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服务区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十六章 服务区

12点后换榜! 恳请求红票支持! ×××××× 焰光照亮黑暗的雨棚。 炙热高温扑面而来,陈青河没有躲避。 他只是抬起右手,五指伸直,掌心对着密集射杀而来的焰弹。 黑暗力场,激发! 顿时,他眼前一面盾壁状的力场形成。 啵,啵啵,啵啵啵—— 焰弹与黑暗力场接触的刹那,不是想象中惊天动地的碰撞,而是水波荡漾般,焰弹被黑暗力场的排斥力冲击下,化为片片焰花散溢在半空。 毫无作用,完全无效! “这不可能!” 周诚扣动空扳机动作一顿。 如此违反常理一幕,如惊雷在他脑海炸响,他猛然回想起前首领说过一件事。 帝豪酒店的首领! 曾经以一人之力独战近百位进化者,明明是火焰能力者,但却有不知明力量守护,几乎完全无视任何能力,因此那战后被人称为“异能杀手”。 当然陈青河本人并不知晓这个外号。 “是你!” 周诚持续射击数秒,却始终无法攻破那只布满茧子的肉手。 他确定了! 虽然他是离开白海市才觉醒为进化者,并没有见过传说中“异能杀手”,但他觉得这人十有八九正是前任首领提到过的怪物。 “你认识我?” 陈青河察觉到周诚的神态变化。 他还有心情戏弄下这不知天高地厚,真发狂对自己攻击家伙的时候。 逃! 周诚浑身汗毛竖起。 他当机立断抛下一众团员,转身就朝柚子园方向疯狂逃去。 冰冷雨点打着,冷冽寒风吹过耳边。 “我怎么这么倒霉惹上这种怪物!” 周诚眼神恐惧,脚下爆发出他如今最快速度。 这种胆敢和近百名进化者大战,不仅不死,还斩杀几十名进化者怪物,根本不是他能够抗衡,如今一途唯有逃跑。 “现在才想逃是不是晚了点?” 陈青河看着那道背影,眼神冰冷。 他掌心涡旋出片片黑火,如今事态演变到了这一地步。他怎么可能还留下这样一个祸患,当初小小蚂蚁一样的赵堂由于超出他的掌控,带来如此多麻烦,已经给他留下足够深刻印象。 这周诚无论如何不能放过,不管这冲突原因。 如此冷酷仅仅为了自保,这是在末世下存活下来的方式,没有所谓的对与错。 炎枪! 陈青河手中虚握黑火炎枪之时。 ——嗖。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他身边冲过,如暴风般冲出雨棚,踩溅着松软的沙泥地,逼近短短功夫就冲到果园入口的周诚。 陈青河抬起手,放下了来。 这种程度货色不需要他来亲自动手,如今基因优化达到17%的黄子澄,对付这种基因优化连5%都不到的货色,绰绰有余,不过倒是这边附带的垃圾需要打扫了下。 他目光冷酷扫向面露惊恐,溃散逃跑的金水酒店一方幸存者。 再小的威胁都要消除! 陈青河背后空气撕裂出疮口,黑火如稠水般涌出来,萦绕在他四周。 呼隆—— 炼狱黑火飞舞,点燃雨棚下一带。 没有惨叫,没有幸存者。 凡是身体稍微接触黑火的家伙,没有任何痛楚,就化为灰飞。 雨棚下,飘荡着灰渣。 如今基因优化率已达到43%的陈青河,对于能力控制力逐渐增强。 “这就是首领?” “太恐怖了,人简直就跟玩具一般…” 林乐山不可思议,看着那抱着女孩,淋溅着灰渣的年轻人。 ——蓬。 一具湿透的尸体被扔在地上,众人仔细一看这正是逃走周诚,不过他后脑有处某种利器留下的贯穿伤,混着脑浆的鲜血从中流出。 黄子澄站在尸体前。 他右臂的衣袖已经碎裂,一只附着灰白金属的肉手,正在缓慢恢复原状。 陈青河目光从尸体收回。 金属射杀这招,经过反复训练,还有诀窍的掌握,黄子澄已能够复数使用。 “是时候该离开了。” ×××××× 二十分钟后。 前往国道257一段的公路上。 在经过一段附近几座村镇交汇岔的路口后,除了蓝鸟校车及皇宫级房车外,车道上还多了好几辆破旧的面包车,卡车,货车。 这都是藏匿在各地的幸存者,他们都抓住这场大雨离开避难地,准备前往服务区。 陈青河握着方向盘。 今天雨势没有减小,相反越来越大,他必须时刻小心糟糕的路况,以免发生不测。 他抬头看向后视镜。 林水善和印度人,再加上老康三人,已经给严悦如母子,还有小四眼做好完了应急处理,伤者正在后排休息。 好在处理及时,再外加上吸入浓烟时间不长。 四人呼吸系统并没有受到很大损害,只要经过休息就能恢复。 “还有多久能到?” 陈青河瞥了眼身旁座位上的林乐上。 这男人虽然并不高大,但身体有够壮实,在被那两个人渣踹了那么多脚后,却只是有轻微的脑震荡,以及几处外伤,多流了些血而已。 刚刚用OK绷简单处理完伤口,换上一身新运动服以后,此刻除了看上去还有点小狼狈外,身体已经生龙活虎了。 “照这个速度再三分钟左右。” 林乐上挺直腰板,有些忐忑的回答道。 见首领沉默专心开车,他责怪地偷偷看了就在旁边抽烟的康志桥一眼,这姐妹居然在如此可怕的进化者面前,将自己吹成那副样子。 虽然这是事实,但还是令他忐忑无比。 “一个月过去了…” 陈青河驶车避开前方一处凹坑。 车道两侧景色极为荒凉,一些建在公路附近农村民宅,倒塌得只剩下废墟,落大田野没有农物,养殖河鲜的水塘浑浊一片。 死寂,没有人烟。 校车行驶在车队中后段,在接近服务区聚集地的时候已经有了十辆汽车。 “陈兄弟,就在那边。” “岔口往左拐,你就能够看到检查口了——” 林乐山站起来,远远指向前方。 “嗯。” 陈青河应了声。 他没有脱离这只临时组成的车队,而是紧随车队行动,此刻从左手边车窗看去,以他进化者的视力能够远远看清,在约几百米外的弯道过后,那里有一处上坡道。 上坡道的公路两侧立着两间铁皮屋。 在两间铁皮屋中间横架着一台机械式的拦阻杆,已有数辆先行赶到车子正在接受检查。 一群穿着军色大雨衣的幸存者。 他们手持各种武器,大到斧头小到匕首,两三人为一小组,在要求司机开门后,直接登临检查。 “你说过,有认识的熟人在这做检查?” 陈青河目光从远方收回,问道。 按照林乐山给予的信息所说,这只是服务区聚集地的一处检查哨而已,还有另外两处通往不同城市的检查哨。 不过,他可不想让陌生人上车检查。 不管是否为了确定有变异者存在,车内都是属于他的私有空间,绝不允许有陌生人随意登临,更别提什么检查了。 “对。” “他叫郑爽,正好是这边检查哨的检查员。” 林乐山望向车窗外,他除了能看到远处有手指大小的车灯外,其他什么也看不到,由此心底更震惊进化者的视力。 “嗯。” 陈青河拐过弯道,随着前方一辆面包车冲上坡道。 临近检查哨车速也放缓下来,那前方几辆先到的车辆在接受过检查已经被放行过去,戴着雨帽检查员在磅礴大雨中,穿着雨鞋走来。 从检查车辆下车后,他们手上除了武器外却多了些东西,诸如可乐、袋装泡面、罐头、茶叶、啤酒、糖果之类的耐存食品。 陈青河踩下刹车踏板。 蓝鸟校车稳稳停下,排在接受检查哨的第六位,他冷冷看着那批检查员,分批上到前面四辆车子,进行检查。 这种检查员就如末世前的路—政和交—警。 表面上为了保障聚集地安全,检查是否有变异者存在,但实则就是一帮刮皮鬼,抓住普通幸存者急于进入聚集地得到安全的软肋,每趟检查都必将搜刮走一批东西。 更重要! 能够成为检查员的这批幸存者,各个都代表着进化者的利益。所以普通人幸存者就算不满也没有意义,只能忍气吞声。 “你朋友是里面哪个团队的?” 陈青河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,问道。 “上景旅游公司。” “里面成员有近五十人,有两名进化者,首领叫做王宏,能力静电控制,副首领叫许梅能力不明,俩人末世前都是港澳线路的导游。” 林乐山努力在寻找朋友的身影,但光线不足环境,加上检查员雨衣能寻找始终未果,他能感受到陈青河话中的情绪。 首领不想被登车检查! 如果这里没有他的朋友,那完全可以想象那在加油站的经历,很可能就在这检查哨重演,到时候后果他简直不敢想象。 陈青河瞥了他一眼。 这时,前方的拦住杆升起,检查员从车内下来,此次检查显然非常顺利。 他们手上又都多了一些东西。 “爽子,你在哪里。” 林乐山内心焦急,看着前方走来的检查员。 他蹲下来,凑到车窗前。 借着明亮的车灯,努力寻找着他的好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