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瞬杀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六章 瞬杀

“人类!” 恶魔唐克表情狰狞,它的额头流着蓝血。 它身旁立于地虫头顶的恶魔奥顿,也十分狼狈,铜色铠甲更有几处破洞裂痕,再无之前原始粗糙的感觉,相反如若破烂。 呼,呼。 陈青河双脚悬空,狂风在呼啸。 他内心却静止如水,面对凶暴冲来地虫却没有任何畏惧之色。 他的背后不远就是车队! 从十几岁的少年,到不惑之年的中年人,再到老迈的长者,就是这样连刀都使不好,没有接受过任何战斗训练,最最普通的幸存者。 正在反抗,赌上性命与恶魔搏斗! 他们都是男人,带—把,有—种的男人! 车内就有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,面对怪物屠杀无法坐以待毙,后退一步,意味着他们珍视之人可能会死在残忍的恶魔手中。 被当作畜肉吃掉,痛饮热血! 所以只能拼命,只能搏杀,只能向前! 他们用拳头,用头脑在争一条生路,为了一切他们所珍视的东西。 然而,车队内也有陈青河珍视的重要之人。 “无论如何,我都会杀了这只大虫子——” 陈青河深吸一口气,轻声低喃。 他已不是三天以前,先是与进化者连番大战,再杀恶魔,导致过度消耗,虚弱无力的状态。 今天的他却是完全状态! 没有疲惫!没有虚弱! 此刻,他体内酝酿已有段时间的暗能量,轰然爆发。 陈青河指缝漏出黑火,那暗含可怕侵蚀力的几千摄氏度火焰,却对他这修长的双手没有任何作用,反而如流水般柔和。 干掉这头大虫子并不难! 但要在车队到来之前,在短时间内解决这样的庞然大物,却是一个问题,况且那两名再他手中不死的恶魔,绝不会坐以待毙。 不过,陈青河不惧! 一切状况还在他掌握当中。 尤其是已经足足五天时间过去,他的基因优化率已达到40%,相比从前暗能量更加雄厚,能够支撑能力更加巨大的消耗。 “黑火燃烧!” 陈青河目光一凝,内心大吼道。 呼隆。 双手向两端缓慢拉开,蓦然掌内的空气燃起似疮口般的黑暗烈焰,随着他在内心的吼声,黑焰疯狂燃烧暴升。 一把宽刃炎剑被迅速塑形出现。 一米,五米,十米,二十米,三十米—— 陈青河双手握住巨化的炎剑,直冲云霄,仅仅是数秒不到,便已到了那地虫身长近一半的高度,并且还在迅猛暴胀。 “这是什么东西!?” “剑!?” 地虫头顶的两名恶魔,在看到那人类手中的“大家伙”,纷纷失态的喊出声。 刹那,一把黑炎巨剑完全形成。 远望过去,炎剑约七十米高,剑身宽大。 “这就是极限了!” 陈青河微微抬头,看着手中的黑炎巨剑。 他刚刚能量增幅了足足近四百次,才把正常大小的炎剑做到如此巨大。 一般情况,1%基因优化率能够压缩或增幅10次,而这黑炎巨剑几乎已经是他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大极限。 “过来了!” 恶魔唐克瞳孔一缩。 它那野兽一般的直觉,清楚告诉那杀死萨多大人的人类凶手,此刻制造出来的“大家伙”十分危险,异常危险。 绝对不它所能抗衡。 逃! 恶魔唐克当机立断跃下地虫脑袋。 “唐克,你这没用的孬种!” 恶魔奥顿对着坠向地面的恶魔唐克,咆哮出声音的时候,它的余光就猛然发现—— 那远处停滞不动的人类,背后炎翼猛地一振。 他手握黑炎巨剑,身形如同一道火焰流光横冲而来。 “吓唬人的把戏!” 恶魔奥顿心底为自己壮胆,更对它源自贵族的血脉力量充满信息,随即它抬头,用力对它的巨斧连续吐气。 呼,呼,呼! 一口接一口的蓝血雾气被吐出,短短一秒,恶魔奥顿的巨斧表面,就附着上了一层深蓝色的血气,这正是蓝血力量。 但是相比恶魔萨多,蓝血浓度明显稀薄多了—— “给我死来!” 恶魔奥顿蓝血附着的巨斧,猛地举过脑后。 它一双暗绿色的蛇瞳,死死盯着已经完全被黑火包裹,覆盖的人类臭虫,那逼杀而给它带来威胁感的巨大炎剑。 沥青路面在融化,冷风在变得炙热。 黑暗火星飞旋,在高速飞行的陈青河身后,汇聚成一道笔直的长长焰尾。 “斩灭!” 陈青河低吼在焰中响起。 “啊!” “死来——” 炙热的高温扑面而来,恶魔奥顿一张丑陋的脸,被黑炎火光映照。 它全力挥出巨斧,怒斩向黑炎巨剑。 ——咻! 黑炎巨剑的剑尖冲来,那薄薄一层被蓝血附着的巨斧,根本无法对冲化解掉无穷无尽的黑火,顿时恶魔奥顿身影就被火焰淹没。 它连惨叫都没有机会发出,本人(恶魔)就率先焚灭于火海当中。 剑势却依然不止,地虫那厚厚的坚硬甲壳,还有分泌出具有超强腐蚀性酸液的复眼,面对可怕炎剑完全不可阻挡。 黑炎巨剑直接贯穿,地虫一截身躯。 “呜——” 地虫凄厉的惨叫未能够发出,它那似蚯蚓般的脑袋,就被炼狱黑火完全淹没,庞大身躯在霸道的侵蚀力下,迅速瓦解。 蒙了! 如此壮观,骇人的一幕。 震惊了所有人,不管是人类幸存者也好,还是那位于血蝠飞骑之上的恶魔战士也罢。 视线当中,前方崩裂的公路,正燃着一片黑色焰海。 顷刻之间,地虫硕大的身躯就完全被焰海淹没,它的血肉在燃烧,眼球爆开,庞大的尸骸趴倒在焰中等待焚灭的最终命运, 车队内的幸存者还未来得庆祝,他们就发现。 那头顶不知夺走多少人生命的恶魔骑士,一个个眼神恐惧,使劲地拽起缰绳,怒吼着人类无法理解的恶魔语,控制血蝠向远处疯狂逃跑。 它们怕了! 是的,害怕了! 不提那头地虫,强大的奥顿大人竟然也死了,在刚刚人类声势骇人的攻击之下,如同稻草一般不堪一击,脆弱无比。 如此可怕的人类存在,它们又怎敢继续对抗? “恶魔跑了,都逃了!” “太好了,我们活下来了,都活下来!” “没人会再死了,太好了,实在太好了!” “小杰,妈——” “呜呜呜呜…文华,阿雄他们都死了!” “我亲看到他们被那帮恶魔拧下脑袋,撕开胸口,然后生生吃下肚子去!” “爷爷,你在哪里!” “爸,阿云!” “……” 车队内到处都是幸存者劫后余生的欢乐声音,人们相互拥抱,嚎啕大哭,喜极而泣,纷纷倾述着内心一切情绪,当然也有心酸,也有悲痛,但是能够在如此多的恶魔骑士手中活下来。 悲痛,暂时显得没有那么重要! 呼—— 一道身影从黑焰火海升起,他滞空停留。 “太可怕!” “当初他如果用上能力,我就已经死了!” 集装箱货车的车顶上,常建华一身豹纹,看到火焰上空那道身影,忽然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,但内心却在庆幸不已。 还好,当初他没有把事做绝! 仍小心留了一手,不然今天就完了! “哥!” 集装箱货车驾驶室,一道身影顶着大风轻灵地爬了出来,在骸骨战士的护送下,快速走到了常建华的面前。 “谁叫你出来了!” 野兽化后足有两米余高的常建华,低头俯看自己小腹的妹妹,呵斥道:“恶魔还没有完全撤走,还不回去!” “哥,我待会怎么办?” 常倩对大哥呵斥毫不理会,远望那道凌空踏立,似乎在寻找什么的身影,担忧道:“你说,他会不会对我们……” 常建华脸色难看。 盯着那道身影,顾不得自己还站在高速行驶的车顶上,内心就思索起来。 突然。 他瞳孔一缩,前方黑色火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,他就听到一声惊雷般的暴喝。 “别想逃!” 陈青河双翼一振,如流火一般俯冲而下。 他感知力锁定住正在隧道入口前,和暗魔陛多站列在一起的恶魔唐克。 “人类追来了!” 恶魔唐克眼睛一缩,地虫和奥顿被瞬杀就发生在面前。 它已没有半点自大! 视这杀害萨多大人的人类小子为怪物,杀神,不可抗衡的存在。 嗖! 恶魔唐克转身就要逃进海底隧道的刹那。 “唐克大人!” “杀害萨多大人的凶手,就在这里!” “您只要拖延这人类一会,我已经通知了布兰,艾德——” “援军随后就将赶来!” 暗魔陛多对着已逃出数米远的恶魔唐克,背影大吼道。 “白痴!” “你以为这人是当初抓到的人类臭虫吗?” “没看到这人类怪物抬手就杀了奥顿,还有它的宝贝宠物,现我就算实力强过奥顿,若正面他厮杀,绝不是他的对手!” “期望援军?只有傻子才继续留在这!” 恶魔唐克身影消失在海底隧道入口,大吼对暗魔陛多回应道。 逃! 只有逃得远远的! 或许才有机会保命,才能够拖延到援军赶到。

下一篇   第十七章 召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