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飞行器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三十六章 飞行器

货车犹如一叶扁舟似的,在崩裂大地上疯狂逃窜。 新阳村废墟被这迅速扩大的地裂吞噬,周围一带的房舍、棚屋、田地无一幸免,天地浓烟飞扬,底下隐隐有巨大虫影在蠕动前进。 哞吼! 突然之前灌肠作坊一带,十余只身长过百米的地虫从深不见底地下探出脑袋,它们仰天发出巨吼,声音洪亮,响彻四面八方。 此刻,几百米之外的公路半空。 “这是地虫叫声。” 陈青河背展炎翼,凌空悬浮。 从他的视角看去,前方烟尘漫天,村内建筑废墟成群成片的倒塌,那地面在地虫翻动犹如纸片一般脆弱,随着崩裂范围扩大有越来越多的虫影出现。 十五,二十,二十五,三十—— 数量正在急剧扩大,然而下方蠕动前进的地虫数量是地面几倍,乃至几十倍之多,陈青河感知力探查过去,几百米的地下有大量地虫犹如海蟹迁徙一样,朝着服务区反方向蠕动前进。 嗖! 陈青河神情肃然。 他背后火翼力振,如一道流火极掠向新阳村,视线穿过烟尘,从高空俯瞰过去,可以清楚看到地裂已经遍及了大半个村子。 这短短几米余的距离,对于在黑火炎翼状态的他来说,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。 “在那里!” 接近新阳村外围,陈青河目光一凝。 林乐山等人所乘坐的货车,疯狂疾驰在崎岖的路面,他们就如若与张开巨嘴的怪物竞逐,与死神比拼速度,塌陷地面就紧跟其后。 这种状况下,货车只要稍不小心,被某些东西耽搁了速度就会被地裂吞噬,好在林乐山车技精湛,每每都化险为夷,惊险地与地裂拉开距离。 “人还活着。” “现在下去还来得及,只有再坚持三秒就——” 陈青河在浓烟中撕开一条通道,他感知力向下扫荡,刚确认了林乐山幸存,以及其他六名幸存者的生命气息的刹那。 头顶新阳村上空约近千米的位置。 那原本密布汇集,遮蔽月影的积云,仿佛遭到了某种无形重物的向下挤压,竟然像是蒸汽一样快速,大范围的蒸发起来。 这一范围达到上千米。 “这是…” 陈青河骇然变色。 顿时,他炎翼一振向上空极掠,同时感知力外放延伸,但令他不敢相信的是无往不利的感知力,竟然如同触碰到无形壁障被反弹回来。 “这是什么力场!” “竟然完全阻隔我的感知力探查——” 还没说完,陈青河仔细回想刚刚感知力反弹,脑海中回馈到的信息。 说是信息,准确形容只是一个模糊的形状概念。 而这个形状是个扁圆形的巨大圆盘,就犹如飞碟一般。 “飞行器!?” 陈青河瞪大眼睛,猜到上空“东西”的身份。 前世他就曾听说有进化者,目击过执行官降临地球的过程,这与他此刻面前发生的状况非常相似,同样是感知力探查受到阻碍,大范围的云层遭到挤压,在快速蒸化。 不管到底猜测是否准确! 陈青河向下低头一看,货车情形已经岌岌可危了,再耽搁下就将被地虫所引发的地裂吞噬。 嗖! 陈青河巨大推力下,他俯冲而下。 此刻在他正下方就是逃到村口处,只要通过约百米长的村道就能驶上公路。 呼,呼呼。 陈青河耳边风声呼啸着。 在下降至地面约百米高度的瞬间,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压迫而来,他浑身汗毛竖起,刚要转头去查看上空情况。 ——咻! 一道赤红光束从高空射下,以远超过身为进化者的视力所能捕捉的速度,径直射向那即将要逃出村子的货车。 霎时,地面一片赤红。 光束与货车相撞。 结果却不是想象中激烈的爆炸场景,而更像是铁玩具被人类指头弹开一般,货车弹高五米,撞入临近一幢半毁的民宅二层去。 “这!” 陈青河内心泛起波澜。 霎时,地面那不断在扩大的地裂,竟然伴随着光束的出现而骤然停止,地底下的地虫们好似感觉到了什么,仿佛纷纷发出惊恐的嘶吼声,竟然调头朝着服务区方向前进。 “下面没有生命气息了?” “死了吗?” 陈青河阴沉看向头顶。 高云被驱散蒸发干净以后,露出皎洁的月色,他能感觉到某种东西正在窥视他。 但不管是不是执行官! 现在不继续呆在这里的时候,地虫潮已经调转方向,朝着服务区而去,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。 嗖! 陈青河落到塌毁的民宅。 货车落入民宅的二楼,他脚踩在瓦砾上,几具残缺的尸体被甩出货车外,陈青河不看一眼,他快步来到货车的驾驶室。 一把拉开变形的车门。 陈青河面前的驾驶室惨忍不忍睹,车窗完全碎裂,方向盘不见了踪影,包括林乐山在内还有三人没有被巨大惯性甩出驾驶车。 但三人脑袋都被磕出了血洞,最惨的一个竟然被自己的短刀扎入眼眶,当场死亡。 “没气了?” “不对,还有微弱的心跳——” 陈青河将林乐山从驾驶室内拉出来,手按在他的手腕,从脉搏辨别他身体的具体状态。 他一把将林乐山抗在肩上,耳边就传来地震山裂般的巨大轰鸣声。 这正是地虫掉头朝服务区推进的声响,陈青河知道不能再浪费时间下去,按照地虫前的速度,很快就能到达服务区。 这由于地虫善于在地底活动,进化者的能力受地形所限,不像对付直接暴露在天空的血蝠,还有能力与之硬拼, T—4级的怪物,与T—2级怪物集合成群,所带来的破坏力,可完全是两个概念! 陈青河从地下的声音判断。 他粗略估算至少有超过千头的地虫,这种规模已不是一人之力能够抗衡,尤其他背后一支团队正在依靠着他。 “不管飞行器为什么出现。” “总之这不是目前我能够接触的存在——” 陈青河抬头最后凝重看了一眼天空,目光仿佛能看到头顶高空那类似于光学迷彩状态下,完全隐身的不明飞行器。 顿时,他右手攀上断裂外露的一截钢筋,如同体操单杠一般向上提起。 扑哧,炎翼一振下。 他顺势冲天而去,带着生命急危的林乐山朝服务区赶去。 虫潮即将到来! 一小时前,服务区才刚遭受到血蝠袭击,还远远没恢复元气的服务区,完全可以想象这产虫潮到来所要发生的绝望。 陈青河沿着公路高速飞行。 在他左手边,对于地虫大地就犹如汪洋一般,它们遍布全身的复眼流溢出腐蚀性的酸液,快速朝着服务区推进。 依照这个速度,陈青河推测最多十分钟就能到达服务区。 …… 约五分钟以后。 陈青河全速飞行下,重新回到服务区。 “大人!” 印度人抬头看向天空。 尽管光线不足,但他还是能够看到火星飞旋下,陈青河肩抗着某种东西从天空落下。 “我们立即离开这里。” 陈青河一落地,对印度人说道。 蹬蹬,黄子澄等人从校车内走下,他们目光很快便集中在陈青河肩头。 “大山叔叔——” 小四眼第一个认出了林乐山。 “首领。” 康志桥看到陈青河衣背血迹,心头一紧,小跑到陈青河的面前,连忙开口问道:“他怎么了?怎么会变成这样子?” “先离开这里在说。” “他人还没死,上车立即给他做应急处理。” 陈青河没有多说废话,简单快速对众人讲述之前发生的情况,尤其在说到至少有上千只地虫正朝这边袭来,令众人大惊失色,心底泛起寒意。 不过,知道情况。 所有人各司其职,默契地分配好工作。 由印度人驾驶皇宫房车,黄子澄则驾驶蓝鸟校车,作为司机他们要最快速准备好离开服务区。 见人回到车内,陈青河内心凝重却不曾半点减少,他侧目看向一众发现异动聚集的过来幸存者,又抬头看向头顶。 金属雨棚遭到血蝠完全破坏。 大量金属残骸落入服务区地面,无形中严重堵塞了车道,再加上因他之前一人独毁数千血蝠壮举,因此有大量聚拢到车队附近企图得到庇护的大批幸存者存在。 这多种因素重叠之下,增加离开不少离开服务区的阻碍。 “有什么好看的!” 陈青河目光冰冷扫向,不知原由围得水泄不通的幸存者,大喝道:“这里现在所有人给我听好了,我要你们在两分钟之内统统退开,给我立即让出一条通道!” “如果超时,那就别怪不客气了!” 众人神情带着惊色,快速退开。 他们散开之余,却从陈青河语气中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危险正在逼近,这是能令一人独灭血蝠数前只进化者恐惧的危险。 那对他们普通人而言就是真正的灾难! 惶恐, 无助,绝望,尖叫—— 瞬间蔓延开来的时候,服务区东南方向传来巨大的嘶吼声。 哞吼!! 地虫的声音响彻天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