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苏醒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一百二十章 苏醒

恶魔布朗变色。 地球末世降临之初,门罗家族便有意观望形势,不愿过早进入地球,但现在情况却不同了,家族两名重要子嗣死去,直接导致家族发动准备已久的力量,开始大规模入侵地球。 以它对家族的了解,虽然门落家族没有过早对地球投入力量,但早早在梅城附近几百公里内,秘密建立不少大型红洞,只要最多人类时间24小时,那么家族嫌弃第一部分兵力,那便会大范围地投入地球,寻找杀死莫林,罗恩两位少爷的凶手。 “布朗,随我来——” 恶魔博格收回目光,冷声道。 “是!” 恶魔布朗屏息,知道博格大人这是要带自己去面见穆罗族长。 …… 与此同时。 黑暗区(恶魔工厂)五公里处的万达电影院前,这薄海大道是末世前梅城最有人气商业步行街之一,如今却遍地狼藉,千疮百孔。 倒塌建筑随处可见,人行道地砖完全翻起。 恶魔残尸遍地,血液将疮痍街道染上血色。 十头变异血蝠脖颈被套上铁链,反绑在临近建筑废墟,在不远处捕食队队长班杰特的尸体,正横躺在斜倒的信号灯旁,它的胸口已不挖空,死不瞑目地瞪大双眼。 吱,吱吱。 不时街道回响着血蝠嘶鸣。 在这不久前,这支捕食队遭遇袭击,恶魔战士全体阵亡,队长也同样无一幸免,而袭击者不是别人,正是从黑暗区(恶魔工厂)逃出的陈青河等人。 万达电影院对街的面包店前。 孙信等二十几名特种军人,手持恶魔武器守护在店门前,在袭击捕食队结束以后,陈青河体内感染的恶魔病毒突然爆发当场晕厥,经过曾任陆军735综合医院副院长的魏安,进行紧急处理以后,正由卓娅单独照顾。 面包店附近,十几名幸存者则从临近超市中找出几箱矿泉水,正席地坐在在人行道上补充水分,享受逃离圈场以来的自由。 此刻,面包店内。 陈青河平躺在一张不知从何找来的脏黑床垫上,他面色发青,嘴唇干裂,身体正冒出大量虚汗,神色痛苦。 恶魔病毒突然爆发,他脏腑器官正在衰竭。 不过,此时他身体沐浴着一层充满祥和气息的白色圣光,若是有旁人在场,一定能从这洁白圣光中隐约从看到天使虚影,以及听到旋律似《奇恩异典》的神圣赞歌。 这圣洁光芒照亮面包店,随着沐浴圣光时间持续增加,陈青河痛苦有所减缓,脸部紧绷的肌肉也有放松迹象。 卓娅白皙修长五指,紧扣着陈青河的右手,她双眼紧闭,留有几处疤痕的额头,正泌着大量虚汗,可见这圣光便由她施展。 这是她未完全觉醒的能力! 一种特殊性的精神系能力,虽然目前具体能力未明,但偏向恢复类型,在未觉醒时便可以延缓伤者的各类伤痛。 一分钟过去。 陈青河睫毛微微颤动。 卓娅面色却越加苍白,但五指始终紧扣陈青河的右手。 两分钟过去。 陈青河呼吸变得顺畅许多,不过卓娅嘴唇微微颤抖,大量汗水顺着鼻梁流下。 三分钟过去。 陈青河突然咳嗽,嘴角流溢出深黑色的废血,他双眼这才缓缓睁开。 洁白圣光也在这一刻黯淡,天使虚影从淡化到消失,充满神圣的赞歌渐渐停止。 “我…晕迷多久了?” 陈青河醒来,眼神迷茫看着身旁这身材火爆,面容却布满丑陋刀疤的乌克兰女人,从他所躺角度可以轻易看到,卓娅那被汗水淋湿的大腿根部,紧绷皮裤印出两瓣弧形痕迹。 卓娅深吸了两口气,她手主动抽离陈青河右手。 她左手掌心布满汗水,间接洗去了不少污渍,露出几处白皙柔嫩。 “大概十五分钟。” 卓娅声音透露出虚弱。 未完全觉醒,她便强行发动能力,这对准进化者而言负担可以想象。 15分钟? “恶魔病毒在爆发后。” “一般需要近一小时才能初次清醒,这还是进化者体质才能做到,而我只用了十五分钟就清醒过来,这——”陈青河心头不由得一松,侧头看向自己的右手边位置,就在床垫边缘正放着一支无针注射器。 不过注射器却是空的,这是执行官兑换到的急救药剂! 这里能拿出那这等东西,也只有秦用与叶紫瑞,而按道理说这二人似乎并没有理由出手救他,反之有许多理由落井下石才对。 但他们却没有! “一定有什么蹊跷。” 陈青河回忆从黑暗区(恶魔工厂)逃离后的种种细节,当时秦用和叶紫瑞便几乎与他同时逃出,不过想到这二人最终目的地都是晋河镇聚集地的龙山墓园,他便没有太过在意。 但不管二人出于何种原因,这急救药剂确实救了他陈青河一命。 恶魔病毒爆发后,在五小时以内都是最佳治疗期,虽然目前人类手段无法应对恶魔病毒,但不代表能令执行官束手无策。 从生食恶魔心脏,到逃离黑暗区(恶魔工厂)赶往万达电影院,再到消灭恶魔捕食队,一切他仅用了十几分钟。 加上昏厥过去十五分钟,一共过去半小时左右。 “赶回晋河阵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。” “注射过急救药剂,应该足以支撑到我赶回车队了。”陈青河思索着带领团员回归晋河阵的种种细节,或许由于急救药剂缘故,他身体虽然极度虚弱,但并非没有自保之力。 “我扶你起来——” 陈青河耳边传来卓娅绵软的声音。 “谢谢。” 听到这吐音标准的声音,陈青河从思绪中清醒,看着面前这张布满刀疤的异国脸孔,他发自内心开口道谢。 他知道,若没有卓娅的能力。 哪怕是注射了急救药剂,他也绝不可能在短短15分钟内苏醒。 恶魔病毒,绝非玩笑! 这可是让进化者闻之色变的恐怖病毒。 “很丑对吧。” 卓娅拨起被汗水浸湿的鬓发,见陈青河没有反应,仍坐在床垫上,微笑道。 “对。” 陈青河迟疑片刻,还是老实说道。 这女人时而勾人得如同妓—女,时而又正经如同圣女,从在恶魔圈场的时候他便没看透卓娅,这女人就好似饰演多角的女演员,总会展现出不同性格。 “不会说谎的男人。” 卓娅抿嘴微笑,她就要起身站立的时候。 指尖被陈青河伸手轻轻握住,卓娅低头一看,便见到床垫上虚弱的年轻人,掌心黑鳞隆起形似肿瘤的凸—起物。 黑鳞剥落,一颗黑褐色恶魔心脏随之出现在两人眼前。 “这是?” 卓娅出声疑惑问道。 “你的交易条件我没忘记过。” 陈青河轻握着卓娅冰冰凉凉的指尖,抬起头看着她妩媚的双眼,他虽然右手套着鳞甲,但还是能感受到这女人指头的柔软。 交易? 卓娅想起她与陈青河在恶魔圈场的交易。 当时她向陈青河提出要恢复容貌,才会出力帮助他筛选团员。 “这是治好你脸上疤痕的宝物。” 陈青河右手一松,然后握住卓娅手腕,将恶魔心脏放在她的掌心。 这是恶魔班杰特的心脏,在圈场伪装近十天的恶魔监事,陈青河自然了解它每一个了解,像这班杰特便拥有小有名气贵族的血脉。 血脉浓度与之前黑蒂家族的恶魔萨多相似,足以恢复卓娅的容貌。 “宝物?” 卓娅接过恶魔心脏,对陈青河所说的“宝物”十分疑惑。 “对,宝物。” “恶魔心脏是恶魔的核心器官——” 陈青河简短迅速将恶魔心脏种种功效,以及使用方法告诉卓娅。 卓娅听着陈青河的描述,碧蓝眸子发亮。 她面前这恶魔心脏似乎也不再丑陋,而是让女人们梦寐以求的宝物。 “不过,记住心脏绝对不可生食,哪怕是血液也不行。”陈青河简单交代了几点注意,目光从卓娅身上收回。 生食? 卓娅自然不知道陈青河这话真正意义。 她手绕过陈青河的腋下,然后扶着他从坐垫上站了起来。 陈青河被卓娅扶着站起。 他的手臂虽然隔着一件破毛衣,能够感受到这女人饱满左峰。 柔软,弹性,坚挺! 卓娅像是没发现这小小意外,扶着陈青河走出面包店。 陈青河一走出面包店,刺眼的亮光照来。 他本能地眯起眼睛,耳边就传来操着一口川省口音的憨厚叫声,然后睁开眼,便看到一穿着件风骚貂皮大衣的俊男出现在他面前。 “老大,老大出来了。” 傅羽寒叼着矿泉水瓶,这花花公子背后探出王阿弟的脑袋。 随着王阿弟这么一行。 不管是红箭特种军人,还是席地坐在地上的其他幸存者,都朝陈青河投来目光。 再次看到陈青河张年轻的脸孔。 这批经历过恶魔圈场苦难的幸存者,心头都不由得浮现这样的念头,若非从秦用两人口中证实,这年轻人就是圈场监事‘阿奇亚’,实在不敢相信此人就是他们未来的团队首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