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林乐山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八章 林乐山

一个, 两个,三个,四个,五个—— 越来越多的幸存者从车内探出脑袋,远远对着陈青河挥手,他们嘴里兴奋大叫陈青河的名字,神情激动,吼出各种感谢的话语。 陈青河看向车队。 临近海底隧道入口一段的公路,在刚刚被地虫破坏得面目全飞,正条车道能看到不少深不见底的裂缝,因此车队只能绕行在公路两侧护栏以外,那未扩建完毕的车道上。 崎岖不平的车道,令整个车队速度放慢不少。 见到车队还有近半车子存活下来,陈青河绷紧脸有一丝松缓。 吱! 突然,一阵震耳欲聋的凄厉嘶鸣从远方传来。 他脸上这一丝松缓,很快就被凝重所取代。 陈青河眯起双眼,遥遥远望公路远端。 虽然视力无法看到,感知力更也无能延伸到几公里外的距离,探查具体情况,却能勉强感觉到暗魔的存在。 但他不能动! “来了——” 陈青河侧过头,望向自己左手边灰蒙蒙的天边。 那里接近而来的一大团血影,以进化者的视力已经能够清晰看到血蝠,目测过去粗略算来就有数千只之多。 然而,这仅仅是开始。 放眼朝四周看去,他就能发现不少由怪物移动引发的骇然景象。 不提其他更强的怪物! 单从血蝠来说,以它们的速度绝对能在车队完全进入海底隧道前赶到,所以那召唤,并控制怪物的暗魔已暂时无法顾及。 他不能走,必须留下断后。 直到车队安全驶出海底隧道为止。 蓬啷—— 距离海底隧道入口的两侧金属护栏飞起,两方车队由几辆重卡领头,从人为破坏的缺口冲入,朝陈青河高速驶来。 越来越多车子拐进平整的车道,幸存者为能在恶魔骑士袭杀活下的兴奋心情,就因为成群结队而来的血蝙怪物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嗖,嗖—— 集装大货车、卡车、公交车、越野车、面包车、轿车……车子呼啸着从陈青河身边冲过,引擎咆哮着,加速驶进海底隧道。 车辆的车轮带起一次又一次的雨水。 冰冷雨水淋身,陈青河神情却没有一丝变化。 他余光默默看向,先后驶入隧道的车辆尾灯闪烁的红光,最终消失在漆黑的隧道深处,内心计算着通过隧道时间。 这时,蓝鸟校车驶来。 但黑色车身之上遍布着大大小小,深浅不同的血蝠爪痕,那车头处的铲斗也有些变形,其中还有几处钝器砍劈下的刮痕。 陈青河抬头朝车内的驾驶座看去。 司机不是别人正是康志桥,不过他一脸疲色,脸上有几道血扣子,显然刚刚惊心动魄的逃亡,受了伤,也着实耗费不少了精力。 ——嗖。 一道身影从蓝鸟校车的车顶跃下,在密集车流中落在陈青河身旁。 陈青河看着黄子澄。 俩人视线默默交汇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 平安海底隧道全长近九公里,末世前一辆公交需要12分钟才能驶完全程,也就是说他们二人至少需要隧道入口坚守十分钟。 如此才能稳妥地确保所有人安全! 此刻,四面八方怪物已经冲过隧道两面的山林,在一片雨幕下涌来。 一场大战将起! …… 三天以后。 白海市岛外,位于平安海底隧道另外一端出口,靠临国道255一段,土地所属浦沅村的一大片柚子园当中。 一棵柚子树上。 “七点钟方向有三只。” “三点钟方向有七只,加油站入口处还有四只——” 一穿着单薄衬衫的中年男人,他双手握住柚子树的主干,透过茂密枝叶看向远方的果园出口,那里徘徊着不少死骸。 男人精悍平头,体形短小精悍,眼角乌青,塌鼻,嘴唇破几处口子仍没有愈合,他怀里抱着两颗装在塑料绳袋内的大柚子。 他叫林乐山,四十二岁。 末世前,在年轻时做过五年小学老师,后来在90年代那风云勇气的大年代,不顾周遭人的任何劝解,毅然决然地与姐夫下海闯荡,经过数年的艰辛奋斗,最终事业有成,在姐夫本地海鲜加工厂内握有一成股份。 也正是靠着每年工厂的收益分红,他终于有条件,有时间完成自己年轻时的梦想,投身于几十年热爱不减的业余摄影。 不过,末世当天他独自驱车前往,岛外农家乐休闲放松,却不曾想到末世竟然如此突然,毫无征兆地降临了。 人类陷入危机,地球遭到异星怪物入侵。 农家乐在当日就毁灭于怪物浪潮下,他如肮脏的老鼠一般东躲西藏,每一天都仿佛身处在绝望的地狱中,看不到一丝希望。 “天快黑了——” 林乐山抬头忘向天空,低喃道。 天空阴云密布,此时不过是首都时间五点多钟,天色就已经完全暗下,如果再这样等下去,他就什么都看不到。不比那些死骸怪物,它们可是没有一丁点视觉,只有对声音,呼吸存在本能反应。 连日都在下雨,气温一直处在极低的温度。 他长长吐了口气,白气在面前腾起萦绕。 随意看向周围能看到果园内,到处是踩烂发霉的柚子,以及各种废弃农具,不远处一柚子下有堆叠高的藤筐,甚至还看到一只穿着雨鞋的断脚。 果园荒凉,树上却几乎难见成熟的柚子踪影。 显然早已有幸存者光临,但林乐上却十分幸运地发现还有一颗果树没有被洗劫,他手中两颗柚子正来自那里。 “都三十六天了——” 林乐山吐出一口热气,搓了搓冻得僵硬手心。 为避免发出不必要的声音引起死骸注意,他只穿了件贴身衬衫,下身裤子也只有一件西裤,甚至脚下没有鞋子,只有一双可怜的袜子。 原本白色袜子也变得肮脏不堪,都是土渍。 林乐山从西裤口袋翻出几颗石子,然后僵硬地握在手心。 他手已经冻得麻木,甚至感受不到石子硬度。 这段时间以来,凡是能在末世首月活下来的幸存者,通过日复一日地对死骸观察,都对了这种怪物的特性有一定程度的了解。 声音,呼吸! 这是引发它们反应的绝对条件,如果能够暂时消除,就有可能令这些怪物变成瞎子。 但明白是一回事,做起又是另外一回事。 林乐山只不过是无数普通幸存者中的一员,又不是如超人一般的进化者,即便有意识的训练,也绝不可能完美控制身体,在长距离的亡命奔跑当中,不漏出一丝呼吸! 更不要说是,利用外物制造声音引走死骸的技巧。 虽然他也努力训练过,甚至不止一次实践,但是最大距离不过是百米。 如今为食物,他离避难地已经超过两百米! 已经许多过去,却迟迟等不到雨幕落下,所以这次返程对他而言充满了危险。 只要稍有不慎,就可能丧命。 林乐山左手向前一伸,抓住一把卡在树枝镰刀的刀柄,咬在嘴里。 他目光又环视周围一圈。 在确定附近没有死骸出没,林乐山踩在下方树枝上,提着柚子小心翼翼地爬下柚子竖。 脚下踩着松软的泥土,透过薄薄一层袜子,他脚底板能够清晰感受到泥土的湿冷,还有那参杂其中的碎石子。 僵硬,冰冷。 林乐山警戒着,脚下向前试探地移动数步。 前方果园出口大铁门处,徘徊的死骸却没有任何反应,他不由得壮起胆子,连走好十几米,却最终在果园出口处铺设的一段水泥路停下。 他目光朝四周看去,那大铁门处的死骸竟然走远了,顿时心底狂喜。 “走了!” “闭住呼吸,放轻脚步,不要恐惧!” 林乐山深深吸气,冰冷空气通过呼吸道进入体内,他人精神了几分。 步子放缓,屏住呼吸。 然后,有节奏的前进,再前进—— 吼,吼! 突然,那离开果园出口外的几只死骸停下,它们两米高的骨架身躯向后转来,眼球似有目光投向已经来到铁门边上的林乐山。 有过之前几次经历,林乐山十分镇定。 他手指捏住石子,朝果园出口外一辆翻到的农用推车扔去。 咚。 清脆撞音,附近几只死骸注意力立即被吸引。 抓住此次机会,林乐山加快脚步,一举从果园出口冲出,他的视野便出现一段百米长的水泥路,在尽头是一家叫做富康的民营小加油站。 这就是他这段日子来的临时“新家”。 …… 片刻以后。 富康加油站超市面向果园一方的墙壁角落,有一个高度越成人蹲下,被木板从里面挡住的墙洞。 这时,木板被人从里面搬开,一双女人的手伸出。 林乐山憋着气逃到墙洞前,警惕地看向四周,确定没有死骸的踪影,他蹲下身子,将柚子和镰刀往女人手里一放。 女人接到柚子和镰刀,立即收回墙洞。 林乐山不顾得喘息,他就翻身钻入墙洞内。 呼,呼呼—— 林乐山粗重喘息,右手按在剧烈跳动的心脏上。 他左手边上墙洞很快被一块木板挡上,超市内光线也黑暗下来。

上一篇   第十七章 召唤

下一篇   第十九章 加油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