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战利品!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章 战利品!

他不甘心! 只能如此轻易束手就擒,就算是死——他也要决死一搏。 “嗬!” 阮维武不顾伤势,大声暴吼。 满腔不甘吼出,他后腰徒然发力,身体如横转陀螺翻转过来,右手伸进上衣胸口,瞬息间就掏出隐藏的92式手枪,这是他最后的杀手锏。 整个过程迅雷不及掩耳! 倒地,翻身,掏枪……不过用了2秒而已。 但还是慢一步。 咻—— 又是一道拇指粗细的黑火炎箭,激射而来,直接将92式手枪蒸成铁水。 阮维武手指扣动,触碰到的却是炙热的铁水。 顿时,他整只右手已没了知觉,掌心一片血肉模糊,92式所化的铁水如滴落的烛水,溅落在他的腹部及前胸各个部位, 兹,兹,兹。 上衣冒起黑烟,肉焦味随之弥漫。 “嗯。” 阮维武咬紧后牙,竟然强忍住巨痛,不哼一声。 陈青河来到他身前,居高临时俯视着遍体鳞伤,已无还手之力的阮维武,若非他刚刚手下留情,这个越南人此刻已被黑火焚成骨渣。 不立即杀他,是有话要问! “呼——呼。” 阮维武沉重喘息,眼神却是平静。 当首次见到陈青河,阮维武就清楚感觉到此人暗藏的危险,那是一种从血山肉海走出的压迫感,如今这种感觉更加强烈。 “你应该有什么要和我说的。” 陈青河淡淡道。 他不关心阮维武的死活,也无半点干掉进化者些许兴奋,这种程度货色在曾经他做掉过不下百人。现在在意只有那部分外出的越南人在哪里——斩草要除根,这个道理他铭记于心! 尤其这是一帮穷凶极恶的越南毒.枭。 “你果然没死…” 阮维武仰视着陈青河,却无一丝求饶的念头。 作为毒枭对于生死他早已看透,曾血洗对手全家老幼的时候,他就知道这样一天会到来,因为没有世间本无对错。 只有实力强弱之别! 眼前学生仔他足够强,有本事碾杀他们全部人,所以他能够主宰一切,反之如果他们有这样的实力,死就是这帮华夏人。 女人沦落为玩物,男人成为下贱奴才! “这就是你想和我说的?” 陈青河盯着阮维武的眼睛,沉声问道。 某种意义上,他和阮维武是同一类人,冷酷视他人为草芥,心狠手辣,可以抹杀掉一切对自己产生的威胁事物。 但他至少还有自己的底线! “咳,咳——” 阮维武呕出鲜血,微微摇头。 他知道陈青河想要知道的… 但如今死志已明,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卖剩下同胞的消息。 “是吗?” 陈青河知道想撬开阮维武这种人的嘴,十分困难,所以他根本就不抱有希望,不如从其他没死的越南人下手。 他就不信! 那一个个越南人嘴都和阮维武一样硬。 呼,陈青河掌心燃烧起火花。 眨眼功夫,一把尺长的黑火炎刀形成,被他反握在右手中。 炎刀斩下——阮维武首级被干脆利落地取下。 “到死都不说,何必呢?” 陈青河提起阮维武的首级,看到这死不瞑目的神情,呢喃道。 右手的黑火炎刀迅速消失,他调走就往回走。 解决了阮维武以后,那帮剩下的越南人就是废物,没有注意的价值。但他刚走没多远,就看到走廊拐角处,辛格鬼头鬼脑地露出半边脸。 当印度人看到他,确定没有危险,就跳了出来。 “大人…您果然神功盖世,天下无敌!” “真的砍果切菜地解决掉这帮变态越南人,当真是威猛得一塌糊涂啊!小的…对您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…延——那个什么。” 辛格挺直着腰,举起双手,仿佛迎接凯旋归来的英雄,大拍马屁。 “你来干什么?” 陈青河面无表情,对印度佬这通马屁话置若罔闻,更看不见眼前辛格这张瞬间委屈的脸,冷然问道:“我允许你出来过?” 对不听话的人,他从来没有好感。 “大人,请您听小的解释——” “小的这是担心大人回去以后,发现剩下那几只侥幸活下的越南跳蚤乘机逃跑。所以就妄自主张,号召大家一致对外,发动人民群众力量,艰辛万难下,以三位保安同志受伤的代价,终于成功把垂死挣扎的越南跳蚤捆成粽子!”辛格昂起脑袋,神情骄傲,声音高昂亢奋。 这一刻,他不是号称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贵族。 而是,神圣忠诚,红海报当中冲在革命最前列的先进分子。 陈青河眉毛一挑,只是凝视着辛格。 “大人!” “小的,真是全心全意为了您,为群众!” 辛格被陈青河看得心里发毛,心底大骂教自己华夏历史的教授,为什么说华夏人最喜欢共—产主义……真是狗屁。 眼前这家伙就不喜欢! 该死,这什么眼神好像要把无辜善良的维卡斯看穿。 “闭嘴。” 陈青河眉头一松,绕过印度人走去。 有了个马屁大帝转世的印度人在身边,似乎能让生活多一点乐趣,不过那口四级汉语水平的中文,他听得很不习惯。 “呼,真难伺候。” 辛格松了口气。 不过,未来生活是否滋润,生命能否得到保障,关键就在这位“大人”身上,身处异国的末世辛格倍加思念乡土风情。 啊,美丽的恒河水! ×××××× 一小时以后,帝豪酒店十层1024房间。 敞开欧式房门,从外面走廊通过玄关就能能远远看到,膨化食物、糖果、桶装整箱泡面、食用调味料、日常药物、桶装水、干果、海鲜干货、威士忌,白兰地酒类等可长时间存放的必需品,在宽敞的客厅整齐分放好。 足足一个客厅的物资! 甚至,套房卧室内还有十台五柜门大冰箱,冷藏着各种异坏食物。 陈青河坐在叠成小山高的啤酒前,手握原子笔,在日记本上笔走龙蛇,对越南人这宝藏一般的物资进行登记,清点。 从现在开始,这部分东西属于他,陈青河! 与之相比,警卫主管赵堂靠着剥削,压榨同胞攒下的物资,简直不值得一提,他连仔细清点的兴趣都没有。 全当礼物送给其他幸存者! “食用油十箱,泡面五箱——” 看着笔记本上的统计,陈青河嘴角上扬。 根据他的保守估计,越南人的物资可供十五人奢侈生活一个月,乃至更长的时间。 “有了这些物资,我就可以组建我的团队!” 陈青河眼睛微亮,握紧原子笔。

上一篇   第九章 阴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