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送达 - 末世重生者

第八章 送达

江禾拳头攥紧,指头微微颤着。 虽然面带微笑,但白衡四个熟识他的人,却知道这是虐待狂兴奋的反应。 …… 与此同时,纺织材料仓库。 “每次见面你总是能给我惊喜——” “上一次是那位林小姐,这次则是这位美丽的卓娅小姐。” 执行官慈善家放下一只金属密码箱,眸子闪烁着萤绿色亮光,如在欣赏这件艺术品般仔细端详,仅和自己只有三步之遥的女人。 卓娅眉头微蹙。 这执行官从见面起就始终用这种目光注视她,这令她内心十分不舒服。 这种目光与她在末世前注视患者一样。 单单一眼,就可以东西内心隐秘的穿透力,剥开一切秘密的眼神。 即便首次近距离面对她身边年轻人的时候,她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心理压力。 陈青河往卓娅身前一站。 “不用那么紧张。” “现在盯上你们的人又不我——” 执行官慈善家耸了耸肩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 陈青河看向仓库外。 执行官慈善家也看向仓库外的废墟,在进入这间仓库的时候,就感觉到外边有五只“蚂蚁”正在暗中观察他们。 不过,谁也没有在意。 四个普通人,一个觉醒不久的准进化者。 虽然感觉到这五人意图不轨,但即便是最弱的卓娅也没有引起警惕。 “东西比我预计要晚了几天。” 陈青河收回目光,向前一步拿起金属密码箱,这里面正是他期待已久的进化药剂。 运气不错! 侯爵级进化药剂共做出六支。 公爵级进化药剂却比他预想当中还要多,竟然做出五支。 目前他基因优化率已达到第二峰值。 已经满足了公爵级进化药剂的最低使用要求,如今又有五支药剂在手,他有信心令基因优化率在短时间飙升。 不过,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候。 “一旦使用进化药剂,人体就将自动进入深层次优化状态。”陈青河五指握紧金属密码箱的把手,心底暗道。 深层优化状态! 简而言之就是沉睡。在沉睡状态下若是周围环境不够安全,只要随意一普通人用能用AK对他的脑袋开出几个血窟窿。 虽然目前被门罗、摩尔两大恶魔家族通缉追杀,他迫切想靠进化药剂飙升基因优化率的同时,也想借此优化基因过程缓解过度燃烧生命力,暗能量无法释放的窘境。 但明知这样风险,陈青河绝不可能贸然注射药剂。 “呵呵。” 执行官慈善家咧嘴微笑。 陈青河看着面前这张与林乐山相似的脸,他知道以执行官的尿性来看。 进化药剂几日延迟,送递的守卫者也被替换。 这些状况绝对与眼前这执行官慈善家脱不了干系,还有几日延迟很可能是这家伙一路尾随,在暗中悄然他如何逃避恶魔追杀的结果。 “不用这种眼神看我。” 执行官慈善家看着陈青河,轻声道:“我可是对你充满期待——” 他却忽然话锋一转,看着陈青河边上的卓娅,笑道:“卓娅小姐,同样我也对你所有期待…希望你们都好好活下去。” 卓娅没有回应。 对于未知事物,她一贯谨慎的态度应对。 虽然执行官已有所耳闻,但这样近距离面对执行官还是头一回。 “你什么意思。” 陈青河皱眉,感觉面前这家伙话中有话。 “我不会说的。” “不过,个人建议你对这位卓娅小姐态度能够更积极,更好一点,如果行的话…嗯,最好和那位林小姐一样。” 执行官慈善家负手,向后倒退走了几步。 陈青河余光一瞥卓娅。 他不得不承认,容貌恢复后的这女人有任何男性都有强烈吸引力。而除了那诱人外在因素,最多对于他这样人类有所作用。 陈青河可不相信,有人类女性以外在就能够引起执行官的兴趣。但联想到见到这执行官开始,他一切表现来看。 卓娅一定有某种不寻常之处! 这不寻常之处一定同身为机械大师的林水善,在某种程度可以相提并论。 不然,为何不提及秦用或是叶紫瑞? 殊知,这两人前世也是地球数得上号的巅峰强者之一。 论潜力来说,这两人可一点不逊色于卓娅。 至少这点陈青河是这么认为的。 “时间也到了。” “不过,走前请记住我的名字——” 执行官慈善家退后几步,他身体周围空间跳闪出一条条青蓝电弧。 噼啪,噼啪。 电击声在寂静的仓库响着。 陈青河眸子一凝,感知力随之向周围覆盖。 “东截侯,这是我的名字。” “希望下次见到你们,可以用地球人类的规矩,称我一声东先生。” 执行官慈善家止步。 顿时,他的身影就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,完全消失不见,只有数量骤减电弧在空气闪烁,应出一丝执行官慈善家的身体轮廓。 “东截侯。” 陈青河默念这个名字。 虽然不知道执行官告诉他名字的意义,甚至在期待他什么。但此刻他关心更多不是这个,而是他的感知力竟然无法探查到执行官的存在。 他知道这自称东截侯的执行官还在仓库。 但感知力就如上次遭遇不明飞行器时候一样,仿佛被层看不见的障碍物阻隔,屏蔽他的探查。 这不是单纯的隐身,或是电子迷彩之类的东西。 而是更高级一种隐匿。 “那五只蚂蚁听到响声急急忙忙过来了,你们可要注意了——” 执行官慈善家声音在陈青河耳畔回响。 霎时,一阵脚步迅速接近仓库。 陈青河感知力覆盖整个纺织材料仓库,但始终没有感应到执行官的存在。 “嘿,江哥你是心急了。” “不就是一点动静,您这就呆不住了!” 那白衡的说话声传进仓库。 五道人影走进纺织材料仓库,他们手里的手电亮光将五人相貌轮廓在映出。 “阿衡,你话太多了。” 见到猎物少了一个,江禾神色不再如刚刚一样温和,而是变得阴沉。 “嘿,江哥。” “不要在意,我的臭嘴就这德行你晓得的。” 白衡抽了自己一耳光,然后咧开嘴巴,对陈青河露出一口黄牙。 他双眼冒着淫—光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情绪,死死盯着陈青河身后的卓娅。 仅仅看了两眼,白衡裤裆处就撑起一个小帐篷。 “白子,你这次够快的。” 李家奇意外看着白衡的胯下,语气带着惊奇叫道:“平常没见你反应这么大,看来这金发奶牛很对你胃口。” “奇哥,你自己…不也…也也一样。” 陈德手里握着一把餐刀,结巴说道。 “阿德,你废话很多。” 李家奇左手伸进裤内,抚摸着什么。 “我不废…废废话,不废…话。” “你们手脚快快…快点点,我还要吃吃吃吃……” 陈德口吃不清说着,不过目光对陈青河上下打量着,那眼神就像是看到食物的动物。 末世前,他一次意外在工地捡到工友误伤的断指,并由此萌发生食的想法,终于在捡到断指的当日付诸行动。 自从体验过人—肉的感觉后! 陈德从此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,彻底迷恋上这种感觉,也由此在一次袭人失败以后,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。 陈青河眼神变得厌恶。 他看五人目光如同在注视垃圾,害虫。 “都闭嘴。” “还有一个究竟哪去了!” 江禾情绪暴躁起来。 白衡、李家奇、陈德立即闭嘴,一个个握着手里家伙,等待老大发话。 “回答我——” 江禾呼吸如牛喘一般,他双眼瞪圆凶狠盯着陈青河。 “行吗?” 陈青河去无视江禾的质询,侧目看向身旁的卓娅。 “行。” 卓娅只是简练的回答。 对于五个垃圾,根本不需要陈青河出手。 她就能够轻松解决,虽然目前她仍没有完全觉醒,但能力相比之前已可以更加自如轻松的使出。 “无视我?” “你敢无视我?” “敢无视我——” 陈青河俩人的态度,像是触及江禾某个敏感点,他癫狂的自语起来。 谁也不知道他这样举动的意义。 就算身为同伴的白衡四人也是如此,他们只是安静站着,等待江禾的命令。 “猎物,没有猎物的觉悟…” “对于这样猎物,没有猎人喜欢的,喜欢的…知道吗?知道吗?” 江禾如入魔般低着头,不断念叨。 他声旁四人却没有注意到,江禾的指甲正在迅速变长。 陈青河冷眼看着五个垃圾。 这样“有趣”的情况出现,那对他兴趣十足的执行官东截侯,绝不可能轻易离去。 他还在! 还在仓库某个角落注视这场好戏。 “呼。” 卓娅深深吸了一口气。 她按照陈青河形容过的感觉,开始调动体内为数不多暗能量。 虽然对手是五个不入流的垃圾,但却是她觉醒以来的首战! 陈青河为何不出手,她可以想象。 这是给她适应熟悉能力的机会,目前已临近完全觉醒,能力可以不再小心翼翼地发动,担心能力发动过度造成损伤。 卓娅右手亮起柔和的光芒。

上一篇   第七章 五个疯子

下一篇   第九章 宋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