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陈首领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三章 陈首领

“你有什么不满?” 陈青河盯着何文山,出声问道。 有! 何文山非常想说,但在陈青河眼身注视下,他不知为何几度就要脱口而出的话,被面前这双黑眸内迸发的摄人压迫力,逼得生生吞回去。 骆辉、吕思忠、陈润、卓娅……一众幸存者注视着何文山。 “他,他们坏了这里规矩。” 何文山在这些目光注视下,有如芒在背的感觉,他咬紧后槽牙,说道。 “规矩?” 陈青河居高看着何文山。 相比他低了一个脑袋的何文山,抬头看着陈青河,由面前之人身上感到的压迫力更加强烈,他没有勇气开口对于陈青河问题回应。 “就,就就…” 何文山后退半步,脚腕一拐。 他身子踉跄,差点当众摔倒。这幕引得不少幸存者暗笑,运来这平日狐假虎威,得意到不行的家伙竟然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。 而致使何文山这般胆惧的年轻人,已有不少来自梧州汽车客运站的幸存者意识到… 那晚在幕后掌控那波机械兵器的幸存者,极有可能是眼前这个肤色病白,身型单薄的黑发年轻人。 陈青河漠然看着窘迫的何文山。 受过何文山不少闷气的骆辉,吕思忠心情畅快。 好好出了一口恶气! “程,程哥——” 何文山突然惊叫道。 他的声音就像落水之人,抓到最后一根稻草。只是由于惧意使得他的声音变得尖细,如受惊女人般滑稽可笑。 陈青河侧目看去。 他面前何文山小跑向远处走来的几道身影。 来人只有六个,不过期中五名却是仓库聚集地的实际掌控者。 那宋丞身边就是聚集地实力排名第二,何文山的靠山程进,此人一头与肩膀齐长的黑发,两只不大眼睛炯炯有神。 若是进化者可以感觉此人身上的精神力波动。 精神系能力者。 何文山跑过去正要申述一般的时候,这走来的六人却都黑着脸,尤其程进完全视他为无物,绕开他走向陈青河。 “完了!” 何文山见首领这反应就知道,程进多半已经要放弃他了。 “为什么,为什么!” 何文山呆愣在原地,转身看着程进冷漠无情的背影,他想要知道究竟这为区区两个“准进化者”,有何本事令五大进化者如此忌惮。 想知道! “陈首领——” 程进六人中有四个神色恭敬,看着陈青河。 陈首领! 程进带头所说的话,在仓库聚集地众多幸存者引发巨大波浪,即便面对其他进化者首领,也没有幸存者见到这四个首领态度如此恭敬。 甚至有善于观察的进化者,可以感觉到程进这句首领话中的惧色。 究竟什么样的人才令进化者畏惧!? 而且不止程进一人,竟然是四个进化者。 不可思议,难以想象。 骆辉、吕思忠、陈润三人彼此互视。 本以为何文山背后靠山出来,将会引发一场不小的冲突,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如今的情况。听这程进口气明显是认识这来历神秘的年轻人。 “你认识我?” 陈青河颇有些意外,面前不论是程进,还是这仓库聚集地所谓第一进化者宋丞,他本人都没有一丝见过影响。 “陈首领,我们认得您…” “但您肯定不认得我们,毕竟在晋河镇我们团队实在太不起,所以只是在您一人独战十大进化者的时候,远远看过您而已。” 程进干笑了两声,恭敬说道。 “哦。” 陈青河微微点头,倒没想到这里能碰到晋河镇逃出的进化者,以他感知力分明能感觉到这程进生命气息,最多不过是达到C级评价的进化者界限。 其他几个,除了那宋丞达到C级评价的界限,以那身上散发生命气息来看,只不过是D级评价,实际战力如何还要两说。 评价高低不意味着实际战力! “原来他姓陈…” “看样四个首领知道这年轻人一些过去。” 骆辉,吕思忠小声交流道。 在看这四人恭敬态度,尤其那一声‘您’字,实在令众多幸存者震惊。 难道这病怏怏的年轻人真的是,来历可怕的大人物? 幸存者纷纷发挥想象力。 当中,不少人越想越是如此认为,若不是来头极大的强者,岂会令程进四个这般恭敬,就连那变态头子宋丞姿态也放得很低,虽然并没有开口说话,但众幸存者可从此人神态中感觉到。 仓库聚集地不少幸存者并未到过人口众多的聚集地,甚至连曾有执行官存在的晋河镇聚集地也不曾听说过。 所以程进四个进化者这般态度,给他们内心造成的冲击可以想象。 何文山呆呆看着一切。 至今为止他还对自家首领的恭敬态度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 “何文山,你过来。” 程进神色一变,厌烦喊道。 “首领叫我!” 耳边传来程进的喊声,何文山幡然醒悟。 此刻,他就像脑袋一团浆糊,浑浑噩噩地按照首领命令走去。 陈青河看着。 在场若是最为平静,那非卓娅莫属。 经历过晋河镇种种,她十分清楚陈青河曾在这已沦为废墟的聚集地的影响力。 “跪下!” 程进一指地上,寒声道。 “首领……” 何文山到此刻还蒙蒙的。 程进瞪大眼睛,冷厉扫了何文山一眼。 何文山如被雷击,他被程进瞪了一眼,耳畔就仿佛有无数声音响起。 跪下、跪下、跪下—— 何文山丝毫没有感觉到,他自己中了程进的能力。登时,他跪伏下去。 咚咚,何文山用力磕起头来。 下下用力,额头没几下便肿胀起来,甚至磕出了鲜血。 殷虹鲜血顺着何文山的鼻翼流下,但他就像没有感受到疼痛一样,磕头的力道一次要大过一次,若在这样磕下去的结局。变成脑震荡肯定是免不了,甚至可能损害大脑。 陈青河漠然看着,沉默不语。 程进几人眼神交流着,只要陈青河不发话,他们绝不可能让何文山停下来,哪怕这人磕到身死,那也不会改变他们的观点。 陈青河强悍已在晋河镇证明。 面对他们眼中如巨山般无法撼动的S级评价进化者如同杀鸡。这等强者可不是他们这些不入流,只能在一隅之地称雄称霸的进化者比拟。 不过,相比对陈青河实力有较为明确概念的程进四人,不曾到过晋河镇的宋丞,以及就在数小时前觉醒成功的肥仔,虽然从程进等人口中听说陈青河过去的种种,但始终心里存在那么一丝怀疑。 “阿辉,你们觉得行了吗?” 陈青河终于开口,但他并不是叫停,而是询问起骆辉等人意见。 他被陈润已登机资格说动。 虽然他并不在意这所谓的资格,但却看重陈润在高岭机场的人脉关系。如果陈润这层关系,在同林水善等人汇合到达高岭机场,可以免去不少的麻烦。 正是基于这点想法,不喜爱招惹麻烦的陈青河,这才同意出手帮忙。 所谓引擎对他根本无关紧要。 通过几次与钟海通的合作,他财富不知相比在白海市的时候暴涨多少。 如今这类东西已经无法引起一丝兴趣。 听到陈青河询问自己,骆辉先是一愣,他随即看向陈润,想从首领那里得到建议。 “阿辉,阿忠你们决定。” 陈润说道。 程进等人目光看来。 骆辉能够感觉到,此时仓库聚集地几乎所有幸存者的视线都集中于他们身上。 只要他一句话就能决定这何文山的命运! 这种感觉是至他与家人被迫分散,挣扎在这地狱般末世,从未体会过的感觉。 一言定生死! 而这一切变化都源自于这神秘的年轻人。 骆辉首次如此强烈感觉到力量的魅力,尤其一言能够决定生死的何文山在团队内地位并不低。 如果低的话,岂会让他成为团队的利益代表? 而正是这样一个人却被其首领当众抛弃,如果不是这神秘年轻人真的过于可怕,骆辉绝不相信有首领会选择做出当众抛弃团员之事。 这类事情十分容易给团队造成裂痕,令众团员寒心不已。 “四叔,我看也够了。” 骆辉终究不是残忍之人,他内心还有那么一些纯善。 “你说够就够了,我没有意见。” 吕思忠说道。 闻言,程进心头一喜。 若说此刻最高兴的谁,那么必然是他。 何文山如果能够不死的话,这样自然是对谁都好的结果。 毕竟作为团队首领,他知道对何文山所作所为会令许多团员寒心,给团队造成不必要的裂痕。 不过,骆辉所说不算! 在陈青河没有点头前,他们仍不敢让何文山停下。 区区何文山造成影响和他们自身安全相比,那真的算不了什么。 陈青河正是他们眼中可以强烈威胁他们性命的存在,毕竟若是换做其他进化者,就算无法敌过,他们总归有信心逃跑。 但陈青河则不然! 见识过这年轻人恐怖的程进四人,在确定此人就是晋河镇那人后,就再无一丝多余的心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