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望雨的丈夫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十二章 望雨的丈夫

“没问题,合作愉快。” 马仇龙伸出手,与野人握在了一起。 此次若是成功拿下国际会展中心,越南人将分得一成半的收获,而条件则是越南人全部加入金华帮,壮大帮派的势力。 “以后就要请龙头多多照顾兄弟了。” 野人中文说得生硬,眼里却有藏不住的喜色。 他余光不禁瞄向身旁的白西装男人,两人眼神在无声交流。 这人叫金西原! 正是之前逃出帝豪酒店南韩黑—道的副会长,而如今却不仅与越南人化解了矛盾,更是与积怨颇深的敌人相互合作,结成利益一致的团队。 原因很简单… 白海市是华夏人的地盘,华夏的幸存者遍地都是,而外国人若是不相互抱团,去依附某个华夏进化者势力,在这异国末世迟早会步入死亡。 ×××××× 约一小时后。 文平西路,国际会展中心正对面的麦当劳。 光线昏暗,桌椅陈设一片狼藉的二楼,透过麦当劳贴着窗户的黄色M字商标能够看清楚,仅隔六车道的国际会展中心。 在向西远望去,汽车堵塞如一片绵延不绝坟地的路面上,死骸就犹如被弃的野狗游荡在废墟之上,它们忍受着饥饿,默默等待食物的到来。 “怎么办——” 一头发糟乱,飘着淡淡头油味的男人,平趴在地上,小心翼翼从高处观察街道的情况,注视着那一具具死骸的墨骨背影,呢喃道。 他叫铁岭,只是普通的80后。 末世来临时,带着妻儿惊险逃入麦当劳,这才得以幸免于难,靠着麦当劳后厨区储备的食物,十分不易地坚持到了今天。 “阿铁…” 铁岭背后传来一个虚弱的女人声音。 “嘘,小声点。” 听到这熟悉的呼唤声,铁岭内心却隐隐作痛,但强忍着不流露出情绪,转过头对妻子施雪做了噤声动作,死骸对声音会有强烈反应,这段时间反复观察他已经确定了事实。 “嗯。” 施雪微微点头,坐到丈夫身边。 “宝宝,好点了吗?” 铁岭看着面前这憔悴的脸,心疼极了。 但他更忧心妻子怀里,那包裹在熊猫色婴儿布,只露出一张苍白小脸的婴儿。 “阿铁,宝宝的烧越来越烫了。” 施雪无力地摇头,三天以前他们八个月大的孩子发烧了,但用尽一切手段却无法让烧退下,麦当劳内又找不到退烧的感冒药。 每日只能亲眼看着孩子越来越虚弱,却无力改变现状,让孩子缓解痛苦,今日午夜孩子更是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。 再这样下去! 等待孩子命运只有一个…… “我知道。” 铁岭转回头。 他不敢去看妻子哀伤的眼神,不敢去看那张失去活力的小脸。 “药或许说不定在对面能找到——” 铁岭两只拳头攥紧,手背青筋鼓起。 麦当劳对面街道正好有家24小时超市,但在街道到处游荡的死骸,对于铁岭这样普通上班族来说太过恐怖,这可是只存在本能的怪物。 人类不过是它们肉食! 末世以来,铁岭在这麦当劳二楼,见证过太多妄图与死骸战斗的幸存者,最后被死骸分尸破膛的凄惨结局。 “怎么办,怎么办!!” 铁岭痛苦地闭上眼睛,拳头松开,揪着鬓发。 一边是憔悴的妻子,一边是他们还没起名的宝宝,他不知该如何选择。 “……” 施雪咬紧嘴唇,泪水无声滑落。 人生最大痛苦,莫过于此! 你要在至亲之间做出抉择——你是选择大人…还是孩子!? “妞妞,下雨了。” 铁岭疲惫地睁开双眼,叫着妻子的小名。 窗外,朝阳已被乌云遮蔽,灰沉如要塌落的天空,落起濛濛细雨,文平西路一带废墟笼罩在雨幕下,流水冲刷着街道。 血水与脏水融为一体,流向废墟下的排水沟渠。 “阿铁,你要干什么!?” 施雪面无血色,声音颤抖。 她和丈夫在大学结缘,直到今天已经有了六个年头,铁岭行为举止哪怕是一丝小小的变化,她都能清楚感受到。 她知道了… 阿铁承受不住心灵折磨,终于下定决心! “我要去一趟。” 铁岭声音嘶哑,只讲了一句话。 作为父亲,作为丈夫! 他无法再让孩子一天天虚弱的,忍受不了妻子泪水,不能再如此麻木地在绝望当中沉沦,他要做,他要去争——为了孩子,为了妻子。 “阿铁,看…有人过来。” 施雪忽然站了起来,拉住铁岭的衣袖。 从二楼窗外俯瞰的残破街道,竟然有三个身影急走于雨幕下,他们肩抗着山地车,其中更有一个是罕见的印度脸孔。 那棕色皮肤异常醒目! “印度人?” “他们怎么敢——” 铁岭站起额头贴着窗户,正要说这三人是在找死的时候,话音却嘎然而止。 小步急跑三人,从护栏翻过径直穿过马路而来,诡异的是死骸对他们竟然置若罔闻,仿佛没有察觉到临近有猎物存在。 不可思议! “阿铁,他们是要来我们这。” 看到三人急行的方向,施雪心不禁一沉。 末世以来他们也曾善良过,主动收留过恐慌逃窜的幸存者,甚至好心分给对方珍贵的食物,但换来却是背信弃义。 那一夜,幸存者疯狂地撕开施雪衣口,在宝宝哭声中准备侵犯她,万幸巡夜的铁岭赶到,不然后不堪设想。 从此之后,他们再也不相信任何人! “嗯,我下去。” “带宝宝到老地方藏好了,帮我照顾好宝宝。” 铁岭手轻轻揽住妻子的肩头,轻吻她的耳垂,柔声嘱咐道。 “嗯,阿铁你要小心。” “相信我,谁敢夺走这里,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过——”铁岭松开妻子,心疼看了宝宝一眼,转身就冲下二楼。 这是他们的家! 遮风避雨,有充足水源及食物的庇护地,是未来唯一的希望。 …… 与此同时,麦当劳正门甜品窗口前。 陈青河三人放山地车,浑身被雨水淋湿。 人行道外的天空乌云密布,云层间时有秋雷闪现,轰鸣雷声响彻大地,雨滴便哗哗飘落大地,死骸茫然地乱动着。 它们挥舞骨爪,撕打着附近能引起声音的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