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生命绝叫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五章 生命绝叫

地虫那庞大身躯终于大半从地底钻出来,声势骇人,除了恐怖的复眼以外,它的甲壳呈着奶黄色,凹—凸不匀,有着像树叶似的纹理,但甲壳却丝毫不惧那无数惨绿色复眼流下的酸液, 公路在酸液腐蚀下,脆如纸片。 黑绿色的气体蒸腾,近百米高的地虫如同一座小型摩天大楼,听到主人的召唤,无数复眼齐齐朝地上俯瞰而去。 那是距离此处还有数公里远的车队。 呜吼! 地虫仰天发似类似牛哞的嘶吼,身躯如同蛇一样快速蠕动而来。 陈青河头发被逆风吹得竖起。 他余光凝重看着地虫,神情却没有丝毫慌张,炎翼力振,犹如一道流火般赶向车队。 咚,轰隆—— 地面震动,地虫那庞大身影正在接近,面对如此恐怖的怪物,虽然整个车队的速度明显放缓,但却没有停下趋势。 若是有车突然停下! 这挤在狭窄公路的几十辆车,就会发生连锁反应,酿成严重车祸,即便是菜鸟司机也明白此刻状况,这样一场车祸的危害。 怪物迎面冲来,上空有血蝠袭击。 但就算再怕! 再恐惧也不能停下! 车队内的妇孺相拥,绝望啜泣着。 老人双眼紧闭,抓紧安全带,内心向虚无缥缈的神灵祈祷。 男人们却不能哭! 他们必须坚强,必须不屈! 即便恐惧也必须拿起手中的武器—— 简易长枪、弓箭、酒精燃烧弹、汽油燃烧弹、简易长矛、土制—猎—枪。 抵抗,反抗,挣扎! 家人、兄弟、朋友、姐妹就在身边。 男人不能退却,他们身体从车窗探出,甚至疯狂地爬到车顶,对天空不断俯冲掠下,锋利的利爪轻易撕开车身的血蝠发起进攻。 场面极其血腥,极为残酷。 “人类臭虫!” “虫子再不过是虫子罢了!” “哈哈,无济于事!” “杀啊,将这帮臭冲杀光,喝他们血的,吃他们的肉!” 血蝠身躯上的恶魔兴奋嚎叫着,唾沫四溅,双眼闪烁着暴虐,拉扯生铁缰绳,竭力控制血蝠最大限度的低空飞过车队。 重剑,重锤、战斧、短剑、长枪—— 在血蝠掠过车队,恶魔战士手持劣质武器,朝那一个爬出车外犹如臭虫般碍眼的幸存者,挥去,斩去,砍去,杀去。 血花四溅,残肢飞起。 “啊!” “阿生,快逃!” “国兴,不!” 为家人而站,为朋友而战的男人们,生命却如稻草般被恶魔战士收割者。 “虫子,血真是太甜了!” “难怪贵族们都喜欢人类,这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!” 一大头恶魔大手拽紧缰绳,控制着血蝠飞骑,升空到不会被人类臭虫攻击安全位置,然后贪婪看着手中的一个东西。 这是一颗人头! 三十岁左右的女人,眼睛还残留恐惧,整张脸溅满鲜血,她的颈部正流出大量鲜血,洒落在恶魔的兽皮厚衣上。 闻着空气的腥味,这对人类而言反胃的味道。 对于恶魔而言却是真正的人间美味,如同让人类女性狂热热的香奈儿香水,让男性疯狂的女神那般的诱人 大头恶魔,它叫康达。 恶魔守卫中毫不起眼的普通战士。 但今天这一时刻却是它人生中最欢喜的时刻,这只有贵族才能享用到的人类细肉,它也终于有机会体会到了。 恶魔康达,抓住女人脑袋的头发,高高提起。 伸出墨绿色的长舌,饥渴地吞下女人颈部流下的鲜血。但很快它就不满足了,将脑袋往嘴里送去,锋利三角型牙齿咬下。 牙齿戳破皮肤,很快咬到硬骨。 “好吃!” “实在太好吃了!” 恶魔康达大口咬着肉,不时兴奋叫出声音。 突然! 咻,咻,咻咻咻—— 一波箭雨从车队下方射来。 嗯? 恶魔康达来不及多想,嘴里咬着还省半颗的人类脑袋,拉起缰绳,控制血蝠向上空升去,但仍无法避免地被箭雨射中。 “又是这些玩具!” 恶魔康达拔掉插进手臂肉里的骨箭,目光朝车队看去。 行驶中的车队,那大中型车辆的顶部,站立着数十只不等外形如同死骸一般的骸骨战士,它们手持着白骨大弓,没有间断地射击。 白骨箭矢射出,又有全新的白骨箭矢从它们骨掌当中,迅速再造出来。 “从刚刚起就是这些玩具,再妨碍我们!” “可恶,实在可恶!” “如果没有这些破东西,这帮人类虫子都已经死干净了——” 恶魔康达斩刀挥出,砍飞一只迎面射杀来的白骨箭失,它一对铜陵大眼往下方看去,搜索那在暗中弄出这些玩具的元凶。 人类战士! 它自然也听说过,这些战士都会些稀奇古怪的能力。 “找到了!” 恶魔康达目光一凝。 在一辆集装箱大货车的车顶,发现一个对于人类体形可以称之魁梧,浑身豹纹,凭借着速度和灵活性,缠斗恶魔的人类。 咻! 血蝠嘶鸣,俯冲而下。 “死——” 恶魔康达咆哮,战刀高高举过头顶。 但在这一刹那! 它浑身毛孔竖起,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大危险感压迫而来。 “什么东西……” 恶魔康达还没看清下方的东西。 一根锥形的金属利刺,插入它的血蝠颈部,在恶魔康达身体做出反应前,犹如爆开烟花一般,在血蝠的体内狂暴化。 金属狂暴! 乓,乓,乓乓乓—— 尖锐的金属撞音之下,恶魔康达与它的爱骑,两者身体犹如烤串一般,被无数锋利刀刺、剑刺血腥的贯穿全身。 蓝血飞溅,血蝠发出凄厉的哀鸣。 是谁… 恶魔康达在下坠刹那,终于看清了结果它生命的凶手。 这是一脸部被金属面具遮蔽。 浑身长出灰白金属,双臂两端裂处锋利刃刀的“人形金属怪物”。 黄子澄赶到! 他收回手,身子借着护栏,跳进车队内一辆货车的车顶。 也在同时—— 车队前方约一公里的地方,陈青河滞空停下。 他目光望向近公里外的地虫,还有那站在地虫头顶的两名恶魔。 恶魔奥顿,恶魔唐克! “竟然还没死?” “那我这次倒看你们怎么样逃命?” 陈青河双眼寒光闪烁,他双手合什,放于胸口前。

上一篇   第十四章 宠物

下一篇   第十六章 瞬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