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近况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一百三十一章 近况

迷雾笼罩的山道上,三道黑影如疾风迅雷般地冲下,在到达地面约五十米左右的攻读,山下一众人就见到,黑影如腾跃而起,冲出迷雾。 陈青河,秦用,叶紫瑞—— 顿时,三人真容出现在众人视野当中。 “是他!” 王威看清来人以后,表情惊愕。 嗯? 一直在戒备王威的北田雄一,眉头皱起。 他听闻过这王威末世前是金色年华夜总会打手出身,本身又有A级评价实力,看到区区三个陌生进化者不应该如此失态。 北田雄一,他的感知力能感觉到王威情绪剧烈,眼神闪露着惊惧,紧张之色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!?” 北田雄一侧目向身后看去,此刻数百号幸存者,反应都如王威一样,普通幸存者也就罢了,但其中不乏进化者。 蓬! 陈青河,秦用,叶紫瑞落地。 离地五十米高度,单凭他们的肉体,不借助战斗服就足以化解坠力。 “难道这三人——” 北田雄一愣神间,周围猎杀联盟就像惊弓之鸟般,四散退去。 一哄而散! 王威就身处在最快逃跑一波人,他惊恐回头望向陈青河三人。 晋河镇聚集地之前发生过数起,由猎杀联盟引起的血腥事件,王威虽然来到聚集地并不久,但也听说过事件内幕。 甚至他亲眼看过事件始作俑者的照片! 他认得,清楚记得! 秦用,叶紫瑞—— 这二人正是第一,二次事件的引发者。 “陈青河!” 王威知道远比其他人更多内幕。 他同红树家具城的经理钟海通私交不错,聚集地对此人了解,可能最多仅局限于凭借一人之力捣毁猎杀联盟。 但他知道从钟海通口中了解到不少内幕! 此人,早在末世之初就做过一人独战上百名进化者的惊人事迹。 想到钟海通对此人描述时候,那绝非伪装的恐惧神情,王威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,此人联通秦用、叶紫瑞多半是撇下这一大批准进化者的神秘强者。 而他们! 竟然敢把贪婪的爪子伸向,这样三名强者招募的准进化者。 就算这里有数百号幸存者,其中进化者人数也有接近百人规模,甚至绝大多数都具有B级评价的实力,诸如他这样A级评价的进化者也有一定数量,但王威却没有丁点安全感。 别开玩笑了! 这三个可是都是评价拿到S级以上的进化者,真正意义上的怪物。 进化者人数对他们根本没有意义! 聚集地内几次血腥事件,已经充分证明得到S级评价的进化者实力。 “逃!” 王威非常果断,他第一个冲出混乱的人群,逃入建筑废墟内。 “是他!” 北田雄一也加入逃跑的人群。 他反复凝看陈青河的面容,忽然认出这正是他十天在任务区遇到的年轻人,脑中浮现此人走向C级任务区的记忆。 顿时,北田雄一加快逃跑速度。 “小白脸,看到没?” “老大就是老大,你看才刚一登场,潇洒落地,霸气随手那么一散,就生生将这数百号人吓得屁股尿流,恨不得爹妈多生两条腿。” “什么时候,我等能从老大身上领域到一星半点的霸气,那对付谁只要登场一站,昂起头,眼神凶恶朝人那么一瞪……嘿嘿。” 王阿弟手拍着傅羽寒的肩膀,丝毫察觉身旁人厌烦的神色,嘴里喷着唾沫,毫不避讳地述说自己对老大,绵绵江水般的景仰之情。 傅羽寒面无表情。 虽然厌烦这川佬的碎嘴,但为了保证团内长远友谊着想,他只能牺牲个人利益,发挥崇高牺牲精神,不断告诫需要忍耐。 表现得越好,才能得到首领越多的关注! “不过,话说小白脸——” 王阿弟抹了把嘴角,眨着眼睛看向在一身破衣衬托下,颓废帅感十足的傅羽寒,嗓门音量不减,寻问道:“咱老大究竟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让这帮人吓成这幅德性。” 傅羽寒强忍内心膨胀的烦躁情绪。 周围新加坡商人黄仲昆,为人刻板严谨副院长魏安,还有历来团内最为安静内敛,物理院士的李博一都对有张征服万千少女皮面的花花公子,投来饱含同情的目光。 这二货不知什么原因,似乎看上花花公子。 从被首领营救出捕食队后,如“花痴”一样缠上了傅羽寒,将其视为心灵倾述的头号对象。 人群角落,安家父子是在场为数不多没有被王阿弟,那嘹亮嗓门吸引注意力的团员。 安书然,安烈恫,安锦江偷偷打量着陈青河侧影。 至今为止,这年轻首领还没有单独与他们私谈,除了年幼的安书然外,安锦江父子都已十分清楚,他们以外四十七人几乎大半都是准进化者。 即便少数不是,也是诸如李博一这样国内知明的物理院士,有名有姓的大科学。 与其他人相比,他安锦江除了那堆末世后沦为废纸的钞票外,似乎根本没有资格被进入首领视野,成为有幸被救离恶魔圈场。 他本人尚且如此,更不要说能力连他十分之一都没有的大儿子,还有年幼的小儿子。 此时此刻,不仅是安家父子。 卓娅,孙信,还有一部分行为低调,暗中观察团内情况的团员,同样看着陈青河的侧影。 从龙山墓园回归! 那么团长就带领他们回到团队驻地。 久违的热水,可口的热食,整洁的衣物,柔软的床铺,悦人的音乐—— 这都是首领在路途上,为数不多开口承诺的待遇。 然而,五十人各字不同的反应。 陈青河看在眼里,他也对回归驻地归心似箭。 距离此处,约三个街道的向日葵幼儿园,约有十五分钟步行路程。 “水善,子澄。” 陈青河侧过身,看向他新自从恶魔圈场挑选的五十位团员。 …… 二十分钟后。 江河北路,向日葵幼儿园。 吼,吼! 被废墟沙土掩盖的沥青路上,大量死骸漫无目的徘徊着。 “阿超,烟少吸点——” 一家洗车行内,打火机火光照亮两个坐在破烂沙发上的身影。 左边一头膨松烫发,为手上大前门点上火的年轻人,他叫做陈超,末世淘宝网店的男模特,而在他左边上头发微秃,鹰钩鼻的中年人,是陈超的表舅马腾,末世前一家海产店的老板。 “舅,烟还剩下不少。” “前天门叔才刚死了,那惨样你又不是没看到!” “如果不是姓杨开出的条件,现在聚集地哪有人敢替那个姓杨的干活?” 陈超深吸一口大前门,吐着烟圈。 鼻子轻吸着飘散在空气中的尼古丁气味,他瞥了一眼身旁的表舅。 “阿超…” 马腾不再说话。 他知道自己侄儿说得没错,但近两个月的末世生活养成节约习惯,还是无法坐视侄儿在自己面前如此浪费物资的举动。 大概十天前,整个晋河镇聚集地不论是底层幸存者,还是聚集地秩序的建立者,都亲眼见证一场实力达到S级评价进化者惨烈厮杀。 杨万里,黄子澄! 一个是聚集地内早已用实力证明自己的强大进化者! 一个则是进入聚集地不久,该团首领一口气反杀数十名进化者,一举让猎杀联盟销声匿迹一段时日的年轻人同伴。 瞩目之战! 马腾也是那场厮杀见证者之一。 最终,两大S级进化者激战结果却是不分胜负,纷纷重伤退走。 也正因为此战,刺激到杨万里。 让这性格孤僻的进化者,在利用外星药剂恢复以后,发疯似的展开报复,同时对聚集地公开招募团员,条件极其优厚,因此在短时间内聚集了一大批实力不俗的进化者。 为了死去亲弟,杨万里曾不止一次纠集大量进化者攻打向日葵幼儿园的驻地,但是结果却均以失败而告终。 “这种鬼日子什么是个头。” 陈超拉开车行面向幼儿园的窗户一丝缝隙,他目光透过密密麻麻死骸,隐约能看到幼儿园外围的各种建筑。 陈超关紧窗户,收回目光。 他们从杨万里得到丰厚的物资,唯一使命就是监视幼儿园一切动向,每隔十二小时需要向杨万里的代理人报告情况。 这似乎没什么危险! 但陈超,马腾畏惧却不是徘徊在街道的死骸。 而是向日葵幼儿园内的“守卫者”,他们并非进化者,更不是一般幸存者。 而是上百架类似于执行官仆人的“守卫者”! 它们没有生命,没有痛觉,完全为杀戮而设计的机械怪物。 这一段时间以来,凡是接下杨万里任务,作为监视幼儿园“眼睛”的幸存者,就有不少被这批机械怪物从隐藏的废墟中揪出,残忍地结束生命。 因此“眼睛”为机械怪物取一个称号——毁灭者! 正是这批机械怪物,抵挡住了杨万里数次纠集进化者攻打驻地的行动。 突然。 吼,吼吼! 徘徊在街道的无数死骸,齐齐发出凄厉的嘶吼。 陈超,马腾心头不由得一紧。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,小心翼翼地打开面前的窗户,准备查看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