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路上 - 末世重生者

第十八章 路上

高岭机场,十公里外的国道上。 一辆亮着只前车灯土方车正在疮痍路面行驶,极为糟糕路况严重制约车速。 “水善知道我们这边情况了。” 卓娅关闭外形酷似耳麦的电源,这款以类似无线电为原理的通讯器,信号质量和范围比一般无线电要好上不少。 “我们就要回家了。” 陈青河看着窗外倒退景象。 在距离高岭机场二十公里左右,与林水善一方通讯便彻底稳定了,这一路来他也了解到水善他们在得知陈润团队情况后,在汇合点短暂停留后,便直奔高岭机场而去。 此时,已经在着手制造一架客机! 因为零配件严重缺失,改造飞机几乎已经不可能。所以林水善决定不如直接制造一架飞机,当然受各方面条件制约,这架飞机注定质量不佳,保守估计只够支撑到达广陵城。 家—— 卓娅看着陈青河的侧面,末世摧毁了原本美好一切,如今团内成员都已经慢慢接受了现实,对团队有了更强的归属感。 尤其如她一样无亲无友的团员,这种归属感更来得强烈,那两辆被改造得面目全飞的车子,已经是一个无法割舍的“家”。 陈青河感知力一直处于扩散状态下,他能感觉到身侧一双碧蓝眸子的注视。 但随着接近高岭机场,他肩头压力随之而来。 “好在有水善,如果没有她就麻烦了。” 陈青河看着窗外,通过几次通信他对机场局势有了更近一步了解。 若没有水善这样机械大师,除非从其他团队手里抢夺,强如他也不可能无中生有,变出一架状态良好的客机。 陈青河对如今实力非常清楚! 生命力燃烧过度,暗能量无法释放后果,不仅局限于能力不能发动一项,更连累他依仗的黑暗力场无法激发。 黑暗力场无法激发,意味着他对其他进化者难以做到,如以前一样横扫碾压进化者,这点最为制约他目前战力。 毕竟,进化者能力种类繁多。 光凭一套巨兵装甲不能令他有力压进化者的资本,糟糕还不止这些,目前活力药剂等恢复用品严重不足,到达机场就算他有足够积分,又有令人垂涎的丰富物资。 陈青河以他由多方面得到的机场情况来看,为了机场实力平衡,各大团队的首领对于他们这支闯入机场的陌生团队,绝对会抱有极大的戒心,甚至会因此暂时结成同盟。 先不说,一支活力药剂本身就价格不菲,各大团队存货本来就非常有限,就算有多余药剂的团队,也绝可轻易流出。 不过,这不是陈青河最为担心的。 “要是有晋河镇的幸存者,那可就麻烦了…” 陈青河眉头蹙紧,心里暗道。 高岭机场虽然与晋河镇聚集地有段不小路程,但有直接飞往广陵城的客机存在,这点对于如今被恶魔围困难以无路可逃的幸存者来说,就如同血腥对于鲨鱼一样的吸引。 随着时间推移,可以预测到将会有越来越多幸存者团队涌进高岭机场。 幸存者数量暴增,其中曾经驻留过晋河镇的幸存者,迟早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,那样有关于他们在晋河镇所做一切就将迅速在整个机场流传。 如此一来,本引起就被机场各大势力戒备他们,处境必然会更加困难,甚至可能遭到孤立,排挤! 若是从前,陈青河绝不会惧怕这些。 因为他实力足够震慑其他团队,但如今他实力却不足以做到,以他推测仅够团队在机场各大势力内立足,自保。 毕竟,这是机场不同其他聚集地! 或许各大势力首领级进化者实力不足与他匹敌,但无法激发展开黑暗立场的他,却没有绝对把握留住对方。 一旦令敌方脱逃,若是碰到那种鱼死网破的疯子,不顾一切地毁掉客机,让所有人同他一起陪葬,这就令人忌惮了。 正基于这点,高岭机场疯狂如那帮黑木令的手下,也至今没有惹出过大事端,各方首领非常清楚一旦失控引发争斗,那将波及到各方势力的核心利益。 客机被毁,这不管是哪方实力都不愿看到的。 “阿辉叔叔,这是妈妈要我给你拿来的水——” 耳边传来一稚嫩的声音,陈青河由思绪当中回过神来。 他侧目看去,车道内那陈润的侄女海棠,两手抱着一瓶矿泉水,两侧扶着座椅的扶手,向躺靠在座椅休息的骆辉走去。 颠簸车况下,女孩每一步都走得很慢,很小心,生怕自己摔倒了。 终于她来到骆辉座椅旁,将矿泉水递到睁眼醒来的骆辉怀里。 “谢谢,棠棠。” 骆辉面色苍白,额头冒着一层虚汗。 他虽然努力想要做出和蔼的笑容,但实际笑容却非常看。 外人无法理解他此刻的感受,他体内就像有团毒火在燃烧,那种无法形容灼热感没有随时间推移而减轻,相反在迅速加重。 “阿辉叔叔,加油!” “妈妈说,你病好了以后就厉害了……我们以后不再怕那些怪物。” 海棠甜甜一笑,漂亮大眼睛闪动着期待。 骆辉点头,拧开瓶盖轻抿了一口水。 他此时虚弱得几乎连说话也没有了,刚刚那句谢谢已经是他的全力。 “棠棠,真懂事。” “以后你阿辉叔叔,可就不得了!” “阿辉以后可就和你爸爸一样了,嘿嘿。” “……” 海棠懂事,令校车多了一些轻松氛围。 即将到达高岭机场,一车幸存者都感觉到已经到了分别前夕,所以逃出仓库聚集地后,一路来车内气氛沉闷得可怕。 虽然这种沉闷再骆辉觉醒后有了一些缓和,但这样缓和仅保持了片刻,不久后车内气氛又恢复到之前沉闷。 觉醒了! 骆辉的走运引得车内幸存者羡慕,即便身为同团的成员,但仍有少部分人产生了妒忌心理,大家都知道了首领机场方面关系。 或许他们这样普通幸存者极难得到机位资格,但准进化者则不同,一旦觉醒就如同鲤鱼跃龙门,一步登天,身份立即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 机位不再是遥不可及,就算不能借助首领关系得到机位名额,但高岭机场可不止首领兄弟那一家团队,还有其他诸多势力。 面对任何一名准进化者,相信不会有团队会拒绝加入,哪怕实力再弱进化者,也是支撑团队一块坚实基石。 众幸存者态度,陈青河默默看在眼里。 这就是末世中的幸存者,即便前一刻还亲密无间团员,但下一刻若是产生过重利益冲突,那就会瞬间变为死敌。 作为一名首领肩负这所有团员的利益! 只有顾及到每一人的利益,才能令团队紧密团结在一起。 “残酷,现实到极致,这就是末世——” 陈青河一路来做为尾座,不仅亲身体会到陈润团队变化。 他更感受到,自己在做出不战恶魔,撇下其他幸存者团队逃跑,整个陈润团队对于他的态度变化,尤其是他们投来的眼神,对陈青河而言就像在白纸染色一般明显。 过去车内幸存者对他怀有敬畏,更带有崇拜尊敬的情绪,如今除了敬畏以外,曾经崇拜尊敬已经无法看到了。 在车内人眼中,他对于恶魔不战而逃! 与之前流言中的形象极不符合,若不是他已被确定为进化者,更有之前在梧州汽车客运站展露出部分实力,那么此时或许连敬畏也不将再有。 …… 与此同时,距离陈润车队二十公里外的农田之上。 “嗡~~~” 一辆快运巴士狂奔在农田之上,车轮飞快地碾压田间枯败的作物残渣。 泥土飞扬,巴士在糟糕路况下起伏颠簸。 “彬仔,快点再快点!” 驾驶座旁,宋丞手撑在前挡风玻璃上,巴士颠簸对他没有多大影响,他神色紧张,不停抬头看着后视镜的车后情况。 “老大,已经不能再快了!” “再这样下去,车就会翻了——” 司机林彬打着方向盘,他面前的仪表盘显示车速已达到一百八十公里。 “……” 宋城脸色铁青,不再催促。 他知道车队现在速度已经达到极限,若是再快下去的话,事故机率就会成倍上升。即便林彬是个水平高司机,但他始终是个普通人,没有进化者出色的身体素质。 但他本人驾驶水平又限,亲自上阵也不见得强于正在驾驶的林彬。 “该死,该死!” 宋丞抬头看着后视镜。 从他角度可以看到,车后处了两辆卡车以外。还有四辆越野车,以及两辆集装箱货车。 加上他所在的快运巴士,这一共九辆车上的百来名幸存者,就是逃出恶魔追杀的生存者。 而出来他这支进化者团队以外,唯一逃出的团队只有那程进团队,但不管是他的团队或是程进团队,成员数量在此一役以后都遭到锐减。 目前,不足原来四成,其中更有不少重伤的伤员。 不仅如此,仓库聚集地六大进化者也死了四个,包括他的手下肥仔,也身死在恶魔手下。

下一篇   第十九章 谈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