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秦 - 末世重生者

第八十七章 秦

哒。 恶魔沙浦在陈青河面前再次停下。 “阿奇亚,昨天你在酒馆。” 恶魔沙浦盯着陈青河的双眼,能感觉到此人(恶魔)的平静,丝毫没有流露出过分的慌张,这与它从恶魔安伦那里所听到描述很像。 “是的,沙浦大人。” 陈青河回答道。 “昨天…” 恶魔沙浦背过身去,眉头微蹙,说道:“伊恩,它来到黑暗区(恶魔工厂)到死前,共接触过三十人(恶魔),前面二十九个我都已经让人找来,一一亲自审问过。” 三十个? 陈青河能够此话感觉到这恶魔沙浦,对于自己第三子的重视度。 也对! 恶魔沙埔地位一定远比它的儿子高上不少,但任务腕表却没有对它发出额外的限时任务,这只能说明恶魔沙浦本身实力可能并不强,它的下族管家身份很可能并非靠武力得来。 “你是我最后一个被我找来谈话。” “——知道这是为什么?” 恶魔沙埔余光注视着陈青河表情变化,说到最后的时候,话音一顿。 它为摩尔家族的分族服饰多年,早已练出一套识人(恶魔)的手段,只要这阿奇亚(陈青河)表情有一丝异常的变化,都能看出一些端倪。 陈青河微微摇头。 “呵。” 恶魔沙埔徒然冷笑一声,慢慢转了过来。 它暗铜色的眸子闪烁着阴冷光芒,就像吐着红信子的毒蛇。 “大人!” 陈青河脑袋更加低下。 不管是最早的转圈,还是刚刚那番话,以及现在的冷笑,方式或许都各不相同,但目的都是对他心理施加大压力。 “想吓唬我?” 恶魔沙埔久久不说,只是眼神越加阴冷,陈青河也不是简单人物,自然不会中了恶魔沙埔的计量,他在心底暗道:“老家伙现在这一套肯定不止对我用过而已,估计在我前面二十九个,都被这老家伙用相同的手段来一遍。 “是你杀了伊恩!” 恶魔沙埔久久才开口,不过声音低沉嘶哑。 来了! “大人。” 陈青河早预料到恶魔沙埔会如此,将心里一套说辞,大声说出口,“昨天以前,我根本就不认识您的第三子,更没有爆发冲突的矛盾,我有什么理由去杀害它?!” “哼,是吗?” 恶魔沙埔伸出干枯的右手,按在陈青河的肩膀,嘶哑道:“阿奇亚,你说什么时候一只狡猾的狐狸会讲真话?” “沙埔大人,您——” 陈青河假装出惊慌的表情。 它能感觉到那只握在肩膀的手,力道越来越大,好在这样程度对伪装虫的伪装根本没有影响。 恶魔沙埔咧嘴,露出半边森白的犬齿。 以陈青河与它这样近的距离,他甚至可以看清恶魔沙埔长舌的颗粒软组织。 “沙埔,你够了吧。” 恶魔安伦从沙发站起,无奈道:“我看你这一套演了半天,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线索,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。” “哼。” 恶魔沙埔在陈青河肩膀的手主动松开。 它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,希望能得到一点有用的线索。 “谢谢,安伦大人。” 陈青河假装地松了一口气。 “小事。” “你过来这边,坐。” 恶魔安伦对陈青河招了招手,指向他沙发边上的一张木椅。 “是。” 陈青河惶恐地来到恶魔安伦边上,然后小心翼翼地坐下,从这个角度向下看去,可以清楚俯瞰到奴斗场的全貌。 上一次,人类奴隶与死骸战士表演已经结束,场中央是一堆高高叠起的人类碎尸,三五名恶魔平民正拿着铁锹清理残骸。 斗场阴暗角落,身着黑袍的暗魔正在检查上次表演,被人类奴隶砍伤的死骸情况。 “阿奇亚。” 恶魔安伦递了一只高脚杯在陈青河面前,微笑道:“下场表演很有意思,绝不能错过,你就留下陪我们看完这场再走。” “谢谢,大人。” 陈青河恭敬地接过高脚杯。 他低头一看酒杯,这是杯混合人类鲜血的怯若夫,单是这样一杯就能顶上,黑暗区(恶魔工厂)工作的恶魔平民大半月薪水。 “不管到底是谁杀了小伊恩。” “我沙埔一定会让它付出代价,把凶手挫骨扬灰!” 恶魔沙埔重新坐回沙发,审问了三十个“嫌犯”没有消息,它心情极为糟糕,坐就拿起高脚杯灌下一大口怯若夫。 拿起怯若夫酒瓶,恶魔沙埔独饮起来。 它嘴里神神叨叨念着恶魔伊恩的种种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。 听着恶魔沙埔的念叨,陈青河酒杯拿放在嘴边,迟迟不敢喝下。 “阿奇亚,不用理它。” 恶魔安伦侧目看着陈青河,说道:“你尽管喝酒就是了。” “是,大人。” 陈青河轻抿了一口。 混合人类鲜血的怯若夫腥味更加浓烈,像是在喝医用血浆一样,但恶魔就在身旁,就算心里排斥这类东西,他必须喝下。 “小伊恩死去,沙埔它很伤心。” 恶魔安伦瞥了陈青河一眼,便感慨道:“啧啧,如果我有这么优秀的儿子,某一天突然死掉,换做我也无法接受。” 优秀? 听着两名恶魔的回忆,陈青河这才对恶魔伊恩有点了解,这被他沙死的家伙似乎很有潜力,不管是在武技方面,还是血脉浓度都令它的老子沙埔极为满意,期待这伊恩能接任未来能管家一职。 突然。 “秦!” “秦,秦,秦秦!” 奴斗场沸腾起来,看台上的恶魔纷纷站起来,握紧拳头,大口喷溅着酸臭的唾沫,齐齐喊出相同的人类语言。 “秦?” 陈青河放下剩下小半杯的怯若夫。 他凝神向下望去,掠过人头攒动的看台,就看到一个男性幸存者在超过五十名的恶魔战士押送下,步入斗场中央。 “这人是——” 陈青河眸子一凝,看清人类的样貌。 这男人有一张普通至极的脸,他体型并不高大,上身穿着件恶魔缩小版的皮甲,一双明亮的黑眸藏在凌乱的刘海下。 整个人最为突出的亮点,便是他的手臂,自然垂落能到膝盖,以陈青河眼力能看清楚这人大手虎口长着老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