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加油站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九章 加油站

昏暗的烛光亮起。 林乐山手搭在额头,急促呼吸逐渐变缓。 他目光疲惫地向右手边看去—— 超市不到十五平方米,空间狭小,货架等重物几乎被推到正门入口。在他两点钟方向墙角堆着棉被,厚衣等保暖用品,那就是他们休息的地方。 一三十岁出头,长相朴实无奇,长发用橡皮筋绑成马尾的女人,将镰刀和柚子放好后,从角落保暖用品中翻找出干净的毛巾,和一件军色厚棉袄,快步来到林乐山身边。 女人搀扶他坐起来,为林乐山披上。 “悦如,行了。” 林乐山打了个哆嗦,对女人默默点头。 这女人是附近浦沅村的村民,一户菜农家的媳妇,像无数农村妇女一样,严悦如不善言辞,性格直接,手脚勤快,这段时日这小小超市没有变得脏乱不堪,也都多亏她了的勤快。 严悦如微微点头,见林乐山不需要自己。 她便转身就朝墙角走去,一床铺在地上柔软棉被上,正有个满月不久的小婴儿,香甜睡着,他小脸肥嘟嘟的,长得十分讨喜。 看到儿子,这憨实的农妇就露出浅浅笑容。 “大山叔叔——” 林乐山拿着毛巾抹了两把,耳边就传来清脆的叫声。 他转头一看。 这是个十岁大的孩子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手里捧着装有黄色汤水的瓷碗,咬紧嘴唇,神情专注,小心翼翼地朝他走来。 “小四眼。” 林乐山露出微笑。 此处加油站最早住户也不是他,而是这附近浦沅村的几个村民,还有几名原本计划到郊外踏青经过该路段,却不幸遭遇到怪物袭击的市民。 这孩子姓武,但是酷爱电玩早早就把眼睛弄成近视眼,看他小小年纪却成天戴着一副老成的黑框眼镜,所以便有了小四眼这外号。 林乐山伸手接过瓷碗。 手指能感受到些许温度,他往汤水低头一看,隐约能够看到几块松软的地瓜丁,这段时日他们几乎是靠地瓜填饱肚子。 噗——林乐山喝了口汤水。 一边又伸手在小四眼的脑袋揉了揉,平日无事的时候,逗逗这淘气鬼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。 “别揉,再揉头发都没了。” 小四眼推了推镜框,嘟起嘴不满道。 林乐山停下笑了笑,专心喝起地瓜汤。 大概一周以前,他本来并不在这富康加油站,而是在因为自称658团军方认识的广播,而由各地赶来到国道257段服务区的幸存者,临时建立起来的聚集地内生活。 不过,因为食物告急的缘故,他不得不和其他幸存者组队,结伴外出寻找食物,最终一路寻到了这家富康加油站。 林乐山抹了把嘴,大半碗地瓜汤吞进肚去。 补充了食物和热量,他体内寒气被驱散一些,手脚也有感觉,不再麻木僵硬。 ——嗝。 他打了嗝,用力吸了口气。 吸到的空气除了潮湿感觉外,还有一股特别的檀香味道,他目光朝超市收银台看去,那里一只空可乐易拉罐插着三只还在燃的红香。 被收拾整齐的收银台桌面上,洒落着厚厚一层香灰,正对红香的对面,整齐放着十几名装有骨灰的两升装可乐瓶。 这些骨灰属于加油站本来的最先主人。 一,二三,四…… 仔细数来一共有十三只可乐瓶,里面既装着严悅如的老公,也装着小四眼的父母,还有七个与小四眼一般大的浦沅村孩子。 哗哗—— 外边雨声忽然骤大起来,压过死骸凄厉的叫声。 “大山叔叔,你运气真不好。” “刚刚回来就下雨了,如果再等下你回来也不用那么辛苦。”小四眼从走神的林乐上手里,拿走空碗,朝超市的冰柜走去。 林乐山苦笑。 他为了等这场雨足足在果园树上呆了数小时,怎会想到自己这么倒霉,这场雨偏偏在他回来后就下了起来。 “大山,衣服。” 严悦如拿着一套干衣服,一手抱着小婴儿,来到林乐上身边。 “谢谢。” 林乐山接过衣服,也不避讳就换了起来。 上衣,裤子,袜子… 他身上一件件衣物被脱掉,林乐山打着冷哆嗦,连忙用毛巾擦拭身体,然后迅速换上。 “大山叔叔——” “你肌肉好—硬啊,怎么练的?!” 小四眼睁大眼睛,一眨不眨盯着林乐山的六块腹肌,惊声叫道。 “臭小鬼。” 林乐山苦笑,没办法回话。 他只能瞪了这小鬼一眼,不过小鬼淘气的模样,让他回想起侄儿小时候,两人这般大的时候都皮得很,鬼精鬼精的。 不过,小四眼比他侄儿惨得多了。 一周以前父母双双死去,凶手正是同他组队来到这加油站,寻找食物的同伙手中。林乐山至今仍清晰记得,当时小加油站外简直成了人间地狱,不论大人,还是孩子都像碍时的垃圾般被杀死。 终于,他再忍受不了同伙的残忍。 情绪失控之下,暴怒地拿起从一户村民家中寻到的土制猎枪,扣动扳机,把子弹射向同伴,希望阻止这场没有人性的屠杀。 因为他的怒起阻止! 这才救下小四眼,还有严悦如母子。 林乐山没心默默叹息。 正因当时他的暴起杀人,他们四人才在这段时日成了“一家人”。 不过… 他一想到那几个逃掉的前同伙,内心就蒙上阴霾。 当时虽然有枪,他出手也非常突然,毫无预兆。但这样也才打死两个罢了,仍有四个畜生受伤逃了,虽然他立即就追击过去,但在雨夜中很快便追丢了,只能无功而返。 但以林乐山对这帮人的了解—— 自己干掉这帮人的兄弟! 那他们迟早会返过头找他算账。 不过既然做了,林乐山就不从后悔过! …… 夜幕来临。 富康加油站外面的雨势没有变小,相反下起漂泊大雨,那呼啸的大风,吹得加油站的雨棚劈啪作响。 小加油站内十分安静。 林乐山四人就在刚刚首都时间十一点整,结束了一顿简单的晚餐。

上一篇   第十八章 林乐山

下一篇   第二十章 接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