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蚁工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三章 蚁工

时间如水,五天转眼过去。 期间,陈青河几乎呆在酒店天台,展开黄金秘法吸收宇宙暗能量,虽然他已经成功觉醒了前世的能力,但仍处于病疫期,所以身体还在无时无刻地吸收死性暗能量,为他修炼增加了不少修炼速度。 体内细胞吸收死性暗能量,再经过千百次地淬炼活化,最终完成死性能量到活性能量的转化过程,在远超过一般进化者,乃至天才进化者的活性暗能量刺激之下,陈青河第一构层基因如同枯木逢春,万物新生般迅速优化。 这是生命跃进,升华! 五天以前,陈青河结束进化,基因优化率就达到了10%,如今却仅让基因优化率上升5%,达到15%的基因优化率。 此时,帝豪酒店721套房。 幸存者集中在这里,为陈青河等人送行而来,当然并非没个人都是自愿,比如说被绑死在角落处,眼神怨毒的警卫主管。 “最好统统死在外面!” 赵堂四肢被捆绑一张靠椅,他骨折右手至今没有得到医治,每日忍受除了排泄以外,只有一顿稀粥及肉体折磨的日子。 不是喜欢剥削,不是喜欢压榨吗? 那么就先享受下其他人被剥削压榨的感觉,然后再来体验其他惩罚。 当然,这恶趣味的折磨! 并不是出自陈青河的大脑,天以来他每日每夜地修炼,怎么可能把在心目中与爬虫等价的警卫主管放在心上? 而是来自印度人的脑袋,幸存者当中也只有他具备这么丰富,奇葩的想象力——当然,借此陈青河发觉了印度人一个新的潜在天赋。 天生的调教师,审问官! “越南人竟然真的没有回来。” “看来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知道了阮维武的情况——”陈青河站在落地窗前,远望朝阳才攀过地平线的灰暗天空。 黎明前至清晨七点钟,这是血蝠活跃频率最低的时间段,选择这个时间出发,最能降低不必要的意外发生。 “大人!” “依照小人之见,那帮越南跳蚤一定因您威猛无敌的姿态,惊涛骇浪的霸气,而吓得瑟瑟发抖,不知藏在哪个墙角涕泗横流,屎尿横流,向仁慈友爱的上帝祈祷原谅。”辛格将一罐俄国鱼子酱罐头塞进包里,张口就来马屁。 印度人面前欧式长桌摆放着三只登山背包,以及不下二十种的物资,大多都是一些平日极少见的奢侈品,如古巴高斯巴雪茄、82年拉菲等等东西,这并不是用来和普通幸存者交易,而是进化者。 豪华酒店,自有它的优势! 能得到外界难以寻觅到的高级物品。 但是对于计划离开白海市的陈青河来说,更急需从进化者手中交易到对他旅途有用的物品,如汽车改装工具、备用轮胎、无线电对讲机、防毒面具、压缩食品等东西。 陈青河对印度人的马屁已有了免疫力,无视他呱呱不停的马屁,继续观察酒店下方街道的怪物分布及动向。 “大人就是谦虚。” “你说对不对,黄兄弟!?” 辛格浑然无视周围人快要吐的眼神,双手迅如疾风将桌面上的东西收入包内,发挥着印度人这方面“开挂”的特长。 唰,唰,唰—— 不一会功夫,前一刻还凌乱的桌面已然被清空。 “……” 黄子澄坐在沙发没有丝毫反应。 “黄兄弟,要风趣幽默一点!” 辛格背起登山包,走到黄子澄面前调试背带的长度,说道:“Relax,微笑,开心。” “闭嘴。” 黄子澄抬头冷冷盯着他。 “No~这么没幽默感怎么行?” “按照大人的意思,以后我们就是相互关爱,守望相助的同伴了。”辛格微笑灿烂,白亮的牙齿一闪一闪,友好注视着面前脖颈有处缺肉疤痕的学生仔,这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进化者。 陈青河那边他难有机会增进感情。 但对付一个象牙塔长大的学生仔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,分分秒秒的事情吗? 印度人对于自己魅力相当自信,他年轻时也曾风流过,在米国搞.过不少金发妞,体验过奶.牛骑士的米国生活,当然绝对不是靠什么金钱攻势,而是货真价实的功夫! 请相信一个印度贵族的人品。 “还有经过大人的训练!” “这种玩具手枪,这几天我已经玩得炉火纯青,绝不会拖兄弟你的后腿——”辛格从后腰抽出92式,学着西部片牛仔的经典动作。 “子澄…” 陈青河目光从街景收回,看到黄子澄对任何事物漠然的眼神,心底为他担心。 自从进化以后,黄子澄性格大变! 很显然青梅竹马的自杀对他造成极大心灵伤害,对周围环境排斥,不愿意融入其中,除了对他及燕馨婷的话有反应。 就如他所说的… 他的命已经卖给陈青河,从今以后是一把最强的剑,直至“他”毁坏前都属于陈青河! “黄兄弟,来微笑一个!” 辛格屁股一落,从口袋拿出三星galaxy—s3调整着摄像头的焦距,说道:“此行充满危险我觉得有必要留下一张合影,证明我们曾有过一段至死不渝的友情。” ——咔, 一张照片拍摄完成,相比印度人一张好似要去旅游的表情,他一旁的黄子澄则冷若冰霜,仿若一块冻结坚冰。 “时候到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 陈青河提起阿迪登山包,里面装着满满鼓鼓各种奢侈品。 他并不打算带上巴雷特M82A2,这东西虽然破坏力惊人,不过弊端同样不少,不仅弹量少而且不利于机动携带。 黄子澄站起来。 他一言不发地提起最后只登山包,跟在陈青河身后,仿若没有出鞘的利剑。 哒,哒,哒。 陈青河,黄子澄一前一后走出套房。 “再见了各位朋友!” “等待勇敢的维卡斯回来,我会想念你们的——” 辛格收起三星galaxy—s3,不顾众人恶心的表情,挥着手朝大门走去。 越南人物资藏匿,以及酒店琐事已被陈青河安排妥当,绝不会有意外发生。 水仙楼的具体路线图,更是早已在一天前用彩信从对方那取得,并且水仙楼一方承诺将派人,前往约定地点带他们过来。 所以他们放心地离开。 当然! 陈青河并不打算从下水道过去,约定地点‘集正超市’距离帝豪酒店不过一个街道,直线路长仅有六百余米。 ×××××× 二十分钟后,集正超市。 这是一家曾在白海市有不少分店的本地小型超市,如今超市变成了废墟,里头遍地都是砖石墙灰,还有倒塌货架,不过却看不到一点货品的影子,可见遭到饥饿的幸存者洗劫一空。 嘎吱,嘎吱。 一双阿迪鞋蒙着不少灰尘,从超市仓库走出,是个中年人,有张典型南方面孔,一双漠然的小眼睛,精悍小平头戴着一顶矿工帽,肩背一只山寨的鸿星尔克书包。 “运气不错——” 中年人脚步停在收银台前,眼睛微亮,在角落缝隙发现了一条绿箭。 他叫阿航,末世前曾干过矿工。 而如今他却是一名蚁工,听从水仙楼的指挥,专门带领幸存者通过下水道,避开地面的怪物,安全到达水仙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