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护卫队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三十章 护卫队

求收藏! ××××× 许平神色不定他,盯着POSE正摆得拉风,自恋发骚的印度人,尤其是那肩膀随着他身姿而摇摆的火箭筒。 林水善嘟起嘴。 她躲在陈青河背后,看着印度人肩上的作品,每当有人投来歧视目光,她这缔造者情绪总是会有些起伏,不禁自问真有这么丑吗? 但这是没办法的。 她的机械工程能力就算强大,也受材料品种匮乏,还有觉醒时间过短的限制,所以目前做出来的武器都十分粗糙。 “吓唬人的东西!” 姜衡冷笑,不屑道。 他能看出了许平等人的动摇,但为了证明自己观点是正确的,他快步朝印度人走去,竟然当着众人面前伸手就要去枪火箭筒。 “找死!” 倏然,一声在校车前厉喝响起。 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影的面貌,就发现姜衡被一只有力大手提起来,双脚悬空,眼神惊恐,还残留着点疑惑。 “你——” 姜衡刚要讲话,他的声音却嘎然而止。 他的脖子被一只有力大手掐紧,嘴里只能不断发出呜咽呜咽的无助声音。 挣脱不开,反抗不了! 陈青河掐住姜衡,眸子寒光涌动。 他原本计划在服务区低调等待三天,看是否能寻找到那个“人”的踪迹。 但总有一些不开眼的东西! 一而再再而三,以各种名义来挑衅他。 他是需要低调没错,却不意味一定要忍让。 这也是让印度人展示出实力的原因,但面前这帮狂妄的渣仔,却要不停挑战他的忍耐底线。 如此一来! 干脆就展现实力,让苍蝇统统闭嘴。 “这种力量!” 许品等一众征税队眼神首次涌出恐惧,将成人轻松擒住或许不算什么,但要让人连反抗力量都没有,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。 难道他是…… “啊!” 姜衡凄厉地叫出声音。 众人还没从突然的变故中回过神来,就见到这台省人鞋子燃起不祥的黑色火焰,那被紧掐脖子状态下的惨叫,令人不寒而栗。 呼哧。 从小腿、到大腿、再到腰部—— 黑色火焰所蔓延之处皆化为灰飞,除了浓烈焦味以外,却丝毫没有人体脏腑被燃烧的血腥感觉,姜衡犹如一具能发出声音的标本,在上百双眼睛注视下活活被焚烧殆尽。 许平这帮服务区幸存者心目中的“恶狼”。 此刻,全然没有以往征税时候的那种嚣张气焰,他们一个个颤如病鸡,面无人色,瞳孔收缩,心脏跳动速度在看到黑火刹那,直线飙高。 “进化者!” “他是进化者,难怪刚刚看我是那种眼神。” “杂碎,都怪这姜衡,自己不知天高地厚,没查清楚人的来历,就过来信誓旦旦地和我保障这是只肥羊,不然老子也不平白无故惹上进化者这种怪物。” 许平浑身冰冷,发憷盯着只剩脑袋的姜衡。 他悔啊,恨啊! 但又能如何? 刚刚除了姜衡以外,来人就属他叫嚣得最为张狂,肆无忌惮,他能感觉到对面这名进化者的余光正紧盯着自己,似乎他就要变成下一个“姜衡”。 但他不想死! 许平内心有千百个念头浮现。 突然。 “啊!” “死人了——” “这里有人被杀了!” 围观幸存者人群中,有些心里承受差的女人,在亲眼目睹一活人被烧成灰渣后,面色煞白之余,抱头发出凄厉的尖叫。 陈青河右手一甩。 一掌的灰渣甩出去,他目光落在那许平身上。 “我不想死!” “该死护卫队的人,怎么还不来!” 许平无助退着步子,内心没有一刻如此期待护卫队的出现,在他身后附近一带幸存者见势不妙,早就轰然退散去。 身边的征税队也紧跟着散掉。 大家都能感觉到许平就是下一个姜衡。 嗯? 陈青河脚步却蓦然停下。 他抬头看向九点钟方向,以他感知力能够清楚感觉到,那里有三个进化者气息高速逼近而来。 嗖,嗖,嗖—— 霎时,火光中三道黑影飞跃过外围幸存者的头顶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 “韩经理!” 许平惊喜地看到三人当中,一身着笔挺西装,脚踩白色皮鞋,头发打着发蜡,将自己收拾整齐干净的中年人。 他叫韩—光。 末世前是一家保险公司的公关部经理,能力幻觉命令,所在团队是服务区排名前十的大型团队,今天正好轮到他当班巡逻。 这人左右两侧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。 碎发的叫陶裕,分头的则叫吕然,俩人分别是服务区中型团队的副首领。 三人一来。 根本却不去看,将他们视若救世主的许平一眼。 而是盯着陈青河,暗自惊讶除了面前这人之外,此处还有三名进化者存在。 那面色冰冷的年轻人,还有十岁左右的女孩。 虽然疑惑这三名进化者抱着什么目的进入车队区,而没有进入环境更好一等进化者区,看样子还和检测队发生了冲突。 “怎么回事?” 韩—光瞥了许平一眼。 “是,这样的——” 见到对面那煞星没有动,许平压下内心惊恐,有了姜衡这活生生的例子,他不敢有丝毫谎言,将刚刚一切明明白白概述了一遍。 啪! 听完以后,韩—光抬手甩给这许平一大耳光。 他没有留给许平任何颜面,一巴掌直接把他扇倒在地上,他侧目冷冷看着帮那个死去废物助涨气焰的中年秃子。 他非常清楚这人的身份! 但是那丰瑞会计事务所副首领的亲戚又如何? 先不说他背后团队远强于对方,就算没有这些,单凭当初建立这片聚集地定下规矩,赏给这秃子一个耳光已经算轻了。 “这里规矩你知道的!” “这次瞎了你的狗眼,平白无故招惹三名进化者,理所当然地后果由你自己来承担。我可以明白告诉你,就算你背后那个人这次也插手不了。” 韩—光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,擦起那只扇完许平耳光的右手。 三名进化者! 不论是围观幸存者,还是许平这帮征税恶狼,都略微倒吸一口凉气,众人将目光向前投去。 那扛着火箭筒的印度人,还有中年酒鬼显然不可能是进化者,那两个带伤的矮个以及四眼小鬼,也不像是进化者。 那就这剩下三人了! 人们更震惊于林水善的幼小,这种年龄幼—女竟然也是进化者,至少在着服务区聚集地还没有出现过,大家惊骇的同时更猜测起女孩的能力。 “青河哥哥…” 面对目光聚焦,不习惯被瞩目的林水善,跑到陈青河身后,双手抓紧衣服,从他腰后探出半个脑袋,表情有些害羞。 ——咚。 许平立即跪了下去。 他能在服务区爬到如今这一步,靠的也不完全是亲戚的支持,更有部分自己的能力,虽然他为人张扬跋扈,但对强者却十分服气。 这种服气是可以到毫无尊严的程度。 一下, 两下,三下,四下,五下。 许平双膝跪下磕头,下下用力。 “您就绕过我吧!” “我有眼不识泰山,不会看人,不会做人——” 许平可怜求饶着,姿态之低完全看不出这是幸存者眼里的扒皮恶狼,更像是一只没用的老狗,卑微得可怜。 陈青河冷漠看了他一眼,便失去了仅有的兴趣。 他抬头盯着韩—光,从四周幸存者窃窃私语中听到,这人似乎曾经做过保险公司的公关经理,难怪处理这种破事很有一套,一上来不仅把自己位置摆得非常端正,姿态更放得很低,给足他人面子。 不护短,不嚣张! 就算脾气暴躁的进化者,在他这一套之下心里也多少会减去些火气,不会刻意将冲突无止境地扩大。 韩—光友好微笑。 “这里是别人的地盘,没必要把事闹大。” “况且要留在这里找到那个“人”,或许这秃子还能有些用处。” 陈青河目光闪烁,心里思索。 他本意不愿意和服务区的进化者搅和在一起,毕竟要在服务区内去寻的“人”,这帮进化者根本帮不上忙,相反而会破坏他计划。 “朋友,有兴趣喝杯酒吗?” 韩—光开口道。 他将擦完的手帕往地上一扔,他的洁癖也是服务区有名的,对此众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。 “酒?” 陈青河咧嘴微笑,问道:“你那里有伏特加吗?” “你运气不错。” 韩—光能听出对方有意化解此事,于是顺着台阶走下,点头说道:“前阵子刚好从县城回来,正好弄到一点洋酒。” “那我的运气看来不错。” 陈青河哈哈一笑,转头看向黄子澄,“子澄,你留下。如果,辛格他有不能处理的事,你就在看情况出手帮忙解决。” 黄子澄微微点头。 “大人,您慢走!” 辛格放下火箭筒,目光却看向那还在磕头求饶的许平,以及恶名昭著的征税队,心底暗笑。 这帮人不是所谓的恶狼吗? 他们或许不知道,他如太阳般炙热伟大的大人,最有兴趣地就是将这种恶狼驯服,让他们变成为自己服务的乖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