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征税队。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十八章 征税队。

开群了! 腾讯企鹅群号:90475002。 五百人大群等待你们加入,没有任何入群条件! ××××× “有些特别的原因。” 陈青河看了林乐山一眼,又低头看着仪表盘上的时间,问道:“今天末世后第七天吧?” 时间显示,1:20分。 已经是次日的午夜时段了。 “是。” 林乐山点点头。 他却不能理解陈青河所说特别的原因。 不过仔细想想车队物资如此充足,其实没有必要刻意到服务区去交易东西,或是将那里作为中转休息,所以首领口中特别原因引得他好奇,但才加入团队他不敢多问。 “或许这里就有…” 陈青河目光闪烁,喃喃道。 他驾驶校车拐过一段侧立Z形公路,然后右拐驶过泥泞的土路,便进入了雨棚的外围区。 从这里车窗看去,之前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幸存者,近距离看到都已经死了,他们身上衣物几乎被扒光,就这样浑身赤裸地躺在冷冽寒风中。 陈青河漠然,将车缓慢开入深处。 随着校车前进,发现好几名身着厚大衣的男人,拖着一辆装满尸体的农用板车从校车旁经过,他们目光麻木灰暗,对从身边经过车辆熟视无睹,停下在尸体旁边,翻—弄这些尸体试图寻找还有用的东西。 陈青河从车窗放眼望去。 尸体从老到幼都有,大多骨瘦如柴,面色紫青,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致命外伤,显然几乎都死于寒冷或则饥饿之下。有些尸体嘴唇还残留着红色,可见死亡时间并不长,但为了避免瘟疫,都被第一时间扔出外围区。 “这里人是最惨的。” “饿死冷死已经是家常便饭了,如果有人发狂想要跨界进入别区抢东西,只要被巡逻队的人抓到就会被打死。” 林乐山看着车外一只与雨棚衔接的金属墙,车灯的亮光照过去,透过一些破洞隐约能看到,星星火光周围有一片黑压压的脑袋。 此处金属墙后边就是三等外围区,里面至少生活着超过五百名幸存者,这些人来历五花八门,有的是被团队抛弃的倒霉蛋,也有从附近农村逃出来的农民,还有汽车抛锚的司机。 他们生活如在猪笼一般, 外围区每日都有人死去,但也有从外边赶到此处幸存者加入,里面幸存者多为老人妇孺,男人不得不到原来服务区的通达超市,等待团队招募,或是与人组队赚取食物。 陈青河听着林乐山的话。 他神情没有一丝变化,这种景象前世他已经见识过无数次,手上握着方向盘,只是安静地按照林乐山指引开二等车队区内。 片刻后,校车进入二等车队区。 相对外围区被隔离在金属墙后,这里空阔自由了不少,除了按规划秩序停满了大大小小不等的车辆,因为有大量的篝火,环境明亮温暖了不少,氛围不再外边那般死气沉沉, 但再怎么说,这也只是一片加上雨棚的停车场罢了。 …… 五分钟以后。 当陈青河几人正忙于安顿的时候。 在服务区一等进化者区内,两层高楼的通达超市灯火通明,人来人往,幸存者携带各种武器相互攀谈交谈,犹如人才市场一般热闹。 不像白海市那样发达的沿海城市,末世后国道附近环境遭到怪物潮破坏,发生重大改变,人口不仅锐减,沿边的建筑群更被大范围摧毁,那分布在公路一段村庄也变得难以寻觅,无形中增加获得食物的难度,所以有两样条件是必须的。 第一是代步车辆! 第二是这附近末世以前没能够逃回回村的本地村民。 “郑爽!” “是你兄弟的车队又如何?” “只要进了这个聚集地,不管是谁也好都必须要按规矩来。” 姜衡拿下雨帽,快步走进通达超市。 一走入其中是黑压压的人头,相比外面超市内温度高了许多,他却顾不得休息,挤开人群就直奔超市深处前进。 他恨这郑爽! 当初上景旅公司首领打败的五名进化者,就有他背后团队的首领,因此每次见这郑爽都要低上一头,他对此十分憋屈。 但让他更为不爽的是,他姜衡本来也是上景旅公司的一员,后来却被逐出这只团队,其根本原因就是这郑爽。 只要有机会! 他就要报复他,狠狠找他的不痛快。 所以这次他刻意提前从检查哨离开,就是要去联系检测队的人,让他们对这郑爽保下的车队大光明地扒皮一次。 这检测队被幸存者私下称为征税队! 这帮人几乎都与服务区大中型团队进化者关系极为亲密,多以亲戚为主,他们以检测之名对每个新进服务区的车队收取保护费,而税收标准自然是以实力评判。 当姜衡去找检测队不久后。 二等车队区的外围—— 蓝鸟校车前生起篝火,附近被火光吸引的幸存者,聚集在四周烤火。 火光映照着陈青河半边侧脸,他并没有驱赶他们。 篝火附近,陈青河与林乐山,印度人三人围坐着休息。他本人坐在一只马扎凳上,手拿一桶康师傅泡面吃了起来。 每一次塑料叉拉起面条,都有浓郁红烧牛肉香气飘出,令不少幸存者使劲嗅着飘着泡面香气的空气,更投来渴望的目光。 陈青河目光穿过火光落在林水善身上。 林水善和小四眼坐在凳子上,他们手上各有一台掌机,正玩着《超级马里奥》最新一代,因为游戏关系两个同龄孩子很快便熟络起来。 此刻,他们身边围着一圈年龄十岁左右,脏兮兮的孩子,所有人神情专注,一丝不苟看着两人手上的掌机。 孩子们目光随着游戏人物而动。 末世以来,随着大人而忍饥挨饿,挣扎在生死线上,过着没有未来生活,经历过这种环境,游戏对于孩子尤其珍贵。 哪怕是看,他们也觉得很满足! “大人。” 印度人握着杯灌装咖啡,问道:“您来这里到底为什么了?” 陈青河动作一顿。 他侧目光看了身边一眼,不仅印度人疑惑,边上林乐山眼神也有细微的变化,他们都不理解为何故意要在这聚集区停留。 “不,不是的。” 见陈青河没说话,辛格急忙说道:“小的,并没有要干涉大人您的意思,只不过您之前不是说要去广陵吗?” “我要在这里确认一个人。” “还有些事——” 陈青河没有明说,低头又继续吃面。 一个人? 印度人不敢多问。 如林乐山所想的一样,他也觉得大人所要找的那“人”一定是非同一般。 突然! 十一点钟方向,围在篝火人群骚动起来。 陈青河放下塑料叉,一群陌生人手持各种武器,在之前见过的姜衡带领下走来。 “他们就是你说过的征税队?” 陈青河瞥了林乐山一眼,轻声问道。 林乐山默默点头。 陈青河冷笑,看着让出位居姜衡身后,头发微秃,穿着黑色皮袄的中年人,这帮人的目的不用脑袋就能轻易猜出。 “哟呵,够会享受的。” “阿衡,你看这帮人心够善的,把火生得这么大,还分给其他人一起享受。” 微秃的中年人,一来张口就冷嘲热讽的。 四周幸存者目光充满畏惧,他们悄然远离那温暖的篝火,征税队的恶名已经传遍整个服务区,这秃子名字更被人所熟知。 许平! 在末世前,一家丰瑞会计事务所的老会计。如今背后是一支有五名进化者存在的大型团队成员,他也是背后进化者联盟的利益代表之一。 “现在就从你开始!” 许平不喜欢陈青河的眼神,傲然指向他,命令道:“把姓名、以前的居住地、年龄、会什么特长,都统统给我一起报上来。” 陈青河俯视蝼蚁眼神看着这中年秃子。 至于他身边冷笑连连的姜衡,则被他完全无视,当作空气。 印度人偷偷看了一眼,神情漠然的陈青河,他站起来质问道:“你问这些做什么?” “我有跟你说话吗?” 许平眉头一挑,不屑道。 “秃子。” 辛格挺起腰,右手一叉腰,冷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大人从来不和喽罗说话!” 我是喽罗? 许平哑然失笑。 他背后一起来的征税人也笑出声。 见此,周围幸存者畏惧地退开,在服务区聚集地和征税队冲突的车队也不是一两个了,但除了有进化者存在的团队以外,还没哪个完全由普通人组成的车队会有好下场。 尤其这都是普通人的二等车队区。 像许平这种征税人就是恶狼,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。 “征税!” 姜衡用无知眼神看着印度人,冷然说道:“只要留在这里的人,就是等于接受服务区联盟的保护,而这税收多少,那就全看你们的本事。” 本事? 那就是拳头了! 印度人会意点头的时候。 皇宫房车的车门打开,魁梧健壮的黄子澄,从车上走了下来,光是一眼即便陌生人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冰冷。 这种人一出现。 许平,姜衡眉头不由得一皱。 感觉到这车队可能要比想象中要难对付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