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学园惊魂(中)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章 学园惊魂(中)

陈青河远望窗外,这里可以一目了然把后操场,以及校外混乱的街道景象尽收眼底,可谓是一处绝佳的“了望台”。 其作用不言而喻! 他通过观察,周围环境在脑海编织成一张精密地图,然后迅速制定出一条最佳逃亡路线。 相比空荡的后操场—— 校门外,嘉禾北路一派狼藉混乱之景,倾倒折断的行道树、燃烧冒起黑烟的公交车、混乱的交通、倒塌毁坏的广告牌……惊恐慌乱民众正在夺路狂奔,唯恐落后。 一片黑压压形似黑墨骷髅,每寸骨骼长满大大小小不下百数的森白骨刺,它们眼眶有两只猩红的眼球僵硬转动,这唯一软组织就如装饰品的怪物,像驱赶羊羔的猎犬紧咬着逃跑者不放。 追逐,杀戮,撕咬。 这是它们的使命,它们的本能。 然而无数怪物当中,它们仅是最低级存在——死骸! 死骸没有智慧,甚至感官不齐,它一切行动都由本能推动。不过无数逃亡者惨死在割裂硬铁的骨爪下,人类那脆弱的肌肉组织和皮下脂肪组织,犹如一块软布般被轻易撕开,涓涓鲜血就像是喷涌的泉水四溅开来。 内脏,肉块,鲜血随处可见! 不分性别,不分年龄…人类如没有反抗力的肉畜般,在凄惨哀嚎声下,被死骸用那如交错犬牙似的獠齿,分尸,分食。 绝望! 恐慌,无助! 血蝠遮蔽的血色苍穹之下,现实活生生勾勒出一副撼人心神的画幕,陈青河身后的同学目睹如此场面,一个个唇齿颤抖,内心冰凉绝望。 黄子澄握在简易短矛的手指,捏得发白。 难道人类没有希望了? 想到这,他出神看着身旁的陈青河,发现对方神情平静,深邃黑眸没有一丝波澜,仿佛这一切再正常不过。 是的,这再正常不过! 远比这绝望,还要恐怖的情况陈青河都有过切身经历,不过眼前正在发生的终焉之景却勾起他一丝回忆,前世或则说曾经… 他也这样恐惧过,绝望过! 饥饿寒冷的双重折磨下,为了一根发臭的开封火腿肠,他用铁棍与死骸肉搏,为了在血蝠狩猎中活下去,他毅然钻入恶臭的下水道逃命。 活下去,活下去! 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—— 这是他此生听过最多,也是最痛心的话! “我又回来了…” 陈青河眼神坚定,双拳握紧,在心中对残酷未来的宣战。 “青河。” 黄子澄听到身后传来的抱怨,按耐不住开口询问,道: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 “跳下去。” 陈青河冷眼扫了下,身后声音最大的燕馨婷,这个女人正在鼓动周围人脱离团队,不要在这里陪他“挥霍宝贵时间”。 并且,已经得到不少后排同学的响应。 “这里是二楼!” 黄子澄愕然道:“教学楼正路为什么不能走?如果要逃跑有必要这样舍近求远?” “死骸,已经从学校校门进来了。” “现在这么从正门出去,必然会被死骸盯上…况且,这不是什么舍近求远,我们的目标是停在后操场的校车。”陈青河说着,单手按住铝合金窗,然后用力向上一提。 ‘嘎吱’一声铝合金窗送被拆了下来,陈青河转身向后。 “这怪物叫作死骸?” 黄子澄眼神疑惑,想要询问陈青河为何知道,却又开不口。 “我给你们十秒钟提问时间。” 陈青河脚尖一用力,整个人半蹲靠在窗户,说道:“不过,提醒你们从现在开始每浪费一秒,都是在浪费大家珍贵的逃生时间。” “哼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 “还不知道究竟谁在浪费时间?我只看到某人和白痴一样在原地发呆,如果想找车学校停车场那里不是有一堆?” “别说了…馨婷。” “别拉我,夕雨——我就是看不惯,这家伙自大狂臭屁的态度。”争吵声从走廊传来,陈青河朝走廊处看去。 前排同学也一同向后看去。 燕馨婷毫不惧怕迎上陈青河的目光。 “蠢女人!” 陈青河冷笑道。 “你说什么,自闭狂!” 燕馨婷就像被踩到尾巴的野猫,一脸怒色,尤其这还是致使林靖的元凶,她的举动让在场不少人在心里赞同。 这部分人看来! 陈青河这个家道中落,被从特等班赶出来的阴沉男,态度不仅恶劣,又傲慢自大。 “脑激素过多的女人,听好了!” 陈青河不愿和这种蠢货干耗,冷漠道:“没错,停车场是有很多车,但没有钥匙那就是废铁,没有一点用处,别去想那些糊弄小孩的米国大片,没人可以做到扯电线发动汽车,况且照我看,你这种白痴连油门和刹车也分清——” “最后,那些怪物已经从学校正门入侵了。” “想死的家伙尽管可以,穿过教学楼到后操场这隔着绿化带,梅园,及停车场这些障碍,试试究竟是你们的脚程快,还是死骸先把你们当作肉猪迅速咬死肉糊!” “别狡辩!” “难道,你会开车?” “还有要不是你刚才在这里浪费了大把时间害的,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在这了。”自以为抓住陈青河话中的漏洞,燕馨婷尖锐攻击。 “我阻止过你们任何人离开吗?” 陈青河一句话堵得燕馨婷哑口无言,不少对他心存芥蒂的同学心里发虚,向嘴唇喃动却说不话来的燕馨婷投去目光。 面对这些质疑目光,燕馨婷脸颊涨红。 “想要活命,就照我说的去做——” 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一遍,陈青河翻出窗外,借助窗外空调室外机,犹如灵活猿猴一般轻松爬下,来到临近后操场的自行车停靠区。 后操场与自行车停靠区,只隔着一字形的花圃。 踩折几诛兰花跨过花圃,陈青河站在篮球架下。 他没有撇下同学独自逃跑,而是在原地远望后操场侧面的育德楼,这座六层高红砖白墙的教学楼,是宜和高中为特等班特别新建的,里面就读都是本市或外省的富家子弟。 曾经,他也是特等班的一员! 不过,往日被宜和高中学生向往的育德楼,却成了人间地狱,源源不断死骸通过教学楼后边的宿舍区,冲进教室展开血腥狩猎。 尖叫,惨嚎! 这不过是人间地狱中序曲,育德楼底层附近几乎被染成红色,遍地都是残肢断臂,血肉模糊的尸骸,还有那块楼前醒目位置「奋进向上」的金色标语栏,粘着发臭的脏器碎肉。 这样残忍的屠杀过程,仅仅是七班二十余人从二楼爬下楼功夫骤然发生的——残忍,迅疾,恐怖到让人大脑来不及思考这些怪物从何而来。 残暴景象,冲击着每一人脆弱的神经,不少女生低声啜泣,相互拥抱。 “都安静点。” 陈青河冷然喝道。 众人一静。 此时此刻,七班这些温室长大学生真的慌了神,若说之前他们对陈青河还有怨言,情绪—— 那么现在…没有了! 育德楼这活活生生展现在眼前的事实,让所有人抛掉了无谓的心思,俨然把从最初便始终淡然自若,冷漠的陈青河视为主心骨。 只有跟着他才有活的希望! ……至少这一刻不少人是这么想的。 “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前面五百米的校车,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,记住这是关乎你们性命的话。”陈青河冷漠道。 此刻,冷漠语气没有人觉得有异。 即便躲在末尾的燕馨婷,远望向后操场乒乓石桌前那停放的五辆金龙客车,心底虽然存有没有车钥匙校车如何发动的疑问,但育德楼血淋淋惨剧在眼前发生,就失去了吱声的勇气。 因为… 此刻不仅是育德楼变成人间地狱,就连普通班就读同华楼也已经血流成河,惨绝人寰,哀鸿遍野,大批死骸冲进教学楼才慌乱发觉事实,企图逃亡的学生老师如稻草一般被收割。 身后一句句绝望的嘶吼,已经震住所有人。 全校大乱! “死骸没有视力,但它对在半径10米内的声音,还有呼吸极为敏感,所以全部人立刻把鞋子脱下,把声音降到最低限度。”陈青河就算是死骸已侵入学校,神情依然镇定,曾经那段地狱般的经历,赋予他冷静应对的能力。 其实死骸这样的怪物并不可怕! 真正可怕是人类对于这类怪物的陌生,一无所知,而全世界若说对这类怪物的了解,陈青河可以说是专家,大师。 “从现在起不准出声!” 陈青河弯腰脱下帆布鞋,然后塞进书包。 见状,所有人立即照做脱下鞋子,对陈青河命令排斥下意识产生忽略。 不满,算什么? 现在能够保命才是最为重要! “——跟我走。” 陈青河给了黄子澄一个眼神,让他跟在自己身后,全班上下具有独自活下去潜力,也就是这个体育委员了。 前世,当死骸冲入学校展开杀戮,他混在大批惊慌逃命的师生当中,十分幸运的熬过末世首日,而这黄子澄他并不熟悉。 只依稀记得此人觉醒了,成为进化者。 直到逃往榕城路上,听到黄子澄他似乎在某一次怪物潮中惨死的消息。 陈青河握在简易矛,一马当先,小跑走在最前方。 他不敢太快。 生怕走得太快,后边的人为了跟上而闹出不必要的动静,将死骸大批引来。 五百米, 四百米,三百米,两百米—— 陈青河不断接近,但在距离金龙校车仅剩百余米之时,‘轰隆’一声巨响从南边的围墙传来,只见一辆载满沙土的土方车撞裂围墙,扬起一片黄色沙尘,冲进后操场。 土方车的完全车头变形,巨大撞击力顶着篮球架前进,刮带起一窜耀眼火星,最终停在后操场的中央地带。 “不好!” 刹那,陈青河感到有残忍视线聚集而来。 吼,吼,吼!! 巨大声响顿时吸引了附近所有死骸,育德楼底层死骸缓缓转向操场,被土方车撞出打洞的围墙,伴随着逃亡者惨叫声,十余具附近杀戮被鲜血染成暗红的死骸,步入学校。 突然的巨变到来,众人吓呆了。 “傻站干什么!?” “——快跑!” 陈青河黑眸泛起冷光,提醒一声便率先冲向金龙校车。 大喝在耳畔响起,众人这才回过神。 众人本能地朝主心骨看去,却发觉陈青河已经冲出十米远,正以惊人速度向第三辆金龙校车前进,他迅速远离的背影让人难以想象,这家伙曾经是印象中沉迷网游的半宅。 没人知道… 从地狱回来的陈青河,掌握着一种能够瞬间爆发的神秘秘法! 若是在短距离的范围内比拼,即便全班身体素质最优秀的黄子澄也会显得稍弱一筹,当然这种方法并非没有代价。 “逃!” “快,快逃!” “死骸,都过来。” 不知道谁喊了句,震惊陈青河速度惊人之余,十几具收割过生命的死骸,如被惊动的野兽缓而不快地靠近,虽然速度并不快,但有无形压迫感齐齐压在众人的心头。 学生们不顾一切逃跑。 男生一路当先,女生则被远远甩在后头。 片刻后,第三辆金龙校车—— 陈青河面色发白,站在车门前。 由于刚才的爆发让他出现脱力状态,但强忍着身体不适,右手微微颤抖握住车把手向外一拉,咯吱的声响下车门的轮轴转动,这根本没有上锁的车门被轻易打开。 果然没错! 陈青河心底一喜,上车后便在方向盘下看到插在钥匙门的钥匙,如他记忆一样这辆车的司机老朱,贪图方便根本没有拿走钥匙的习惯。 前世,他随段长王治逃出学校,正因为这辆未上锁校车的缘故得以生还,直到后来借一次聊天机会问起此事,才知晓校车未锁是因为司机老朱这个学校为数不多的老油条,一直有这样不拔钥匙,贪图方便的不良陋习。 这件事他记忆犹新! 所以才会顽固的舍近求远,选择后操场这几辆校车。 嗡,隆隆。 陈青河发动引擎,耳边作响的校车轰鸣声,好似一阵镇定剂让他剧烈心跳放缓。 “所有人快点进来,我只给你们三十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