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阿航的震惊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四章 阿航的震惊

嘶啦—— 五片装绿箭封口被撕开,阿航抽出一片口香糖,也不知道是哪个粗心幸存者遗漏,让他十分走运地捡了一个漏。 充满薄荷香的口香糖放在口腔,异味顿时清新不少。 “嗯~” 阿航鼻孔舒服地发出一丝呻吟。 他已经有十二天没刷过牙了,舌尖传来绿箭香甜冰凉的触感,让他露出久违的笑容,自从末世暴发以来他几乎很少笑过。 第一日,他失去了年迈的父母。 当他最后一面看到他们时,死骸已经杀进父母租住的出租屋,在他们无头尸体上啃食血肉,而他却胆小地逃跑了。 他只是一名懦弱的普通人,所以十分满足为水仙楼工作的现状,至少能够勉强不挨饿,比绝大部分幸存者不知幸福多少。 末世前人们向往是财富权利,如今却是一口果腹的热食,让空腹填满是一件幸福的美事,这是如今活着最大的奢侈。 吱,吱吱—— 忽然,七点钟方向横倒的货架传来鼠叫。 “哈哈,今天一定是我阿航的幸运日!” 阿航低头,从超市破烂的卷帘门缝隙,观察到人行道外的死骸并没有反应,他稍稍舒了一口气,转向朝货架小心翼翼走去。 老鼠,剥皮去掉内脏! 就可以做成肉干,在你饿得连狗屎都能吞下的时候,这做成肉干黑乎乎的东西,能让你远离饥饿折磨,得到宝贵的热量。 五分钟后。 “看你再跑,还不是被我找到了!” 阿航抓着老鼠细长的黑尾巴,从超市深处走出,他脸上沾满灰尘,眼里却尽是喜色。 来到收银台前,阿航从背包里拿出塑料袋,一把将死鼠装进去,然后打结揉成一团,再放了背包,低头一看手表。 “4点37分,距离约定时间还早着。” 阿航小心翼翼坐在收银台,电子手表亮光让黑暗环境多了些微弱的绿光。 一般幸存者来到约定之地,用时大多往往超过预定时间,毕竟满街都是死骸游荡,谁也无法预估何时准确到达,这不是愉快的手拉手到郊区踏青,而是赌上性命的行动。 突然! 嗡隆,轰,轰—— 如钢梁扭曲的声音,伴随着炮击巨大撞击力传来,整个街道都在颤动,阿航所在集正超市墙壁四周甚至崩裂出缝隙。 “这是什么声音!?” 阿航吓得躲进收银台,不敢露头。 他不禁想到,五天好像也有过像这样的大动静,当时记得附近五六条街道都受到了巨大波及,怪物疯狂暴.动。据说水仙清洁楼的进化者透露,始作俑者是一名“变态”(进化者),不知什么原因发狂把附近死骸打扫过一遍。 难道这次也是那把怪物当作玩物的“变态”? 十分钟后,声音越来越小—— “过去看看。” 阿航一咬牙,从收银台内翻了出来,轻手轻脚来到卷帘门边上,探头望向街道。 染着黑沉血污的街道,不久前还密密麻麻的死骸之景,此刻就像被橡皮在画纸擦去一般,只有满地的残骸。 这! 阿航倒吸一口凉气,他看到一个人。 年纪不大,有着一头凌乱碎发,身材魁梧,如同壮熊一般的年轻人,却站在遍地死骸残骨堆上头,神情漠然。 最令他在意,或则说恐惧的是—— 马路十字口的信号灯、街道另一侧的店铺、人行道护栏、公交站种种与钢筋铁物等金属关联的东西,就犹如发怒的刺猬,变形扭折成一根根数米,至十几米不等的巨大金属刺。 街道的死骸就如烧烤一样被串起来! “哟,哥们。” 一个台腔叫声在阿航耳边响起。 什么人!? 阿航还沉浸在内心的震惊,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条,本能地从后腰抽出一把瑞士军刀,连退了数步,戒备看向门外。 手电强光映照下,一张异国的脸孔出现,而令阿航吃惊的是那口顺溜的中文。 “别这么紧张,哥们。” “你是?” 阿航虚眯眼睛,忍着手电刺眼的强光,在灰暗天色下看清来者是一个穿着网球服,背着高过脑袋登山包的印度人。 “你就是水仙楼的人?” 印度人露出友善的笑容,问道。 “对,你就是18980522***?” 阿航惊疑不定看着印度人,报出一个手机号码。 “是的。” “哥们,别紧张——你可以叫我辛格。” 辛格微微点头,认真打量起眼前的华夏人,除了酒店幸存者以外,他还是首次见到其他幸存者。 “哦,你…你好。” 阿航诧异对方的礼貌,他已经很久没听到这样介绍,轻声道:“你叫我阿航就行了,这次我是带你们过去的蚁工。” 说完,他收起匕首。 虽然印度人友善礼貌的态度,赢得了他些许好感,但内心戒备从未一刻消除,末世环境下两面三刀的幸存者实在太多了。 为一点东西,就能拿性命相搏。 “蚁…工是什么意思?” “抱歉哥们,中文实在太难学了,很多词汇我无法理解——”辛格仿佛没看到阿航把手放在后腰的动作,苦恼问道。 “没有什么特别意思,只是楼长定的简称。” 阿航停顿了下,按照自己的理解,回答道:如果要解释的话,不过是形容我们这种蚁过迷宫(下水道)的打工人而已。” 水仙楼目前有过百的蚁工! 他们各自承担不同的职能,有的负责向陌生区域探索,有的带领幸存者,有的负责对同伴支援,但都受雇于水仙清洁楼。 这个推动,建立这个聚集区的楼长。 “喔,原来如此。” 辛格似懂非懂的点头。 忽然… 一道手电强光照来,阿航便看到那立于死骸残骨之上的年轻人,与一个穿着黑色耐克运动服的陌生学生,一前一后走来。 “你就是蚁工?” 陈青河在卷帘门前停下,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时间。 4时:53分—— 一路走来他们花了十五分钟,本来速度不会如此拖沓,但陈青河中途让黄子澄做了点能力训练,毕竟进化以来黄子澄几乎没有实战过,对于能力运用还有相当不成熟之处。 金属狂暴! 这就是黄子澄觉醒后的能力,能够影响控制金属,并使其发生狂暴化,集正超市所在街道的金属发生极度的扭折变形,就是拜这种能力所赐。 “是的。” 阿航有些畏惧眼前的陈青河。 他看得出来,这三人当中包括那名进化者(黄子澄),都是以中间这名神态病弱,似乎不堪一击的年轻人为主。 这人才是这伙人中的首领! 难以想象,这样瘦弱的人竟然也是名进化者,阿航内心震惊又羡慕,进化者的强大已被幸存者视若超人,乃至神明。 “现在带我们过去。” 陈青河淡漠道。 “行,跟我来。” 阿航点点头,通往水仙楼的下水道就在超市后门的小巷,他打开矿工帽的矿灯,在亮光映照下朝超市后门走去。 陈青河率先跟上去。 他之所以费力要走下水道,就是为了从蚁工身上收集到一些对水仙楼有用的信息,对于目的地一无所知的感觉——他并不喜欢。 ×××××× 求收藏~,还有来点评论吧,告诉我究竟写得如何!

上一篇   第十三章 蚁工

下一篇   第十五章 新扑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