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草糊糊,小蚂蚱 - 末世重生者

第四十二章 草糊糊,小蚂蚱

陈青河深深看着林乐山(执行官)。 他能感觉到正在被某种力量查看身体情况,显然这林乐山(执行官)又在动用那种力量,探查他的身体信息。 “你的秘密我就不探究了。” 林乐山(执行官)轻声说道。 他手中的元素雾刀重新化为金属物,被他随意放在大腿边上。 “你们驶上梅城方向的公路。” “按照这个速度再行驶两个小时左右,就能到达国道出口,然后再拐入晋河镇,你们能在镇子入口发现一处小商品批发市场。” 林乐山(执行官)盯着校车驾驶的背影,说道。 车内却沉默下来。 黄子澄抬头看向后视镜,紧盯着陈青河的背影,等待他的决定。 这个团队首领是他! 陈青河的决定就是命令,不管这个来路不明执行官说话究竟说了什么,对于他们而言根本不算数,决定权依然在首领手中。 陈青河目光闪烁,没有立即答应下来。 虽然他不清楚这执行官前往,晋河镇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目的是什么,但像元素雾刀这种外星武器,唯一能够获得的途经只有执行官。 但根据他前世的了解,执行官在地球扮演的职能各不相同,有的是进入人类聚集地,伪装成幸存者暗中观察研究人类,有的则潜伏进人类高层,执行某种不为人知的任务。 不过,他觉得面前这名不知用什么方式,和原因附身在林乐山身体的执行官,绝不是发放外星武器装备那么简单。 “子澄,按他说的做。” 陈青河心里平衡各种得失及情况,最终决定答应这执行官。 不论,他抱有什么目的。 这肯定与他个人无关,而所谓的好处多半也不是空穴来风,毕竟身为外星执行官,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有必要对他欺骗。 两人根本没有利益冲突,更没有过节。 林乐山(执行官)微微点头。 “乐山——” 见到陈青河同意,康志桥等人也彻底明白了,面前这林乐山不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人,而是占据他身躯的外星人。 以前的林乐山,死了。 现在的林乐山,只是陌生的执行官! …… 一小时半过后。 在261国道距离出口部分,还有二十公里一段公路沿边停着一辆抛锚的校车巴士。 蹬,蹬蹬蹬。 一两鬓斑白,胡渣稀稀拉拉的中年人,低头看了一眼信号现实为无的手机,他丧气地从车内走下,抬头朝不远处一片果园看去。 虽然环境黑暗,他什么也看不到。 但是那被破坏得狼藉的果园内,正有一群穿着破烂小棉袄,羽绒服的孩子,他们围着一只用砖石临时搭起的灶炉,手中各自拿着塑料小碗,眼巴巴看着锅内正在熬煮的食物。 这是几天以来,孩子们期待的一顿热食。 唉。 中年人叹息着,他半蹲坐在巴士左前车轮。 他叫孔丹华,末世以前是白海市内一所松柏小学的老师。在灾难降临当日原本带着学生准备前往,岛外工业园上一堂课外实践课,却不曾想到过末世到来得如此突然,经历过千辛万苦逃到附近一处村庄,度过了最难熬的第一周。 而今一个多月过去。 当初五车共一百二十名的学生,到如今却只剩下了区区十五名,再加上老师与巴士司机在内,也不过是二十一人。 孔丹华疲倦半眯着眼睛。 他很累,这不仅是身体劳累,还是内心的疲倦。 末世为了生存下去,尤其是带着如此之多的未成年的孩子,这压力可想而知,一月来他实在经历过他多悲欢离合,还有人性丑陋。 他仰头望向头顶灰暗天空,现在已经是接近凌晨时分,周围除了隐隐熬煮食物的声音以外,只有忽有忽无的虫鸣。 果园那头十分安静。 十五名幸存孩子根本没有同龄孩子的吵闹,他们最大不过十一岁,经历过这一个月来的末世生活,早以养成安静习惯。 孔丹华闭着眼睛,手机按下关机键。 巴士抛锚已过去三天了,在这期间也有不少车队经过,但大多是毫不停留地疾驰通过,即便停下也大多不怀好意想要从车上找到必需品。 好在,公路边上有一片果林,他们平时都躲藏在那里的深处休息,几天来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,没有遭遇幸存者袭击。 “老师…” “这是丁老师要我拿来给你的。” 孔丹华失神的时候,身旁传来像软糯一样的童音。 “晓夜。” 孔丹华睁开眼,他侧头就看见有一女孩走来。 这是个绑着单马尾,身上穿着水紫色的羽绒服,一双戴着轻松熊手套的小手,捧着一碗绿稠稠的不知明糊糊,每步都走得小心翼翼。 他连忙站起来,快步来到的女孩面前。 孔丹华知道这是学生担心他,所以特意为他送来了。 “来,给我。” 孔丹华伸手接过糊糊。 这碗糊糊所用的材料,大部分是一路来采摘到的各种野草或野果。 他轻轻一吸气。 鼻子闻到是一种土腥味。 “晓夜,吃饱了没有?” 孔丹华伸手摸了摸面前,小脸被冷风吹得红扑扑的学生。 手指传来粗糙的感觉。 秋冬季到来,没有末世前的护肤品保护,大多数学生都失去了孩子特有的柔嫩。 “嗯,吃饱了。” 夏晓夜微微点头,眼睛格外明亮。 “喏,那别站着了。” “你不用等老师喝完,外面危险赶紧回营地去。” 孔丹华灌了口草糊糊,舌尖传来微微腥苦的味觉,他表情却没有一丝变化,末世来临所有人都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,尤其是他味蕾对食物辨别力,早已经出现了问题。 不过,他曾记有一次食物短缺。 活活饿了近十个学生,在体会过那种饥饿中等待死亡的绝望感,就算末世前被父母溺爱着的娇气的学生,也强迫自己坚强起来,对各种食物不再有抗拒厌恶的情绪。 或许草糊糊难喝,恶心。 但这些经过脱水干燥等简单处理的野草及野果,却能够维持人体基本的热量,也是为何他们能够顽强存活至今的根本。 孔丹华灌了几口糊糊。 满口都是土腥味,他见学生在原地没动,想要等他喝完糊糊送碗回去,便身手用推了下,嘴里催促她赶紧回去,耳边又传来一个声音。 “华叔叔。” 一小身影摸着黑,在夜色中小心翼翼走过来。 “老师,是小朵。” 夏晓夜认出了声音主人的身份。 她拉了拉孔丹华的袖子,在夜色中隐约看到有个扎着羊角辫的身影,缓慢靠近而来。 “嗯。” 孔丹华匆匆灌了几口草糊糊。 他寻着声音看去,单手拿着碗。 空出左手打开手机的电源,用亮起的屏幕照向八点钟方向,这是个鼻子挂着鼻涕,脸蛋肉乎乎,穿着小红棉袄走来的女孩。 女孩远远就露出甜甜的笑容,对他伸手挥着。 孔丹华这个孩子,是一次前往郊区仓库寻找物资的时候,从一间凌乱保安室角落发现的,如今他依然清晰记得当时情形。 保安室的角落处,躺着两具被手握匕首自杀的尸体,在他们不远处堆着一些必需品,当时小朵蜷缩包裹被子睡在父母边上。 尤其是他看到小朵父母留下的遗书,讲述他们被死骸咬伤,再到为了不死后变成怪物,连累女儿自杀的经过,于是留书祈求发现女儿的陌生人,收下必需品替他们照顾孩子。 当时他心被婶婶触动到了,所以便救了这孩子。 女孩,小名叫做小朵。 今年才刚过完六岁生日不久,末世前才刚要上幼儿园大班。 “华叔叔。” “今天的糊糊真好喝,丁老师说放了草莓。” “你有吃出来吗?” 小朵走近抱住孔丹华的大腿,眨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声音十分甜腻。 草莓? 孔丹华蹲下身轻抚面前孩子的小脑袋。 为了给十几个小时没进食的孩子一点安慰,今天这锅草糊糊特意放了一颗草莓味的水果糖,但相对一口锅而言一颗糖果作用几乎为无。 “小朵,吃出来了?” 孔丹华柔声问道 “一点点。” “不过就是和小指头那样小——” 小朵小眉头紧皱,她表情像是在努力回忆什么,她伸出小指头,轻声说道。 “嗯。” 孔丹华从右手口袋,顺手拿出一只用干草编的蚂蚱。 他将草蚂蚱放在小朵的小肉手里,又摸了摸她脑袋,柔声说道:“现在和晓夜姐姐一起回去,以后不要再一个人出来,知道吗?” “这是小蚂蚱?” 小朵大眼睛闪烁着亮光。 末世来车队每个孩子都得到过这样一只玩具,虽然它制造粗糙,没有以前玩具那样的精致有趣,但没有孩子会嫌弃它。 手机亮光下,小朵比弄了几下草蚂蚱,甜甜说道:“谢谢,华叔叔。” 说完,她拉起已经来到身边的夏晓夜右手。 ——嗡。 这时,他们身后公路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鸣,此刻有车子正在朝这里快速驶来。 孔丹华脸色一变。 从声音来判断,这是两辆重型汽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