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血蝠巢穴 - 末世重生者

第二十三章 血蝠巢穴

兹,嘀嘀—— 陈青河拧干被雨水浸湿的衣袖,然后甩了甩手。 这场突然雨完美限制了死骸干扰,虽然被弄湿衣服并不舒服,但一路来免去了死骸的干扰,不得不说这是件幸存的事。 黄子澄,印度人清理着脸上水渍。 湿淋淋衣服,体温作用下冒着一丝丝肉眼可见的水汽。 “里面有人?” 陈青河转过身,看向甜品站窗口。 透过蒙上灰尘的玻璃窗,大理石纹的工作台被冰淇淋机堵死,后面还能看到满满当当的杂物,连一旁的正门也被各种各样的杂物堵死,根本看不清内部的情况。 人为痕迹十分明显! 若不用暴力手段,很难进入。 “大人,我们下来要怎么办?” 辛格呼吸渐渐平复,问道。 行动之前,在万才和阿航的帮助下,他们弄到了不少诸如望远镜、绳索等工具,甚至为黄子澄找到数根电钻钻头。 当然,如今在黄子澄能力的加工改造下,电钻钻头已被制造成,一把在低合金结构钢基础强化过的五尺金属黑棍。 “金华帮的人八点出发。” “他们到达这里最少还要一小时,我们的时间还绰绰有余,现在先到里面休息下,顺便看看能把这当作哨点。”陈青河斜看了一眼腕表,略微沉呤后,回答道。 金华帮的出发时间,甚至越南人加入的重要消息,都通过万才的人脉从一名进化者口中,有了一定程度了解。 “嗯。” 辛格微微点头。 二十分钟公交车程,他们用了半个多小时就抵达了文平西路,甚至潜入国际会展中心的外围,利用望远镜观察过情况。 亲眼见证了会展中心情况后,却颠覆印度人对此行的危险预估,虽然并未接触过那传中的“鬼”,但却发现了会展中心已经沦为一处巢穴,血蝠用来繁殖后代的大巢穴! “我们先进去再说。” “那帮杂种即使到了,有没有勇气进入还要两说——”陈青河不屑冷笑,来到正门前拉了一下门把手,果然门已被反锁。 一头血蝠或许容易! 但面对一窝的血蝠,若没有足够强劲的能力,又对它们习性绝对了解,想要不付出代价在短时间内清除,简直是做梦。 只不过他当真没想到… 原本费劲心思要去寻越南人的踪迹,到手却如此巧合容易。 “子澄,你来做。” 陈青河手从门把手放下,后退半步,看了黄子澄一眼。 “嗯。” 黄子澄背负着金属黑棍,漠然点头。 他手按在门框上,顿时体内暗能量微微振幅,在意志控制下涌出体外。 咯嘣,门锁打开了。 紧接着,正门后那堆桌椅收银机等障碍物,金属表面如融化的焦糖般变得柔软。突然叱,噌噌噌噌——一连串的响音接连骤起,一根根犹如人手行装的尖刺,推着周围障碍物缓慢向外扩展,看上去就像是瓦解的小山。 黄子澄神情专注,不发一语。 不同于在大范围内狂暴化金属,那样粗矿随意的施放能力,此时这种细致操作难度更高,不过也变相地增强他对能力的控制力。 陈青河,辛格谁也没说话。静静等待。 成堆的杂物正在一点点挪动,凡是被金属手挤到边缘的杂物,都会再生出另外一只细长金属手,支撑住地面,让其缓慢落下。 黄子澄额头泌出汗水,上升的体温蒸出更多的水汽。 “这趟回去…” 注视着这张投入的脸,陈青河心底暗道:“或许是时候把黄金秘法传授给他了。” 虽然黄子澄曾有言过将他卖给自己。 但陈青河岂会这么容易轻信他人?没有经过考验与观察,他是不可能将黄金秘法这最大秘密,轻易传授他人。 此时,处理障碍物的空档。 麦当楼一楼的收银台内,铁岭被正门处传来的动静吸引,探出头。 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 铁岭眯起眼睛,在黑暗环境下却很难看清。 这不同寻常的声音下,他左右手不由握紧直板菜刀,以及一根自行改造过的金属刀棍。 是椅子在动! 几次凝视,铁岭终于看清了正门前的情况,当看到那一只只细长的金属人手,心底震惊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 不,不对! 难道那三人中有进化者!? 对自己猜测,铁岭内心翻江倒海,更勾起他一段五天以前的记忆。 那是一个漆黑的午夜,他和妻子正在二楼员工间休息,窗外街道却突然传来巨声,整个街道都是怪物的嘶吼声。在孩子惊恐的哭号中,他曾壮着胆子来到窗前一探情况。 但却目睹了永生难望的画面,街道那唯一站立人影,就像在使用超能力一样,并非类似此时眼前的金属能力,而是召唤出一个像是幽灵…不,似恶魔一样的不明异生物。 面对,地面黑压压如墨潮翻滚的死骸,以及霸空盘旋的血蝠,异生物挥舞着不知明的武器,碾杀接近而来的怪物。 那天怪物的血污染红了整条街道,死骸残骨堆积如山,不过进化者这种存在,他还“多亏”从企图强—暴他妻子杂种口中知晓。 铁岭愣神功夫,杂物已被几乎完全清除。 光线昏暗的前厅,一道亮光透过门缝从射—进,映出地板厚厚的灰尘。 咚,咚,咚,咚。 铁岭心脏不自觉地加速跳动,陌生幸存者的入侵,令绝望迅速在内心扩散。 他只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80后,如今活在狗屎都不如的崩坏世界当中,唯一的生存意义就是他的妻儿,至于父母—— 他不敢去想,甚至不愿去回忆。 偶尔有次午夜梦回,他梦见了头发泛白的父母,脸肉腐烂,黑洞洞的眼眶溢着污血,艰难挪动他们被掏空肠器的尸身,朝他靠近招手。 这血淋淋噩梦如阴魂,深深扎入他心房,每当想起时,都只用拙劣的借口欺骗妻子,躲到某个角落黯然落泪。 终于,障碍物被完全清楚。 陈青河三人抗着山地车,进入麦当劳前厅。 “……” 收银台后的铁岭,屏息静气。 他不动声色地探出头观察,一台血迹干涸的收银机正好遮挡住头部,他自信对方无法察觉。 自曾妻子差点被人强—暴! 他对任何幸存者都持有深深芥蒂,尤其闯入他领地的幸存者,更怀有绝对的敌意。 ×××××× 终于上了分类新书榜! 求红票,守护菊*花——

下一篇   第二十四章 幽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