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交手 - 末世重生者

第九十章 交手

“阿奇亚,再过片刻便来了。” “这种活在他阴影下的日子,何时才会是尽头——”恶魔奥格长长叹了一口气。 终究它理智占据了上峰,并没有做出过激的冲动。 …… 与此同时。 圈场地底下五十米。 “目标就在上面?” 秦用站在地底,他所能活动的空间大小只有一平米不到,周围空气充斥着泥土味,氧气含量极低,好在身为进化者身体素质之强大,闭气五分钟以上绝不是问题。 “对,就在正上方。” “恶魔已经在同一位置停留两分钟,动手要就快一点。”秦用口袋传来叶紫瑞的声音,他能够在地下五十米自由行动,自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「绝对切割」,而是草编人偶的特殊能力。 秦用眼神一凝,黑眸泛着森冷的光泽。 他双指并拢成指剑,体内暗能量悄然外散出来,然后猛地抬起头。 绝对切割,发动! 四周土层像是被无数刀片狠狠划过,他所站的空间瞬间扩大三四倍大小,他踏空而上,脚下每步都似踩在台阶蹬高一样。 草编人偶「空气台阶」。 一米,五米,十米,二十米—— 秦用就像一台人形钻钻地机般,蹬着空气台阶越来越接近地表。 隆,隆隆。 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 恶魔奥格感觉到脚下颤动,这异常颤动感觉,让它本能地向要远离。 恶魔奥格还没有离开几步,它刚刚所站的区域就塌陷下去,地底的泥石钢筋碎片飞出,切割土层轰鸣作响在整个圈场。 秦用冲出地表,一跃冲出数米高。 ——乓,乓乓。 随着他的出现,周围一片牢笼铁杆就被看不见的无形刀片切割成碎片。 “这是什么……” 恶魔奥格只看清那道破土冲出的黑影,踏空朝他急冲过来。 一股强烈危机感在恶魔奥格内心滋生,它能感觉到这道黑影目标正是自己,正要转身逃跑的刹那,脖子就突然遭到一记重击。 又是谁—— 晕倒陷入黑暗之前,恶魔奥格似乎看到自己最憎恶的上级出现。 “你要杀它?” 陈青河单手提着比它伪装的恶魔阿奇亚,还要高出半个脑袋的恶魔奥格,就看到秦用在一片“泥雨”中冲来。 虽然肉眼无法看到,但感知力却能辨别出秦用周围三米内,有密集的刀片状气刀,相互摩擦,尖啸朝他压盖而来。 “这能力绝对是S级潜力!” 陈青河不敢小视,以他经验能看出这能力并非是简单空气刀,而是一种介于精神系与能量系,构造出来的气刀。 为了避免暴露身份,他绝不能再众目睽睽下发动能力。 黑暗力场,激发。 0.1%、0.2%、0.3%、0.4%、0.5%、0.6%—— 陈青河周身出现一圈黯光,就在他撑起黑暗力场的刹那,气刀已经接踵而至。 “死!” 秦用看着面前的“恶魔”。 他对于能力非常自信,似乎已经看到“恶魔”被切割成肉末的画面,在末世这一路以来,任何食物面对能力切割之下,都没有丝毫抵抗力。 气刀压向黑暗力场外围,但不是他想象中的画面,而是消失,气刀大范围与他本人失去联系。 “不好…” 秦用强行压下能力失效的骇然。 他第一时间便转身暴退,要与面前这长相俊美的“恶魔”拉开足够安全的间距。 但早已晚了! 在他能力失效便露出破绽,陈青河右手握拳,耳畔回响起噼啪,噼啪的静电声,他将恶魔奥格抗在自己左肩。 战神秘法,雷霆—— 三倍于进化者的身体,再加上秘法对爆发力的增幅效果,即便是秦用这样前世的巅峰强者,只感觉到“恶魔”如一道疾电急掠到他面前。 陈青河巨力灌输整只手臂,拳头轰然砸来。 秦用仅仅来得及做出防御动作,他双手交叉护于面部。 蓬! 秦用感觉到左臂被一股巨力压下,他前臂凹陷下一块拳印,那由陈青河轰出的巨力,让他如一枚炮弹般坠向地面。 “哦?” “竟然消失了——” 陈青河扛着恶魔奥格滞空,他向着秦用坠地方向看去,就见到此人背部在与地面接触的瞬间,就像手指按入柔软的海绵般,借着下坠的惯性钻入地底,转眼人影便消失不见了。 陈青河落地,瞥向肩上的恶魔奥格。 潜入黑暗区(恶魔工厂)的进化者,自然不仅仅是他一人而已,昨夜恶魔杜康身死自然多半是进化者所为。 只要是副队长级的恶魔,都有可能登上任务的暗杀名单。 不过,在他强制潜伏时间结束前。 他不允许身边再有类似恶魔杜康这样事件出现,所以出手救下恶魔奥格。 “大乱了。” “这下不知道又有多少会被杀掉——” 陈青河目光朝周围牢笼看去,走道上到处是仓惶逃窜的人影。 因为秦用刚刚的暗杀有一部分牢笼被破坏,这部分人类幸存者乘机逃出牢笼,他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寻找着圈场出口。 光是他看到的就有超过两百人,不过这样逃跑盛宴仅仅持续了片刻,被恶魔当作肉畜圈养的幸存者,怎么可能逃得过,身体素质足以与进化者相媲美的恶魔战士之手? 圈场的混乱很快被控制,但仍有一部分幸存者死在暴怒的恶魔守卫铁器之下,不过这部分人以逼疯的年轻男女居多。 “阿奇亚!” “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 不远处,传来一个恶魔浑厚的说话声。 陈青河向左手边看去。 他就看到在数名恶魔守卫前,一手拿长剑,脸上沾着人类鲜血的紫发恶魔走来。 这恶魔叫做泽西,如他一样身份是圈场监事,由于所负责管辖的区域与恶魔泽西接近,这几日凡是遇见也有相互攀谈过。 “刚刚有杀手。” 陈青河瞥了一眼,恶魔泽西握在手心的人头。 这颗人头是个年轻女人,那漂亮大眼睛瞪得圆滚,还残留着对生的迷恋。 他所在区域与恶魔泽西管辖区域正好是交接地带,所以此次逃跑的幸存者中,有一部分是这恶魔泽西管辖内的幸存者。 “杀手?” 恶魔泽西停在陈青河面前。 它瞥了一眼陈青河肩头上的恶魔奥格,作为一名监事,脑子自然不笨,对于刚刚混乱源头有了一个大致概念。 “人跑了。” 陈青河将肩上的恶魔奥格放下,说道:“似乎是冲着奥格过来的。” “嗯。” “最近黑暗区(恶魔工厂)似乎有人类战士潜入,我听说巡逻队那边已经抓到不止一个了,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类虫子,竟敢打起我们这边的主意。” 恶魔泽西微微点头,倒是没怀疑陈青河的话。 它可不同陈青河这样刚上任没多久的监事,作为一名老监事,自然有许多渠道能了解到黑暗区(恶魔工厂)内的各种动向。 最近一段时间频繁暗杀的消息,它当然有所耳闻。 “要怎么处理?” 陈青河目光闪烁,问道。 发生了暗杀这样事件,又由此引起幸存者溃逃的混乱,绝不是光凭他们能够独自处理,要如何上报为表示出尊重,自然要好好请教下恶魔泽西这个圈场前辈了。 “你——” 恶魔泽西咧嘴微笑,刚要说话就被身后人类焦急的吼声打断。 “爸,你带书然从那边走!” 一个染着满头黄发,耳垂挂着大大小小耳钉,长相秀气,穿着件破烂潮服的年轻男人,被一恶魔守卫压倒在地上。 他拼命地挣扎,不想被系上铁镣。 “这帮呱噪的臭虫!” 恶魔泽西烦躁转过头,骂道。 就在那年轻男人前方几米远,一个年过五旬的发福中年人,手拉着不到十岁的男童,不顾一切地向前逃去。 恶魔守卫只离俩人不过三米,以恶魔战士速度只要片刻,就能抓到这只满脸无助的人类虫子。 嗯? 陈青河也闻声看去。 当看到那被恶魔守卫按在地上,已经被绑上铁镣的年轻人,他的瞳孔一缩。 一个名字在他内心再次浮现。 “安烈恫!” 陈青河差点失声叫出这年轻人的名字。 在前世他不止一次看过这年轻人发黄的照片,听过他的故事。 “阿奇亚。” 恶魔泽西发现陈青河异样的情绪变化,开口问道:“你脸色不对,怎么了?” “没有。” 陈青河平复内心的悸动。 “两只虫子!” 恶魔守卫一把抓住发福中年的肩膀,像提起小鸡仔似的将他抓到面前,大声嘲弄道:“就你们那一双小短腿,想在我达克面前逃走,就算给你们十年也不可能——” “完了。” 发福中年人在心中绝望道。 “安锦江。” 他却没有注意到,不远的陈青河看到他面容,平复的内心又泛起波澜。 “还有你。” “小肉*虫子,你这满脸鼻涕模样真可笑。” 恶魔达克另只手抓着男童小腿,将他整个人倒提抓起来,在面前轻轻摇晃,故意戏弄面前紧抿嘴唇,不想哭出声的“小虫子”。 “安书然。” 陈青河看到男童绝望的模样,勾起诸多有关于他前世的回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