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章 引爆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一百五十章 引爆

沙尘蔽空,黄沙漫天。 死骸潮如黑色大浪滚滚而来,陈青河小队如同位于孤岛,默默等待黑潮来临。 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! “嗡,嗡嗡~~” 远处,坡道传来电磁重机引擎声。 陈青河远看着疾驰而来的七道声音,看他们脸上一丝松意,便知炸弹方面应该一切正常。 “三十七号——” 陈青河侧目向身后看去,目光落在一女人身上。 这是一个四十岁出头,一身黑蓝仿制战斗服,长发简单束起,皮肤白皙,五官却不精致的中年女人,她叫舒雅,末世以前是一名培训班老师。 在执行官测试中,综合实力评价为B级,能力「位块移动」为特殊铺助型,能够将一定范围内的物体,以坐标移动方式瞬移。 此能力作用物体质量越高,对于暗能量消耗越加巨大。 死骸潮袭来的刹那,届时就是引爆矿山埋藏炸弹的时刻,为了避免被卷入爆炸中心,唯有利用此能力移动到安全区域。 “位块移动!” 舒雅全力释放暗能量。 从恶魔兵团攻击开始,她便被陈青河有意的保护,几乎没有消耗过暗能量,为的就是此次移动小队的位置。 一辆磁浮重机约三米长度,四十公分宽度。 矿山中心坡道宽度有三米左右,能够并排停放约四辆磁浮重机。 舒雅需要移动位块形状,就好似一双并拢的粗厚筷子。 ——轰隆。 众人感觉到重机座下地面一震,矿山坡道就像被金属利器,分割出一双筷子形状,大量的土石从裂缝滚落。 陈青河所在矿山坡道,漂浮上升。 三十公分,四十公分,五十公分,六十公分…… 移动这样大面积的位块,舒雅也是头一回,她此刻就感觉身体挂上超过负荷的重物,异常吃力,白皙顿时泌出一层细汗。 这一刻,小队全体目光集中在这个中年女人身上, 四面八方的死骸潮局部已经交融,汇聚成更大一股浪潮袭向矿山。 死骸潮到达矿山,只剩下不到三公里。 以死骸最快前进速度计算,还有一分多钟的时间。 “三十七号!” 陈青河决定给舒雅更多压力,迫使她成功。 舒雅稍微抬头,正好迎上陈青河冷视的目光,她身体不禁一颤,回想起那日首领王飞章死后,这个年轻人来到团队驻地接管的一幕。 他们五十名进化者,竟然被这年轻人一分钟不到,像死狗一般被打趴在地上。 “移动!” 舒雅面对那冷厉的眼神,未被挖掘的潜力仿佛被生生挤压出来。 ——咻。 此时,上浮近一米高度的矿山坡道,蓦然在原来位置消失。 “四十一号!” 陈青河视野变黑,知道这代表能力成功。 他侧头视线移动到一个样貌还稍显青涩,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身上,周围再次恢复光亮,他们出现在三百米高度的空中。 向下看去,地面死骸浪潮已经涌进矿场。 移动至离地三百米高度,矿山坡道在引力作用下,自由下坠。 狂风呼啸,若非是电磁重机的缘故。 陈清澈小队几乎在矿山坡道下坠的刹那,全部被甩了出去。 “是,是…首领。” 学生眼神惶恐,声音发颤。 他叫季学斌,末世前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,觉醒时间不到半个月,还未完全适应进化者身份,身在王飞章团队的他,同样亲身体会过这同龄人的可怕,性格本就软弱的他,自从那日团队被接管以后,陈青河就成为他内心最大的阴影。 “气体凝固!” 季学斌后牙槽咬紧,低吼道。 他能力完全爆发,此时若是有丝毫松懈,整个小队都会完蛋,他也无法善终。 绝不能失败! 季学斌在内心嘶吼,他额头鼓胀起狰狞的青筋,自从觉醒为进化者以后,他还是首次这样拼尽全力的发动能力。 在源源不断暗能量供应下,由于下坠正在解体的矿山坡道,坡道整体蓦然一震。 陈青河小队一众,就感觉矿山坡道仿佛被某种硬物撑住,下坠趋势生生止住,面临解体的矿山坡道扬起大片沙尘。 “——嗯” 季学斌双目瞪圆,嘴里响起一声闷哼。 利用强行在半空撑住十几吨重的坡道,他此刻感觉相比舒雅强不到哪里去,若非一直被陈青河盯住,性格软弱的他,绝不可能做出这等拼命的举动。 “快…点!” 季学斌牙关颤抖,脸色涨红。 “十九号,四十九号——” 陈青河见此,立即通过联络器下达命令。 以他敏锐的感知力,能够感觉到季学斌最多只能再坚持十秒。 撑起这样十几吨重量的坡道,已经是季学斌这综合评价C级的进化者极限。 “重量减轻。” “物体漂浮。” 随着陈青河一声令下,又有两名C级评价的进化者发动能力。 空气凝固,重量减轻,物体漂浮三种能力效果相互叠加以后,十几吨重的矿山坡道终于被稳住,而下方矿场几乎被死骸淹没。 “要来了。” 陈青河从空间腕表内,拿出一外形类似于汽车钥匙的遥控器。 联络器没有关闭,他的声音每一名小队成员都听得一清二楚。 陈青河按下遥控器开关。 顿时,埋藏在矿山内的炸弹齐齐引爆,一团巨大火焰蘑菇云升起,爆炸引起的冲击波扫向四面八方,死骸在这股冲击波扫荡下,就犹如脆弱不堪的骨头玩具一般,被震得解体粉碎。 遭到冲击波破坏的死骸仅是一小部分。 绝大多数死骸,由于矿场地形巨变,随着开裂塌陷的地面被一同埋葬。 陈青河小队身处在滚滚焦烟当中。 …… 与此同时。 七公里外上空,一架黑蚊虫巢内。 蓬! 石座扶手一震,表面出现数道裂痕。 “安德烈,你说什么!?” 恶魔塞西尔手持模仿虫,此刻丝毫没有作为贵族应有的仪态,它俊美面容变得狰狞,甚至露出一口锋利的獠牙。 “塞西尔大人!” “托安,瑟尔,休斯敦……死了,都死了!” 模仿虫发出联络官安德烈的声音,那粉肉色的虫躯变化出的安德烈脸孔充满恐惧,甚至精准模仿出它目光在惊慌的转动,似乎在注意寻找什么危险的存在,以便随时逃窜。 恶魔安德烈报出的恶魔名字共有二十名。 职位各有不同,从最高的卫队长,再到最低级的小队长都有涉及。 “黑火怪物?” 恶魔塞西尔听到属下恐惧的声音,血色眸子一冷。 加上安德烈,已经有五名联络官向它汇报卫队长战死的消息。 突然! ——轰隆。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音响彻天地。 恶魔塞西尔脸色一变,握紧手中的模仿虫,发问道:“安德烈,这声音怎么回事!…安德烈,安德烈,安德烈!” 静默。 模仿虫另外一头的联络官安德烈,再也没有发出声音,而恶魔塞西尔手中模仿虫,那粉肉色身躯变形出的安德烈脸孔再次变回平整。 “死了!?” 恶魔塞西尔脸色铁青。 模仿虫恢复只有两种情况,一是结束通讯,二是模仿虫死亡。 联想到安德烈汇报的情况,恶魔塞西尔更倾向于,安德烈可能被“黑火怪物”杀死。 “杂碎,一帮废物!” 恶魔塞西尔想到属下无能,恨不得亲手撕了这帮废物。 塞西尔丑态,虫巢核心控制内的巫师学徒看在眼中,但每一名恶魔对此毫不理会,只是埋头履行份内的工作。 忽然,模仿虫触角微微颤了颤。 恶魔塞西尔绷着脸,视线移到模仿虫身躯。 “塞西尔大人,属下伯恩。” 模仿虫传出联络官伯恩的声音,身躯随即变化出恶魔伯恩的脸孔,这是张皮下血管凸起,嘴大如盆的丑陋脸孔。 “说,” 恶魔塞西尔正满肚怒气。 “大人,人类矿山发生爆炸。” “暗魔报告,死骸卫队损失超过三成,只有五成还能行动,不过……” 联络官伯恩忐忑的声音从模仿虫传出。 只剩下五成!? 恶魔塞西尔瞳孔一缩,五成意味着损失了近三十万死骸。 发现人类起,这才过去不到人类时间二十分钟,它的死骸卫队竟然就被人类毁去一半,而剩下的…听着伯恩语气似乎还存在问题。 “说——” 恶魔塞西尔声音像是从牙缝挤出。 “是,塞西尔大人。” “人类利用可怕的炸弹摧毁矿场,剩下五成可以行动死骸也因此遭到掩埋,根据暗魔的描述,再次行动需要时间。” 模仿虫传出联络官伯恩的声音。 “需要多久?” 恶魔塞西尔强忍怒气问道。 “这……” 联络官伯恩为难的声音通过模仿虫传出。 “废物,一般废物!” “给我向格吉尔传令,让铁岭卫队上去!” 恶魔塞西尔咆哮连连,它就算已经预想过人类强大,但也没有想到开战不到二十分钟,竟然就被瘫痪掉一支数量最为惊人的卫队。 铁岭卫队,这是古革巨人卫队! 格吉尔,则是这支铁岭卫队的总监事,负责战场督战。 恶魔塞西尔派遣铁岭卫队,显然已经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