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脏了 - 末世重生者

第四章 脏了

“这不可能!” “你……应该已经死了!” 魁英神情骇然,如若见到不存于世的亡灵一般。 忘了再次扣动扳机! 忘了控制情绪! 忘了眼前这似超能力一般的黑火! 因为——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曾被变异死骸咬中,本应该死于死骸病毒的“亡灵”。 陈青河的脸色病白,体形瘦弱得如长期营养的厌食症患者,身上的商务白衬衫领口微开,露出平坦白皙的胸膛,卡其色西裤卷着半只裤腿,脚下踩着一双耐克运动鞋。 “是你啊,越南朋友。” 陈青河右掌曲伸,淡然道。 顿时,四面燃烧的黑火如流波一般倒卷,像飘舞的花炎化为一粗火苗聚于掌心。 进化者! 觉醒火焰的进化者! “这人莫非就是传说中——“那个人”?!” 辛格暗自心惊,即便面对外头那帮怪物,他也没见过越南人如此失态过,顿时就意识到酒店最近流传的一则传说。 有名华夏学生以一己之力干掉变异死骸! 不过没有可靠证据的缘故,他原先并不相信人类中会这样怪物存在,而现在越南人这副失态模样间接说明传说或许并不简单。 砰,砰,砰! 突然,骤响三发枪声。 只见,魁英瞬间如狂野非洲豹,不顾一切地冲出套房,朝安全出口前进。 但才冲出套房不到一米的距离! 陈青河面前黑火燃成一面火墙,弹头刚一碰触黑焰就化为铁水,他的话音慢悠悠响起。 “越南朋友,跑那么急干什么?” “我们华夏人有一句话,不做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门——” 魁英僵直在原地,不敢动弹。 因为… 他被一手从背后按在左肩,就看到陈青河步履无声地绕到他的面前,双眼虚眯,闪烁冷意,开口说道:“你应该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。” “我——” 魁英后背泌出淋淋冷汗。 他知道,若是自己在做一个不轨举动,或是说半句谎话,等待他将是被焚烧的命运,进化者超能力的可怕,他亲身经历过。 “嗯?” 陈青河下巴微抬,从越南人反应来看,他的进化比预想还要费时,而这期间似乎进化者的存在已被幸存者熟知。 黄子澄怎么了? 王纣那帮人又发生了? …… 魁英沉默,不再说话。 “不要以为静默能对我造成困扰——” 陈青河嘴角上扬,眼眸闪烁着冷意,残忍道:“请相信我,如果你企图试探我的忍耐底线,我会用不下百种的手段对你拷问!” 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! 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! 这是他生活在残酷末世学会的原则,也是为人处事底线。 而在这时候。 “进…化者…大人…” “只要是酒店…事情…您什么都可以提问,我必直言…不讳…为您提供最优质的服务!” 辛格搓着指头,扭动屁股,猥琐地走了过来。 嘴里磕巴着强调怪异的中文,他的神情举止却活像是染成巧克力色,古时候华夏青.楼的贪财龟.公一般,令人忍俊不禁。 嗯? 陈青河侧目一看,这才首次注意到印度人。 ×××××× 与此同时,七楼靠近安全出口的721套。 正对玄关的一面落地窗角落,一道骨瘦如柴的身影裹着单薄的床单,背脊如蜷曲成大虾趴躺在地上。他头发枯黄分叉,一身头油及体汗鲜血混着的腻味,双眼失焦,若非还有微弱呼吸,定让人误认为是一具被弃已久的臭尸。 在他旁边,有一穿着阔松浴袍的女人,手持水果刀削下果皮,毫不在意已经曝光的领口,露出一片雪白肌肤,及微微隆起的肉.团。 奇嚓,奇嚓—— 房间很静,烂苹果被女人小心翼翼削掉果皮,她的动作很生疏,费力地用刀尖挖掉果肉烂掉的一面,但并没有丢弃而是放在一只高脚杯中。 “……” 黄子澄麻木看着,苹果表皮一点一点被削净。 女人切分好苹果,用刀尖挑起一块果肉,递到黄子澄干裂的嘴唇前,劝说道:“吃吧,有了热量才能继续支撑下去。” 黄子澄微微摇头。 他脖颈靠近咽喉处有块完全溃烂的伤口,包扎在内的纱布已烂成了腐黑色,外层的床单布也已染成深沉的暗红色。 三天前,那一次探索底层区! 他被死骸咬中了,当死里逃生回到七层时,已经虚弱无力,想自己将变成如死骸一样的怪物,就一度绝望得想要放弃,但准备自裁的时候回想起陈青河校车上的一段话。 50%可能感染成死骸! 40%可能与病毒同归于尽! 5%可能体内对病毒产生免疫力! ——而这区区5%的可能性,就是他活下去的希望。 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 “夏雨侨在前天死了,没办法再继续照顾你,你不明白为什么以前就看不起你的我,竟然会过来照顾你,对吧?”燕馨婷收回递出的苹果块,拿在手里分成三小块。 她手指夹着果肉,塞进了黄子澄的口腔。 后齿费劲磨咬着果肉,口腔传来的久违甘甜感觉,顿时让黄子澄精神好了几分,他已经有了两天没吃东西了。 燕馨婷默默又塞来一小块。 “……” 黄子澄费力咀嚼着,目光却一刻未离开燕馨婷。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… 在与酒店华夏人一方的幸存者见面后,燕馨婷竟然遇到她在当地军.区武.装部担.任政.委的舅父‘习克之’,并且曾满心期待向他们全部人宣称,要不了多久省分.军区的部队就有可能进行反攻,甚至提前派往救援队进入。 但事实上,莫要说救援队了! 连军队武装力量的影子都没有出现,一切不过是燕馨婷舅父习克之为安定大家情绪,稳定局面撒下的“善意谎言”。 “黄子澄,你说是不是很可悲?” “进来第二天就被舅父“卖”了,只为了一只轩尼诗,为了能和那帮变态越南人,还有赵堂那几个没用的孬种套近关系。”燕馨婷忽然露出凄凉的惨笑,想到过去数日的噩梦经历。 以前她是自负的! 因为学习成绩,因为长相,因为家庭——而这一切她自豪的东西,在如今这地狱一般世界如此可笑,如此滑稽。 社会背景,有用吗? 答案是——无用! 不管你是明星,或是富商,还是官员,甚至是一方领导,这样曾经显赫的身份却抵不上一颗烂苹果,比不上强大的实力。 若没有实力,想要不忍受饥饿的话! 那就要学会适应,用尽你一切的能力,你所拥有的东西,去和强者交换,去讨好献媚强者,然后满足他们的要求。 残酷的现实,是最好的老师! 她的菱角已被磨平,她的自尊已被践踏,她的骄傲如气泡幻灭。 现在早已不是那个无忧无虑,每日只需要烦恼学习的学校时期,为了一口热食她不仅要委曲求全,还要卑微的去满足别人。 “……” 黄子澄看着这张流下泪水的脸,他想说些安慰的话,却发现说不出来。 不仅是她一个人在堕落! 而是选择留在酒店的女性幸存者,为了果腹的食物,去满足可以带来食物的男人,这是她们的使命,也是唯一的存在意义。 这里面… 既有第七高中的女生,也有旅行团的靓丽白领,还有各种各样身份的女人—— 命运,就是如此戏剧! 曾经高傲得看不起他的同学,如今却连倾述的对象都没有,落大酒店仅有的亲戚也只剩下赤裸裸利益,这是何等讽刺? “不用说了。” “我知道,自己已经脏了——” 燕馨婷看到了黄子澄喃动的嘴唇,从眼神中猜到他想要说什么。 说着,她又将一小块果肉放进黄子澄的嘴里。 突然,这在时候。 蓬! 房门被粗鲁的踢开,一个身穿黑色薄纱裙的女人,扭着两瓣肥.臀走了进来。 “小婷婷,姐姐来看你了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三章 是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