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三章 追击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一百五十三章 追击

十米,二十米,五十米,一百米—— 黑蚊虫巢就如同极速上升热气球一般,从初始缓慢逐渐增速,当它再次上升到两百米高空的时候。 轰! 郁金兵团大后方区块底面蓦然炸开,汹涌狂暴黑色火焰如同火山熔岩喷发,附近一带恶魔骑兵队首当其冲。 地面似雪块般迅速融化,恶魔骑士驾驭骑兽逃跑已没有时间逃跑,随着塌陷地面被黑炎吞噬,转瞬间就有上百名骑士遇难。 一道身影同火柱从地底冲起。 “哞~~~” 地虫凄厉长吼由地底窟窿下传来,从被黑火灼开地面,可以看到地下百米遍布着地虫庞大尸躯,有的残躯还燃烧着黑火,显然死亡并未太久。 “出来了!” 陈青河背后展开一堆炎翼,头顶乱舞着流态机臂,每根机臂掌心都握着一柄近身武器,种类囊括火焰,粒子、电磁多种系列。 他在停滞空中,身上寻常衣物早已在没有了,上身裸着,展现出一身强健的肌肉,下身则被套在金属装甲内,手持装甲搭配的暴风系列粒子匕首。 在地底从地虫卫队纠缠近十分钟,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,这让陈青河疲惫感稍退。 “虫巢——” 陈青河抬头望向上空,印入眼帘的是一片密密麻麻的血蝠飞骑,在这片虫巢护卫中能发现不少毒冠虫巢的影子。 空中视野已经被遮蔽,陈青河略微思索,决定轰开这片碍眼东西。 咆哮系列肩扛式重力炮! 陈青河手臂金属片发光,一门金属重炮出现在他的肩头,沉重炮身压在肩膀,让他不得不用出五分气力撑起重力炮。 咻,咻,咻咻—— 铺天盖地的箭矢,铁矛射杀而来。 陈青河专心搜寻恶魔统领期间,丝毫没有注意四周地面,恶魔骑兵各级队长联合喝令下,重振军心,发起攻击。 陈青河不得不发动能力,在身体周为撑起一圈火罩,被动防御。 “碍眼的东西。” 陈青河心头没由得一阵烦躁,他知道有这批恶魔骑兵在场,休想要专心对付头顶恶魔飞骑,不过已在地底消耗不少暗能量的他,绝不愿意将有限暗能量耗费在杂兵身上。 陈青河左臂微抬,手腕处的空间腕表亮起一圈淡光。 毁灭者! 外形酷似死骸的机械怪物,像撒豆子一样从空间腕表内被取出。 顿时,半空落下数百具毁灭者,机械双足踏立在焦黑地面,电子红眼闪烁着摄人光芒,冲着已退至远处的骑兵卫队张口咆哮。 兹啦,兹啦。 毁灭者金属上身表面跳闪起丝丝电弧,胳膊凹陷,两门似格林机关枪的机炮延伸出现,随后双臂徒然变形为月刃,腿部表面迸起根根尖刺。 数百具毁灭者同时进入战斗模式,场面状况,陈青河四方地面如守卫着一支机械卫队。 就这片刻功夫,上空处恶魔飞骑已全面飞应过来,取出箭矢,金属大弓拉至满月,瞄准离地十米高的陈青河。 咻,咻咻—— 恶魔箭雨攻势更加激烈,漫天都是箭矢等金属武器,由地面向上空望去,碧蓝天空如被染上一层厚厚的黑铁色。 “杀!” 陈青河通过装甲内置的死神战场系统,对毁灭者直接下达命令。 铛,铛铛,铛铛铛。 毁灭者强顶着箭雨,响着金铁碰撞的声音,快速分为四支小队杀向恶魔骑兵,试图制作混乱,为陈青河争取时间。 在密集箭雨射杀下,陈青河体内暗能量如潮水般迅速消耗,面对百万规模恶魔兵团,孤身一人的力量实在有限。 他知道此时绝不拖延下去,暗能量消耗速度已超过他预想。 毒冠虫巢距离地面最低达到七百米! 黑炎火翼一振,斑斑火星飘旋。 陈青河如同一道流火般极速上升,箭矢就像激流一样倒退,他本人如逆流而上,有黑火保护箭矢只要稍微碰触就会化为铁水。 一百米! 当陈青河上百米,就感觉到一丝压力。 恶魔箭雨攻势相比地面阶段,攻击更为凌厉,力道强劲不少,他防御消耗的暗能量相比之前提高数成之多。 “差不多了。” 陈青河眸子一定,身姿在半空忽然做出仰泳姿势,面向天空,稳住肩头处的重力炮。 他手指猛地扣下扳机,咆哮系列重力炮的炮口亮起一圈炙热白色光芒。 ——轰。 一炮轰出,能量如潮水一样倾斜输出。 陈青河也由于反作用力下沉,但依靠着黑火炎翼调节平衡,他始终保持仰泳姿势。 “好重…” 陈青河整只右臂麻痹,甚至有脱臼的感觉。 在空中根本没有借力点,他重力炮每一发炮击对身体而言,都是一种极大负荷。 陈青河压下心头诸多念头,当他抬头之际。 哗啦啦。 混合着恶魔及血蝠的残躯碎块倾盆落下,陈青河头顶遮蔽天空的恶魔飞骑,被炮穿出一片真空地带,周围逃过一劫的恶魔飞骑,惊慌地拉扯缰绳,驾驭座下血蝠逃离。 陈青河这么一炮至少干掉小半支飞骑小队,他也因此发现了黑蚊虫巢踪迹。 “在那里!” 陈青河眸子一凝。 此时,黑蚊虫巢距离他至少有数千米以上距离,肉眼看上去就如一个手指头大小的黑点,并且这个距离还在不断扩大。 怎么做? 要想一炮轰掉虫巢,一举干掉恶魔统领,强势拿到积分,唯有追上去。 顿时,陈青河暗能量不再保留,开始大量释放。 呼哧。 他背后展开的黑火炎翼,徒然暴增数倍大小,长度足足达都近二十米。 黑炎巨翼一振,陈青河冲天而上。 虽然重力炮解决一小部分恶魔飞骑,但对飞骑卫队总体来说,数百飞骑死伤损失对整体根本没有任何影响。 箭雨威势依旧! 不论来自天空或是地面,恶魔持弓射击的动作不曾慢下过,对肉体强壮的恶魔战士来说,这样巨大铁弓可以连续拉动数十分钟。 “滚,滚滚——” 陈青河周边火焰防护范围,随着黑火炎翼增大而一同扩大。 一百米,三百米,四百米! 陈青河终于到达同恶魔飞骑同等的高度,他此刻却没有心思理会这些杂兵,此刻他眼中唯一目标只有那不断向高空上升逃窜的黑蚊虫巢。 逼近,逼近! 陈青河高度飙升超过一千米之际,彻底超过地面恶魔骑兵的攻击范围,他体内暗能量的消耗速度骤然减少。 不过,恶魔飞骑短暂慌乱以后。 各级队长重整部队,一个个不畏死亡地驾驭血蝠追赶而来。 吱,吱吱,吱吱吱—— 陈青河能够清楚感觉到下方紧逼而来的恶魔飞骑,由于他的关系,恶魔骑士抽打着座下血蝠,凄厉嘶鸣响彻天际,此时整个飞骑卫队呈一个不规则三角形状,尾随着他身后。 血蝠极限飞行速度可达到一马赫,但实际最高飞行却只有五成左右。 突然! “桀,桀~~” 一阵似婴儿哭泣的凄绝叫声传来,陈青河目光向声源望去。 铁岭卫队近一半古革巨人调转方向,无面脸孔裂开一条血缝,然后整个脑袋像是花瓣般裂开,那体型寄生刃兽从脸部的血肉挤出。 近五千头寄生刃兽齐齐爬出古革巨人体外,这个过程古革巨人前进奔跑的速度,仅仅稍微下降,对整体根本没有影像。 寄生刃兽腾空飞起,它们那巨大身姿竟然被古革巨人握在手心,然后像是形状奇特的飞镖一样,高高举过脑后。 “不好!” 陈青河见到这幕,脸色巨变。 下一秒,他就看到下方的古革巨人,裂开无面脑袋再度恢复,巨口响起如凶兽般的沉重咆哮,同时巨人手臂肌肉如山丘似鼓胀起来,浑身体毛如铁针一般齐齐竖起。 蓄力,投掷! 超过五千头寄生刃兽似飞镖一般被投掷出去,直逼陈青河而来。 古革巨人强横无匹力量下,寄生刃兽速度飞行速度快得惊人,当陈青河反应之际,距离他本人已不到百米。 朝五千头寄生刃兽高速旋转的产生强烈劲风,犹如恐怖的十二级风暴。 不到百米! 这只是一头寄生刃兽的距离,此刻整个天空已被寄生刃兽遮蔽,他下方未及时逃开的恶魔飞骑,被寄生刃兽绞为碎肉。 漫天血雨,大半恶魔飞骑就这样死在古革巨人手下。 “为了杀我,竟然不惜损失一支飞骑卫队!?” 陈青河心头浮现强烈的生死危机。 他自知绝对闪避开,他所有生路已被漫天寄生刃兽堵住。 这样情况下如何能逃? 电光火石下,陈青河一咬牙。 此时此刻已不是在考虑消耗的问题,撑过这波巨人攻击才是关键。 “心灵之力,开——” 陈青河生死瞬间,疯狂地燃烧生命力 他身体周边燃烧的黑火,默然像是抹布一样扑哧地在空中涌动。 一万度,三万度,五万度,十万度! 火焰温度急剧上升,火焰遍及之处就像要被焚穿一般,大片黑疮密集出现。 这一刹那! 寄生刃兽已经到达,像是碾压虫子般冲进黑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