在排队的幸存者也寥寥无几。因为有了跛子的警示,凡是再有小心思的幸存者都收敛起来。 全部人都在欢声笑语中,享受这顿难得的热饭。 “哥,你吃吗——” 一辆本田SUV后车座,一头戴着毛织帽的孩子,站了起来,朝驾驶座的哥哥伸出小手。 那脏兮兮的五指头张开,掌心是一颗草莓味的水果糖。 “家瑞,乖。” “哥哥不爱吃,你吃就行了。” 吴伟民扒了口饭,嘴里咀嚼着有些冷的米饭,向后转过头,放下筷子,空出手,摸了摸弟弟冻得发红的脸蛋。 这是他的弟弟吴家瑞。 末世一前,他逃课留在家里没去上学,弟弟也因为前日感冒未愈没去上学。在老爸要求下,他不得不独自照顾起平日觉得很烦的弟弟。 但谁曾想到… 末世突然爆发,最后他艰难地带着弟弟活了下来。 “哥,你说谎!” “我知道其实很想吃的对吧?” 吴家瑞撅起嘴,拿着糖果的手并没有收回。 “小鬼,你懂啥。” 吴伟民被弟弟表情逗笑了,伸手指头在他额头轻轻弹了下。 才八岁的弟弟,怎么可能明白一颗糖的作用! 饥饿难耐,体力不支,还有低血糖发作的时候,这小小的糖果就能救人一命,也只有小鬼才认为这仅仅是颗好吃的糖。 不过,能见到弟弟久违的笑容。 在这明日都不知能否活下来的环境,两颗免费得来的糖果,与弟弟的笑容相比无足轻重。 “喏,别装了——” “还要我喂你,真是羞羞!” 吴家瑞拆开糖果纸,小手捏住粉红色水果糖,递到哥哥的嘴边。 淡淡草莓香在面前萦绕。 吴伟民握住弟弟的手腕,推了回去,嗤笑道:“小鬼,你妈没教你过在吃饭的时候,乱吃糖果是要打屁股的吗?” 吴家瑞肉肉小脸鼓起。 叩,叩叩。 这时,驾驶座的玻璃窗响起敲动声,康志桥这张两兄弟熟悉的脸出现,只见他笑了笑,嘴唇张合似乎在说什么。 于是他右手抬起,两只指头捏紧一包水果糖,拿到车窗前摇了摇。 “糖果!” 吴家瑞惊喜的叫道。 吴伟民打开车门,人往副驾驶座一移,让康志桥坐进来。 “别动!” 吴伟民把饭碗一放,夹在两腿间。 同时,他眼睛一瞪,双手已经伸长过来,一双眼睛放光,再也无法从糖果上移开的弟弟。 “小气。” “我只是看看而已——” 吴家瑞舌头一吐,缩了回去。 康志桥笑眯眯从后视镜上看着,鼓起脸小声抱怨哥哥的吴家瑞,这孩子鬼精灵的模样,让他想起了自己儿子小时候。 “康叔,你这是?” 吴伟民不解看着老康的糖果。 “托人过来问你一件事。” 提到正事,康志桥神情一肃。 “一件事?” 吴伟民眉头微皱,脑海中瞬间滤过几个名字,但最后定格在一个名字。 陈青河! 印度人团队的首领。 也只有他才能随手拿出这样一包糖果。 坐在后排的吴家瑞竖起耳朵,屏息听着,关于哥哥事情他尤为敏感。 “对。” 康志桥见吴伟民了然要他带话之人的身份,便说道:“他要我过来问你,如果那天突围你肯不肯为他一个冒险?” 冒险? 吴伟民一惊。 一进化者说出冒险,这肯定是十分冒险的,但不管如何他都要听下去。 “如果肯做的话。” “他的意思,我手里这东西只是一点小意思,你有权利向他提出,一个在他能力范围之内的合理要求。”康志桥没有把冒险内容细说,顾及有孩子在场也是个原因。 吴伟民沉呤片刻,瞥了一眼弟弟,说道:“具体我们下车去讲。” “嗯。” 康志桥微微点头,打开车门。 “哥!” 吴家瑞神情紧张,叫住就要下车的哥哥。 “小鬼,什么事?” “没看到,你哥现在有事要忙了?” 吴伟民伸手揉了把弟弟头发,知道刚刚谈话可能吓到他,故意用轻松口气说话。 “哥,糖果给你!” “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,扔下家瑞不管好不好…” 吴家瑞眼睛泛着水汽,他能感觉到哥哥要去做危险的事。 说着,他不待吴伟民反应,就站起来,把手里糖果往哥哥口中用力一塞。 “喏,你看。” “吴家瑞不喜欢糖果,康叔你不要带我哥哥走行不行——”豆大泪珠从吴家瑞眼眶滑落,小声啜泣,眼神哀求看向门外老康。 家瑞… 舌尖传来草莓味道,吴伟民心中却没有一丝甜腻的感觉。 相反他的心很酸,很重。 ×××××× 两天后。 天空下着冰冷冻雨,环岛南路一带。 沥青路面开裂,坑坑洼洼,积着水。 落大公路到处可见怪物破坏的痕迹,就在这条公路前方尽头,正是通车不满三年,全长近九公里的平安海底隧道。 此时,隧道入口处。 有一众约二十名左右,身着厚皮兽服,携带各种粗劣巨型武器的恶魔战士,正在懒散巡逻着,以防有人类臭虫从此处逃走。 几天前,陆续发现有人类臭虫逃走的情况。 这让黑暗区的恶魔勃朗暴怒,已经将城市视为狩猎场的它,怎么容许猎物脱离掌控?便立即下达命令,把大批从异度空间降临的恶魔战士,被派往曾发现有人类臭虫逃走的几处要点驻守。 恶魔波诺,还有玛法就驻守海底隧道的战士。 噼啪—— 一只大号汽油桶塞满劈砍成棍状的家具实木,燃烧着熊熊火焰,在桶口架着一简易烤架子,一块半生腿肉被熏烤着。 “这鬼天气!” 恶魔波诺有张鱼似的嘴巴,面貌十分丑恶,它反手从腰间取下一只皮水袋,拧开木塞,往嘴里大口灌了起来。 咕噜,咕噜。 嘴角流出紫红色鲜血,这是一种用血蝠鲜血,再掺入特殊铺料酿制而成的血香酒,也是恶魔世界中如啤酒一样流传广泛的酒种。 腥味散开,恶魔波诺露出满足的表情。 “玛法,弄得怎么样了?” 恶魔波诺抹了把嘴角的酒渍,伸出墨绿色舌头舔了舔嘴唇,它的目光看向烤架子前,背负黑铁重剑的恶魔玛法。 只见恶魔玛法从地上提起,一只印着沃尔玛字样的蓝色购物篮子。它大手往篮子内,随意抓出数包五颜六色,包装不一,种类不同,印着恶魔无法理解的人类文字图案,如鸡精、食盐、孜然粉、五香粉等调味剂。 “波诺。” 恶魔玛法烦躁地回句,说道:“想要吃就闭嘴!” 它粗大手指十分费劲地撕开,还没有它耳朵大的五香粉,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五香粉均匀洒在熏烤中的血蝠腿肉上。 “这什么怪味!?” 恶魔波诺站起来,凑近一闻,抱怨道:“闻起来怎么和屎一样?” 这几日始终没有人类臭虫现身。 负责的守卫恶魔战士,没有几个还能像最初几天一样认真警戒,一个个要么无所事事的睡觉,要么兴致盎然研究人类世界的物品。 恶魔波诺,玛法就是如此。 它们要试试用人类调味剂,做出来的烤肉味道究竟如何!

上一篇   第十章 饱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