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越南人!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十一章 越南人!

“聋了吗?” 赤蛇色厉内荏喝道。 “……” 黄子澄拳头拧紧,体内暗能量如渐沸的热水,正在酝酿暴发,只要陈青河透露出一丝宰了这帮人意思,这里瞬间将变成“金属地狱”。 “不带你人走吗?” “没见主人已经不待见你们,不要厚着脸呆在这了,臭小子!”赤蛇瞟了陈青河一眼,道。 “基佬——” 辛格站了出来,别人忌惮这喜欢卵蛋的杂种,他有“大人”撑腰,就没有多余顾及,张口就要甩出他为数不多中文脏话时候。 “子澄,我们走。” 陈青河突然说道。 黄子澄体内暗涌的暗能量倏然平息,右手松开,眼神冷若坚冰甩了赤蛇等人一眼,如同收到命令的机械回到陈青河身边。 赤蛇,何韵,野仔,袁强飞神情诧异。 全然没有预料陈青河竟然会主动退让,这反常举动就如毒刺般扎进众人心扉,惴惴不安之余,更无法理解。 “大人——” 辛格不可思议看着陈青河。 他印象中的“大人”,性格可不是如此容易屈服,而是霸道强势,冷酷神秘,根本没有理由对这区区几只跳蚤低头,除非…… 这里面隐藏了某种目的! “呵~” 陈青河嘴角忽然上扬,笑容灿烂,不言一语大步走出房门。 黄子澄,印度人紧随其后。 “就这完了?” “这小子最后的笑容明明很灿烂,为什么反而给我阴森的感觉?” “金华帮,果然强势。” “……” 走廊外的幸存者议论声四起,如此一战即发的局面,草草了事出乎了所有人意料。 办公室内。 “韵姐,这次谢了。” 赤蛇手拿地图,笑得阴柔,看着这情绪不形于色的女人。 他知道的。 这女人末世前是一名退伍女军官,与楼下武常德一干退伍兵都属一个驻地,最不看起就是他们这种混黑的马仔。 而这次偏向他们,没有别的! 纯粹是利益的考量,当然还有一点对金华帮的忌惮而已。 “记住你的承诺。” “我不想事后听到你们任何翻帐的话!” 何韵坐回软椅,头微靠在椅背,既然做了那就开弓没有回头箭。 军人的性格大多执拗,她也是如此! 除了之前略微的忐忑以外,目前情绪已恢复正常,但却深深记住陈青河那瘦弱的身影,不仅带着个外国人,还有让一名进化者追随。 绝不是简单的人物。 “这个自然。” 赤蛇微微点头,落了陈青河一帮人面子,让他心情愉悦,右手忍不住攀上袁强飞的臀部,掌心感受着异样的肉—感。 袁强飞暧昧一笑。 ×××××× 五分钟后,水仙楼外BQ烧烤的小巷。 天色已亮起了一层阳辉,街道上的幸存者已不再如夜间那般肆无忌惮,一个个小心翼翼依托着掩体朝水仙楼前进。 巷口的岗哨老莫已不见踪影,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塑料板凳。 他拿了陈青河送来一根中华,这会儿不知躲藏在哪个角落享受,对于普通人来说一根烟,在如今就是最大幸福。 它能让你的烦恼消失,忘掉身边的一切。 小巷深处湿漉漉,排水盖下冒着不明的热气。 “阿航,要多久能过来?” 陈青河撕开一只榛仁巧克力棒的包装,在印度人注视中咬下一块,舌尖传来甜腻的触感,让他精神稍稍恢复了一点。 “大人,他需要十五分钟。” 辛格轻声回答道。 临走前,陈青河交给阿航一份物品清单,这都是他此行需要交易到的必要品,如今与金华帮撕破脸,他物品清单上多加一样东西。 三辆山地车! “这就好。” 陈青河咀嚼着巧克力,眼神阴冷。 被一帮恶狗抢食了,他绝不会善罢甘休! 活在这弱肉强食,优胜劣汰的绝望地狱,退弱就是死亡,低头就是被剥削,万事都需要去争,争赢了才能活下去。 普通人为了一口果腹食物而争! 进化者为了资源,为了明天能更好活下去而争。 “大人,您打算怎么办?” 辛格忍不住问道。 “宰了那帮人——” 陈青河瞥了他一眼,淡漠道。 仿佛百人规模又有三名进化者的金华帮,对他不过是信手拈来的垃圾,毫无反手之力的弱鸡,能任意杀之。 “是,宰了他们!” 辛格呼吸有些急促,若说先前吩咐阿航弄来三辆山地车,让他对陈青河接下来举动有所猜测,那么现在则是确认! 他知道证明自己的机会来了! 辛格忍不住从后腰拔出92式手枪,手指摩擦着冰冷黑色枪身,仿佛看到了那只喜欢后—庭的基佬(赤蛇)末日。他还记得那只基佬曾在水仙楼办公室说漏嘴的话! 金华帮已经做好对国际会展中心行动的准备! 不过,就那帮水仙楼蚁工带人的速度,等到金华帮百人团到达,他们早已先行一步抵达目的地,到时候暗中埋伏,然后再找机会暗中下手,一定能将这帮臭跳蚤一锅端掉。 想到这,印度人深色脸孔多了一丝煞气。 “子澄,路线你知道吧?” 陈青河扔掉巧克力包装纸,问道。 “知道。” 黄子澄看过那份信息极少的百度地图,作为本地人自然知晓国际会展中心的具体路线,有能力帮助先于金华帮到达不是问题。 小型团队自有它的优势! 比方速度、反应、消耗等各方面。 “那就好。” 陈青河笑得很冷。 屠刀已经出鞘,正等待猎物上门自首。 “大人,阿航带人来了——” …… 与此同时,水仙楼一楼牌市六点钟方向的角落。 人来人往的大厅中,而凡是有经过角落的幸存者,都加快脚步远离,不敢去看角落处上百个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。 这帮人正是金华帮的团员! 凡是在水仙楼活动的幸存者,都认得出金华帮,而今天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,几十名大汉围成人圈中心,除了一身皮夹克,头发微秃,宽额,右眼有道刀疤的龙头‘马仇龙’以外。 还站着几名陌生人。 他们操着一口腔调怪异的中文,后腰别着黑色短手,正与马仇龙交流着。 “马龙头,那这…么就说定了。” 一名披头士乱发的壮男厚唇上翘,露出一丝笑容。 他正是野人! 剩下的越南毒—枭。

上一篇   第二十章 赤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