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只手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只手

万字五更,第四更到! 收藏,收藏,还是求收藏啊! ××××× 陈青河眼罩下,眸子阴沉。 跟具有王族血脉的恶魔莫林比拼黑暗力场,果然不行。 之前干掉恶魔罗恩,纯粹是取巧! 靠着偷袭,加上对方不知他的根底,才成功沙死恶魔罗恩。 但同样方法,再拿来对付恶魔莫林就不行了。 就算恶魔莫林年轻,经验方面稍显不足,但与他几回轮交手下来,已经对招数和底牌有一个大致的了解,绝不可能重复低级错误。 “来啊,继续来啊,人类!” “我莫林倒看看你还有何本事,都给我莫林全部使出来——” 恶魔莫林继续激发血脉力量,它面前蓝色血气将陈青河的黑暗力场压制到十分公分位置,这已是黑暗力场的绝对领域。 一旦被攻破,陈青河将遭到黑暗力场的反噬。 轰隆,轰隆。 陈青河身后传来一阵阵巨响,奴斗场在刚刚他与恶魔莫林交手功夫,便已被彻底破坏了,整个建筑在秦用绝对切割能力下,彻底沦为碎粉。 曾经的奴斗场已沦为一片废墟,人类奴隶乘着混乱逃亡。 烟尘弥漫,肉眼根本看不清秦用与恶魔交战的具体情况,只能见到烟尘中有几道身影在快速移动,偶尔有电磁弹射击的光芒闪现。 不过,地面几具被切成碎肉的恶魔残尸,可以看出交战的激烈程度。 恶魔阿瑟夫,恶魔史都,恶魔塔伯这批上族管家都死了,一同死去的还有阿曼达,雷刹等随扈。 手下相继死去! 恶魔帝丹与恶魔辛普森情绪可以想象,此刻它们注意力已成功从陈青河身上,转移到这两名新出现的人类身上。 任务强制潜伏时间还剩下24分37秒。 第一分钟过去,陈青河没有任何实质的成果。 但他不会放弃! 无论如何恶魔莫林必须杀死,为了更好地在末世活下去。 陈青河强撑着黑暗力场。 他看着面前完全埋在就刚刚绝对领域又被蓝血力量侵蚀了一公分,这意味着他面临黑暗力场反噬就更近一步。 能力无效! 电磁枪风险太大! 肉搏又不是对手! 陈青河盯着面前的蓝血尖刺,最近一根尖刺只距离他七公分,恶魔莫林脸孔更是几乎被密集的尖刺完全遮蔽。 面对这样几乎束手无策的局面,陈青河眸子却没有颓色。 “只能这么办了…” “想要得到什么,就付出对应的代价!” “哪怕这个代价将会威胁我的生命,我也要用它一争。”陈青河手背的黑鳞凸起变形成一个肿瘤,将电磁枪收起。 到这一地步,电磁枪已没有大多作用。 陈青河挥动粒子刀,高频率震动粒子刃斩在面前蓝血尖刺,给他的感觉就像在斩一片没有尽头的铁丝尖刺。 但陈青河收回粒子刀,然后再次举高斩向蓝血尖刺。 一次,两次,三次,四次—— 陈青河机械重复着这个动作,物质化蓝血尖刺的晶片飞溅着。 “人类,这样就没有招数?” 恶魔莫林大声嗤笑,陈青河动作在它眼里就像小丑一般滑稽可笑。 陈青河不予理会。 仿佛没有听到一样,挥斩粒子刀频率只是再加快,恶魔莫林没有发现,他面前这个人类眼罩下眸子专注得可怕。 注意力高度集中! 觉醒秘法发动后,燃烧在陈青河周围鲜红血气,随着一下下挥斩粒子刀而颤动。 “那就死吧,人类!” 恶魔莫林手握黑纹弯刀,蓦然朝自己的手腕部分,猛地割去。 顿时,蓝血飞洒。 但一滴滴血珠却绽放出耀蓝光芒,这片血液里蕴含了强大的生命力。 恶魔能力,血液再塑! 血液蓦然变大,就像生命从最初形态生长一般,短短几秒,由纯粹血液生长出肌肉和神经,乃至内脏器官。 四肢,身躯,脖颈,头颅—— 一以恶魔莫林为原型的赤裸分身,在短短三十秒钟左右塑形完毕。 细细数来,这些恶魔分身足有十具之多! 每具分身都如恶魔莫林一样是完全战斗状态,高达六米,肌肉充满爆炸性,只不过分身并没有恶魔的核心器官心脏。 它们是纯粹的血肉机器,受恶魔莫林控制。 “杀,人类——” 恶魔莫林发出命令,它却没有发现面前与自己极近的人类(陈青河)。 不知何时,背后竟然出现一圈朦胧的黑光。 这光芒并非来自黑暗力场,光芒十分虚幻,仿佛不存在这个世界一般。 陈青河一双黑眸子,侧看向身旁将他包围的十五具恶魔分身。 吼! 吼!吼吼!吼吼吼! 如同野兽一般嘶吼从恶魔分身口中传出,因为是恶魔血肉分身的缘故,它们诞生完全源自于恶魔的血脉力量。 然而恶魔是纯粹战斗种族,血液本身自然具备如野兽一样的凶残本能,所以恶魔分身是一具具纯粹杀戮机器。 它们的诞生,便是为主体杀戮。 “死吧!” 恶魔莫林看着十五具分身,从不同角度朝着陈青河扑去。 它似乎已经能够看到了,待会这区区人类被撕成碎肉的画面,恶魔莫林觉得只要人类失去那件奇特黑鳞战甲,那身体就如纸片般脆弱。 恶魔分身张开巨口,扑咬住陈青河。 手臂、小腿、身躯—— 至少有五具恶魔分身,嘴里流溢充满恶臭的口水,紧紧咬住陈青河。 噗兹,噗兹。 黑龙战甲在恶魔分身獠牙的撕咬下,响起像是橡胶摩擦的怪声。 感觉到来自恶魔分身的威胁,陈青河黑龙战甲蓦然紧缩起来,这是战甲金属生命遇到威胁的本能反应,一种自我保护。 黑龙战甲防御力增强,但即便是基础版的生物战甲,防御力也有一个极限,面对恶魔分身的轮流撕咬,黑龙战甲正面临崩溃。 陈青河面色却仍然平静,他一直在酝酿着什么。 不… 或则说在等待着什么。 “人类不反抗了?” “这样就绝望了?也好,我要你一点点看到自己被撕成碎肉——” 恶魔莫林见到陈青河没有反应,正要对分身下达放慢速度命令时。 它瞳孔一阵收缩! 恶魔莫林似乎从被陈青河背后朦胧的黑光中,看到一只巨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