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喧哗 - 末世重生者

第四十五章 喧哗

莫邵华,岳黎先后离开厕所。 不久后,一道手持土制猎枪的身影走进厕所,但又很快离开厕所。 这男人反戴着鸭舌帽,他鼻根挺立,令五官看起来更有立体感,他在原地远望着候机大厅的侧门入口,以他眼力依稀还能看到莫邵华的背影。 但即便莫邵华等人行动谨慎小心,普通幸存者团队首领突然频繁活动,难免会引起不少一部分心思细腻的巡逻队员注意。 周顺就是其中一个! 他这五小时发现不少停车场的普通幸存者团队首领,离开团队驻地不见,这样大规模首领失踪引起他一丝疑虑。 正是这一丝疑虑令他渐渐发现莫邵华异常。 “这莫邵华到底要做什么?” 周顺眉头紧蹙,身为前机场第一势力的成员,莫邵华这人给他留下较为深刻的印象,虽然不知道此人为何如此频繁联络各团队首领。 但直觉告诉他,这背后一定有某种不可告人目的! 或许是基于好奇心,或许源自于那捉摸不透的直觉,更或许是他想弄清莫邵华等人目的,从中也分到一杯羹的心理。 总之不管如何,周顺打定了注意要继续追踪下去,直到摸清莫邵华等人目的。 …… 十三小时以后。 停车场、新生活区两处聚集区八成以上具备影响力的幸存者,纷纷通过多种渠道得到消息,更明白了部分计划。 疯狂! 不过若是细细想来,不得不得说这个计划虽然看似极为冒险,将与众多进化者团队站在对立面,但对于他们这样普通幸存者来说,这是能登上客机的最大机会。 至于牺牲? 末世发生以来,幸存者对于死伤已经司空见惯,只有自己和关系密切相关人能活下去,更好生存下去,牺牲再多人也与他们无关。 这是一次赌博,生存希望的赌博。 在经过数小时,十几小时不等时间的权衡利弊,已有超过六成人选择参与,剩下近两成人当中也有八九成以上偏向于参与。 当然也有坚决反对的人士,不过这些人已被重点监控起来,若是稍有异动的话,那在计划泄漏之前便会有人手持凶器,冲进各家团队驻地斩草除根。 这是场豪赌,反对者就是所有参与者的敌人! 随着一起又一起凶杀事件,在短短十余个小时内发生,余下部分反对者也动摇,他们也明白在得知计划那一刻起,就不由得他们做出选择。 一场颠覆高岭机场格局的风暴即将来临,然而整个作为机场秩序制定者们,众多大中型团队首领对此却一无所知。 普通人如在地上活动蚂蚁,即便活动频率稍有异常,也难以引起进化者这等对普通人而言,如同巨人一般的注意。 高岭机场如周顺这样的人并不多! 即便感觉到周围的异动,但巡逻队队员没人真正放在心上,少有如周顺这样心思细腻的人,也不愿过于深入了解。 不知者无罪,知道太多反而是一种罪过。 末世以来,幸存者大多都变得小心谨慎,少有人如周顺这般对未知事件充满好奇心。 …… 计划开展第三十九个小时,上午时分。 高岭机场外三公里左右,一处航空货运处理中心内,这处货运中心早在末世降临不久,就被附近幸存者完全搬空。 如今航空货运处理中心除了破败建筑,就只剩生锈破烂的集装箱货柜,而此时联盟推动主要幸存者已汇集于中心货物监控室内,共同对结盟细节进行讨论制定。 几支蜡烛昏暗火光照亮监控室,映出沿墙围坐的参与者身影。 莫邵华位列南面正数第一位,而与关系密切陈易绩、岳黎几人也坐在各方向靠前位置,至于这个计划最初制定人白秩,他则位于监控室中央位置主持这次联盟组建。 此次来人共达到四十人! 这还是实际到场的人数,还有一部分因多种原因无法抵达。 白秩激情四溢讲解着更多计划的细节,在场参与者也听得兴奋,仿佛通过白秩的描述,看到一副充满希望的光明未来。 希望,光明! 这对身处于地狱底层的幸存者,如同空中楼阁一般,是那么虚幻,是那么不真实。 但经过白秩这番描述,令他们一个个内心燃起如飞蛾扑火般的冲动。 结盟,结盟! 向那帮肆意压榨剥削他们,如同对待圈畜的进化者团队首领发起挑战。 若不能登上客机,他们就注定一无所有,因此赌上一条烂命不算什么。 赢了就能获得未来! 输了无非就是死,虽然畏惧死亡,但在这场赌博天平胜利另一端的收获,却令人难以拒绝。 白秩讲解一顿,他环视监控室贴墙而坐的参与者,这就在眼前一双双炙热眼睛,说明被他已经成功点燃众人内心欲望。 这计划第二部,利益阵线统一! …… 与此同时,航空货运处理中心外。 一道身影悄悄潜入,他小心留意着周围是否有死骸影子,在确定并无死骸以后,他全速度爆发冲过旷阔货运通道。 周顺神色凝中,他持枪奔跑着。 虽然高岭机场外围一带已被建起一圈金属防护墙,每日更有进化者对墙内区域巡检,确保机场外围一带安全。 但纵然如此,周顺两个月以来早已因怪物行动特性养成一套习惯。 一个跨步,周顺来到一辆报废的集装箱卡车后侧,稍做休息,顺便观察货运区环境。 “没人…” 周顺抱着猎枪,一番观察确定并无眼哨的身影。 不过,亲眼看到莫邵华等大批人前后离开机场,前往这处航空货运中心,他相信或许负责警备的幸存者在更深处。 调整呼吸完毕,周顺向航空货运中心的主建筑,货存仓库冲去。 周顺奔跑的时候却并未发现,就在所要去目的地仓库顶棚上方,有一道黑影正遥望着飞快接近的他,但却未立即行动。 “齐队,有人进来了。” 赵胜昌眯着眼睛,对手中无线对讲机通报情况。 周顺无法发现他的存在,但以他视力却能轻松发现此人一切动向。 “在其他人发现前处理掉。” 赵胜昌手中的对讲机传来齐冠砚平淡的声音。 “是。” 赵胜昌收起无线电对讲机。 他亲自来到航空货运处理中心,就是为了确保莫邵华等人结盟顺利。 计划已经进展到如今这步,他是绝不允许有人破坏结盟。 …… 七个小时以后。 高岭机场候机大厅,周顺团队驻地内。 “嗯?” 周顺躺靠在卡车驾驶座椅上,他双眼渐渐睁开,眼神却迷茫着。 他用力摆了摆头,茫然看着周围景象。 “我怎么在这里?” 周顺感觉自己好像做一段很长很沉的梦,在那个梦里似乎发生一些变故,但究竟何种变故却难以回忆起来。 仿佛梦里变故就像被洗去文字的书页,无论他如何回忆也想不起来。 周顺眉头蹙紧,就连驾驶室车门被人打开也没有发现。 “阿顺?” 一只手拍在周顺的肩膀。 “非叔。” 周顺看到来人,眼中恍惚退却一些。 蓬,驾驶室车门关上。 来人有着下巴颇长,肤色偏黄,眼部鱼眼纹令他看起来—经历过不少风霜。 这人叫做张非,是与周顺一个近亲叔叔。 “阿顺,怎么了?” “我看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?” 张非仔细瞧着周顺,自从妻儿惨死在怪物口中,他就只剩下周顺这样一个亲人,所以一路来十分周顺,俨然将他当作儿子对待。 这点周顺本人也非常清楚,而他默默记得张非对他的好与照顾,一直想寻找机会报答这个叔叔对他的照顾。 “我没事。” 周顺迟疑了片刻,说道:“非叔,倒是我想问你——” 嗯? 张非看向周顺。 “我从刚刚就这一直在这睡吗?” 周顺眉头紧皱,他不知道为何自己要问这个,但心里就隐约有种打结一样的莫名感觉,若没有得到答案,心情将会不畅。 “一小时前,就在这了。” 张非疑惑周顺为何这样提问,但还是如实回答道: “你说,你累了想休息一会,要人不要进来打扰你休息。” “我说的?” 周顺眉头皱得更深,疑声道。 “阿顺,怎么了?” 张非明显感觉到自己这个侄儿的不对劲,但不由得关心问道。 “没事,没事。” 周顺露出一丝笑容,安慰道:“非叔,你不用担心我,真的——” 他能感觉自己这个叔叔对自己的重视,所以更不愿让他为自己操心,暗暗将内心这种仿佛确实某种东西的感觉压下。 “那就好…” 张非话未说完。 卡车驾驶座外忽然喧闹起来,似乎有大批数人正在喊着什么。 “出什么事了?” 周顺,张非两人双双一惊。 平日,高岭机场有巡逻队队员维持秩序,可没人有胆量敢在候机大厅如此喧哗。 这声音令他们立即意识到,机场可能发生了什么状况。 周顺和张非也不多想,立即推开车门,他们要下车去一看究竟。

上一篇   第四十四章 行动

下一篇   第四十六章 对持