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唯一出口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三十八章 唯一出口

一等进化者区开裂出的坑洞,从高空俯瞰下去犹如深不的见无底洞一般,周边地面随着它每扩大一分,就回吞噬掉更多生命。 生命在凋零,在绝叫! 一些幸运躲过此劫的幸存者,从洞口边缘侥幸逃到安全地带后,他们本能地朝向后往去一眼,便看到了地底有无数奶黄色的巨型生物,正在快速向前蠕动,那厚硬岩石土层轻易被酸液腐化。 嘭,轰隆,隆隆隆—— 地裂扩大效应之下,整片服务区原来一等进化者区一带的地面,瞬间完全塌陷,如此迅速的变故,令所有人措手不及。 普通幸存者几乎毫无悬念,就被坑洞吞噬! 只有进化者依仗着各种能力,还有那极限的神经反射,能够在这种巨变下做出最佳反应,但他们也九生一死地才从塌陷地洞中逃了出来。 这一刻所有进化者统统恢复冷静下来。 四周抢夺唾手可得的物资,对他们已毫无吸引力,如今只有逃命一途才是优先选择,霎时他们爆发全力朝服务区出口逃去。 “还有一百多米!” “但是地虫再有十秒不到就要过来了。” 陈青河脸色难看,东南方向虫影已经将夜空遮蔽住。 他目光向车后方望去,除了那全速逃跑的进化者以外,只剩下三部分车队仍然在坚持着。 最后部分的车队,一辆东风卡车距离地裂蔓延边缘只有近五米远,并且这速度正在飞速缩短,只要再过片刻就将要被吞食。 哞吼! 地底一头地虫高高蹿起,它带起无数土屑沙石。 遍布甲壳的无数复眼齐齐集中在那辆东风卡车,在复眼溢出的高腐蚀性酸液作用下,坠落而下土屑沙石仿佛酸雨。 蓬,一辆SUV车轮被拳头大小的石头砸中。 只见那裹着腐蚀力极强酸液的石头,直接将一只车轮解体,瓦解。 SUV顿时失去平衡。 这是一家四口,车内孩子嚎哭抓紧母亲,作为司机的父亲拼命打着方向盘试图控制,却根本无济于事,最终侧翻倒地。 轰! 载着一家四口的SUV瞬间被坑洞吞噬。 而类似如此的不幸惨剧正在这刻不断发生上演,司机手忙脚乱,慌张失措地规避着各种坠落物,却只有极少一部分的幸运者,才能撑过这场突如其来的土石落雨。 “前面出口部分也开始地裂了。” “这——” 陈青河挥出一拳,焚尽坠向两辆车的所有坠落物。 他立于校车的车顶,刘海在狂风下倒竖,他前方连接国道公路的出口部分地面,蓦然下陷半米深,凹—凸不均,就像大手按扁的脆饼般。 一米, 五米,十米,十五米,二十米—— 服务区出口处,地面下陷的速度不断扩大,几乎眨眼之间,最后一处勉强还能够通过的出口,就只剩下蓝鸟校车正方出口约五米多宽的地方。 不过,以此刻地面质量还有宽度大小,根本不足以承受超过3辆车同时通过。 电光火石间,不光是陈青河洞悉情况。 一众领跑在最前方的进化者车队都明白了,紧张逃跑的气氛,瞬间发生了剧烈变化。 进化者目光向四周投去。 此刻距离服务区出口只剩下一百多米的时候,再想要调转车头驶向三倍远的另外一边出口,这已经完全不可能,此刻只有确保自己车队不会被人赶超,如此才能够抢在出口地面塌陷前逃出去。 如此才让真实之人,在这场地虫潮存活下来。 杀! 但第一个动手却是陈青河。 “你是第一个!” 陈青河跃下校车,右手裹着黑火。 他一跃至校车右边的土方车车顶上。 咚,陈青河落在高速行驶中的土方车顶,他右拳便向下用力砸去。 毫不费力地贯穿车顶,然后他猛地一撕。 “是你!” 坐在副驾驶座的曹阳,看清头顶的人影以后,他墨镜下瞳孔猛地一缩。 没有任何犹豫。 他全力爆发暗能量,发动能力——重水盾甲。 顿时,驾驶室上方出现一面铁黑色的重水盾甲,陈青河包裹着黑火的重拳便砸落而来,他拳头刚一接触到重水盾甲,就蒸汽大量深色的蒸汽。 拳头更传来一种如金属般坚硬感。 这绝不是一般液体,而是一种高密度的特殊水体,瞬间陈青河脑中有了判断。 “哼。” “就凭这样就想杀我!?” 曹阳抬头冷笑。 他抬头看着那陷近重水盾甲一般的肉拳。 重水盾佳这能力偏向于防御型。 但在特定条件之下,也具有相当的攻击力,比如现在对方部位位于他重水范围内,就是发动攻击的绝佳条件。 “十盾——” 曹阳愤怒低吼。 那重水盾甲内蓦然出现十面小盾,夹向陈青河的右手。 刹那,黑暗力场展开! 横在车顶的重水盾甲顿时四分五裂,在排斥力冲击下化为虚无。 什么!? 曹阳感觉到自己的能力,竟然与意识失去了联系。 他还没从突然的巨变中反应过来,整个脑袋就被一只炙热的右手握住。 蓬! 紧接着他的视野陷入无尽黑暗,彻底死去了。 “哼。” 陈青河甩掉一手灰渣,冷酷斜视了一眼司机。 然后,他在司机惊恐的目光住下,看向那坐在土方车后,末世来位于曹阳保护之下的团队幸存者。 他脚用力一踩车顶,能力悄然释放。 整个土方车就燃烧起来熊熊黑火,十几条生命被吞噬掉,这其中有年轻人,也有无助女人,还有年迈的老人家。 只有杀! 这种情况别无选择。 然而一切说来缓慢,实则不过是在弹指之间。 此刻,校车距离服务区出口还有五十米。 陈青河身边四周都传来激烈的打斗声音,他干掉曹阳这短短功夫,就有至少四辆车因为进化者的内讧冲突而毁灭。 陈青河眸子一冷。 他立浮于虚空,背后黑火炎翼已经悄然展开。 “一,三,五,七!” “还有七辆——” 陈青河目光扫去,面前就有一辆公交车随着团队首领的失败而覆灭,被岩石系的能力直接毁成两截,公交顿时失控,车内幸存者绝望被惯性抛出去,就很快被地裂出的坑洞吞噬。 这相比之前大混乱,这争夺出口战斗也是同样残酷! 没有所谓的对与错,只有实力悬殊。 要活下去! 绝不可能手拉手合作离开,此刻就只有毁掉其他进化者车队,如此才让自己车队活下来。 “——杀。” 陈青河右手涡旋出无数黑色炎星。 他盯着那利用能力精神混乱,刚解决掉一辆越野车的沈易,嘴角微微翘起。 刚跃回自家团队车顶的沈易,他瞳孔一缩,就见到对面的陈青河右手虚握一把两米长的炎枪,顿时巨大危机感笼罩心头。 刹那,他脑海中浮现那消灭上千血蝠恐怖画面。 不仅他一人如此,此刻还幸存的八名进化者,目光都泛起凝色。 这才是他们最大威胁! 但有这样念头,已经晚了。 ——炎枪射杀。 两米余长炎枪抛掷出去,直接贯穿沈易脚下的长途巴士。 “不!!” “小雯,爸——” 虽然内心痛苦无比,沈易还不敢与炎枪对抗,在发现陈青河目光锁定自己的刹那,他就跃下长途巴士,逃过一劫。 炎枪却没有因此停下。 在黑火侵蚀力作用下长途巴士化为虚无,枪尾带着一串火星,蓦然分裂在无数如弹头大小的炎弹,铺天盖地射向其他六辆车。 突, 突,突突,突突突—— 黑火炎弹犹如狂风骤雨一般,车辆那脆弱的金属外皮,根本无法阻挡就连同车内团队幸存者,彻底化为灰飞。 “爸!” “林嫂,大姐!” “蚊子,老马,太爷!” 其他七名进化者也都如沈易选择一般,第一时间抛下团队逃下了车子,他们滚落在塌陷的地面,悲痛地哭吼出声音。 那车上有他们的亲人! 那车上有他们的兄弟!那车上有他们的朋友! …… 但就这样没了,如此轻易就被人抹杀了。 八名进化者仇恨地盯着,那一道守护在车队上空,背后延展火翼的身影,一面他们凭借着作为进化者的强悍肉体,在这即将要完全崩塌地面上连续跃动,逃向国道公路。 刹时八名进化者与最后的皇宫房车,几乎同时离开服务区进入国道公路。 “杀!” “杂碎,我和你拼了!” 包括沈易在内的八名进化者,神情狰狞,眼里有扭曲的仇恨,他们死死盯着校车上方那一道身影,怒喝道。 杀! 报复! 如此才能够宣泄他们的心头之恨! 这可是整整一车他们珍重之人,竟然就这样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抹去,这也是他们觉醒为进化者以来首次的遭遇。 如此屈辱,如此仇恨绝对无法忍耐。 就算对方再强大那又如何!? 他们可是整整八人,即便不行那也不至于丧命! 况且亲人朋友在失去后,这让八名进化者内心都滋生出,世上似乎没有什么再可失去的情绪。 杀! 他们如离弦之箭般冲向皇宫房车。

下一篇   第三十九章 断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