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人才 - 末世重生者

第九十四章 人才

“如此就值得我等期待。” 古革巨人肩头上的恶魔莫林,它传唤自己的管家随从,“——布朗!” “是,少爷。” “阿瑟夫,你们让大家伙动起来。” 古革巨人铁脚上站着一体型略微佝偻,有头淡红发色的老迈恶魔,它身着黑色的华服,脚踩皮靴,眼袋下垂,琥珀色的眸子却极为明亮。 它正是此次降临黑暗区(恶魔工厂)的门罗家族老仆‘布朗’,伺候了足足两代的上族子嗣,如今是门罗两兄弟中,大哥莫林的专属管家。 此刻,所有恶魔才发现古革巨人下的几道身影,之前古革巨人这庞然大物实在太吸人(恶魔)眼球,让不少恶魔都不由忽略,此次跟随两位门罗少爷一同降临的仆从们。 咔吱,咔吱。 两道身影从古革巨人脚后走出,它们那套通体暗红色的全身铠甲,立即令在场的恶魔们意识到来者的身份。 随扈! 摩尔家族两位少爷都有专属的随扈保护,这背景神秘的两位门罗少爷,降临地球怎会没有人(恶魔)保护? 黑暗区(恶魔工厂)的恶魔们,看向随扈身后十几几名煞气逼人,一点也不逊色与它们摩尔家族雷刹,阿曼达两名随扈的恶魔护卫。 这名为阿瑟夫的恶魔随扈,背后蝠翼猛地用力展开,撑起厚重的翼甲,在深吸一口气后,发出一声高亢又带尖锐感觉的长吼。 “呜——” 这个长吼对于古革巨人是一种讯号。 就如人类驯服犬类,通过训练让它们明白主人手势的含义,恶魔的这个声音便是让古革巨人缓步前进的意思。 铛铛,铛铛铛。 恶魔阿瑟夫手里握着足有人类手掌粗细的黑—链,在它一声长吼结束后,寒风吹刮下,恢复安静的核心区域,回响着一阵沉重铁链的撞音。 地面剧烈一震,两名古革巨人各自向前迈出一步,光是走路就令大片水泥地被踏碎,大片烟尘泥沙飞扬而起。 巨人前进! 立即引得刚巧挡住去路的黑暗区(恶魔工厂)高层,纷纷避开,生怕古革巨人像虫子一般将它们踩扁。 巨大身影从恶魔们头顶迈过,在恶魔随扈驾驭下,每步都走得十分平稳。 “辛普森。” 古革巨人肩头再次传来声音,“哈哈,别以为现在你保持沉默,我们就会忘记你之前要给我和大哥的惊喜。” 这说话声音阴邪,显然是来自门罗兄弟的罗恩。 “罗恩兄弟。” “你们到时候等着看,便是了——” 辛普森热情回应,它的大哥帝丹为了招待好贵客,都曾亲自降临地球,作为家族最有力的竞争者,怎能没有做好准备? 这可是攸关族长之位! 它辛普森也有一颗雄心,要带领摩尔家族变得更加强盛。 咚,咚咚,咚咚咚。 古革巨人朝着黑暗区(恶魔工厂)外围走去,那巨影渐渐消失在夜色当中。 “大哥。” 恶魔约克轻声说道:“几位少爷都走了。” 恶魔贵族子弟们同护卫一起离开,但核心区域却还有恶魔停留,但大部分都是黑暗区(恶魔工厂)的高层。 在这里,它们身份最为卑微! 连去伺候上族少爷的资格都没有,只能静等两位厂事接下来的指示。 “约克。” 恶魔华纳听着那越来越远的巨人脚步声,问道:“人类酒店,你都处理好了吗?” 两位门罗少爷下住的酒店,位于黑暗区(恶魔工厂)五百米左右,这是一家位于梅城西南角的五星级希尔顿酒店。 “大哥,你放心。” 恶魔约克神情严肃,道:“这事关乎我等命运,自然早就准备妥当。” 此次,若能让门罗家族的贵客满意! 在地球玩得尽—性,最后不论是辛普森,还是帝丹少爷,都会给予它们奖励,说不定还会被赐予回归上族的资格。 回归上族! 这是所有下族恶魔梦寐以求的事情,所以这次在接到消息,恶魔约克早早就亲自处理好了,上族少爷的所有吩咐。 “嗯。” 恶魔华纳微微点头。 希望一切顺利! 只要不出意外,那它和兄弟就很有可能回归上族。 与不少上族少爷交往过的恶魔华纳,非常清楚帝丹,辛普森两位少爷在上族的声望,以及作为候任继承者的权利。 …… 与此同时,黑暗区(恶魔工厂)圈场。 “动作快点。” “达克,你这个懒鬼,没看到大人就在边上。” 恶魔奥格脸上贴着创可贴,监督着负责转移幸存者的恶魔守卫。 虽然不同生物,但对人类有益的部分药物,对于恶魔同样有所作用。自从那次暗杀过去,几日以来在人类的药物,以及恶魔强壮体魄下,恶魔奥格几乎完全恢复。 陈青河手握皮鞭,静静随幸存者队伍前进。 他面无表情,看着身旁脚上拷上着脚镣,整齐排成一列的幸存者,缓慢走在冰冷潮湿走道上,在恶魔守卫监视朝新牢笼前进。 一共有五十人! 有红箭特种部队,有归国定居的华侨,米国职业棒球队的明星,也有专业的医生护士,甚至有国内知名的院士学者,五十人几乎囊括对末世生存有用的各大行业。 这都是他在黑暗区(恶魔工厂)潜伏期间,经过好几轮仔细筛选,最终决定的团队成员。 虽然大多都带着疾病,以及外伤! 不过其中八成以上是准进化者,而且都是病疫期时间都近半个月之久,就算剩下两成还未觉醒,也是令人无法割舍的宝贝人才。 “李博一。” “今年四十岁,末世前国内物理领域的知明院士李宏赡的后代,其父在年轻时参与国内最初的核研究,816地下核工程等军方隐秘计划,因自小受到父亲影响,十岁便跳级进入初中,十六岁考取研究生,投身于物理领域,在三十岁时填补了国内物理领域的几项空白。” 陈青河看着队伍当中,一头发灰白,戴着高度近视眼睛,额骨很高,脸色煞白,嘴唇泛着冻紫色,一身军大衣的中年人。 拖着沉重的脚镣,李博一走得并不快。 “魏安。” “今年四十三岁,陆军735医院的副院长,有过近二十年丰富的外科手术经验,目前已经病疫期第十二天,能力类别暂为不明。” 陈青河目光从老人身上移开,落在他身后三个身位的中年身上。 这中年人一张方正国字脸,嘴唇很厚,一路走来都板着脸,眼神留意着四周,但陈青河能感觉到此人,此人掩饰得不错,但目光在他身上停留次数却是最多的。 “黄仲昆。” “今年四十三岁,新加坡籍华人,末世前在该国裕华区是位小有名气的宝石商人,在港澳台三地都设有珠宝行。病疫期时间已经超过十五天,觉醒能力类别暂时不明。” 陈青河看着项安背后,穿着一套高档手工西装,脚下却只穿着两只棉袜的中年人,只见他不时深吸鼻子两下,双手抱胸,不时又伸出来,用力搓揉手掌,可见十分怕冷。 “王帝。” “今年二十五岁,小名王阿弟,末世川省来到福省打工的普通打工者,但凭着努力与执着,在梅城开起一家小超市。病疫期时间第十九天,觉醒能力类别暂时不明,有待特别观察。” 陈青河向队伍后方扫去,落在宝石商人身后几个身位,一个瘦竹竿身材,长腿长手,乍看十分憨厚的年轻人。 这人是除了乌克兰女人以外! 他在圈场内发现病疫期时间最长的准进化者,所以也对此人特别留心关注,即便这王帝毫无特长,但他觉醒后潜力值得期待。 似乎察觉到有目光在注意自己,王阿弟看着陈青河的后背,竟然伸手去拍前边的新加坡华人,用迷茫无知的眼神,小声询问这前面的恶魔监事是不是在看自己。 不过,得到的只有新加坡华人‘黄仲昆’的白眼,以及快步前进的反应。 作为精明的宝石商人! 绝不想和这种敢在恶魔面前说话,大脑似乎断路少根线的白—痴呆在一起。 陈青河将一切看在眼里。 但很快他又朝长长队伍末尾处看去,幸存者队伍前行缓慢,但他没有催促的原因,恶魔守卫们也懒得理会人类虫子的速度问题。 “傅羽寒。” “今年三十岁,末世前本地恒宇集团的公子,但个性古怪,米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后,没有继承父亲的家业,反而远赴日国应征牛郎,在两年前归国后却流转于各大夜店,本省最有名的花花公子之一。” 陈青河放慢脚步,与一外衣穿裹着女士貂皮大衣,五官如女子般精致,有双丹凤眼,身材纤细的年轻人,并列走在一起。 这人便是傅羽寒! 光从外表来看,很难想象这家伙今年已过三十岁,到了能被称为大叔的年龄段。 “病疫期十八天,觉醒能力类别暂时不明。” 陈青河瞥了傅羽寒一眼,这花花公子竟然察觉到他的目光,还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。 陈青河能看到这家伙一口白牙上,那粘粘在门牙上的黑米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