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栽了 - 末世重生者

第六章 栽了

我……命……你的! 一句吃劲全部力气才说出的话,却蕴含了黄子澄此刻的心境。 这不是肝脑涂地的效忠,不是大仇得报的冲动。 只是一笔付出与回报的交易。 “好。” “记住你今天的话。” 陈青河微微点头,伸手捏住魁英的嘴,不顾他反抗按到地上。 嘎吱,嘎吱。 黄子澄上齿下齿用力摩擦着,眼眸弥漫着扭曲的残忍,仿佛这个突然闭上嘴,用怨毒眼神注视自己的越南人不过是一只禽兽。 对,这帮越南人是彻头彻尾的禽兽! “雨…侨…我…能…为了…报仇了!” 黄子澄盯着魁英,用眼神无声说着—— 他蓦然张开,一口咬在魁英的颈部,如恶鬼一样用牙齿咬住他的脖颈,唾液横流,森白牙齿磨咬皮肤,试图找到皮表组织下的动脉。 他的四肢已经虚浮得无力! 他的身体头脑,视力,嗅觉……出现了退化! 但这些都不重要,这些都阻挡不了他内心的仇恨,他要亲自解决掉越南人,哪怕他姿态再丑陋,哪怕再辛苦。 铜古色的皮表被牙齿撕咬开,血液已经将黄子澄的唇口染红,霎时让他如同一头从地狱还阳的嗜血食尸鬼。 陈青河,燕馨婷默默看着。 “变态!” “这帮华夏人看不出来也和越南人一样都是变态,仁慈的主啊…为什么你让善良无辜的维卡斯,不得不这帮变态东亚人在一起——”辛格倒吸着凉气,恐惧之余在心里对上帝祈祷。 他就不明白不过是个女朋友为反抗强暴而自杀,有这么不共戴天的臭怨吗?竟然到了用牙齿也要杀了他的程度。 简直是野兽,饮血茹毛的原始人! 印度贵族式的思维实在对此难以理解。 黄子澄咬得很慢,至今没有找到魁英的动脉,但他很有耐心,一处不对就换下一处,直至到咬到正确的位置。 “……” 魁英脖颈的伤口仿佛不存在,紧咬牙关。 他的眼神却一刻未变过,从头至尾只是一种对死亡的冷寂,如潜藏在阴暗处准备伏击猎物的毒蛇,在等待最佳的出手机会。 “对,就是这个眼神——” “一般进化具有偶然性,但偶然又存在必然,绝大多数进化者通常发生进化先兆,都是在一种情感激荡到极致的状态,然后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跨入那奇妙生命进化的一步。” 陈青河眼眸发亮,全然忘我的黄子澄为了青梅竹马报仇心境,如撬动进化大门的钥匙,正在逼迫他一点一点朝生命进化迈进。 他能感觉到! 721套房四周的宇宙暗能量,不再似一潭平静的湖水,而是漾起圈圈涟漪的水波,再以很缓慢的速度聚集着。 突然! “赵哥,婷婷就是在这咯~” 申红那腻人的哀怨声音传了进来,只见她原因不明的折返回来,还被一个身材高瘦,下颔留着碎胡,有一双不对称大小眼的中年人,亲密搂着肥.臀。 “……” 燕馨婷见到这男人一刹那,双手紧紧攥住。 是他! 帝豪酒店警卫主管赵堂,不少人怀疑他曾陷害保安队长王师虎,虽然并没有证据,但他已然成为众人心目中的凶手。 也是这个人顶替王师虎位置后,像脊椎骨被打断汉.奸,再也没有王师虎一样凝聚国人抱团对抗外国人的作态,而是对越南人主动服软,眼睁睁去看自己同胞被越南人侮辱。 警卫主管? 陈青河不动声色,看着神情诧异的赵堂。 很明显… 此刻,躺在地上脖颈血淋淋一片的魁英,让赵堂意识到情况的不对劲。 “赵哥,学生仔是不是要变成怪物了?” “你看他…他就像野狗一样在啃越南人的肉——” 申红一副要恶心作呕的表情,双团雪白胸部随呼吸上下起伏。 赵堂不动声色,从腰后握住泰瑟电击枪。 进门第一秒起他就在暗中观察,但却没有发现武器的影子,不过越南人莫名躺着被疯狂啃咬,还有印度佬那置身事外一样闪得远远的态度,令他对此刻诡异状况十分不解。 有古怪! “你是谁?” 赵堂盯着在场唯一的生面孔。 “我是子澄的同学——” 陈青河扬起微笑,故意转头看着燕馨婷,说道:“从第一天起就在酒店了,不是什么陌生人,如果不相信你可以问问婷婷。” 燕馨婷诧异的睁大眼睛。 婷婷! 听到这熟人的称呼,赵堂心底涌起一团邪火,好似陈青河夺走他的玩具,曾经有过老婆出轨经历的他,最他.妈痛恨就是戴绿帽子。 ×你——娘! 敢碰老子玩过的女人,白脸小子! 赵堂拔出泰瑟电击枪,对准的陈青河,冷厉道:“臭小子,原来你和王纣那帮臭贼是一伙的,老子就在琢磨他坑走老子一半“伙食”逃到哪里去了?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回来自投罗网!” “我和王纣一伙的?” 陈青河嗤笑,觉得莫名其妙替人背了黑锅。 不过,他可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,尤其是对怀有敌意的败类。 “没事,你可以不承认。” “到时候,老子把臭小子你一口烂牙拔掉,看你究竟会不会说不说——”赵堂气炸了,感觉到面前这小子狂妄到极点。 前阵子王纣那帮人乘着混乱被偷走一批吃的,这口恶气未消,竟然现在一个不知从哪个旮旯蹿出来的臭小子,不光是当自己面调戏他的女人,还敢笑吟吟对自己挑衅。 “Oh,my—God!” “——Mr.赵是不是疯了,竟然对进化者拔枪,不行…必须离这离绿帽佬远一点,善良的维卡斯才不想被牵累。”见到赵堂的挑衅,辛格吓得脖子缩起,屁股扭着跑出玄关。 果然! 戴过绿帽的男人就容易因女人而失去理性,竟然连进化者也敢肆意挑衅。 “就凭你?” 陈青河眼神不屑。 “没教养的臭仔子!” “既然想要找死我就成全!” 赵堂狞笑一声,果断扣动泰瑟电机枪的扳机。 兹。 一串电光闪烁,只见速度每秒60米的镖弹,瞬间就飞到陈青河面前。 即便隔着五厘米厚的衣服,镖弹也能成功作用,并在5秒钟以内多次放电,每次持续时间为百万分之一秒。 对镖弹的威力,他自信万分! 甚至在射击刹那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这臭仔子,像前阵子那帮没见识南韩棒子一样,倒地口吐白沫抽搐的狼狈模样。 陈青河只做了一个回击动作! ——五指张开,手掌向前抓取。 只见飞射到胸口的镖弹被右手握住,但既不是赵堂想象中电击奏效的画面,而是陈青河拳缝黑色火焰一蹿而逝。 直接焚掉镖弹! 管你是不是能释放高压80万伏脉冲电的镖弹。 这种东西对付进化者,简直不值一提! “不可能!” 赵堂失声尖叫,就要扣动扳机再补上一枪。 可惜他没有机会了…… 嗖。 陈青河已来到赵堂面前,右手擒住他握枪手的手腕,看似缓慢地反转一扭,旋即一声如杀猪般的惨嚎在耳畔响起。 “啊!” 赵堂疼得涕泗横流,右手不自然的垂下。 “是哪个人说要拔掉我的烂牙?” 陈青河余光轻瞥一眼申红,明知故问问道。 “不,不…是我!” “是他说的,赵哥…都是赵堂说的!” 伸红一张狐媚俏脸尽是惧色,立即抽身离开赵堂的怀里。 在她眼里… 这病怏瘦弱的年轻人,骤然变成恐怖的猛兽。 ——进化者! 那拳心内一瞬而逝的黑火,就是最好的证明,这种人物根本不是她所能对抗的,这刻她恨死这不长眼的绿帽佬了。 “你觉得我要怎么处置你才好?” 陈青河淡淡道。 “我——” 赵堂单膝跪了下来,他知道这次自己栽了,惹到不该惹的怪物。 沉默,寂静。 此刻,众人焦点都在赵堂身上等待他的答案,却没注意到房内一角。 魁英,脖颈血肉模糊的这个越南人。 骤然,他眼眸徒然充斥着暴虐,如走投无路终于等来绝死一搏机会的死徒。 “thuy?—n—nhan~~!(船民)” 魁英像凄鸣的夜枭一般,疯狂大吼道。

下一篇   第七章 阮维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