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拜伦的烦恼 - 末世重生者

第九十一章 拜伦的烦恼

陈青河站立着,默默注视。 “啊!” 安烈恫被恶魔守卫倒掉提起,头朝地面。 此次,圈场千载难逢的逃跑机会,他们就这样失败了。 他真的不甘心,很不甘心。 没有人真的甘于成为肉畜! 人类哪怕是陷入绝望,只要面前有一丝渺小的希望出现,都会紧紧抓着这小小希望不放,安烈恫这末世前忧虑忧虑的富二代同样如此。 他的被擒,只是圈场的普通幸存者一个小小缩影。 “爸,书然。” 安烈恫脑袋随着恶魔守卫步伐而摇摆着,他逐渐离自己父亲越来越近,却没有一丝心喜的感觉,只有疲惫和绝望。 虽然是富二代。 但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末世生活,各种发生在眼前的惨剧,已经磨平了他的菱角,更把他这年近五旬的老父,末世前身为市值达到一百亿的集团董事长,内心傲气磨平。 没有觉醒为进化者! 不论,末世前你是什么身份,想要活下去唯有强大的武力才是保障。 安锦江轻轻摇头。 他知道这次趁乱逃跑失败了,还不知将会面临恶魔们怎样的惩罚,希望儿子不要冲动,最大限度控制好情绪。 安书然大眼睛积着泪水。 他虽然使劲咬牙忍耐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却能让任何人感觉到这孩子的绝望。 “你们三只肉—虫子。” 恶魔达克用别扭的中文,沉声说道:“待会,我达克要放你们一点血,好好尝尝传说中人类鲜血的美味滋味。” 闻言,三人身体不由得一颤。 当他们绝望之际,不远处传来陈青河的声音。 “达克,把人带过来。” 陈青河盯着两名恶魔,命令道。 这是他管辖区域内的守卫,他作为监事自然能一眼认出。 阿奇亚? 恶魔泽西不解看向陈青河,它能看出这三个人类虫子,似乎有些特别地方,不然怎么能引起堂堂一名监事的注意。 “泽西监事。” 陈青河没有解释原因,只是请求道:“能否把这三只人类虫子移到我的管区?” 转移? 恶魔泽西看着被恶魔守卫抓脚,倒提来到它们面前的三只人类虫子,不论它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三只虫子有何特别之处。 安家父子三人,眼神惊恐周围的恶魔。 不过,考虑到待会向上级汇报,需要这阿奇亚(陈青河)配合,恶魔泽西也不想因这三只小小的人类虫子,惹出不快。 “泽西监事,如何?” 陈青河盯着恶魔泽西,再次问道。 …… 三小时后。 圈场混乱完全平息,秩序重新恢复。 陈青河所管辖牢笼一角,在经过他精挑细选过的预备团员牢笼旁。 “爸,恶魔究竟要干吗?” 安烈恫手揉着脸上的乌青,他看向对面的牢笼。 此刻,他的弟弟就被单独分开,关押对面牢笼内与一陌生金发女人呆在一起,不过好在不像他们,恶魔不知出于什么目的,竟然让人送来毛毯,还有干净的清水。 安锦江拧开矿泉水。 这也是刚刚恶魔送来的,起初心存芥蒂他还不敢喝,但时间久了便想清楚在这圈场,他早已不是末世前那叱诧商场的企业家。 只是一只待宰的肉畜! 当初能被关进圈场,还多亏他个人保养有佳,相比同龄人轻松不少,才没被当作无用老肉直接被恶魔杀掉。 “爸——” 安烈恫一揪父女的袖子,眼神示意他朝外头看去。 嗯? 安锦江放下矿泉水。 他看到那之前将他们要来的“恶魔”(陈青河),拿着只绿色酒瓶,来到他小儿子关押的牢笼前。 咣当。 牢笼开启,见到“恶魔”走进牢笼。 当因为是背对他们的关系,加上陈青河所伪装的恶魔阿奇亚体型想对人类十分高大,这让正对面的安家父子看不到里面的状况。 “你照顾好他。” 陈青河手拿着怯若夫的酒瓶,低头看着卓娅,沉声说道:“如果未来有需要,只要不过分都可以向我的副手提出。” 他在圈场作为监事的这几日,除了恶魔以以外,注意最多便是这乌克兰女人,她身上那进化者在病疫期阶段特有的生命气息,已超过二十天水平。 依照前世经验,这个女人一旦觉醒为进化者,潜力足以冲击巅峰强者。 更以他观察,这女人似乎对他的身份有了猜测。 不过,这也是! 就算他有过前世潜伏黑暗区(恶魔工厂)的经验,终归从本质来讲他仍然是一名人类,也会不经意做出一些看似奇怪的动作,或许恶魔看不破这些动作背后的意义,但有心的人类则不然。 这乌克兰女人,便是这样! 听完陈青河这番话,一直将头埋在大腿间的卓娅,忽然抬起头,她如今这不再妩媚动人的脸庞,仍性感的嘴唇抿紧。 她没有说话,只是把破羊毛衫胸口拉低。 此刻,以陈青河所站的角度,可以将这乌克兰女人的胸口完全看清。 不论是那雄伟的白色团*团,还是那两颗粉嫩的豆豆。 “记好我的话。” 陈青河只是用中文再次强调。 他便冷着脸转身朝牢笼走去,将安书然特意与安家父子分开,送到乌克兰女人这里,除了考虑到女人善于照顾的原因外,更重要是这女人是这批他挑选中进化者当中,最为接近觉醒状态的准进化者。 以他的观察,这乌克兰女人就如林水善一样,都能在未完全觉醒的状态下动用部分能力。 有了这样准进化者的保护,他才能够放心! ——咣当。 牢笼再次关闭。 陈青河走在湿漉的走道上,灌了一口怯若夫,口腔充斥着浓烈的腥味。 安家父子的出现。 让想起一个前世对于至关重要的女人身影。 如果没有这个女人,他前世绝不可能在进化者道路上走到资深者的地步,或许早早就在末世中成为一具不起眼的白骨。 “安家人已经安排妥当。” “接下来,也该动手了——” 陈青河目光闪烁着冷光,为了避免暴露身份,他这几日都是谨言慎行,除了被恶魔沙埔和恶魔霍尔那两次以外,几乎只是往来于圈场与石屋两点之间。 负责,认真! 这是他在圈场给众多恶魔留下的印象,也因此渐渐一些对他提拔为监事不满的声音,在他负责的作风下暂时消失。 今天也到动手的时候。 暗杀名单除却恶魔霍尔的时候,还剩下足足九十九名恶魔。 …… 黑风酒馆,二楼大厅一角。 陈青河坐在酒桌,独饮着怯若夫,身在其他饮酒吵闹的恶魔当中,他本人就像缅怀过去的恶魔一般,毫不起眼。 “恶魔沙迦,配—种圈栏的监事之一。” 陈青河饮着怯若夫,如今他的味蕾已经习惯这血腥红酒的味道,他看向左手边吧台方向,那里坐着一排恶魔。 吧台前共有二十名恶魔,其中坐在正数第三座位,有着一头黄色短发的肥壮恶魔,正是暗杀名单上第十六号目标。 而它一旁左右两边共六名恶魔,都是配种圈栏的监事! “恶魔洛克。” “恶魔赛尔,恶魔希塞——” 陈青河在吧台前位列暗杀名单上的恶魔名字。 他所执行的任务是目前最高难度的C级任务,能够出现在他暗杀名单上的恶魔,至少也是监事级别的恶魔。 足足一百个暗杀目标! 就算其中有一部分不是监事,但如果黑暗区(恶魔工厂)内,突然在短时间内有几十名恶魔监事死去,这将引起恶魔高层的警惕。 “我现在基因优化率有接近47%的程度。” “发动能力,施展火焰烙印的话,以我目前的优化率来看,最多能够延时46小时至47小时之间,约每两天处理一批目标,这样在一周内至少能解决三十名恶魔左右。” 陈青河心中估算自己的能力,在接下来强制潜伏时间结束以前,在不过分引发黑暗区(恶魔工厂)警惕前,最多能杀死的目标数量。 二十到三十名! 以陈青河前世经验估算,这样监事数量最多只能引起负责黑暗区(恶魔工厂)基本安全事务的巡卫管事警惕。 “任务关键是强制潜伏期结束的三天。” “我需要在此之前,将剩下九十多名目标的行踪彻底掌握。”陈青河拿着怯若夫站起,假装要移动座位接近吧台方向。 当初为了完成限时任务。 他不得不留下只有一小时长度的火焰烙印,但这批配种圈栏恶魔不同,给予他时间非常充足,到时候案发过去两天。 就算他曾在酒馆出现过! 对他产生怀疑,也没有有效的证据。 …… 五天后,黑风酒馆的顶层。 凡是黑暗区(恶魔工厂)的恶魔,都知晓这酒馆的顶层,乃巡卫管事办公休息的房间。 蓬! 管事房内传来一声拍桌声。 门前,两名恶魔守卫听到此声音,不约而同地相互对视,露出无奈的神情,几天来它们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声音。 这样声音代表着又一批人(恶魔)遭到暗杀! 负责黑暗区(恶魔工厂)安全事务的拜伦管事,自然极为恼火。

上一篇   第九十章 交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