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车声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十三章 车声

俩个孩子被林乐山紧紧抱在怀里。 那才长出两颗乳牙的小贝壳呜呜哭着,他声音一抽一抽的,十分微弱,小眼睛眯成小缝,只有泪水流出却无力睁开,显然这是在超市内吸入浓烟所致。 严悦如看得心疼,挣扎着想爬到林乐上边上。 “去你*的!” 耗子一脚踹来,踢中女人脑袋。 严悦如被踢倒在地,捂着脸,鼻子流出鲜血。 看儿子越来越弱的声音,她却又不顾一切地爬起来,想要去将孩子抱在孩子怀里,让他不要害怕。 “贱—货!” 大头紧跟着又一脚踹来。 一次,两次,三次—— 耗子两个就这样发泄着,想到上次这女人拿刀桶了他们一个准备要上这婊—子的兄弟,最后导致这人没能逃回服务区被怪物分尸吞了。 他们就有浓烈的恨意,和憋屈! 金水酒店一众幸存者在后面冷漠看着,这一个月以来,对这种事情他们实在看过太多了,早已经到麻木的地步。 “够了!” 林乐山睁圆眼睛,咆哮道。 “你说够就够了?” “杂种——” 看到到了这一境还在嚣张的林乐山,大头冷漠转过头走来,那眼罩下的眼睛忽然很疼很痛,想到眼瞎就是面前这男人致使的。 他就怒火填胸,恨意勃发。 啪! 大头来到林乐山面前,翻手就甩给他一嘴巴子。 林乐山嘴角流下一丝鲜血。 他没有反抗,只是眼神很冷,充满绝望的冰冷。 这段时日来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,只是他没想到有一天这种事情会真的轮到自己,更没意料到自己本以为泯灭的良心并没有彻底丧失。 但他不后悔! 有些事,有些感情是无法解释的,做了就是做了,不过他庆幸自己还是一个人,虽然仍挣扎在死亡线上,但他还有一颗作为人的心。 良知未泯! 啪,啪啪,啪啪啪—— 耳光一记接一记地甩来,林乐山紧紧抱住两个孩子,即便被打得满嘴是血,他的脸始终向着大头,眼神冷寂看着这畜生。 “咳咳…大山叔叔。” 小四眼流着眼泪,手按在林乐山结实的胸膛。 一下,两下,三下——他想要使劲将林乐山推出去,让他赶快逃跑。 但林乐山却一动不动,就让他大头打着。 他知道只有这样,才能在他死前至少让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少受些痛苦。 保护孩子,这是大人的义务! 不论什么时候,不论何时何地,这是横贯古今的道理。 “妈拉**” 大头嘴喷着唾沫,低头一看有个乱动的小鬼。 他就不由得感到心恼,烦躁,嘴里骂出一连串恶心人的脏话,大手抓住小四眼的脑袋,就想要把他揪出来。 但他没有得逞! 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抱住小四眼,死死抱住,不让他抓走孩子。 “草,你大爷的——” 使劲了两下却没有如意,大头胸腔火气蹭蹭地蹿起来,他一张几日没好好清洗过的脏脸,狰狞得如同恶魔,右手握拳挥了下去。 蓬! 林乐山被打倒在地,但即使摔倒他仍护着孩子。 “让你不松!” “让你护这臭小鬼!” “让你装好人!” “你不是很行吗?现在怎么不囔囔了,哈?倒给大爷叫一声瞧瞧!” 大头骂得唾沫横飞,脚一下下踹在林乐山的背部,他的脚劲却不断增强,完全不顾这男人怀里两个可怜的。 同情心是什么!? 道德是什么!? 人性是什么? 这能吃吗? 能比得上一顿热腾腾的饱饭吗? 抛弃掉这些都狗屎不如的东西,所以他们两人才能活到今天! 突然。 林乐山发现背上重踹停了下来,他咳了声,低头确认怀中孩子没事后,抬头就看到一个在寒冬只穿着件单薄衬衫的男人,背后跟随一帮身着各式运动服的幸存者而来。 每个人手上都各抱着几颗大柚子,他们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,显然在这片依国道而建的柚子园有了些不错的收获。 “周经理!” “您来了——” 耗子,大头两人立即停下,用袖子擦了把满脸汗水和污渍,神情犹如见到主子的小人,屁颠屁颠迎了过去。 “还没结束?” 周诚领口敞开,露出结实的胸膛。 他目光看向那边跪倒在地的林乐山等人,眉头微微皱了皱。 “很快,很快!” “这不是没发现您来,所以一下闹过头,忘了嘛!” 耗子,大头两人点头哈腰,说着立即小腿的刀套内拔出短刀。 “快点解决。” 周城目光从林乐上怀中,那两张黑熏熏小脸收回。 他内心却没有哪怕一丝的同情心,末世来各种各样惨祸,已经让不少人麻木习惯了,像林乐山这种好人他见过也不是一次两次。 做好事,做好人! 可以,没人会嘲笑你! 但在做之前,就必须具备作为好人的实力,不然若发生不幸与祸事,那就不要怨恨他人,一切只是你不自量力而已。 如今没有所谓的道德良知,唯有力量才是真理! 短短一个月以来,几乎所有幸存者都认同这一个真理。 “是。” “不会碍到您眼的——” 耗子,大头恭声道。 他们握着刀,对满脸是血的林乐山,还有他怀里两张无助的孩子,发声狞笑。 报仇! 自然不是这林乐山一人。 也包括这三个上次没能解决掉,幸存逃过一截的家伙。 人影越来越近。 林乐山看着转头不再看这里,与同伴谈笑风生的周诚,心中不甘道:“如果他不是进化者,不是进化者就好了!” 不是进化者,他就不会畏惧! 不是进化者,他还有反抗之力! 不是进化者,大家就不会落到这种境地。 如果,如果他的背后也有一位进化者,那么小四眼,小贝壳,悦如就都不会死,不会死! 但这不现实,只是妄想! 林乐上非常清楚,所以绝望的闭上眼睛,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抱紧孩子。 黑暗,还有簌簌冷风吹着。 他心却如寒冬下败草,无法反抗命运。 突然! 兹,兹—— 两声尖锐的刹车声音传来,令小小加油站的人声兀然安静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