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长途客运站的夜 - 末世重生者

第一章 长途客运站的夜

三天以后。 晋河镇那场惊天动地的灾难,恶魔却并未因人类逃离而放弃。 门罗家族,摩尔家族调遣专门小队,日夜不断地搜寻人类凶手。 晋河镇,两百公里外的泉川市。 末世前,这是一座制造业发达的沿海城市。而如今这座昔日繁荣的城市,在怪物洪流袭虐之下早已沦为废墟。 疮痍、破败、荒凉—— 这是末世降临二个月后的泉川市。 夜月高悬,霜冷月华洒落疮痍大地。 月光下,一道人影手持铝制水壶无声走在宽阔的停车场。 一双没有鞋带,已塑料绳代替的旧运动鞋踩过,一块被沙土压埋的塑料牌。 嘎吱,运动鞋落下踩住塑料牌边缘,由鞋底一边的塑料牌文字可以看出,这是块泉川市梧州汽车客运站的发车时间牌。 此处,正是末世前的梧州汽车客运站。 如今这却是一处人类幸存者的临时聚集地。 人影背后百米外,汽车客运候车大厅内有几处火光隐隐闪动,借着昏暗的篝火可以看到不少幸存者的影子。 铝制水壶盖口翻开,人影站在一处水泥水池前,弯低身子,手握着壶把沉浸冰冷的水里。 水池内的水约有三十公分深,这都是近日来储蓄到的雨水。 “咕噜噜~” 水壶灌满雨水,人影手腕略微发力,将铝制水壶由水里提出。 左右手交换,被雨水浸湿右手甩了甩。 人影脚边开裂水泥地多了一片湿迹,但人影并未立即离开,而是站在水池旁,将被瑟瑟寒风吹得僵冷发麻的右手,插入军大衣的口袋内。 “呼——” 右手插入棉口袋内,人影发出一阵舒服的呻吟。 人影相貌普通,鼻翼很宽,下唇厚实,面颊有几处新鲜的结痂。 他叫做骆辉,在米国长大一名华裔。 末世前,跟随父母一家回到内地沿海探亲,却不曾想到遭遇末世,在混乱下被迫与家人失散,独自挣扎在末世中。 “好冷~” 冷风吹过,骆辉打了个寒颤。 顿时,他精神不少,饥饿感觉被寒冷取代。 骆辉提着铝制水壶,快步朝在怪物袭击下倒塌一般的候车大厅走去。 他要尽快回到车队,缩到温暖的篝火旁,然后再喝一口热腾腾的温水驱寒。 片刻后,骆辉回到了车队。 他坐在一块硬纸皮上,抬手掌心对着熊熊燃烧的篝火。 “虹姐,你手脚快点。” “说不定等会润哥闻到大嫂你做的饭香,就调头回来了——” “嘿,小鬼眼睛瞪这么大干啥子!” “小雄哥,你口水流下来了。” “小鬼,你眼睛哪看到的!” “……” 篝火旁几名幸存者围坐在一起,其中既有魁梧的青年,也有还穿着校服的幼童。他们各自手里捧着碗筷,虽然闲聊一直没有断过,但视线死死盯着架在临时炉灶上的铁锅。 一股浓郁米饭香气正透过锅盖缝隙飘散四周。 骆辉贪婪吸了一口夹杂着米饭香味的空气,喉咙下意识地上下滚动,口腔分泌出大量唾液。 “哈哈!” 笑声回荡在狼藉的候车大厅内。 闻着越加浓郁的饭香,骆辉舒服地眯起眼睛,他能够感觉到此刻大厅内有上百对视线,正集中在那口即将煮熟的饭锅上。 吞咽声更是一刻没有停息。 不过却没有幸存者有所行动,一个个都忍耐着饥饿,只是坐在原地投来目光。 这些目光有羡慕、有不屑、有痛苦、有向往—— 末世已降临两个月,食物寻找难度越发困难。 然而,此时聚集在候车大厅内的上百名幸存者当中,却没有一名进化者。所有人都如骆辉一样都是面对怪物,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普通人。 愈发恶劣的生存环境下,一口热腾腾,松软的米饭更令人向往。 更别说骆辉所在车队,除了定量米饭以外,每人还能分到一小袋下饭的配菜。这对于大厅内每位幸存者都是一种致命诱惑。 有不少凶悍的幸存者,更是暗中握好武器,就像饿坏的豺狗虎视眈眈看着猎物进食,等待下手抢夺的机会。 不过,在扫到篝火前几支闪亮着金属冷光的来复枪,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收敛起抢夺的心思。 只有匕首、短刀之类简陋武器的他们,根本不是曾经洗劫过一间警局武器库的骆辉团队的对手,更不要说这支团队有十名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特警,以及退伍军人。 他们这类末世前普通市民,就算有足够的胆量和勇气,怎么可能只凭匕首之类的近身武器,同威力十足的热武器火拼? 所以只能忍着! 眼睁睁看着食物被同类享用。 “阿辉。” 一浓眉中年人拿着支黑色手枪,坐在骆辉身旁。 嗯? “四叔——” 骆辉挪了挪位置,为来人让出一处座位。 这个中年人叫做吕思忠,末世前一名退伍武警,是团队内枪法排得进前三的高手,因此得到不少团员的尊敬。 “今天来的那女人你怎么看?” 吕思忠浓眉一挑,视线落在大厅边缘的一辆校车大巴内。 虽然车玻璃一片黑暗,但吕思忠似乎隐隐能够看到里头走动的人影。 “没有机会和她交流。” “只知道这女人叫做卓雅,乌克兰人——” 骆辉眉头一蹙,经过两个月末世,他中文已经讲得非常流利,口音更是几乎听不出他曾在米国白人社区生活了近二十年。 “唉,这女人不知和那个神秘年轻人什么关系。” 吕思忠低声一叹,脑中浮现初次见到那妩媚动人的异国女人的景象。 一身迷彩服,动人耀眼的金色长发。 今天上午时分,车队首领陈润随一种巡逻队团员,将卓雅带来的一幕,令他印象非常深刻。 除了那精致得无法挑剔的容貌外,吕思忠记忆最深还有那把背负在身科幻电影般的金属步枪,作为退伍武警的同时,他更是一个军械迷! 所以对卓雅容貌惊艳的同时,更对她随身携带武器心动不已。 “她来以后,我们就没有多少机会接触到那神秘年轻人,还有那人带来的三个同伴。” 骆辉捡起地上一根断木,随手扔进熊熊燃烧的篝火堆里。 啪兹,篝火内断木溅起斑斑火星。 “是啊。” 吕思忠微微点头。 如今团队能吃上这样可口的饭菜,这完全是由于那神秘年轻人。吕思忠还记得这年轻人仿佛一个宝库,明明一步未离开过校车巴士,却能像变魔术般不断拿出必需品。 不可思议! 但更令发怵还是首次遇见这神秘年轻人景象。 那是如今天一样的午夜,不过天空飘着蒙蒙细雨,温度冷极。当时吕思忠刚好轮值巡逻队,他同首领陈润等人,以及候车大厅其他团队共二十名幸存者,在客运站外围发现此人。 而那时候,这神秘年轻人满身是伤,单薄上衣几乎被鲜血染红,而就这样一个面带病色,身材并不强壮的年轻人,竟然一人抗着三个同样身受重伤,身穿不知明铠甲,却完全失去意识的幸存者。 寒风瑟瑟,黯淡星光照耀大地。 吕思忠双眸闪烁着回忆之色,当时年轻人所说的话,似乎至今还回荡在耳边。 带我可以去一处休息的地方—— 然后,当他们回过神来之时,年轻人身边便出现一只过膝高的木箱。 那个木箱十分普通! 但几乎同一瞬间,在场幸存者都意识到这只木箱内装着何物。 食物、生活用品、药品…… 虽然木箱并未拆开,却引起当时所有巡逻队成员的遐想。 吕思忠也是如此。 于是一番争夺残酷就此展开,而吕思忠难以忘却当时,在枪林弹雨下年轻人双臂夹着三名垂死同伴,神色漠然,沉默不语,从头见证完整场争斗结束。 最终再付出一人死亡,三人轻伤的代价后。他们毁掉两支车队,一共做掉十五人又重伤十人,独吞了神秘年轻人那只木箱。 紧接着,吕思忠与同伴用匕首撬开这只过膝高的木箱。当看到箱内的东西以后,每一个人都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。 那是一包包大米! 当时目测就足足超过一百袋。 但吕思忠却注意到这神秘年轻人,在木箱被撬后展露出里头一包包大米,神情始终没有变化。哪怕当时年轻人额头有一条深可见肉的伤口,鲜血还涓涓流出,都没有变化过。 这过分冷漠的表现,令所有人产生了畏惧。 即便团队个人实力最强,曾经是一名特种部队士兵,内心坚韧的首领陈润内心也因为神秘年轻人而波澜不断。 虽然突如其来惊喜令人不知所措,但最终他们揣着畏惧与猜测,带着年轻人回到汽车客运站,为此还专门腾出校车巴士给于年轻人。 “四叔,等下——” 骆辉话未说出口,耳边就传来首领妻子杜佩玲的声音。 “起锅了!” 杜佩玲略高的声音响起。 骆辉、吕思忠等一众团员侧目看去,就见到那只大铁锅被两名幸存者合力抬里炉灶,放在开裂的大理石地板上。 咚。 铁锅落地的响音,引得大厅内其他幸存者骚动起来。

下一篇   第二章 复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