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指印地图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九章 指印地图

二楼几处水泥墙角,黑色火焰一闪而逝,留下深深的烧焦痕迹。 吱,吱! ——只见那名发现火迹的男性幸存者,脚下两道指甲盖大小黑影的冲出,以眼花缭乱轨迹直蹿到了郎正淳的脚边。 这是两只烧焦的怪虫。 六足蝉翼,生有如蝇虫似的惨绿复眼,甲壳通体漆黑,原本两根似乎蜚蠊的褐色触须,只剩下半截并冒着黑烟。 它们蝉翼微展,爬到郎正淳的低帮鞋头。 “警告吗?” 郎正淳细浅眉毛微皱,抬头看着楼梯口。 这两只怪虫并非是地球虫物,而是水仙楼背后进化者利用能力制造的异虫,整个水仙楼不为人知的角落都有这种怪虫潜伏。 至今为止无人发现过! 而陈青河却打破了这个认知,发现却不杀怪虫,而是留下它当作警告。 “这次来了两个不得的人。” 郎正淳眉头舒展,他并非水仙楼的进化者,这种强劲又神秘的进化者现身,担心的不是他而水仙楼背后的楼长。 他只不过和水仙楼楼长有些交情,这才过来化解这次的矛盾。 和谐,这是水仙楼的规矩! 但这种规矩只对一般幸存者有作用,进化者根本不受规矩束缚。 “待会把剩下的东西送过去人家。” 郎正淳轻轻一笑,对愁眉苦脸的万才,说道。 “是。” 万才只能应下。 已经得罪了金华帮的人了,绝不能再惹恼这首日来就肢解掉一个活人的变态医生,况且郎正淳当着袁强飞说出这话,潜台词已经十分明确,他万才的事由他抗下。 当然… 末世前一直在电.信诈骗买卖的万才,绝不会把事情主动点破,只要能顺利解决麻烦,损失十把射钉枪就当破财消灾。 这点他还是能够看开的。 “武常德,剩下的交给你——” 郎正淳瞥了武常德一眼,边上瘫倒在地,眼神怨恨的袁强飞看在眼里,双手一负朝一楼走去,心里琢磨陈青河一行人觉醒了何种能力。 “呵呵,火焰能力?” “另外一个又不知道是什么?” 烧伤怪虫,只不过暴露出能力冰山一角罢了。 ×××××× 半小时以后,三楼地图馆。 这原本是环卫局文职干部的办公场所,如今推到一面隔墙两间办公室合成一间,就成了如今水仙楼的‘地图馆’了。 一张张办公桌靠墙整齐摆放,桌面上一副副A4纸打印出的白海市城区地图用文具压住,有不少全副武装的幸存者驻足挑选。 地图都是水仙楼的楼长整理出来,城区内每一处商铺、超市、水果行、电器城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,因为水仙楼有一套特别的手段,不仅能够制定出某处目标地的最佳路线图,更能确定目标地是否被人为清理过。 这正是水仙楼,短短不到两周兴盛的原因! 陈青河,印度人停驻在八点钟方向,靠近封死窗户的位置。 陈青河手拿着一封地图,仔细研究。 这是份A4纸打印出的黑白百度地图,他的目标地是文平西路,这是处邻近市政府一带的街道,距离水仙楼约二十分钟的公交车程。 在市政府大楼约一公交站距离,今年国际汽车展览会就在本市的国际会展中心举行,此次展会汇集了国内外最新款式的汽车,据黄子澄回忆新闻说此次车展是全方面定位,从小轿车、到公务车、到货运车一应俱全。 米国蓝鸟校车! 这就是陈青河此行的最佳目标,这玩意可是连悍马都撞不过的耐—操货。 可谓是民用汽车里的绝世好剑,时尚圈里的顶级超模,不仅改造方便,又兼顾舒适与安全性,远胜于笨重的卡车。 “不过,大人这可是三个指印级别的地图。” 辛格察觉到陈青河嘴角浅浅上翘的弧度,看着他手上这份地图上端空白处,三个红色人指印,出声凝重道。 水仙楼楼长在制定地图时,就对每份地图进行分析定下不同难度,由红色指印的数量决定,最低一个指印不过是杂货店、水果行、快餐店、服饰店、五金店这类地形对怪物不利,又临近下水道,同时方便运输、逃避的地点。 最高则是五个指印,这代表即便进化者进入也极其危险,不过五个指印级地图危险之余,也证明这是处“宝藏”,藏着巨量的物资! “我知道。” “但只有这里才能弄到蓝鸟校车——” 陈青河放下地图,叹息道。 虽然明知危险重重,但国际会展中心他是非去不可,即使城区满大街都是弃车,却总不能潜入一间间学校寻找和蓝鸟一样耐—操的校车吧? “大人,但我听阿航说过那里有“鬼”!” 辛格忧心忡忡,对这三指印级的地图充满了负面看法,带着一丝颤音说道:“如果阿航没有形容错的话……这只“鬼”应该和当初我们在酒店一层袭击我们的“鬼”一样。” 帝豪酒店底层区第二次探索! 就因为这无形“鬼”永远留下生命,死相奇惨,那一次噩梦至今萦绕在酒店幸存者心里,没人敢接近酒店一层,即便后来越南人离开酒店,也是远远避开一层。 “不用担心。” 陈青河神情平静,问道:“倒是我要你带的东西都带了吗?” 或许其他人不明白这“鬼”的真身,而他本人却一清二楚,甚至它的弱点以及特性,都了如指掌,尽在掌握。 “带了。” 感受到陈青河平静下的自信,辛格从口袋翻出一部iphone4s,这部手机是陈青河临走前专门嘱咐他带来的。 “嗯,这就好。” 陈青河接过iphone4s,顺手放进口袋。 有了这玩意,就可以揭露“鬼”的真身,因为被印度人谈之色变的“鬼”,其实不过是如死骸,血蝠一样的怪物。 ——T—3,幽鬼! 辛格虽然内心恐惧,但还是选择相信陈青河,他心目中陈青河是无敌的,区区一只“鬼”对于其他人或许意味着死亡。 但对于大人而言,不过是随手砍杀的“菜瓜”! “子澄,怎么还没回来?” 陈青河放下地图,这份地图不过是份仅标明国际会展中心位置的普通地图,真正经过分析制定的地图在水仙楼高层手里。 出于对黄子澄排斥环境心理的担忧,他特意派黄子澄去和水仙楼高层商谈,看需要用什么代价才能换到精细地图。 而十五分钟过去了! 一点消息也没有传过来。

上一篇   第十八章 郎医生

下一篇   第二十章 赤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