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苏醒 - 末世重生者

第四十章 苏醒

三十分钟过以后。 服务区一带的地域,完全塌陷为深不见底的坑洞,但若是有人仔细观察,能够在洞壁边缘发现不少焦黑的痕迹,显然之前这里经过了一场大战。 距离服务区二十公里外的公路上。 蓝鸟校车迎领在最前方,皇宫校车紧随其后,从车身情况来看两辆车在地虫潮下,并没有受到过多的损伤。 校车内,黄子澄专注握着方向盘。 末世一月以来,他早已在陈青河指导下掌握了熟练的车技,甚至技术水平超过了印度人,在团队内仅此于陈青河。 哗啦—— 陈青河拧开一瓶矿泉瓶盖,浇头冲如满头的污渍。 这都是之前抵挡虫潮留下的痕迹,大多都是对冲掉极具腐坏性的强酸。 “青河哥哥。” 林水善递来一条干毛巾。 “嗯。” 陈青河接过毛巾,顺手便包在淋湿脑袋,用力搓擦起来,他目光却不再乖乖站在一边的水善身上,而是车前方破败的公路景色。 倒塌公路广告牌, 没有亮光的路灯,杂草丛生的荒地,沦为废墟的沿边建筑物—— 按照之前从地图获取的信息。 只要再过二十公里左右,他们就能到达通往梅城,与常山市两座城市的交汇岔口,虽然横穿两座城市都能够到达广陵城。 但是分析过途经的公路线附近大大小小的山岭,服务区、村镇等资料,靠近为内陆的常山市相较梅城更安全,同时能节省不少时间。 “咳,咳咳咳。” 车后座传来剧烈的咳嗽声音。 林乐山平躺在车后座,经过康志桥等人一路以来的应急处理,昏迷已久的他终于缓过气来,右手搭在额头,疲倦地搓揉起来。 “大山叔叔。” “你感觉怎么了?” “阿山——” 康志桥搀扶着林乐山坐起来。 林乐山闭着眼睛,虚弱无力地对围在附近的严悦如、康志桥、小四眼微微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没事,不用他们紧张。 “山子,能自己坐吗?” 康志桥还不敢放手,他右手撑着林乐山的胳膊。 林乐山却闭口不答,他额头缠着一圈厚厚的绷带,在橙黄色车灯映照下,脸色异常煞白,嘴唇干裂,呼吸微弱。 之前遭遇如此严重的车祸,此时还能够醒来,多亏了他强壮的身体。 “你们先都让开——” 林乐山深吸了几口气,右手按在胸口,他的声音变得极其嘶哑,就像喉咙有痰咳住一样。 “山子?” 康志桥一愣,他被一只无力手轻轻推开。 还没反应过来,他面前紧闭双眼的林乐山,徒然睁开眼睛。 诡异的是… 他一双眸子竟然闪烁着淡淡萤绿色的光芒,瞳孔也隐隐变得与人类不同,有种似狼一般的形状,给人感觉相当诡异与危险。 “康志桥吧?” “啊,康——志——桥。” “嗯,这个名字不好发音,音调我也不喜欢。” 林乐山闭眼睁眼,当着众人面前活动眼球。 他似乎适应完以后,侧目看着惊诧注视自己怪异举止的康志桥等人。 “山子?” “你突然怎么了,不认识姐夫了吗?” 康志桥要伸手去抓,就发现自己手被挡了回来。 “认识。” “你是严悦如,你是武萧——” 林乐山先却毫不理会一脸惊诧的康志桥,先是看了一眼抱着儿子的农妇,然后是目瞪口呆,眼神茫然的小四眼。 他似乎在确定名字,反复在嘴里呢喃着三人的名字。 校车后排所生的异常。 前排位置的陈青河三人都看在眼里。 陈青河从座位上站起来,把手里的毛巾放在一旁的水善肩膀上,眼神示意她在原地不要乱动。 黄子澄一边驾驶,一边分神通过后视镜注意情况。 这林乐山异常变化,引起所有人的注意。 “嗯?” “陈——青——河” “陈——青——河——” “这个名字用中文也不好发音……” 林乐山斜着脑袋,右手揉捏着眉心,嘴里琐碎念着无关紧要的话。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,看着地板全然没有注意到有人走近。 陈青河眉头紧皱,来到他面前。 “你们先到前面去。” 他目光一瞥,对他嘴唇张合几次想要说话的康志桥,开口命令道。 “乐山。” 康志桥忧心最后看了眼小舅子,首领命令只能照做。 片刻后,校车后排就只剩下林乐山与陈青河俩人,其他人都退到前排靠驾驶附近的座位上,在此距离内若有意外,黄子澄能够在第一时间挺身保护。 他们远远向看向车后座,林乐山再次抬起头。 “你就是陈青河。” “嗯,他记忆中的人类的进化者。” “生命气息——” 林乐山萤绿色的眸子,幽幽盯着陈青河。 他眼神平静,如一潭止水没有一丝波澜,完全与之前林乐山不同,就算是陈青河也无法看出他的情绪波动。 忽然,陈青河心头浮现异常的感觉。 他浑身仿佛有被某种力量窥视的感觉,顿时引得身体不由做出反应,向后退了几小步,离至一个安全距离。 “难道…” 陈青河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。 他能感觉到现在面前的林乐山,很可能或许已经不是本人,尤其想到之前在新阳村经历,他脸色也不由变了。 “他难道是执行官?” 陈青河在心中暗自想到。 前世执行官具体模样始终成迷,当时能够知晓也是地球一批最巅峰强者,他曾经不过是资深进化者,还没资格接触到这等秘密。 思索间,他之前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消失不见, 陈青河目光盯在林乐山的左肩,虽然肉眼什么都没有,但他感知力有种之前在新阳村的感觉,同样是被类似不明力场反弹回来。 不过由感知力得到的信息,在他脑海反馈出一副球型形状的物体。 紧接着,他耳边便传来“林乐山”的声音—— “哦?竟然是中等战士的标准?” “末世开启至今不过是三十九天,竟然进化到第二阶段。” “这真是难得…” “林乐山”眼眸泛着微微惊色。 他看着陈青河,食指与中指并拢摩擦下巴,就这样熟视无人的,独自喃喃自语着。 “执行官?” 陈青河眼睛微亮,不确定问道。 他能够肯定面前的林乐山,已经不是以前的林乐山了,而是占据他身体的执行官,至于如何他觉得肯定与那飞行棋射下光束有关系。 “年轻人,你很让我意外。” 林乐山眼眸惊色更加浓郁。 他面容也首次出现肃然之色,很意外对面年轻人竟然知道自己存在。 难道他接触过其他人? 一时间,他似乎也只想到这种合理解释。 “……” 陈青河沉默以对。 虽然当时在将林乐山救回后,就隐约有些这方面的猜测,但他不知为何这执行官偏偏要选择这林乐山,还用那般夸张方式附身? 如何与执行官相处! 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经验,前世对于执行官的印象,完全是一种刻板严谨、按照既定规则办事的冰冷机械。 听到俩人之间奇怪对话。 校车前方一众人虽然听不懂对话的含义,但即便是林水善这样年纪的孩子,都能隐约感觉出这林乐山已不再是以前他了。 不明原因的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。 “咳,咳咳咳。” “林乐山”,或则说是附身的执行官,他捂着嘴,忽然哮喘似的咳嗽起来。 在一阵剧烈咳嗽过后。 他低头一看,掌心多了一滩暗沉的血迹。 “咳,这具身体很不好。” “那帮家伙传送得太粗暴了。” “不行。” “脉搏下降,心脏加速,脏腑至少有七处受到强烈撞伤——”林乐山(执行官)在手腕,腹部几处部位轻按了几下。 陈青河凝神看着。 他能看出这执行官正在用某种手法,确定他目前这具身体的状况。 “给我,ABZ—24422号修复药。” “蛋白质,维生素,矿物质…等剂量增强。” 林乐山(执行官)染着血手,在座椅上擦了擦,侧目对肩头位置,说道。 陈青河目光一凝。 他感知力能感觉到林乐山(执行官)肩膀,似乎有某种东西,尤其是他感觉某种特殊的能量力场,正在波动与收缩。 下一秒,陈青河等人注视下。 一只外形类似无针注射器的东西,竟然凭空出现,落在林乐山(执行官)的手里。 “一共三十毫升。” “分三次注视,第一次注射约0.35秒后,再注射5毫升,然后将剩余药剂一次性注射完毕。” “预计,五分钟内第一次修复将结束。” 林乐山(执行官)扯开衣领,将无针注射器对准自己胸膛。 哧。 ABZ—24422药剂开始注入。 第一次注射完毕。 在0.35秒以后,又精准再注入5毫升药剂量。 然后,他不做停留将剩余药剂注射干净。 “——呼。” 林乐山(执行官)长长舒了口气。 他疲倦的闭上眼睛,张合着嘴唇,轻轻吐气。 就这样在众人注视当中,脑袋向后仰倒在座椅的椅背上。

上一篇   第三十九章 断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