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拍卖会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三十二章 拍卖会

“小然快点睡。” “来,和妈妈靠紧一点。” “别哭,爸爸很快就回来了。” “想想爸爸这次会带什么回来,是棒棒糖,是小然最喜欢吃牛肉干,还是别的什么?” “妈,我饿了…” 灰黑破烂的毛毯下,响着这对母子低声窃语,但最后在儿子呢喃下,又陷入了长长的沉默,再也没有一丁点声音。 陈青河侧目看了一眼,内心微微叹息,便继续向外围区深处走去,他目光从附近一个个幸存者身上扫过去。 有嘴里呢喃着梦话的孩子, 有蜷缩在妈妈怀里,却饿得不行,往胸口咬去想要吸—吮的小婴儿。 有相拥而睡的年老夫妇。 有默默等待的死亡残疾幸存者。 有紧盯大门出口期盼丈夫回来的新婚妻子。 …… 一条烂毛毯、一件破大衣、一床脏棉被、乃至一份过期的报纸,这都是外围区幸存者保暖的工具,或许十分简陋,但却是确保他们能够活下去的重要东西。 对,没有人愿意呆在这种寒冷露天的地方。 但离开又能去哪里? 他们正是由于各种原因被迫离开了原来避难地,历经千辛才辗转来到服务区,就算此处再如何不堪,至少不会被怪物袭击,还有机会赚取食物。 陈青河悄无声息走着。 忽然,他左手边一断手残疾的男孩,从包裹全身大衣中露出头,眼神空洞,麻木看他一眼后,又重新埋回去。 他除了这件大衣以外,已经没有什么可被抢的。 这里几乎所有幸存者都是如此,不像车队区幸存者那般对陌生人十分警惕,生怕有不轨的念头,抢夺物资。 “人太多了。” 陈青河停下站在这断手男孩身旁。 遥遥望去,幸存者分成几个区块,但那密集度根本无法深入,如此更别提去近距离观察是否有行为异样,反常的幸存者。 事实上,陈青河不能肯定执行官就会在这里出现,他是仅凭着前世的经验,判断这服务区聚集地十分符合执行官出现的条件,所以才决定在服务区稍作停留,亲自去查看情况。 陈青河瞥了一眼,他脚边这断手男孩。 想要寻觅到执行官,还要从生活在这外围区的幸存者入手,毕竟若非每日生活在这里的人,很难发现一些不同寻常之处。 “醒醒,我有些话要说你。” …… 时间流逝。 陈青河车队便在服务区度过了首日。 期间,他一共出入外围区三次,但却没有任何收获。 第三次结束以后,他本人便回到车上修炼《黄金秘法》,足足吸收了半天暗能量,才再次进入外围区寻找线索。 …… 次日,进入服务区第二天。 服务区每四天举办一次的拍卖会正式开始,举办地点位于通达超市,所以普通幸存者被清空,专人整理出一个适合作为拍卖会的场地。 午夜零时,寒星夜月。 通达超市内人满为患,能够来到这里的幸存者,至少也是二等车队区中装备精良的车队,但大多都是有进化者存在的中小型团队。 作为拍卖展示物品的金属展台前,有一穿着白色西装,长相清秀的年轻人,右手拿扩音器,滔滔不绝地介绍第五件拍卖品。 这人叫杨涛,绰号小刀。 末世前是一家古董拍卖公司的拍卖师,每次服务区拍卖会都由他主持。 此刻,展台上拍卖这是五套仿造唐朝的金属胄甲。 甲身黑色,结构轻巧,却没有铁物的繁重感,这是由金属能力变形而来的胄甲,其金属强度可以连续抵挡血蝠十余次爪击。 如此一套能够提高生存率,尤其对普通幸存者极大帮助的防御装备出现。 不管是进化者,还是普通幸存者都对这五套金属胄甲都充满兴趣,毕竟进化者并非每个都是孤家寡人,不少人都有或多或少的亲戚朋友。 这些人在可怕的怪物面前几乎没有一点防护力,如此胄甲出现,立即引起参加拍卖会的所有人兴趣,报价不停被刷新着。 陈青河感兴趣盯着展台上,摆放于木桌上的五套金属胄甲。 金属胄甲的样式三大两小。 三副大的是标准的华夏成人体型,两副小的则是十岁左右孩童体型,可见制造者充分考虑到买家的各种需求。 啪! 锤子轻响。 当拍卖师宣布此次竞拍开始的刹那,场内激烈竞价立即展开。 有的以食物竞拍,有的以保暖物竞拍,更有以汽油竞拍,但面对如此繁杂竞价,拍卖师小刀却能在瞬间评判出报价高低。 展台下靠前排的座椅区,许平站在陈青河一旁。 “大人。” 他侧目看着陈青河,轻声问道:“您对这东西也有兴趣?” 陈青河瞥了许平一眼,微微点头。 或许这东西对他和黄子澄作用不大,但不管如何若是弄到这五套金属胄甲,车队内其他人的生存率将有不少提升。 “大人,您如果喜欢。” 许平注意到,就坐在陈青河旁边的印度人,悄然朝他投来暗示的目光,咬牙说道:“那不如,小的替您买下来——” 他知道这金属胄甲! 即便是一副价格也十分昂贵,但短短一日,他不知面前这煞星小子,究竟那次同韩经理喝酒发生过什么,竟然让他背后进化者不敢造次。 甚至在那日当天,他本人就连同其他人一起被公然剔出检测队,沦为整个服务区的笑柄。 但这都不算什么,最令他揪心的还是被这祖宗缺德的印度人,变着法地操练折磨,过了一阵他认为比被怪物追杀还要痛苦的时光,由此他彻底对这只车队的人服气了,尤其是这煞星小子畏惧无比。 不过,当他从印度人口中得知,首领可能只在服务区停留三天,他这生从未感觉到脱离一人阴影是如此幸福的事情。 “你买得起?” 陈青河意外看了许平一眼。 但转而想到这家伙,以前就是服务区号称扒皮的征税队一员,想要暗中克扣下一些税款,这实在再简单不过。 如今有机会对他扒皮,何乐而不了为? “大人。” “不知您想要几副?” 许平吞了吞口水,忐忑问道。 “当然是全部了。” “这种好东西一副怎么可能够呢?” 印度人手一按在许平肩膀上,立即引得这中年秃子脸色微变。 “五副!” 许平心底诅咒这印度人的祖宗大爷。 他听着拍卖会内的报价,每副金属胄甲已经上涨到了约十瓶汽油的地步,以他千辛万积攒下的小金库,五副全买下来绝对要了他的命—根—子。 “对吧?” 看出了许平这厮内心摇摆,印度人咧嘴,露出一口保持得白净的牙齿,微笑道:“况且相对你犯下的过错,这点出血不算什么吧?” 闻言,陈青河很是时机地投来目光。 虽然以黄子澄的能力,能够提纯出高强度金属,再加上水善的能力,他们确实也可以做出这种金属胄甲,但对于才刚完成一批大恒河火箭筒的水善来说,消耗暗能量还未完全恢复。 此时,并不适合发动能力制造金属胄甲。 况且若不付出半点东西,随便张张口,再瞪瞪眼睛,就能平白弄到五副金属胄甲,这种大便宜谁能不心动? “是,是是…” “辛格先生说得没错,相对小的犯下过错,这点出血确实不算什么。” 在陈青河目光下,许平内心做着天人交战,一边心痛自己辛苦积攒下的家当即将复出东流,一边又恐惧回想起台省人被烧成灰渣的记忆。 “嗯?” “我听你这口气好像很不乐意?” 印度人眯起眼,声音略沉问道。 “哪有,哪有!” 许平表面惶恐否认着。 但他在听到已经上涨到十二瓶汽油的价格,心头在滴血之余,更操念印度人全家—十八代,嘴上却不得不违背本心说道:“这是件荣幸的事情,难得大人他对这东西有东西。” “那就叫价吧!” 印度人目光看向台上将气氛炒热的拍卖师小刀,嘴里念道:“我听说这胄甲是末世一银行分行长龚德,还有一个语言学校姓方的老师,分别用金属强化,还有金属变形合力重能力制作的。” 这龚行长就是制造服务区雨棚的进化者! 还有他联手的这位语言学校方老师,在服务区也都是极有名气的进化者。 “是,是。” 事已至此许平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,他举起手喊道:“十五瓶汽油!” 一瓶汽油约600毫升装可乐。 十五瓶也就是九升,一般轿车油箱容积是五十至六十升,卡车则是一百升至三百升,若是一些特殊的车辆则更多。 在满油箱状态下,一般车辆都能行驶五百公里以上,可见这五副金属胄甲之昂贵。 但考虑到这是由两名金属系能力的进化者一共费时两天,才联合制造的装备,许平所报出的十五瓶汽油很快就被其他报价顶下。 “十六瓶!” “十七瓶!” “十箱泡面,六瓶汽油!” 拍卖会上,不断有金属胄甲报价被喊出。

下一篇   第三十三章 混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