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到来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十一章 到来

第一章到! ××××× 当众首领在检验仿制战斗服品质的时候。 陈青河一行人终于通过高岭机场几轮严密检查,顺利进入机场候大厅。 “董哥,阿建怎么样了?” 陈润同一长相忠厚的男人,并肩而走。 在他们身后是他妻子杜佩玲,以及侄女海棠和侄子舒礼,最后处则是陈青河和卓娅。 “阿建,他很好。” “阿润你放心好了,阿建觉醒了以后,我们在这儿日子就好起来了…啧啧,每天三餐都是带肉的新鲜热食,还有定量的烟酒。” 男人一身红衬衫,他胡须打理得十分干净,衣着也整齐干净,完全没有候机大厅幸存者邋遢作态。 “阿建真的过得好,我们就放心了。” 杜佩玲拉着她一双侄儿,轻声笑道。 这男人叫做董玉,末世前陈润兄弟的生意伙伴,与他们一家人多达二十年交情,在末世发生前正好与陈建出差到泉川市实地考察为酒店选址。 此后末世降临,俩人几番波折后加入如今的团队,随着首领实力渐增,也彻底远离最初食不果腹的艰苦生活。 但真正生活迎来转变,还是陈建觉醒以后! 这段经历董玉感受最深,也正因为有了与陈建两个多月共同经历过生死磨难,在知道陈润即将赶来的消息,他就每日蹲守在机场入口,希望第一时间能发现陈润一家身影。 “阿润,你们知道娟子他们消息吗?” 董玉迟疑了片刻,终于将在心里憋了近两个月的疑问,问出口。 陈润夫妇相互对视一眼。 娟子是董玉的妻子,因为两家关系亲近,住处也就在同一小区,但却不是同一栋大楼,所以末世发生当下,那混乱环境中他们对董玉一家根本无暇顾及,唯有保全自己。 “我明白,明白的…” 董玉神色黯然,虽然早知道会是这样结果。但他内心还是狠狠刺痛了一下,他小女儿出生还不满岁,大儿子才不过三岁大,家里除了妻子以外,只有七十高龄的老母亲。 在残酷末世首日,他一家幸存可能极低极低。 陈青河听着陈润夫妇的谈话,他目光却在打量候机大厅四周环境。 作为机场即便受过怪物袭虐,但受损程度要远远低于一般建筑,又先后经过几批进化者利用能力加固改造,如今这机场候机大厅防御性之强可以想象。 一路走来,候机大厅内人山人海,密度要远远大于他经历过几处聚集地,换气通道多被堵死的缘故,导致空气极不流通,甚至有股极重的人臭。 大厅边角幸存者就地休息,烧水做饭不再少数,但篝火附近总是有手持武器的幸存者,警惕注视四周一举一动,以防止意外发生。 甚至路过厕所,陈青河隔着老远就闻到刺鼻恶臭,视线向厕所进出口移去,可以在昏暗火光下,发现不少干硬或是新鲜的排泄物。 连日来大量幸存者就生活在这样环境,但几乎无人离开,因为这里有大批进化者存在,可以提供含有安全保障,更重要的是—— 呆在机场或许有一丝登机希望! 正是这登机希望支撑了,一部分意志几乎要被末世残酷消磨崩溃的幸存者。 广陵城那是梦一样的地方。 高岭机场被几乎所有幸存者憧憬着。 “沙沙~~” 陈青河耳边传来电磁噪音。 他知道这是林水善一方传来联络的声音,但在联通的刹那,传来的却不是熟悉的声音,而是嘈杂的争执声,但仔细分辨可以听到印度人声音。 接到通讯的不仅陈青河,还有默默在他边上的卓娅,俩人在凝听通讯片刻,反复在嘈杂人声中听到简易厂房一词。 “简易厂房在哪?” 陈青河忽然问道。 嗯? 领走在前头的陈润停下脚步,边上正在谈话的董玉也不由得住口,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这病怏怏的年轻人。 “董哥,厂房在哪?” 陈润问道。 “离这不算远,不过那里可是我们这样普通人的禁区,如果不是进化者的话,能够进去都是一些有专门手艺在身的技工专家。” 董玉回答道。 说话间,他也注意到陈润反应,这年轻人他原来以为只是个普通团员,但现在看来没他想得那么简单,从此人态度口气就可以看出一二。 在这残酷末世中挣扎到如今,董玉察言观色功夫更加了得。 “陈润,先不去你兄弟驻地。” “让你的朋友带到我们到简易厂房——” 陈青河眉头蹙紧,通讯随着听下去,他对简易厂房正在情况也略微清楚部分。 “董哥。” 陈润微微点头,对董玉说道:“去阿建那边不急,我们先陪陈首领过去。” “过去?” 董玉也个人精,在打量陈青河片刻。 又听陈润的说话口气,他立即意识到这年轻人极有可能是名进化者,即使不是进化者也是准进化者,不然在听完他那番描述后,绝不可能还强硬要求带他过去。 而且陈润的称呼! “首领……” 董玉点头,在前边领起路。 他知道陈润是团队的首领,但却叫这年轻人为首领,如此一来,俩人关系就可能比他要想得复杂许多,甚至一路能平安赶到机场,那也很可能是因为这来历神秘的年轻人。 “青河,水善那边要到尾声了——” 卓娅出声提醒道。 以通讯器传来的谈话内容来看,水善那里谈判进展不顺。 “没事,来得及的。” 陈青河出声安抚道。 “你有主意就行。” 卓娅不再说话,对陈青河情况她目前最清楚。 如今情势不同,以往那套对付其他进化者的方式,已经不再适用。 “放心。” 陈青河黑眸闪烁着淡淡冷光。 他不在团内成员辛苦点就罢了,如今他回归以后,这种情况就绝不可能发生。 即便实力受限,那也不意味他可以接受被人侵犯利益。 黄子澄三人由陈润团队的成员照顾着,而为避免不测,他甚至在校车内放置两架毁灭者,应对任何情况发生。

上一篇   第二十章 商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